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九十三章 皇宫的棘条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九十三章皇宫的棘条

    联邦与帝国之间。有两处空间通道。分别位于晚蝎和加里走廊。

    很多年前。联邦加大开西林力度的同时。宪章局的领航飞船。意外现了这两处能量极其澎湃的扭率空洞。经过中央电脑的长时间计算。人们推算这两处扭率空洞的出口。应该是在左天星域。

    对于循序渐进。有:-不紊的扩领域的联邦来说。左天星域是一个遥远的陌生的世界。乘坐联邦最高的探船。也需要续航整整四年时间。才能够抵达那处。事实上人类向那个世界的无数探险飞船。最终全部都消失无影。从来都没有返回过任何有用的信息。

    这片浩翰的星海里满了无数的。人类征服宇宙的过程看上去波澜壮阔。实际上能够接触到的星依然少的可怜。此时骤然现可以经由这两道空间通道。直抵遥远的左天星域。整个联邦都陷入了轰动。

    依靠着联邦中央电脑惊人的计算力。联邦科学院的无数代空间科学家们。前仆后继。花数百年的时间。终于成功的计算出了这两条空间通道的所有数据。三维扭率的湮没曲度和通道内狂暴的宇宙射线湍流周期都被绘制了出来

    有了这些弥足贵的空间通道数。再加上联邦无数年来利用扭率空洞的经验。一支承载着联邦开拓宇宙雄心的舰队。在军队的保护下。缓缓的进入了空间道然后…联邦愕然的现。在通道的那头。本以为荒芜一片的左天星域。已经拥有了一个展到现当程度的文明那个文明并不欢自己的到来。并且极为好战凶残……

    从三十六宪,最后几年的第一次险恶接触开始。联邦一直将晚蝎星云和加里走廊空间通道的主导权。牢牢的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帝在无法计算出空间通道数据之前。永远无法组织大型的侵略舰队。冲破充斥着密集恒星和大引力场的晚蝎星云。和充满了狂暴射线湍流的加里走廊。所以狂暴的帝国派出的远征军只能够绕行晚蝎星云周边。消耗七年的时间和大量能源。才能抵达联邦的边西林。

    联邦能够在帝国野蛮而暴的入侵态势下。一直稳定无比。甚至在战略一直占据了主导权。除了遍布联邦所在宇宙的宪章光辉。那两条处于自己控制下的空间通毫无疑问最重要的作用。

    宇宙造主是很奇妙的存在。任何大型舰队在没有掌握它所留下的规律前试图强行通过所制造出来捷径。都会引天的变色空间乱流。然而对于那些它眼中不屑一顾的卑微存在似乎这片宇宙并没有太多的兴趣。

    任何进入空间通道的飞行器引的空间风暴。与该飞行器的质量成正比。虽然直至今日。帝国依然无法派遣大军突空间通道。但数十年来。有很多勇不死的帝国皇家机甲战士。乘坐着简陋的小型飞船。就像蚂蚁一样在宙造物主的眼皮底下悄无声息甚至有些卑微的无声通过。

    这是极其,险的试。虽然小型飞船所引的空间风暴相对而言要小很多但小型飞船身的防护能力也极为低下。那些不断试图偷渡的飞船。就像是汪洋上的一片小舟。随时可能被打入海底。永世不能翻身。

    纵使帝国的特种部队运气极好的突破空间通道。在通道外围。迎接他们的将是联邦舰队从未放松过的监控与精密打击。只有凭借着强大的实力和逆天的运气。帝特种兵才能达到自己的战术目的。然而他们却无法深入联邦。只能降落在加里走廊附近的百慕大矿星中。

    在这个过程中。帝-派出一百顶尖的特种机。最后能够活着降落到百慕大矿表面上的。顶多还能剩下七八个人。

    人数虽然不多。但联邦军方绝对不会就此放弃警惕。白水公司的战斗小组和李封所带领的部队。往常所执行的任务。便是在这些矿星上面扫荡这些漏网之鱼。问题在于。这些历了空间风暴和联邦舰队追捕。仍然能够活下来的帝国战士们。往都拥有极为恐怖的个人实力。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大鱼小鱼和虾米的活率。终究是要看渔夫织的渔网孔洞大小和密度。晚蝎星云和加里走廊这两个扭率空洞。严格的实践了这个朴素的哲学命题。任由那些在质量与能量之间游走的信息片段。自由的穿行于自己的身躯之中。而根本不会做出任何反应。所以帝国方面才能够一直遥控指挥着“七年”之外的那只远征孤军。两者之间的军情传递虽然困难。却一直没有断绝过。甚至在那片左外星域高度集权的文明中心。天京星球的都城最高建筑里。有一个人甚至还可以收看到联邦的电视新闻。

    当然。这种逆向的信息接收与有目的的信息传递比较起来。难度要大的多。那些画面与声的讯号虽然在空间通道的乱流中依然没有湮灭。却已经变极为微弱。要重新集合这种微弱的信。再经过信息加器穿越连光线都觉的遥远的宇宙。帝国方面消耗了大量的资源与能源。所了帝**部及负责监控联邦动向的皇家情报署之外。幅员辽阔的帝国。数不清的大臣子民里。只有一个人能够看到这些新闻节目。

    帝国的中心天京星都城。在无数条宽阔高等级公路的正中心。有一片气势宏伟的广场。然而与后方那片绵延不尽的古式建筑群比起来。这座广场看上去显普通渺小。

    这片建筑群便是帝的皇宫。

    数万年以来。这座皇宫享受着左天星域无数星球的供奉崇拜无情的吸收着亿万子民的血。积累了亿万财富。才造就如此气势逼人。不计其数的建筑群。

    宫墙极深处一座略显幽暗的宫殿,高楼拨的而起直刺苍。以绵延开像的毯般覆盖都城的深色建筑群。就像是一把利剑。带动着的面的臣民。欲向宇宙借问一声谁是真正的主人。

    气势浩荡。震人心。

    帝国早年的著舰队司令雷戈尔。在一次返回天京星的旅途中。隔着数万公看着星球央那片醒目的青色建筑群。曾经感慨过。这大概是在宇宙中肉眼能够见到的最宏伟人类文明成果。

    那时候的帝。并知道这片宇宙里还有别的人类。还有一个叫做联邦的畸形社会。然而即便是很多年以后。把联邦帝国全部算起来。这片位于天京星的皇宫群。依然是最令人心生敬畏的建筑没有之一。

    如能够低空俯瞰皇宫。想必视觉上的冲击更大一些。然而无数万年来皇宫周边空域来没有任何飞行器胆敢低空飞行这座星球也没有任何大楼。敢过皇宫里那幢如剑般建筑的高度。

    因为陛下就在皇宫。陛下在摘星楼中……

    摘星楼建筑设计其实单。下面空空如野。只有无数巨型圆柱的支撑和自行运输设备。在楼顶三层却是华贵到难以逼视的宫殿。是为悬空殿。

    悬空殿外围的狂风经过那些似柔弱实际上赋予了高科技含量的纱帘一档。便变成悠悠清风令生活在里面的。油然而生御风而行。不胜快哉。直欲摘星的念头。

    内侍和宫们。却根本不敢有任何这种陶醉的神情。他们谦卑的保持着微笑。一直低着头。根本不敢去看宫殿后方那片软榻里的情形。

    宫殿里的光线很暗。一位穿着军服的年轻人半跪于屏风之前。看不清楚他的面目。只觉的身形有些瘦削。并不像是孔武有力的帝国战士。

    屏上绘着灿烂的向日葵油画。映着一个影子。正举手抚头。似乎腹中有不尽牢骚。

    “新闻检查署的那帮废物。其实才应该多看一下联邦人的节目。”

    这是一位穿着大袍的中年人。声音平静寻常。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落在人们的耳中。却让人觉的异常寒冷与惊惧。

    屏风前那名年轻军低头清声说道:“明白。”

    中年人坐在榻上。不曾回头。只是一个背影。便透着股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他看着光幕上那场新闻布会。看着那名一头紫的可爱小女生。沉默不语。似乎想从彼处的眉眼中寻找到某些记忆。又想从她手上那串手链上寻找到某些故事。

    修长的手指划过身旁的竖琴。琴声低沉。声音再次从屏风后响起。顿时将琴声扰的大乱。

    “怀草”

    屏风前的年轻军人脆声应道:“在。”

    “去和你那个没用的叔叔说。如果他坚持让你更没用的那个叔叔去执行那个没用的任务。那就随他们去吧。我懒的理了。”

    屏风后的声音淡然说道:“让安布里那些在异乡度假的家伙把这个女孩儿手上的手链抢回来。俘虏她。或者。杀死她。”

    屏风前的年轻军官身体微僵。低头下。说道:“前一项任务。我已经申请暗中随行。”

    “虽然风险很大。但我去过一次。还是活着回来了。我相信你的能力。”

    屏风后的中年人淡淡哀伤说道:“可惜我亲爱的弟。却再也回不来了。”

    “亲王。必将不朽。”

    这名叫怀草诗的军官轻声应道。自己这么多叔叔当中。大概也只有那位死亡于联邦。从未曾见过的叔叔最值的敬仰。

    “嗯。用饭吧。”屏风那人吩咐道。

    怀草诗身体再僵。些困难的站起身来。走到了屏风之后。拿起了一根条。低头站在了中年人的身后。

    早有内侍将饭菜放于桌前。中年男人举起了筷子。怀草诗狠狠下手中的棘条……

    条落下。中年人的后背出现一道血痕。

    “陛下。你忘了杀父之仇吗。”

    他痛楚的哼了一声。紧握筷子冷声回答道:“没有忘记。”……

    又是一记棘条狠狠下。

    “陛下。你忘了自幼离家的兄弟。”

    “没有。”……啪。

    “陛下。你忘了皇族的血脉吗。”

    “没有。”

    清责问声在帝皇宫最高的宫殿里响起。棘条抽打在身体上的声音和痛苦的回答在屏风后此起彼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