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八十六章 碧落银沙二人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八十六章碧落银沙二人

    会大厅内正在大闹之时。第七组已经暗中开始了查。

    在西林大区被钟家掌握所有的行踪。并不是很难想像的事实。但简水儿坐在黑车中的安排。只有团队内部的人才知道。连这一点都被钟子期的下属了解的清清楚楚。明显是出了内鬼。

    只用了两个小时不的时间。七组便排查出来了嫌疑对象——此次演唱会技术团队的副-演。这位副导演在西林大区星际检查太空站中。钟家的人有过接触。被对方重金收买了团队里的很多细节。

    不知道白玉兰用了什么手法。这位副导演凄惨地吐出了所有的灰色收入。然后被扔上了返回都星圈的远程太空船。回到|。等待他的必将是身败名裂的下场。

    至于长风军事基地里泄露机密的相关军官无论是许乐还是七组。都拿对方没何法。所以白兰也只是向国防部去了情报说明。

    “法务处肯定会出一个意见。问题是国防部的声音在西林向来不怎么响亮。”白玉兰轻声说道。

    七组的汉子们用了怎样的段。才能让那名副导演人财名声俱丧。许乐并不关心。那位颇有才名的导演既然做错事情。肯定就要付出代价。他只是想着今天见到的那些钟家人物隐隐明白了为什么联邦政府一直在试图打,西林钟家。

    远在前线。手握军的大家族。对于邦来说。确实显的过于沉重。

    “三天之后就要启程去5虽然军方负演唱会的布防。但大家也要打起精神来。那里是真正的前线。听说北半球的群山里。还藏着七名帝国远征军。”

    许乐心情也有些沉将微湿的巾放在身边。着白玉兰说道:“不能让简水儿小姐受半点损伤。”

    白玉兰并不知道简水儿的隐秘身世。察觉到许乐语气里的认真。点头后轻声说道:“金星大酒店的总裁。也就是国防部驻西林办主任乔达少将想见你。”

    乐微微一怔看了白玉兰一眼才马上反应过。

    李疯子在酒会上闹了那么一场。西林所有人都知道了自己的来历。像国防部驻西林办主任。然需要向他解释一下先前生的事情。无论那个传闻是真是假。邦军方内部至少很清楚。许乐是军神亲自选中的人物。

    “我不习惯处理这种事情我现在的身份只是保镖。”

    许乐摇了摇头说道:不用理会落日州这边的事。我们又不会在西林常呆。你和兰晓抓紧把演唱会安控方面的计划做出来。原来的计划……我看需要修正。总觉的这场演唱会不是简单。”

    白玉兰离开之后。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房间。中途还谨慎地拒绝了四军区某位将军共进晚餐的邀请。想自己现在居然也成了很多人眼中的红人。需要被这些高]将领们刻意络或者亲近他的心情不禁变有些怪异。正想继续在房间里会儿呆。消化一下简水儿身世自己带来的冲击时耳机里却传来了报声——那位国民少女忽然动了去游泳的念头。

    许乐微怔看了一眼窗外的明亮阳光。换了一件黑色轻薄夏装。走出房间。

    不论此时他的心情如何。都必须在简水儿的身边保护她的安全。

    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医院下午。他曾经对自己说过……欠简水儿一条命所以他愿意带着七。远涉星河来到西林保护她的人身安全。

    而从这一刻开始。不会再思考对方:-命的问题。而是将拼尽所有气力。要让那位紫少女不再遭受任何伤害。

    因为她是大叔唯一的骨肉。

    ……

    ……

    站在安静的走廊中。着柔软的地毯。透过酒店丽的壁灯光线。看前深色的闻香木门。他的眼睛眯的很厉害。这时他应该敲门而入。和那位少女痛诉东林革命家史。然后抱头痛哭玩一出认亲的戏码。还是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等着看那位老爷子究竟在玩什么花招?

    房间门被推开。披着一件白色浴袍的简水儿在桐姐的陪伴下走了出来。看着许乐甜甜一笑说道:“给你添麻烦了。”

    少女戴着一顶深色的宽檐帽。将紫色的秀全部藏在了帽子里。宽大的墨镜将她精致的面遮去了三分之二。只露出了俏立的鼻尖和红润可人的双唇。赤足怯地从浴袍下摆露了出来。就像是刚刚绽开的小白花娇柔可爱。

    许乐比她刚大半个头。自然低垂目光。便隔着墨镜看到少女浴巾颈处的一抹白腻。镇住心头的乱意心头轻声回答道:“我不怕麻烦。”

    ……

    ……

    西林大区的主行政星球。通常被们称为西林星。此地的开要比都星圈晚数万年。从一开始便使的是清洁能源。们从海水里提取能源。高效率地用地热。再加上北部高原上的风力电机巨网。完全满足了西林本土的基础能源需求。

    没有经历过早期的重型能源污染。又不像东林大区晶矿开时付出了惨烈的环境代价。所西林星拥有个联邦最出名的碧海蓝天。而落日州的弯形银滩。则是这些碧海蓝天中风景最好。最为怡人的所在。

    做为联邦军方产业的金星大酒店。毫无疑问地占据了银滩里位置最好的那一片。并且设置了隔离区。提供给酒店里最尊贵的客。

    往日至少要少将级别的军官才能享有这种大富豪都无法独占的海水白沙。但国民少女偶像在联邦内的号召力无与伦比。次更是将复出演唱会。放在了西林线的官兵面前。待遇自然不同。

    又因为先前的那一场风波。国防部驻西林办的上上下下。谁不知道这位国民少女的安全主管是何许人也。自然大开方便之门。腾出了一片幽美的海湾沙滩严禁任何人入内。

    无数种深浅不一的色所漾成的海水滋润着双眼。远处有白点点在几丝淡云间飞起落下。平静的海面上激起数朵生动的浪花。

    简水儿没有如电影那般。带着银铃般的笑声。扔掉白色浴衣像投奔自由一般出银铃般的笑声去投奔静海。只-静地坐在沙椅上。有些畏冷般紧紧抱着双臂。微带一丝黠灵的美轻轻眯着眼睛。

    桐姐远远地站一棵棕树的阴影之中。许乐则是站在遮阳伞的阴影之中。他戴着墨镜。穿着一身黑色的夏装面无表情地目视前方。却因为此情此境。想起了两年前与之源在海边的某次聊天。

    “不是戴着墨镜。面无表情负而立。就能装成一个保镖。”

    简水儿回头看着他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我也戴着墨镜我可不认为自己是镖。”许乐脸颊微烫不因为被少女挤。而是没想到简水儿的笑意竟是如此的清脆爽朗根本没有什么大明星的矜持。

    “更何况你穿的这黑色夏装是梵希的新款。准确来说。是那位大师留给明年的东西。这一件要值多少钱?”

    简水儿笑眯眯望着他联邦最害的镖头子。也穿不起这贵的衣服所以啊。无你怎么遮掩那小小的眼睛。贵贵的衣裳和你那憨笑的样子都会出你的真实身份。”

    乐现在的衣服绝大部分是之源和利孝通可怜他不通世事。看他可怜送到公寓之中。还有一些则是白秘书买的。他根本不懂这些品牌衣料材质。自然也不清楚这件看上去有些普通的黑色夏装居然会贵到暴露自己身份。

    “我听说好像你并不是很所谓时尚这种东西。”许乐笑了笑。说道。

    ……

    ……

    “我的真名叫简木子。”

    全无一丝预兆。简水儿摘下了宽大的墨镜。海风轻拂少女美丽的容颜。吹弹可破的脸颊嫩肤。她望着许乐微笑着说道:“那天夜里不是想骗你。我的父亲母亲确实早就死了。甚至不知道他是谁。”

    “木子就是李。我是被老头子拣回李家的。所以叫简木子。”她笑着加了一句。说道:“老头子。就是你们说的那位老爷子。”

    许乐一阵沉默。墨镜上反照着澄静的蓝天白。简水儿微微眯眼。不知道他的心中在想些什么。轻声说道:“希望我说的这个故事。不令你太过吃。”

    许乐缓缓取下墨镜。微笑望着椅的少女隐约白为什么难的几次她相见。自己除见到梦中偶像的喜悦外。更有一份像家人般的亲近感。那是因为她身体里流淌的血。

    “我也想讲一个故希望你不太吃惊。”

    “什么故事?”简水儿好奇地问道。

    “一个关于你父亲的故事。”

    简水儿渐渐睁大了睛。长长的睫毛在海风间柔不堪言地轻轻眨动。

    “你父亲是我的我从小和他一起在东林长大。”

    许乐的眼睛渐渐眯起来。思绪回到了很久的过去。那颗衰败的星球。那个简陋的修理铺。那个满是野猫的矿坑。那些狂怒的公牛。那位**后面满是修理工具的大叔。

    ……

    ……

    (几句重要的话:

    抱歉地通知大家。今天只有两章了。白天的忙碌一事。自己知道自己事。关键是状态出了问题。这个逼其实是能逼出来的这时候再写一章也不是难事。晨出来刚好冲一下周推榜但真不能写了。

    前几天的质量其实我自己很满意。但今天这两章写的非常不对。质量出了问题。尤其是这章。我一边修一边自骂。文字依然还成。但叙述的非常不好。写的实在是渣这感觉用郭德纲的话来说。就是:很讨厌。

    最近几天连续写的太多。除了平安夜。都是三更。死猫前所未有的勤奋。我不是喊累。也不是表苦。因为真的一点儿都不累。写的也不苦。都是想好了的节……只是有点写腻了的感觉。就像是天天吃肥肉吃多了。想吐。

    我没有怀孕。你们放心。

    上次承诺的八天三更。现在只完成了六天。这个月底之前。我肯定会三更过八天。绝对没有问题。今晚上我把大纲再清理一下。情节再理一下。然后清一清脑袋。把所有油腻的文字全部赶跑。在空气里抓点清明塞回来。明天继开无敌。女无敌?突突。家明天见……呃。猪油昧心无三更。还是号召大家过十二点后投点儿推荐票。因为周一换榜了。还是那句话。如今才现上周推榜的感觉真的不错。而且这种票要起来。也比较心情愉悦。因为不要钱。

    兄弟姐妹们多包涵支持一二。真诚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