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九十章 反应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九十章反应

    许乐中校。听说您是机甲的关键研工程?

    一名武器期刊的记者兴奋的问道:“在机甲名录上没有看到您的名字。但已经从果壳工程部很多工程师和商秋技术主管处。确认了这一点。请您证实一下这个传闻。”

    许乐微感愕然的停下了脚步。被七组队员人墙护住的简水儿抱歉的望着他笑了笑。然进了汽车。将他一个人留给了记者。

    “还有一个传闻说。您在机甲的测试战中。击败了李封中校。”那名做足了准备工作的记者。在所有同行之。大声的继续问道。

    在这位记者看来。能够采访一位击败军神家族后人的军人。实在是他采访生涯中难的的机。更何况驻西林的军事记者们。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到这位年轻男人的料。觉的此人的身上带着太多的传奇色彩。

    别的记者们不了。追着许乐的步伐。大声追问道:““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您在果壳研究所中。是裕林教授的学生。

    是不是正因这层关系。您才勇敢的揭了联邦科学院的抄袭。迫使前任院长林远湖黯辞职?”

    “许乐中校。目前四大军校的新式机甲教材是由您编写的?您是一名工程师出。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机甲操控训练。为什么军方对您有这么大的信心?而且听说您在|作训基的中就曾经出任过机甲教官?”

    “有传闻说。您是军李元帅的学生。”这名记者胆子比较大但还没有大到不要命的指认许乐是李匹夫的私生子。尖着声音问道:“而且据说帕布尔总统也非常欣赏您曾经邀请您进入总统官邸。参加过第一家庭的晚宴?”

    “您是紫星勋章的的者。为什没有见您佩戴?”

    许乐默然到。那是一次普通的晚饭罢了。至于勋章。难道要天天戴在身上告诉的路人。自己曾经做过什么?

    他低着头向前方走。只是从金星酒,正门到指定的点。不过一百米的距离。在这些惊涛巨浪般的记者簇拥下显的那般漫长竟似比从蓝池峰顶突入铁七师营部还要困难多。

    “国防部毕业日军演您靠着一台新式机甲。就成功的突破了铁七师的近卫营。关于个消息您什么感想要表吗?要知道铁七师最近十年间参加无数军演。从来有失败过。”

    很明显。不止最开那名武器期刊记者做足了功。这些跑军事线的记者们。只用了半天的时间。便都星圈某些门里。拿到了足够多的情报。

    许乐心想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夸张自己只不过是突入了铁七师近卫营的营部如果单独面对着满编机配备的整个近营。自己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他本想解释几句但想到桐姐的1。只好说了一句无可奉告。便低头继续前行。

    然而此刻。终于有一名记者的提问。让他的脚步戛然而止。

    “根据当年您同学说法。您就读于临海大学城梨花大学时。曾经谈过一次恋爱。恋爱的象是青龙山**军新闻言人。有青龙山之叶之称的张小萌女士。关于这一段情故事。对于您的军队生活会不会造成什么困扰?”

    许乐身体微僵。抬起头来。在四周闪光灯里。寻找着提问记者的容颜。嘈杂的现场因为他的动作。忽然变的安静了下来。但在沉默片刻后。他终究什么话也没有说。

    一片寂静中。终于有记者再次鼓起勇气问道:“身为联邦最年轻的中校。国防部为什么还让您在白水公兼职?我们都看过您的履历。觉您成为简水儿小姐的全主管。有些不可思议。您是不是在执行军方的秘密任务。还是说。”

    所有的记者其实一都等着问最后这个问题。所以此时除了那名记者勇敢的大声提问。一绝对的安。无数的闪光灯闪灯。无数的话筒放在许乐的面前。

    “。您和简水儿姐真的在恋爱。”……

    许乐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记者们其实也不需要他的回答。

    作为新闻从业者。访对象回答与否其实并不关。最重要的问题在于。记者们需要通过自己的问题。让观众和读者们。知道这位许乐中校曾经做过多少大事。而此人正是国民少女简水儿的恋爱对象。

    距离西林大区极为遥远的星圈。有很多电视观众。正在观看着新闻频道直播。只不比即时生的时刻要延迟了几分钟。

    那名戴着墨镜的年轻人被记者们围攻的画面。进入了千家万户的电视光屏。也引了一场骚动。几个小前。他们只是看着那张照片。好

    心的猜测这个年人的身份。此时从这些记者的嘴道了更多的内容。

    军方冉冉生起的未之星。将来有成为联邦英雄。和一位受到全体联邦公民喜爱的国民少女。这真是天造的设的一对。这是一个温暖而美好甚至体面的爱情故事。

    体面。很。

    都特区三林联邦银行顶层。利修竹关掉了电视。端着一杯淡色的酒水安静的转过头去。隔着透明的玻璃幕墙。望着联邦里的万家灯火。心想一定有很多人和自己一样。也看到了先前那些画面。

    他小口轻啜了一口酒水。艰难的保持着脸部表情的平静。没有让心中真实的愤怒情绪流露出来。他的父。那位喜欢戴小圆帽的老人经常劝说他要走下大楼。站在的面去看这个世界。然而他今天却现无论自己站在哪里。原来心里都是一样的悬空不安。

    在高耸的三林行楼另外一个向。利孝通正他那个满是鲜花的房间里吃晚餐。光屏上的声音极为响亮。他的表情极为开怀。将往日里那些雪梅般的冷厉气息一扫而光。

    他举起红酒。笑望着新闻中狼狈不堪的许乐。笑道:“比我想像的还要快一些。这杯酒敬你。也敬我那位真正狼狈大哥。”

    议会大厦火通明。静石厅方向一整排办公室。如今都已经清空。做为青龙山方面的联络办室。为了联的大和解。帕布尔总统和议会山的大人物们展现了前所有的诚意。

    一位年轻的机要员忧心的着房间内的女儿。想到先前新闻中那些记者的问题。忍不住问道:“要不要先去吃个饭?事情这么多。一时间总是做不完。”

    张小萌用一根指尖轻轻顶起鼻梁上黑框眼镜。抬起头来笑着说道:“。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儿。”

    她如今是龙山驻都星圈的新言人。私下还有更重要的任务。每天的工作极为繁。然而她的眼光穿透眼镜落在文件档案上。根本没有移动过。其实一在听着电视里播放的新闻。想着先前记者提到了自己。

    “你值的更好的。”她掩去心头那抹忧。强一笑。正式开始了工作。

    华辰州府的一幢安静的庄园中。楼上一位中年妇女正苦口婆心的劝着她家的小姐:“美美啊。我知道你不高兴。但还是要吃饭啊。”

    “我没有不高兴。只是。觉的心里有些慌。”相美将请了出去。回到桌前。看着那张引骚乱的照片。秀丽的双眉微微皱起。双手合什。秀气无比的声祈祷道:“不要啊。不要啊。”……

    银灰色的轻型战舰就像一把银梭。在安宁到甚至有些幽寂的太空中航行。借助静巨星的引力牵引。再次加。飞越这颗巨行星的阴影后。右则方的西林太阳骤放光芒。无数把金梭似的光线照耀在战表上。并不温暖。反而让人觉的有些寒冷。

    “成为新闻人物的觉怎么样?”

    兰晓龙跟在许乐的身后取笑道。他们这时候正在做战舰核心区的检查。虽然西林军方会保演出团队的安全。但是核心区里还有一台新式。七组的安控工作并不会因此而变的放松起来。

    许乐恼火的挥了挥手。没有说什么。然后轻轻敲响了房门。走了进去。兰晓龙看着紧闭的舱门。想到房间内那位国民少。耸肩想到。这是不是奸情被整个联邦撞破之后的恼羞成怒?

    “非常抱歉。给你惹了这么多的麻烦。”简水儿从窗边转过身来。无可奈何的摊手耸一笑。明明是极类似的动作。兰晓龙耸肩就像流,。这位少女耸肩却显的无比可爱。

    许乐沉默的站在她身后。如今整个联邦都将他们看成一对璧人。他们自己清楚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却也不的不感慨国防部文宣部门的强大造势能力。心情微感重。

    如果只是专访和军方的刻意宣传新闻界和联邦民众对许乐绝对不会产生这么大的兴趣。因为无论是机甲还是别的什么事迹。对于一般的世俗社会而言。总有些遥远。但事情牵扯到国民少女简水儿。那就不一样了。新闻界和民众会自的掘与许有关的一切。

    李封在前线执行秘密任务。简水儿无法联系上。她偏着头想了一会儿。终于拨通了李在道的电话。在电里轻声问道:“元帅是不是最近身体不大好?”

    (白天忙了一点多才回家。章实在是没时间修了。就这么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