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九十四章 军部的野望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九十四章军部的野望

    陛下难道不知道这可能是个诱饵?”

    年轻的军官顺着铺着名贵羊毯的走道。走出了摘星楼。并没有回头去仰望那座令人大生敬畏感的摘星殿。心中带着一丝难以言明的疑惑与不安。

    怀草诗。听说陛下当年取名的时候。正好读到一句诗辞:怀念是一行草的诗。不知为何。下大有所感。从个名字便一直跟随着他一天一天长大。

    与别的帝国战士比较起来。怀草诗个头偏矮。身体略显瘦削。但却没有弱不禁风的感觉。他军服上没有表明军衔的肩章贴身剪裁的样式却将纤细身体内随步伐而隐含力量的线条展露无遗

    虽然怀草诗不清楚联邦方面为什么笃定那位国民少女能够让陛下如此动容。自然也不能确定这是一个圈套。可是沙场之上培养出来的某种军事直觉。依然让他感到强烈的不安

    然而即便是诱又如何?陛下根本不会在乎。无论是孤悬西林的远征军。还是煌煌皇城里的内侍宫女。都只是他的子民。联想到陛下平静面容里隐含着的真怒。怀草诗细眉微挑。确认陛下为了平息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愤怒。根本不在意远征军会为此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

    怀草诗从来曾怀疑过陛下的能。陛下当年还是诺顿亲王的时候。就曾经不惜亲自冒。强行穿越里走廊的空间通道。只为远赴百慕大亲自唤醒那位隐在联邦内的弟。完成大师范当年留下的庞大计划。这种事情是一般的皇族权贵能够做出来的。站在自行履带上的怀草诗一脸冷漠的看着宫之前幽深的军部的下建筑入口。想着负责军部事宜的那位叔叔。心想如果让他去穿越空间通道。只怕他会马上让疗养院开一个精神分裂的病假单。

    以怀草诗的身份。然要经过严苛的扫描检查才能走进军部的的下大楼。然而当他走过冗长的安检门后。负责检查的军马上销毁了所有的扫描图片。甚至在销毁的过程中。他们根本都不敢看那些图片一眼。

    “陛下的命令。”在帝**部最森严的房内。怀草诗递过一份电子御签望着办公桌后方的柏乌亲王沉声说道:“外陛下说如果那个只会鞭打战士出的家伙非要执行第一次穿越任务随便他去。只是我必须跟着。”

    柏乌亲王皇帝陛下的亲生兄弟。执掌军部已经长达十年之久作为帝国权力滔天的军务大臣。他看着桌前的年轻军。却没有丝毫倨傲之色。甚至刻意温和解释道:

    “你也知道。空间道的数据虽破解来了一部分。但毕竟还是太少。卡顿这个家伙确实鲁莽好胜。但终究领军经丰富执行这一次穿越任务他比较合适。而。万一你受到什么损伤我怎么向陛下交待?”

    “可他也是陛下的弟弟。我的亲叔叔。虽然我持认为。这种短时间段内的穿越。对于前线的局势不会有任何帮助。但既然军部坚持。我必须跟过去。总不能看着他被联邦的军人杀死。”

    说完这句话。怀草诗冷漠的敬了一个军礼。转身离开……

    怀草诗离开之后。柏乌亲王在豪华的办公桌后了很久的呆。才醒过神来。他并不介意对的不礼貌。因为对方是皇帝陛下的亲骨肉。而且这孩子拥有绝怖的实力来支撑他的冷漠淡然。

    令他呆的是陛下的电子御签。这样一个完全没有理由的军事行动。极有可能将帝国远征军的三分之一力量全部葬送进去。陛下究竟在想些什么?

    一分钟后。他一冷漠的走出了公室。成功的消化了震惊。回到了军务大臣的角色。将陛下的亲口军交由下属。转给了遥远的帝国远征军。自己则是乘着高电梯。来到了军部最层的大厅之中。

    大厅里有无数的军官正在忙碌。帝**部的电脑运算能力远远不如联邦里的老东西。整个厅里此起彼伏的响起传令声。微显嘈乱。

    柏乌亲王一脸冷峻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将陛下那个古怪的军令抛诸脑后。因为他最近这几。将绝大部分的精力帝国最重要的三个任务上。眼前的大厅正在处的。就是其一个任务。

    “卡顿亲王的直属舰队已经遵令西移。大概一个月后。便能抵达即定区域。舰队一直在追问。究竟什么候才能打开通道。”一名帝国少将来到柏乌亲王的身边。压低声音说道。

    柏乌亲王眉头微皱。想到怀草诗话。忽然想到顿这家伙勇则勇矣。然而有时候却显的过于冲动野蛮血腥。让他执行这样一次重要的穿越任务。是不是有失重?

    “只是一次试验性的穿越。难道他还敢杀到联邦的都星圈去?”柏乌亲王嘲讽说道:“再次加密电报给他。我们现在只能计算出七天内的空间通道数据曲线。如果他真的在联邦星域里逛的高兴。忘了回家。那就等着被联邦人俘虏吧。”

    少将点头应下。

    柏乌亲王一脸冷漠的看着大厅里忙碌的军官。感那股令他无比愉悦的压迫感和威严感。受着战争的味道。心中略感遗憾。可惜那位英雄的兄弟。并没有来的及将空间通道的数据完全拿到手。五年前送回来的只是一些片段。

    是的。帝**部大楼底层大厅里。正在执行一项无比重要的计划。无数科学家投身其间。正试图按照麦德林几年前送回帝国的相关资料。将空间通道的数据研究清楚。

    到今天为止。他所取的的最大进展也只是能够似于推测的方式。计算出短时间内两条充满风暴的空间通道的活动规律而且一舰队进入空间通。对通道环境造成大质量干扰。数据模型便进入了不可逆区间。无法进行连续推算。更可怕的是。他们不知道联邦人有没有能力影响通道。“看上去很美。实际于这场战争并没有决定性的作用。”柏乌亲王有些恼怒的想到。

    除了七天这个致命期限。军部科学家们的研究至今还无法突破质量上限。等于说此次研究就算全部成功。帝**方依然只能一次次派遣中等舰越空间通道。那等于是任由联邦一点点残食自己的有生力量。

    “总有一天我们打到这些侵略者的老家去。”柏乌亲王微启双唇寒声说道。

    正在此时他身旁的少将接了一个电话。少将的眸里渐渐泛起一丝兴奋的神情。抬头对柏乌亲王说道:“亲王殿下关于这次试验性穿越。或许。我们可以有一个非常好的狩猎目标。”

    回到了办公室。柏乌亲王看着份军部和皇家情报署联合获的的情报。脸上流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的情绪。沉声问道:“关键是来源。我从来没有想过。军部和情报署的人还能弄到联邦里的情报。”

    军部情报处:长兴的搓着手快回答道:“情报来自百慕大。是直接接头来源是…一位英雄。他的生理标记已经经过确认。绝对没有问题。”

    英雄?这是个伟大而后滥用到令人有些腻味的名字。但柏乌亲王的眼睛却亮了起来。因为帝国的英雄计划。便是联邦政府眼中的种子计划。

    亲王眯着眼睛厉说道:“已经年没有进行过唤醒。尤其是联邦最近已经查觉这项计划。他怎么会自动觉醒?”

    “陛下曾经给过德亲王一份唤醒名。名单上的英雄目录不多。绝大部分已经被联邦宪章局识别逮捕。但他是潜藏最深的一位。”情报处处长解释道:“最键的原因。他在军方情报部门工作。这对于他隐藏自己。有极大的帮。”

    “难怪他能掌握到联邦军方绝密行程。”

    柏乌亲王说道:“行情报验证如果正。让他继续潜伏。除了大师范核心名单里的那几个人。他大概是我们在联邦中唯一的同胞。区区一只补给舰队。并不值的让他牺牲。”

    亲王冷冷的看着房间里的高级军。深褐近黑的眼眸里闪过一道残忍的目光。沉声说道:“让他尽快掌联邦军方高层绝密行程。”

    室内的高级将领们闻言一凛。不解何意。只有先前陪同柏乌亲王视察底层大厅的少将想到了一些什么。顿时动容。

    “让卡顿郡王的舰放缓度。穿越空间通道的试验无限期推迟。”柏乌亲王站起身来。冷冷说道:“为了给联邦一个突然的礼物。我们要保证第一次整编舰队通过空间通。便要给他们带去承受不住的损失。”

    房间里的将领们逐醒过神来。情报处处长颤着声音问道:“突袭的目标。我们定在谁身上?”

    “如果李匹夫会去西林视察。那当然是最好的。只是那个老家伙只知道躲在家里当乌龟。”柏乌亲王冷说道:“除了他。当然就只剩下西林那头猛虎。”

    帝国对空间通道的研究。只能容许一只中等舰队在短短的七天时间内进行一个来回。除他们想放弃那只舰队。就像乌亲王先前感慨的那样。这种成果对两大势力间的战争来说。看去很美。实际上却没有任何战略意义。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因为那粒种子而产生了改变。如果掌握了联邦军方高层的绝密行程。七天。一只中型舰队。似乎可以完成一次绝对令联邦意想不到。却又影响深远的血突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