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四十章 找到年轻人

    古钟号商务飞船后部38区出一声巨响,过了一段时间,灰头灰脸的许乐,才辛苦无比地从那些堆做一团的金属构件和泛着电火花的电路板里爬了出来。少年傻乎乎地踩着一片机甲正面护甲,呆呆地站了半天,才想起来用双手在自己的身上胡乱摸着,直到确认自己没有被沉重的机甲碎片砸中,身上除了一些摩擦伤外,也并没有真正可怕的伤口,这才后怕不止地嘘了一口气。

    在某种极为古老的纪年法中,六十年似乎是一个很重要的时间段,称为半甲子,代表着一段极为久长的时间。这台破旧的m02机甲在这个废弃物存贮舱内也呆了不知道多久,但出厂至少已经六十年了,当年曾经受到的损害和金属构件的自然老化,让它的散架变得格外干脆,顷刻之间解体,反而没有变为倒塌的二层楼房废砾,将许乐埋葬在其中。

    许乐的面色有些白,手脚有些不协调地爬过了地上那些高高低低的金属件,在第一时间内从墙壁的电流输出口上拔掉了充电插头。又沿着墙绕了一个圈,才走到了小西瓜的面前,看都有些不敢看地上一眼。

    小西瓜也被吓傻了,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此时已经空无一物的空间,就像先前在她面前忽然坍塌的机甲依然存在,嘴巴也是张的大大的,表情可爱到了极点,那只脏兮兮的洋娃娃也从她的手中掉落到了地板上。

    许乐将小女生抱在怀里,哄了哄,才把她哄过神来。许乐回头看了一眼地面上那些其实有不少锐利金属切面的机甲残片,心头余悸再生,沙哑着声音说道:“娘的咧,这也太不结实了。”

    一台主要构件全部由抗疲劳的合金组成的机甲,虽然已经熬过了六十年的岁月,又受到过致命的破坏,可是也不应该脆弱成这个样子。

    许乐的埋怨明显没有埋怨对地方,直到此时,他也并不清楚,是他操作机甲的方法造成了这个危险的后果。那道从他腰部生出,传至四肢的古怪颤抖,经由传感器放大到机甲的传动系统,依样放大,让老旧的机甲本体无法承受这样强幅度的震动,而且少年这些天的修复工作,对机甲机体的联结强度造成了二次破坏,这才有了先前一步散体的惊人画面。

    且不提机甲散体的真正原因,小西瓜听到许乐那句后怕之余说出的怪话,觉得好新鲜,很好玩,格格笑出声来,在小女孩儿的脸上再也看不到一点儿害怕。许乐挠了挠头,苦笑了一声,抱着小西瓜往舱门外的空气调节通道走去,虽然他不知道此时飞船上的人们已经决定搜寻下面这一层,但他知道先前那声巨响,一定会惊动不少人前来查看。

    在气闷黑暗的细长管道里爬行,许乐的手时不时推一推小西瓜的秀气白鞋,心情异常轻松,没有一丝遗憾。

    那台他亲手修复的m02只迈出了历史性的第一步便散体,他可能再也无法进入那个废弃物品存贮舱,可他终于第一次亲近了机甲,甚至亲手修复了机甲,哪怕并不成功——少年并没有成为机甲战士的打算,对于他来说,这台破旧的机甲,只是一个异常难得的实验材料,所以他只是叹息了一声,承认自己在如此简陋的环境,用那些东拼西凑的材料,便想异想天外地修好一台精密机甲,确实是很愚蠢的念头。

    封余在这四年里的言传身教一直在许乐不清楚的地方挥着作用,机修师对于小男生们崇拜的机甲向来不屑一顾,认为在现代的战争中,机甲这种高耗低能的近战武器,实在是没有什么用处,随便来了集团火炮平射,便能将这些昂贵的钻石烧成黑碳。除了那些大范围跳跃的特种突进作战,机甲……那就是个摆设。虽然这几年里,许乐在封大叔的面前一直不承认这点,但下意识里却已经接受了这个概念,只是……机甲确实很帅啊。

    ……

    ……

    当天花板上的管道密封板被重新盖上的半分钟后,一阵嘈杂而慌乱的脚步声来到了飞船后方的38区,开启舱门的声音依次响起,最终存放着破旧机甲和更多废弃金属构件的存贮舱被打开,十几名穿着淡褐色士官制服的年轻人匆忙地走了进来,一眼便现了刚才那声巨响便是出自此处,也现了这个房间的蹊跷。

    表情阴沉的船长先生和他的专属秘书分开人群走了进来,船长走到了满地的机甲残片之中,背着双手扫了几眼,然后走到了人群的另一边,有些困难地低下身来,拣起了地面上那个脏兮兮的洋娃娃。

    “小姐刚才就在这里。”船长的表情比刚才更加阴沉了一些。秘书看了他一眼,低下了头,没有在此时不合适宜地指责上司,没有重视刚才央控电脑的电流输出异常报警声。

    胖子船长佝偻着肥胖的身躯在那些机甲的碎片里走了一遍,时不时拣起一个金属板或者是仍然冒着青烟的电路板看了看,脸色越来越沉重,头也不回吩咐道:“搜寻方向就在下一层,重点放在33区到42区,调出这些天所有的录像,看看这里的管道通向哪些区域,找出疑点最大的。”

    船长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那些管道的入口,眉头皱的极紧,说道:“分放电击棍和枪械,用最快的时间,找到小姐。”

    那些穿着褐色军服的士官都是西林军校的交流访问生,能够代表一流的西林军校前来东林大区访问,自然都是学校中的佼佼者,也是第四军区的重点培养对象,听到这句话后,他们很敏感地察觉到怪异,只是寻找一个六岁的小姑娘,需要冒险在舰上配备枪械?但他们谁都不敢对船长的命令有丝毫怀疑,只是强抑着兴奋与不安地互视一眼,便走出了舱门,开始准备搜寻工作。

    “为什么要配枪?”秘书走到船长的身边,压低声音问道。他清楚船长先生一定是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不然不会紧张成眼前这副模样。

    船长的目光低垂,盯着地板上那些机甲的碎片和有些怪异的组件,开口说道:“这台破烂的机甲放了多少年,我都忘了。那个人竟然能够尝试修复它……矿星行走车,自行基炮,居然还有***自动行走清扫机……”船长的语气里饱含着愤怒与嘲讽,然而更多的则是荒谬的感觉,“居然想用这些东西修好一台机甲?这个人敢有这样的念头,那他不是个天才就是个疯子。”

    “也许那个人的骨子里是个疯子,但是这台机甲明显移动然后散体,虽然他失败了,可是你也必须承认他是个天才。”船长的眼睛像老鹰一样盯着秘书,“一个疯狂的天才这时候正绑架了我们的小姐,不要说配枪,就算要我这时候去请求联网宪章局的中央电脑,我也愿意。”

    “军校的学弟虽然是吃屎长大的,但我还是信任他们的能力,想来不会愚蠢到不看环境就四处射击。”船长的眼神渐渐变得焦虑,“我只是在想,那个能够在我们眼皮子下面绑架小姐的人究竟是谁,难道是帝国的奸细,还是**军的人?”

    “**军已经解散很多年了,他们这些年一直禀承非暴力不合作,应该不是他们。”秘书忧心忡忡,却依然在排除着目标。

    船长厉声说道:“你被那些人洗脑了?帝国的人怎么可能摸上我们西林的船?百慕大那些流民哪里敢进入联邦的范围?除了**一方,还有谁会念念不忘挑拔我们第四军区和联邦之间的关系?”

    ……

    ……

    事实证明,胖子船长无比忧心的判断是个误会或者是错误。

    一个人的视线总是有盲点,而一次搜寻的工作也会有盲区,所以古钟号上的人们才会那么多天都没有找到小女孩儿,一旦他们重新调整了正确的方向,在强大的电脑帮助下,工作人员们只用了三分钟便找寻到了录像中的疑点。

    一张通过监控头拍下来的图片被放大后送到了船长的手中。图片上一个穿着白色睡衣的小姑娘,正安静地站在一个年轻人的身边,安静地看着大舷窗外的曼妙星幕美景。

    “这是离开东林大区前一天,也是小姐失踪的那一天。”船长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些,因为在录像上,工作人员并没有找到小姐被胁持的迹像,“找到这个年轻人,找到小姐。”

    很快,各种信息便返馈了回来,一旦确认了目标,拥有浓厚西林军方背景的古钟号反应之迅,实在是颇具野战部队铁军的风采。

    那个时候,许乐和小西瓜刚刚在房间里洗了澡,他正在用雪白的毛巾包住了小姑娘摇晃不停的脑袋,准备替她将头擦干,忽然现房间门无声无息地被人打开。

    十几只黑洞洞、无比冰冷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