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零一章 想

    有月亮,背向恒星的那面天穹只有满天繁星,这静,黑的如浓墨一般但今天这个夜里,夜晚的行星上爆炸声从未间断,伸向远方的黑暗原野边缘不时亮起,像是闪电,实际上却是无数先进的武器正在释放自己的能量,将半边天空照的时明时暗,昏昏沉沉。

    洛丘空港处也是如此,甚至爆炸声和亮光显得更加密集一些,悄无声息驰援的帝国皇家舰队,从大气层边缘开始豪奢地浪费自己的能量配额,联邦最大的空港之一已经陷入了一片火海。

    名为夜狼的舰队并没有趁势袭击更远处的洛丘空港,就像是帝国远古的战争那般,那位金的指挥官坚定地执行着围百漏一的政策,在主炮轰击之外,对空港的进攻,更多依靠的是舰队释放的战机。

    隐隐可以看到夜色中数百架黑色的全域战机,像细微的黑蚊般,于联邦地面防空炮火和快扫动的照射灯柱间疾行穿插,时不时便有一架战机惨被导弹击中,拖着长长的光尾,惨不忍睹的一头扎向地表。

    然而即便被击中,帝国舰队的舰载战机飞行员,依然无比强悍地操控战机,向着泽丘空港指挥中枢基地坠下,用自己的死亡给予联邦军队最后的伤害。这些帝国飞行员没有跳伞,地面的联邦军方在这种绝决的攻势下并不感到意外,因为在他们的战场经验中,帝国人从来都是这种不要命的疯子。

    联邦的战斗机早已腾空而起,在短短的几分钟内便动了迎击,西南方向的夜空中,尖锐的空气流声和礼花般的爆炸不时响起。

    三十公里外的空港专用路上却很安静,长长的车队沉默地停靠在公路侧边,人们注视着空港处的战火与惨状,没有人愿意说话,尤其是现在队伍内部似乎生了某种分歧。

    “这是国防的备用计划你的意见保留!”那名少将阴沉跑到黑车外,愤怒地对许乐吼道:“度要快,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

    许乐关掉了车载中控系统上的电图,双手扶着方向盘沉默了一秒钟,回头对简水儿说了一句什么,打开车门,站在了公路的水泥路面上,对少将说道:“如果是去洛丘空港,我想没必要这么多人一起去。”

    星表面的大战已经爆,许乐早已经明白了联邦军方究竟想做些什么虽然没有想明白军方为什么如此肯定简水儿对帝国人的吸引程度,可是……他确认简水儿是诱饵,而自己、七组和公路上那些面容坚毅青涩的整整一营士兵,在前往洛丘空港的道路上,一定会遇到前所未有的危险。

    他很清楚自己地身份一位必须服从命令地军官。但他无法眼睁睁看着这个整编机械营。就为了保护简水儿和自己陷入帝国远征军地合围之中。

    他地鼻梁上依然戴着那副。谁也不知道他地左眼瞳此时正微微缩小。正在与那个老东西进行着交流。

    从泽丘空港受袭。和此时帝国远征军强攻地方向来看。帝国人非常清楚简水儿地方位。老东西只用了很短地时间。便查到应该是那台联邦电视台地信号中断站被帝国电子部队入侵。

    然而此时此刻。帝国无数微型监控飞机。就像是鸟群一样密布在南半球地天空中。短时间内邦军方根本无法肃清。而这些帝国科学家专门设计用来突破宪章光辉地麻烦小东西。和此时强行变轨地帝**事卫星相结合。却能准确地找到他们想要找地目标。

    南半球地联邦电子监控网络完备度只有百分之四十多。根本没有办法在当前地紧张时刻。替这只逃亡地车队进行完全屏蔽。

    “国防部地计划是什么。我们都很清楚然如此。我带着简水儿过去。”许乐取下墨镜对将军说道。然后回头对七组地下属布命令。“顾惜风。准备热启动。”

    擅长电脑数据工作的顾惜风闻言一愣将身前的卡宴轻机枪背到身后跑到黑车后方那台重型多轴卡车旁身跃上车厢,扳动了电子阀门的嗡鸣声从车厢里传了出来,同时重卡车厢的上方挡板开始向两边平移。

    “你要做什么?”少将双眸里泛起一丝怒意到他身前急促说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人?没有机械营的保护,你以为你能够带着小姐平安抵达洛丘?你是不是疯了!”

    听到小姐两个字,许乐更加清楚这位少将肯定是费城一系的直属军官。话说到这个份上,大家都很清楚前路将有怎样的凶险,军方将自己这行人做为诱饵的真实用意。

    “我坚持我的看法。”许乐后退两步,拉开了黑车的后车门,将简水儿牵了出来,低声说道:“军方可以把这几百名战士的命不当命,但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生。最关键的是,我认为我一个人带

    儿小姐离开,把握反而更大一些。”

    此时的时间很急迫,那位少将的脸色极其难看,他一把攥住许乐的贴身背心,压低声音狠狠说道:“狗屁的把握!你知道部里拟定这个计划冒了多大的险?如果小姐受了损伤,整个国防部该怎么交代?我亲自带着最强的营护送你们过去,都没有半点把握,你居然和我说把握!”

    许乐不是被个人英雄主义冲昏了头脑,而是工程师的逻辑告诉他,在这片已经充满了战火峭烟的星球上,自己一个人带着简水儿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卡车上的mx机甲已经热启动完毕,在宪章光辉的照拂下,他坚信就算帝国人再强大,计谋再深远,也无法阻止自己。

    一台mx机甲用来抵抗帝国人恐怖的攻势,自然没有半点儿用处,但用来逃命,却是无上利器。

    “我以将军的身份令你,马上上车离开!”少将愤怒地训斥道。

    许乐任由他攥自己的衣服,低头看了一眼时间,说道:“在先前你给我看的电子密令中才是这项计划的最高权限拥有。”

    “国防部把这台机甲给我,明老爷子早就猜到我会怎么选择。”他牵起了简水儿的手,很确定地说道,他在意这一营士兵的死活,指挥部的将军们却更在意简水儿的生死,这并不代表联邦和那位老爷子冷酷,而是指挥战争的人们天生的反应。

    将军手臂:僵,说道:“你难道认为自己一个人比一个机械营更强大?许乐中校,醒醒吧。”

    许乐不再理会他,牵着简水儿的手重型卡车走去他牵着的少女一直保持着沉默,乖巧地一言不,任由许乐处理一切事务,只是大大的眼眸里泛过一丝好奇与震惊。

    “玉兰,把箱子拿过来。”走过七组军车时,许乐望着车旁那个秀气男人说道。

    白玉兰细眉紧蹙,将手的烟头扔到公路上已经隐约猜到了一些什么,却根本不愿意让许乐一个人去冒险,整个七组都不愿意让这个家伙去当什么愚蠢的大英雄。

    现白玉兰的迟,许乐愤地瞪了他一眼,大声说道:“拿来!”

    ……

    ……

    非战斗人员依然停留在车上,看着西南方向的激烈战斗浑身颤抖。七组战斗人员和整整一个营的军人,却都已经下了车,用无比复杂的眼神,看着那一对正在向重型卡车上攀爬的年轻男女。

    那位负责此次计划的将军面色阴晴不定地看着这一幕,似乎还没有下定决心是阻止还是如何。

    重型多轴卡车的顶板已经打开,一台处于行进状态下的黑色mx机甲,就像是一位沉睡中的钢铁巨人,正等待着被自己的主人唤醒。

    伴随着轻微而又无比熟悉的液压声,机甲胸部的舱门开启,许乐将黑色的箱子扔了进去脚踩在突起的金属台上,转身向着下方的少女伸出了右手。

    他问道:“你很清楚现在有两条路,回指挥部自然安全,要去洛丘空港,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无问这是冒险。”

    “要不要和我去冒险?”

    简水儿抬头看着许乐那双微微眯着的眼睛,忽然现站在黑色机甲上的年轻男人本平凡无奇的面容,竟多了几分吸引力。

    没有丝毫犹豫她笑眯眯地伸出了自己柔软的小手,放到了许乐的手中。

    ……

    ……

    一阵急促的弹雨声光大作,联邦电视台的信号中继车被轰成了残渣一团,熊临泉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提着仍然在高旋转的沉重达林重机,回头对卡车上的头儿敬了一个军礼。

    坐在机甲操控舱内的许乐,表情平静地完成了mx机甲的最后自检,在关闭舱门之前,忽然对挤在自己的身边,乖巧如猫般不动的少女说道:“帝国人想抓你,想必他们此时正在天上看着你,你不打个招呼?”

    简水儿睁着大大的眼睛,终于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撑着他的肩头站了起来,就在机甲的操控舱内,对着满天繁星峭烟炮光,挥了挥手。

    ……

    ……

    合金舱门关闭,黑色mx机甲腰后的多引擎瞬间启动,强大的功率输出,让空气都开始波动起来。

    公中上表情各异,却同样沉默的军人们,感受着从重型多轴卡车传至地面的沉重压迫感,觉得心情紧张到了极点。

    啪的一声闷响,载重量惊人的重型卡车,就像是散架的建筑般,轮胎尽爆,灰尘大作,狠狠地砸在了坚硬的公路表面。

    而上面那台黑色的mx机甲,已经化作一道笔直而坚决的线条,向着公路旁的原野里奔去,一往无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