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四章 这帽,遮不住你的脸

    当十五岁的许乐,用颤抖的声音,诚恳认真却又无比仓惶的语气说出这句话时,想必自己也没有想过这句话有丝毫实现的可能性。一个远在偏僻东林大区的郭,可以对着膝上的薄屏幕上的那位联邦紫小女神花痴,用这种掷地有声的宣言来抒内心强烈的情绪,但终究不过是青春期的生理问题在作怪。

    穷人可以有幻想的权利,幻想的勇气,只是阶层之间天大的差距,不是靠个人的努力就可以拉近的。更何况少年许乐除了穷之外,并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资本,他这一生根本不知道能不能够去都星,哪怕仅仅是去旅游……

    少年许乐长的并不好看,当然也不能说丑陋,只是和一般的少年一样,有一张略显青涩稚嫩,无比普通的脸,无法貌若神祗,也没有白玉一样瘦弱可怜可爱的身躯,只是个普通人。

    他脸上最有特色的便是那双眼睛,在如墨一般的浓墨下,微微眯着,显得有些小,着实可惜了那双漂亮的眉毛。尤其是当他在思考某些事情时,眼睛会眯的更加厉害,本来诚恳拙朴的眼神便会流出一丝痴痴傻傻的感觉。

    当然,如果有人能够往那双瞳子的最深处望去,想必会在那两抹痴意的后方,看到几分东林人特有的磐石般的坚毅和肯定。

    ……

    ……

    “从十五岁到五十岁……所有的联邦男人,都认为简水儿很漂亮,也都很愿意娶她当老婆。”

    淡夜青树之下,维哥儿用手轻轻地拍了拍许乐略显瘦削的肩膀,无比同情说道:“包括我在内,只不过我脸皮比较薄,说不出口,你果然比较无耻。”

    “我……我也这么认为的。”一直跟在维哥儿身边的那个小家伙儿,偷偷地看了许乐一眼,现乐哥的眼光还是停留在薄晶屏的光芒中,对着光芒里最后定格的那幅充满紫色意味的头像痴,壮着胆子说道。

    许乐慢慢地抬起头来,看着那个小家伙儿,笑着说道:“强子,你才十岁,知道个屁!”

    说完这句话,许乐站起身来,回头靠在了青树的树干上,轻轻在薄晶屏旁边摁了一下,一阵极其动人的滑盖声音响起,整张晶屏缩进了一根细细的圆轴之中。

    他轻轻抚摸着圆轴光滑的金属表面,眉毛里透着一丝心痛,说道:“这可是高仿的n98,市面上至少值四千块钱,便宜你小子了,李维,东西是给你,但如果将来要修,我可还得收钱的。”

    “别装这副女人模样。”李维气恼地抓了抓头顶的淡金色卷,一把将那个圆轴晶屏抢了过来,说道:“你没看今儿鲍龙涛那脸色,我们这一百多号人冒这么大的风险,还不值当这个破电视?”

    许乐呵呵笑了两声,没有再争执什么,打了一下李维的肩膀,说道:“还是老规矩,将来有戍,我再来麻烦你。”

    李维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有些不解地看着许乐那张普通的脸,看了许久许久之后,忍不住开口说道:“这两年白天你都在哪儿混?为什么总躲着我们?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们在街上混,怕将来走黑道……但学校也一直对咱们敞着大门的,说实话,这十年里,政府对咱们也算是不错了。”

    许乐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学校里的功课丢了好几年,我们还有谁能跟得上。”

    李维也没有指望能够说服他,恼火地骂了几句,说道:“我就是怕你丫将来变成自闭症。”

    一听这话,许乐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似乎像是听到了人世间最好笑的笑话,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东西你不试试?”

    很明显,那个只有十岁的小家伙没有听明白两个少年间的对话,明明是一个很漂亮,很贵,很好的圆轴晶屏,先前在树下电视信号接收也很好,还有什么要试的呢?

    然而李维听到这句话后,脸色却变得凝重了起来,右手握着那个细细的金属圆轴,大拇指小心翼翼地推动了一处不易现的小金属片。

    ……

    ……

    嗤嗤!一阵怪异的响声在青树下响起,淡淡的蓝色电弧就像夺魂的美丽线条般,从细金属轴的前端射了出去,电离了空气,在青树下绕了一个半米左右的圆弧,重新回归了轴尖!

    蓝色的电弧一出现,顿时将那个小家伙吓的蹲到了地上,抱紧了脑袋,很明显在过往的生活里,街道上的郭被这种武器欺凌的极惨。而李维的脸色也有些微微白,傻傻地望着许乐,颤抖着声音问道:“这么厉害?这还叫电击棍吗?”

    “只是看着吓人,冲击力还不如军方制式的一小半,主要是改造起来花的功夫太厉害。”许乐皱着眉头说道:“这玩意可只能和街上那些流氓打架时用,你要让二局那些人看见了,可不得了。”

    李维一把将那个圆轴抱在了怀里,不可置信地望着许乐,说道:“我还以为顶多能冒个电火花……你……你他妈太有才了。”

    小强此时也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用看着天使一样的眼光,看着树下许乐的身影。虽然他们都是郭,没有太多的文化,但也知道,将市面上最漂亮的轴缩电视晶屏改造成威力如此之大的电击棍,需要怎样的能力!

    “嘿嘿,我是天才啊……”许乐挑了一下他那双浓郁的墨眉,却没有流出什么轻佻的感觉,反而更显得这少年格外真诚与老实。

    李维最后很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问道:“许乐,这东西你做出来肯定费了很大的代价,难道……你真的就只是为了看简水儿?”

    许乐用比他更认真的语气说道:“当然。”

    李维有想打人的冲动,最终却只是骂了一句:“你这个白痴。”

    ……

    ……

    目送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消失在城市边缘的黑夜里,许乐放下心来,将身后休闲衫的帽子掀了起来,将自己的头脸全部蒙在了黑暗之中,这才下了青丘,离了青树,遁着另一条道路,向着河西州府另一处居住区行去。

    然而少年今天回家的路并不顺利,就在罗兰街口外的街灯下,他被拦住了。

    “这帽,遮不住你的脸……我想,四年前我们就见过。”河西州第二警察分局副局长鲍龙涛在街灯下的身影显得格外阴沉和可怕,他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矮了两个头的少年,看着遮住少年面容的帽子,冷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