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三十九章 西林人的焦虑及02的第一步

    “38区电流输出异常,请查看。”

    古钟号商务飞船的船长主控室内,响起了电脑没有一丝情绪的声音。船长却像是听都没有听到,将手中的咖啡杯放在了身边,用一种神经质的语气自言自语道:“跑哪里去了?跑哪里去了?”

    太空船离开东林大区只不过才一个月,而就是在这一个月里,原本体形肥胖的船长先生,却明显瘦了一大圈,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已经被黑眼圈包围,看上去异常憔悴,看来手边一杯复一杯的咖啡,也没有给他带来丝毫的帮助。

    “38区有异常。”太空船的电脑没有重复警告,这时候出声音的是船长先生的秘书,这位中年男人小心翼翼地看了上司一眼,说道:“要不要派工程师去查看一下?”

    “看看看,看个屁!”船长忽然暴怒起来,像个皮球一样跳起,指着秘书的鼻子痛骂道:“老子管***38臭女人,老子管***37二十一,老子要所有的人都去找小姐!找小姐!找了妈的这么久,怎么还没有找到!”

    很明显,秘书已经不是第一次迎接船长先生的怒火,所以他依然表现的足够沉稳,眼观鼻,鼻观心,平静回答道:“古钟号一共四十二区,如果全部无遗漏寻找一遍,需要标准时五天。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没有足够的人手去进行这项工作。最关键的是,当前太空船里人员太杂,我们不可能大张旗鼓地来做这件事情。飞船央控系统这些天一直能够确认小姐的安全,而且她确实是在飞船上,所以船长,请不要太过担心。”

    不等船长继续怒,秘书紧接着建议道:“如果并网请求宪章局协助进行定位,那我相信,顶多需要三分钟,便可以找到小姐的下落。”

    船长沉默了起来,他有太多的理由不能让联邦都的那些人知晓小姐失踪的消息,因为这件事情会惹出太大的麻烦。飞船的央控系统一直能够确认小姐的安全,所以他在愤怒焦虑之余,依然保持了些许冷静,没有盲目而糊涂地向宪章局提出紧急申请。

    船长叹了一口气,揉了揉两颊微微酸的肥肉,闭目进入了思考。古钟号这次长途旅行一共承载着三个任务,第一个便是西林大区与东林大区之间的友好互访任务。第二个便是暗中运输第四军区特种机甲小队,执行4427计划。第三个是要送小姐前往都星上学。

    本来在计划中,执行第二个任务的特种机甲小队,还有一个使命便是负责小姐的安全防卫工作,但是这些西林来的人们没有想到,4427计划的目标,那个叛国的机修师居然如此强大,最后迫使古钟号消耗了极大的能量,同时也让第四军区付出了代价。莱克上校率领的机甲小队受到了冲击波的波及,全体重伤,虽然没有不幸牺牲的,但是这些天过去,还有几人陷于昏迷之中,还有几人在不停地一直呕吐。

    正是因为这种意外情况的生,对小姐的安全防护工作出现了极大的漏洞。在小姐失踪之后,西林方面竟是派不出足够的人手进行搜寻工作。胖子船长睁开眼睛,恼怒地说道:“代表团里那些学生兵呢?这些天一点儿消息都找不到,都是吃屎长大的?”

    太空船上的人员太多太杂,西林方面也不知道谁有可能是调查局的密探,宪章局的外派人员,甚至连有没有特勤局的特工,都无法确认。要想悄无声息地寻找到小姐,他们只可能信任西林本土的人,恰好在此次访问东林大区的代表团中,有一批西林军校的学生,所以这个严峻的任务就交给了他们。只是小姐失踪当天的监控录像早已经被翻了很多遍,古钟公司的人确认小姐并没有离开二楼,所以搜寻的范围一直局限在上层空间里,那些被视为天之娇之的军校学生,就像是在蛛网里限定了活动路线的蜘蛛,又哪里能够找到已经爬到另一棵大树上的目标?

    秘书看了他一眼,心想船长先生以及自己都是西林军校出来的,那些将将十**岁的士官都应该算是自己这些人的师弟,吃屎长大这种话也忍心说?他低头说道:“我总觉得我们遗漏了一些地方。”

    “那就扩大搜寻的范围。”胖子船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烦燥,“到下面去找一找,只是……记住不要惊动太多人,不要让那些无关的人知道。”

    正在说话的时候,飞船的通讯器忽然亮了起来,一张沉默冷峻的中年面孔,出现在了光屏之上。秘书立即立正向着光屏中的那个中年人敬了一个礼,然后退出了指挥舱。胖子船长也马上站了起来,虽然明知道星际之间的通讯有极长的延时,可他还是一丝不苟地敬了个礼,大声说道:“报告司令,依然没有消息,只能确认安全。”

    然后他马上低下头来,无比惭愧痛心说道:“头儿,胖子该死。”

    这一次通讯没有经过时间校正和调谐,光屏那头的中年将军说的话是几分钟前的,并不是针对船长的交代:“继续找。烟花很调皮,但烟花比你们这些人所认为的都要聪明,所以不要太过担心她,只需要记住一点,烟花必须到都上学。至于她此次失踪的消息,严禁外泄,我不想让管理委员会的那些干瘦老议员们拿这件事情做文章,说我第四军区在寻找借口拖延。”

    “是,头儿。”船长的心里真的是无比惭愧,放在身边的手紧紧地握了起来,暗想如果真找到了小姐,一定要看看是谁敢帮助她,天天给她找食物吃,到时候一定要把那个人撕成碎片。

    便在这个时候,飞船的中控电脑又出了冷冰冰的声音:“三十八区电力输出异常,地面受力状况异常,疑为受到内部撞击。”

    ……

    ……

    这个时候的许乐并没有被人撕成碎片的自觉,虽然他一直在怀疑小西瓜的身世,可是怎么也不可能把小姑娘与第四军区、联邦之类的遥远上层存在联系起来,毕竟他只是一个自幼生活在联邦底层的郭,下意识里都觉得那些事情距离自己很遥远。而且此时的他全副心神都放在自己脚下的破烂机甲之上。

    操作舱里渗出来了淡淡的光芒,就在这片光芒之中,脚踩机甲舱门的许乐就像是画中的人儿一样。忽然现隐藏在自己手上的秘密,知晓了这四年里自己究竟学了什么东西,在这一瞬间他很自然地想起了自己的老师,自己的忘年交,自己的老板——封余。少年难以控制内心感伤感怀的情绪,低着头沉默无声地哭了出来,眼泪滴到了破烂机甲的表面,冲走了几道灰尘的痕迹。

    小西瓜看到他哭了,轻轻地啊了一声,然后赶紧用两只小手捂住了嘴巴。她不知道许乐哥哥为什么要哭,难道是因为他很能干地修好这台破烂的机甲,难道这就是书上说的喜极而泣四个字?

    没用多长时间,许乐便醒过神来,用满是油渍的衣袖擦去了脸上的泪痕,把自己擦成了一头污脸虎,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地板上的小西瓜,用力地说道:“没吓着吧?我以后再也不会哭了。”他是一个言出必行之人,既然老板已经离开了,不论生死,那再把自己陷于这种情绪也没有任何意义,就在心里记着他,然后好好地过自己的生活。从这一秒钟开始,许乐便极少哭泣,直到很多年后走在大街上淋了那场雨。

    m02机甲的中控芯片早已损坏,绝大部分功能都已经失效,许乐当然不会奢望在这样的环境下将芯片修复好,他只是用了一些看上去粗笨的法子,屏蔽了机甲的自身报警系动,要试一下传动性能是不是好的。此时机甲既然已经通过了自检,兴奋的他当然要尝试一下,有些困难地钻进了没有舱盖的操作舱内,按照说明书上的指示,并不困难地寻找到了操作台。

    许乐小心翼翼地将手臂伸入固定阀,十根手指依照固定的排列按在了模拟光面上,然后却失望地现,虽然这台机甲的传动装置似乎可以用了,但是信号输入设备却依然连接不上,准确的说是操作台的模拟光面与他自己安置的芯片组之间,无法达成联系。无论他怎样尝试,整个机甲依然是一动不动。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他只好转到了拟真系统,将传感器直接联到了自己的身体皮肤表面——这种系统如今基本上已经被淘汰了,因为科学家们经过研究确认,无论人类的肌体再怎样达,使用拟真系统所表现出来的反应度还是会非常慢,而且这种操控方式所需要消耗的力量太大,任何人都无法用这个方式长时间的操控机甲。只是在六十几年前的宪历初期,m02机型上还保留着这种无用的鸡肋系统——反正只是需要让机甲动一下手指,许乐并不介意流流汗。

    这是一种皮肤和肌肉组织上的错觉,很厚很沉,许乐的眉头皱了皱,现可能是因为机甲破损的时间太长,传感系统出了问题,他的神经系统指挥的肌肉动作,竟是没有办法让这台机甲动弹丝毫。忽然间灵光一闪,又或是本能里的反应,许乐抿了抿嘴唇,双眼一闭,腰间顿时颤抖起来,巨大的力量从他的腰腹部直接传递到他的双臂之上,然后他闷哼一声,举起了双臂。

    与他的动作一模一样,巨大的破烂的m02机甲在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中缓缓地举起了双臂!

    在两个孩子惊喜的注视下,机甲向前迈了一步,紧接着……轰然倒塌!

    一声巨响后,m02机甲在穿着白衣的小女孩儿身前,摔成了一地金属零件和冒着青烟的电路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