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八十七章 故事与海底的珍珠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八十七章故事与海底的珍珠

    乐本来想说自己从小跟在大叔的身边长大。谁知道变成了如此别扭述。

    在战舰上。他曾经一边喝着红酒。一边对简水儿讲过自己的故事。但他终究不是擅长讲故事的人。尤其今天要讲的故事与简水儿有关。更是深地锲在自己的生命与回忆之中。所以他看着椅中一脸震惊细眉紧拧的美丽少女。看着紧紧地抓着浴衣的边缘。心情难免不安。

    故事如何开始?大为什么要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他能猜到些许却不知该不该讲。难道要他说当年在东林的时候。叔每周都会去疗养中心妓。而自则负责结帐?还是说大叔偶尔心情好的时候。会带着自己坐在香大道的修理铺里。隔着落地玻璃对窗外走过的短裙长靴女警的白嫩大赞叹不已…

    就从大叔**后面那串沉重的修工具说起吧。那些看上去简单无比的星字改刀等工具就像一串骄傲的风铃。与大结实而骄傲的臀部不停撞击。在冷清的矿坑和电子围墙这头。着骄傲的清脆声。

    向简水儿讲述大叔故事。也等于让许乐回味了一遍自己在东林的人生。他说的越来越自然。越来越顺。在阳光下微眯着的眼睛里也越来越亮。晶莹一片不是水。只是追忆与感伤。

    随着追忆与讲。许乐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表面沧桑猥琐。内惊才绝。性情淡漠的封余大叔。为什么会像最普通的百姓那样。对一国民少女如此狂热痴迷天天端着红酒。盯着二十三频道。就为了看那出电视剧。

    那是因为他离开了自己的亲生骨无法让女儿在身边渐渐成长。便只能通过这种式默默关注着都星圈的这个小生。以此为安慰。以此为精神上的寄托。

    这种精神寄托对封余极为重要。以至于在河西州无线电管理委员会暂时停止二十三频道播放后。电视光屏上没有了紫少女的容颜。大叔阴怒地命令他挑动钟楼街的孤儿上街示威游行

    作为一名联邦头号缉犯。举动明显不符合他穿行于宪章光辉间的谨慎风格……然而符合一名父亲的愤怒。

    ……

    ……

    海轻轻吹。却不走遮阳伞下燥热与令人压抑的气氛。在许乐讲过程中简水一直沉默而安静地听着脸上的表情在最初的惊愕之后。便回复了女的安宁似乎许乐讲述的那个人与她之间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她一直都没有问。

    “大叔……离开你有他不的已的苦。”许乐摩着墨镜框。因为少女异常的沉默而感到有些伤感想了想后。低声说道:“他一直在被联邦通缉。所以他不可能陪着你长大。在东林的时其实他一直默默地注视着你。虽然没有说过。但我知道他肯定很想你。”简水儿坐在椅上一动不动保持这个姿式太久。让少女的颈背都有些酸麻。她忽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甜甜一笑问道:“次你告诉我。你是从东林逃出来的。还说你有一位大叔被杀死了……你没办法报仇。你说的那位大叔……是不是你这时候讲的那位?”

    讲故事用的时间很长。此时已是暮时。

    遮阳伞下阴影微晃海面上一安静。许乐不敢去看她脸上的笑容两颊可爱的小窝。强行将头抬起有些然地望向远方。却被渐向海面线挪去的太阳灼的眼睛眯了起来。一位自小失去父母的少女。忽然道在过往的那些年中。自己的父亲生活在宇宙中某个败的星球。然而却来不及生出惊喜。便要被迫接受那位没见过面的父早已死去的事实。这是何等样残酷的情节。

    长久的沉默之后。他有些艰难地开口承认:是的。”

    简水儿没有哭。只是极为好看地蹙着眉尖。撑颌看着泛起万千金丝的海水。安宁无比。上还带着一抹温暖的笑意。就像是在思考某个很深奥却又很有意思的哲学问题。

    很久之她睁着大大的眼睛。眨动睫毛好奇问道:“他为什么是联邦通缉犯呢?老头儿可从来没有告诉过我这些事情。只说他早就已经死了。”

    许乐回答道:“你父亲是宪章局第一序列对象。”

    他并不知道当年的历史究竟被人涂了多少脂粉。穿了多少件黑衣但他不想用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来替大叔解释什么这是矿坑师徒二人不一样性情下同样的骄傲在起作用。

    很简单的一句解释。便敌过万千句说明。伟大的宪章光辉从来没有犯过错。简水儿有些无措地抱紧了双肩。然后不明情绪的微一笑。

    片刻后。她转过身来。骄傲地紧紧双唇。仰头望着椅后正用远

    自己心中情绪的许乐。问道:“老头子让你和我一林。看来就是想通过你的嘴。告诉我吧。”

    联邦军神李匹夫。宇宙里最耀眼的一颗恒星。受到无数人的敬仰与崇拜就连帝国那恨不的生食其肉的皇族们。提到他时。在仇恨之余。也总会带上几丝敬畏。

    宇宙里敢称呼他为老头子的。大概只有两个人。许乐当初在倾城监狱里脱口而出的那次并算。唯独敢样称呼李匹夫恰好是一对父女。血缘这种事情果真很奇妙。

    只是封余提到自己的亲生兄长时。是用老头子这三个字来表达某种不屑与嘲讽。简水儿这样称呼。却代着李匹夫对她的无上宠爱和她对这位老爷子的亲热。

    “可能有这个原因。”许乐回答。简水儿不再询什么。转过头去眯眼望向海面。丽的娇小面容上满是淡淡落寞与哀伤

    她是绝顶可爱。备受喜欢的民少女。但这并不代表她没有智慧。事实上老李家出来的人非妖即怪。再不然就是坠落人间的精灵。

    所以她没有愤怒地,问李家的亲为什么会眼睁睁看着父亲被通缉。被流浪。被死去。没有痛苦抓着许乐的衣服。让他父亲不是一个恶人。而是被陷害。

    这种情节是戏而不生活。

    ……

    ……

    “谢谢你告诉我关于父亲的切。你的故事里。我大概能够想像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简儿从椅上站了来。双手轻轻解开浴袍的系带。轻声说道:“在我想像中的他。大抵生活方面肯定是一团糟。你那时候年纪还那么小就要照顾他……真的难以想。”

    简水儿脱下浴袍。回过头来。望许乐极为认真地道。她的身上穿着一件深蓝色的泳那种连体守式的泳衣。但贴身的材质却让少女青春逼人的身体曲线一览无遗。

    “赏你一个拥抱……”她走上前轻轻地拥抱了一下许乐。语似俏皮却极为真诚地说:“谢谢你东林。替我照了他这么多年。”

    感受着手臂处传来的温暖。嗅着怀中的淡淡兰花气息。许乐身体微僵。心情微乱。却没有任何杂念只是略带一丝感伤想起了当初天天替大叔做饭。替他结帐时的日子。

    简水儿离开了他的怀抱。欢快笑着向泛着金光的大海里奔去。刚刚没漆的浪花。无法挡住她的脚步。她的笑声在安静无人的沙滩上是如此的清脆。就像是被海水冲洗了亿万年的晶莹圆石。

    许乐不知道简水儿为什么听了这个故事之后。还能笑的如此开心。但他喜欢听到她的笑声。此番旅程接触的久了。梦中的偶像来到身旁。展露了生活中最真实的那面。少女乐观可爱简单干脆的性格。就像磁石般。深深地吸引了他。

    向一位少女讲述她去父亲的故事。是一个很艰难的工作。加上先前简水儿充满真挚的一次拥抱许乐到有些热。有些累。他解开那件纪梵希的黑色夏装。坐到了椅子上。从身旁打开一瓶水缓缓喝着。目光却一直小心谨慎地落在海滩处。

    穿着深蓝色泳衣的简水儿。已经像一条灵动的鱼儿般。一头扎进了海水之中。

    此时的海水就像是一块原生的矿石。表皮是丝丝金缕。表皮下却是安宁柔润的汪蓝一片。

    少女便在那片汪蓝之中潜行。紫的头早已随着水波荡漾而蓬起。就像是精灵戴着一顶异色水草织成的公主花冠。修长的双腿绷的极紧。时不时弹动一下。在汪蓝中耀起一片清新诱人的白就像是调皮的美人鱼尾。

    她的水好。自舒展地潜行于海水之中。动作极为自在。时而潜于海底白水上拣起一块贝壳。时而探手于清静的海中。触摸一下胆大的花棘鱼。

    碧蓝之中一片安宁。没有任何世俗凡事。任何嘈杂的声音。会干扰到她的内心她的情绪

    她在碧蓝海水中无地笑着。美无比的容颜上带着毫不虚饰的开心。然而若秋水剪成的眼旁。却时不时地有小水珠出。向着海面缓缓升起。在透入海水的暮光照耀下。就像是珍珠不停泻出一般。

    古老的童话中。美人鱼的眼泪是看不到的。因为一流出来便混在了海水中。而她微笑流出眼泪。在这片碧蓝里却是如此清晰。……

    ……

    (以前说过。从未正面描写过女子。写间客准备尝试。这章写的非常认真。希望你们能够同意。我认为这章质量-的点。因为……我真的写的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