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九十六章 医院

    来泽丘军用空港,参加小型欢迎仪式的军官并不多,墨镜,站在台下看着那些军人,心想与在西林行政主星造的声势比较起来,这颗行星上的军官似乎对胜利演唱会并不如何看重,前线指挥司令部居然只来一位少将……

    驻守在546o南半球的联邦军队大部分是西林军区的直属部队,从都星圈前来参加轮战的部队,只有两个师的兵力。前线指挥司令部统领整个行星的军事行动,至少也有一位中将能拿得出手。

    许乐并不认为,这是军方对演出团队的漠视,反而想到,司令部的将军们大概正在为某件大事忙碌。

    新闻的余波始终无法平息,此地虽然是绝对边陲和绝对前线,但军人们依然通过电视和网络,知道了许乐的存在。列队的官兵们一边听着主席台上毫无新意的欢迎辞,兴奋地看着台上那位国民少女,也将很多好奇的目光投向了许乐。

    这个看上去没有一丝异样的年轻人,就是传说中的那家伙?

    ……

    ……

    墨镜遮住了许眼睛,他没有在意四周投来的异样目光,在墨镜的遮蔽下,谁也不知道沉默负手的他,此时其实正在与某位伟大存在进行直接的交流。

    他的左眼眸里泛起淡淡线,老东西现在似乎不大喜欢用老管家的面目出现在他脑中,而是直接用那些光符与他进行联系。

    “我觉得事有些大条,但不知道国防部什么时候把任务的真实情况说出来。”许乐在脑中想着,“我是执行军方的任务,如果……演唱会真的会生什么变故,你可得帮我。我不能让简水儿出问题。”

    宪章光辉是看不见地存在。在他地眼里却是肉眼可见地排排字符。一行字符闪现了出来:“北半球地电子监控网络全部被毁。残留不足百分之二。无法支撑全局监控计算。南半球完备率百分之四十七可以尝试全局监控计算。”

    “能知道国防部暗底下在做什么吗?”

    “你没有这方面地权限。过我想。很快你就会接到新地任务。”

    许乐听明白了这句话。沉默:站在泽丘机场地清漫阳光之中。按照老东西地说法。只要一直留在南半球。那不管北边地帝国人会有什么行动。国防部暗中打着什么算盘。他都能保护自己和简水儿地安全。

    简单地欢迎仪式结束之后。演唱会团队一行。跟随前线指挥部派出地导引车和宪兵部队离了泽丘空港。向着北方驶去。

    越往北去。越觉灼热。黑车外地澄净天空似乎随时可能燃烧起来。简水儿坐在后排。睁着大大地眼睛。看着道路两旁时常可见地战机残骸焚烧成一团黑土地装甲战车。澄静地眼眸没有燃烧。却浮起了淡淡地悲伤情绪。

    在接下来的行程中,简水儿在军方文宣官员的陪伴下,来到了行星第三医院,看望正在接受治疗的受伤战士。在战场上受到重伤的战士会被战舰运送回西林主星接受治疗,但由于运输能力有限,还有一大部分的伤员就地接受治疗,等到伤情稳定之后进行转运。

    在二层无菌空间的重症病房中,有很多留下终生残疾的战士,有的被反步兵地雷炸断了双腿,有的被帝国机甲散射的高旋转机弹,直接削去了手臂,有的则是被高空投放的燃烧弹,烧伤了身体上绝大部分肌肤。

    穿着淡蓝色无菌服的简水儿并没有像行程中确定的那样,只是说几句鼓励战士们的话,便离开医院,而是安静地坐在病床旁边,陪着这些重伤员开始说话。

    国民少女来到身边清脆里透着阳光气息的声音,为这些遭重沉重打击的战士来带来极温暖的慰籍。病房里低沉甚至有些绝望的气氛因为她的到来,而改变了很多。

    简水儿轻声为他们唱着歌好意思地偏头可爱说道:“我真没用。”

    这句话说出口,就连那位烧伤面积达到百分之七十的少尉军官笑了起来,只是他受伤严重的脸上,还没有来得及接受植皮生肌手术,看上去显得异常恐怖可怕,尤其是这一笑,竟是能看到左腮处的粉红肌肉丝络牵动,和露在空间中的白色牙齿。

    不是所有人都敢看这张脸,前来看望伤员的团队大部分人都远离这张床,桐姐面露不忍之色,悄无声息地站在后方。

    只有简水儿坐在他的身边,许乐站在她的身后。

    许乐沉默地看着,他这一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见过多少血腥残忍的画面,但看着一位烧伤的重伤员,依然觉得心头寒冷麻。

    然而他却没有在简水儿粉嫩脸颊上看到一丝厌恶或是恶心的情绪,更令他佩服的是,国民少女也没有流露出来什么怜悯的神情,只是一味的可爱笑着,就像床上的烧伤军人就是一个极其普通的人。

    ……

    ……

    第三军事医院后方不远处就是幕地,新闻记者拍摄完毕简水儿向英雄公墓献花的画面之后,便被

    请了出去。青青草原间,许乐陪着简水儿缓缓行走的眼睛已然湿润。

    数十年来,为了抵抗帝国的侵略,有无数年轻的热血青年长眠于此地。这片公墓只埋葬了其中近四千名战士,然而放眼望过去,只见平缓青色草原间,全部是黑色的墓碑,不似树木茂密,只像是散布于草原间的黑色宝石。

    看着这一幕,他们两个人的心中没有对死亡的恐惧,只有淡淡悲伤与敬意。

    简水儿转过身来,大大的眼眸里满是坚强的笑意与没来得及拭及的湿意,说道:“很多人为了胜利而死去,如果我们为此做些什么,非常理所应当,对吧?”

    “嗯,所以你要来开一场胜利演唱会。”

    并不是一场演会那么简单,虽然老东西固守权限,没有将军方绝密信息告诉许乐,但他通过自己这些天的观察定自己的推断不会出错。

    离开医院与公墓,进入前军营,看着那些多层的微滴浇灌自动农场,听着四周营房里充满西林口音的打牌声,许乐觉得微微一怔,觉得自己好像是回到了作训基地,此地阳光如此灿烂,真的感受不到大战即将来临的紧张。

    转过营房,场上有无数战士正在烈日下进行近身格斗的训练,喊杀声震天而起虽然在战场上武装步兵极少会有与帝国人白刃相见的机会,但联邦的军人们从来不曾忘记近身格斗锤打能够带给自己的血性。

    迷彩军装上早已被土石磨的起了,战士们的身体重重地摔打在坚硬的地面上,然后他们坚强地爬起。喊杀声与整齐的落地声冲天而起,刺激的车队里的人口干舌燥。

    微微颤动,营房后方走过来七台黑色的m52机甲,沉重的机甲将将高过林梢默于风中行过,就像是回家一般。

    紧握方向盘的许乐看这一幕终于微笑了起来,身在前线,他才真正地确认,自己确实很习惯这种战地气氛,甚至身体都开始有些痒。

    后排的简水儿看见他脸上阳光笑容,想到国防部大概要到演唱会之后,才会将任务交给七组,好奇问道:“你在想什么?”

    许乐笑了笑露出满口健康的白色牙齿,说道:“我在想,不管演唱会上可能生什么,不管国防部究竟想要我做什么。

    但那些帝国人如果真的敢到南边来,小爷我肯定得让他们有些后悔。”

    车队进入驻地,那台一直被严密看管的mx机甲,转运进了看守森严的库房。演唱会定在两天之后天晚上便要开始进行相关的技术安装和彩排。

    演唱会的转播机构已经于十天之前抵达了546o行星,演唱会舞台已经铺设完毕,只需要简水儿团队里的工程师进行最后的调式。

    胜利演唱会的转播机构当然只能是联邦电视台,简水儿从十二岁开始,所有的戏剧访谈和演唱会转播与联邦电视台进行合作,双方配合了无数次已熟稔异常。

    许乐站在简水儿的身后,看她亲切可爱笑着与电视台每一位职员打招呼里莫名其妙的涌出骄傲的感觉,这是大叔的女儿自己青春期的梦中情人,果然值得自己喜爱。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在演唱会现场侧方,那台大功率的信号中继站,先前的脉冲平衡系统,有一个瞬间的失调,似乎有某种外来的信号正在侵入。

    ……

    ……

    “可惜不能去亲眼看一下演唱会的盛况,今天晚上的彩排,按道理也应该给我们舰队一些信号才对。”行星大气层外的联邦舰队主舰指挥大厅里,一位中年指挥官端着咖啡,看着脚下那颗颜色无比鲜艳的星球,感慨说道。

    这支联邦中型舰队由新羽系列战舰组成,舰队总指挥是年逾四十的女少将洪予静,她正是联邦舰队总司令洪予良的亲妹妹。

    洪予良少将微笑说道:“后天演唱会将向整个联邦进行直播,我们一样可以看到。”

    她的副手指挥官眉头忽然一皱,压低声音问道:“浪费这么多能源配额,把舰队留在这里,只是为了保障一场演唱会的顺利进行……花这么大的代价,也不知道国防部究竟是怎样想的。”

    洪予静少将静静地看着他,微笑说道:“因为,这是一场叫做胜利的演唱会。”

    ……

    ……

    (晚上还有一章,肯定的。但这时候马上出门,毕竟是新年的最后一天了,只有回来再写了,时间太急,可惜有点儿糙了,本来机甲走过林梢那个画面,我是非常想写,但脑子不好使,找不到词儿,以后再找机会来写那个画面。

    下一章更新时间肯定会非常非常的晚,但我非常非常肯定有第三章,写是一定要写出来的,然后再写个年终感言什么的东东……大家深夜再见吧,晚上好好吃饭,好好喝酒,同志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