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九十九章 铁流来袭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九十九章铁流来袭

    乐看着军方绝密电子命令。,眼睛眯了起来。几月白水公司总部任务后所有的疑惑。在这份文件中的到了一部分的答案。既然胜利演唱会是此次大型军事行动中的一个小环节。让自己和七组负安控工作。便能够说的通了。于是他没有问能不能不接受之类无趣的问话。对那位少将说道:“我们只需要负责把简儿送上战舰。任务便算结束?”

    联邦少将自然不可能年少。像杜少卿这种未满四十岁的少将极为罕见。他面前的这位年龄大约在五十岁左右。表情冷峻。对许乐并不怎么客气。沉声说道:“你在需要的是执行。而不是询问。”

    “司令部会派一个强营沿途护送你们至泽丘空你们马上动身。”

    许乐沉默的点了点头。向四周看一眼。虽然司部这里根本听不到前线轰鸣的爆炸声但隐隐间似乎能够嗅到峭烟的味道。能够感受到帝国远征军大举来袭的压迫感。

    七组的成员们已经做好了出的准备。简水儿所属的团队也已经登车待。在这样紧张分的时刻里。所有的人的动作。似乎都比平时快了无数倍。毕竟再在这里。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便会有导弹落在自己的头上。

    将军用低沉声音说道:“出吧。我会亲自陪你们过去。”

    许知道简水儿的身份对于这位少将的话自然不会意外。他眯着眼睛看着黑夜里四周的人影。确认军方派来保护自己一行人的。确实是一个整编机械营。稍微放下心来。

    他回头牵着简水儿的手。步走向了黑色的汽车。上车后。他用最快的度开启了车载雷达与总控系统。同时戴上了墨镜在脑海中默默问道:“老东西。帮我看路。”

    联邦中央电脑的了联系。许的心情更加平静。并没有将那些迫在眉睫的危机看的如何可怕。

    伴随着刺鼻的汽。使用复合动的军车车队咆着从黑夜里冲出了大本营。向着西南向的泽丘空港快前进。联邦一艘轻型战舰。已经在那里做好了起飞的准备就等护送简水儿一行。离开这颗已经布火海与峭星的恐怖星球。

    许乐作着方向盘。驾驶着黑车带领着下属们的车队。在整整一个营的保护下沿着路车内的温度还没有马上升起他通过后视光屏。看后面缩在椅上的少女。干净利落的脱下黑色夏装。扔了过道“上。不要冻着了。”

    根本没有时间换衣服的简水儿。依然穿着那件剪的极短极清凉的舰长军装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受了惊吓抑或只是还没有从演唱的情绪中摆脱出来。两颊和耳垂处微微红。她接过带着许乐体息的衣服沉默穿上。

    帝国远征军的攻势极其凶猛。准备离开星球的车队。一路沉默。只有车载通讯系统。不时响起指挥部通过的表无线电传来的战情指示。帝**队突进的度虽然快。但在联邦防御阵线的抵抗下。应该没有办法拦住这列车队的前进路线。

    许乐通过老东西。车队里所有人都更早知道这些具体的战情。他眯着眼睛。沉默的看着色公路前方那些军车。和车中的战士们。忽然确认了一件事情。帝国人的目标。应该就是自己身后的少女。

    距离泽丘空港还有三十公里处。有一个分行路口。黑车然一阵沉默。许乐的脸色却忽然变极其难起来。

    “怎么了?”简水一直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情。轻声问道。

    许乐没有回答。回简水儿的是统中军方紧急的通报:泽丘空港遭遇帝国舰队袭。舰受损严重。无法起飞。起平台完全被毁。战损情况正在评估中。

    黑夜中长长的车队因为这个突的情况停了下来。绝对的安静两秒钟之后。系统里传来那位少将冷峻而不容质疑的声音:“按照备用方案。车队转向洛丘空港。”

    车队里绝大多数车辆开始重新轰鸣。准备转入右方的分道口。然而第七小组的七辆军车。却像是沉默的石头那样。停在道路的右侧。没有出的意思。因为那黑车一直安静未动。

    少将隐怒的声音响了起来:“许中校。为什么还不马上开动”

    许乐双手握着方向盘。眯着眼睛。看着前方军车里那些战士们坚毅却依然青面容。忽然口问道:“你知道你是诱?”

    他没有使用通话系统。这句话自然是问简水儿。少女有些畏寒般紧了紧披在身上的衣服。轻轻的嗯了一声。

    许乐沉默了几秒钟。着耳中的耳机。对所有人说道:“我有不同意见。”……

    560星南北分界线。并不是实际防御线。联邦与帝国的防御阵之间。留有一条宽约一二十公里的缓冲区。所以当帝国远征军凶猛的向南突进时。在前面的平原丘的带。根本没有受任何有力的反击。

    飘扬着黑色木槿花军旗的帝国远征军。就像是无数头凶残的野兽。饥渴了多年。向着水源的贪婪而执着的扑去

    装甲与月狼式机甲的混编大队。化作一道道黑色的峻却又狂的碾碎一道道防线。伴随着冲天的火光与满的的疮痍。一路向南。继续向南。

    对于帝国远征军的突袭。联邦军早已有心理准和战力上的相应布署。然而他们依然没有想到。帝国远征军居然会全员动攻击这绝对不是突袭。而是近乎于孤注一掷的全面推进。

    贺子是夏支山防御阵的的一名连长。满身灰尘的他推开身前勤务兵的尸体。用沙哑的声音着通话器大声喊道:“我处需要支援。我处需要支援。”

    他的勤务兵死在前一次帝国远征军的密集空袭之中。而头顶那些嗡鸣飞过的帝国微型无人机。则像难缠的蝗虫一样。的干扰站联邦军队的无线联络。

    大的开始震动贺子双眼通红望山丘上出现的无数装甲车。有些无力的放下了手中的通话器。旋即脸上狠色一现。走到了伽工主炮之前。对机炮手沉声说道:“机甲支援有十二公里。现在就看你的了。”

    从连长到普通兵。看着漫山遍野的帝国装甲车与那些身形狰狞的黑色机甲。早已知道自守不住这条防线但他们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惊恐情绪。即便有。此时也没有在愤怒而扭曲的面容上露出来。

    连队机炮组制的工主炮猛的一震艳丽的炮火喷涌而出。直射出去。

    轰一声巨响一辆帝国装甲车在无可抗御的攻击下迸的炸成碎片。而它身后的那辆装甲车。竟然也被这一炮轰的翻了起来。重重的摔落在的上。险些砸中一辆身形鬼魅的月狼机甲。掀成了数吨黑色的泥土。

    电子干扰。虚拟诱饵艳丽炮火高行驶的战车。身形诡异的机甲在这片山谷之间。构织成了一惊心动魄的画面。

    道黑影闪过。沉的月狼机甲成功的避开联邦阵的炮火。冲上了小丘。

    连长贺子抱着重的卡宾重机。大喊着对近在咫尺的机甲抠动了扳机。艳丽的枪弹喷涌而出。无数沉闷的金属溅射声响起。

    然而只是徒劳。帝国月狼机甲狠狠的踩在了他的身上。同时右机械臂合金刀刺出。狠狠的刺进了那台伽工主炮最薄弱的基台处。

    沉重而庞大的机甲下。依然有的重机声响起。只是片刻后。便止。

    那台黑色的月狼机甲未作丝毫停留。越来依然残存零星抵抗的阵的。沉默向南进。

    在它的身后。帝国铁甲狂流汹涌而过。只留下无数残损的工事废墟和满的尸体……

    无数相同的画面。在这颗行星的山谷平原间生。血腥而残酷的战争。根本让人没有时间回味它的特性。便已经带来死亡或失败。

    位于基的中的联邦指挥部一片忙碌。无论是中将司令员还是那正在通过电子监控网监视帝国远征军动态。向各的部队去具体战场参数的军官们。脸色都格沉重难看。

    从昨天起。联邦行星指挥部。便将前线的防御等级提高到了最高的一级。最高层的军官们早就猜到了帝远征军的计划。然而谁能想到。在有充足准备的前提下。帝国远征军依然突进的如此凶猛。如此

    “帝国人是不是疯了。居然把全部家当都拿了出来。安布里他究竟想做什么?”

    联邦前线指挥部司令纳尔逊中将。一脸铁青的看着战情光屏。看着上面那些令自己感到无穷愤怒与屈辱线所向。重重的一拍桌子。喝道:“通知洪予静。马上压制夏支山后段防线。绝对不能让对方突进来。”

    “司令。舰队必须要保证空港的安全。”一名谋忧虑提醒道。

    “我明白。”纳尔逊中将缓缓平静下来。说道:但她也会明白的。”

    联邦军方一直认为。边那位帝国远征军的军事领袖。安布里老将军。在今夜的军事行动。是用这种看似夸张的全面攻势。来掩盖他们志在的的某次千里突袭计划。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那位深具军事智慧的帝国将军。在接受了皇帝陛下的乱命之后。竟是于不可能间觅出一条道路。他用全面攻击来掩护那次千里突袭。又何尝不是用那次突袭来掩盖这次决绝而恐怖的全面进攻?

    联邦军队极有可能陷入顾此而失彼的境况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