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八十五章 李家小姑初长成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八十五章李家小姑初长成

    水儿安静地坐在窗边的露台上。穿着一件蓝白相间。上面-着一件宽松的色衣衫。看上去像一位邻家少自在。

    房很大。黑沉木砌成的露台温润平滑坐在上面或许很舒服。在阳光下看书应该也很舒服。所以当房门被推开时。她根本没有回头。紫色的丝从额前轻轻垂下。在书上一一扫。

    许乐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她时。是在第一军区总医院的病房中。那天也是阳光满窗。简水儿穿着件素色的连衣裙。美的若从油画中走出的少女。

    此时再见阳光中少女。本来应该有些许感触。然而他心中的情绪。早已全部被李疯子那句话所吸引。除了震惊之外再也生不出别的感受。

    红遍宇宙的国民少简水儿是李封的小姑。她是费城李家的人?

    许乐站在门口。怔望着窗边阳光中的少女。一时间不知多少复杂情绪与推测涌上心头。将他乎常人的粗大神经和工程师特有的冷静计算能力摧毁的风卷残云。

    姐离开房间的时候。诧异看了一眼这位年轻军官。被许乐表面的镇静所骗过。以为许乐早就知简水儿的身份。不由感慨他在战舰上的伪装本事。她也是知道军神老人家看重却不知道许乐和费城李家另外某人的亲密关系。

    许乐微微低头。跟着桐姐走出了房然后轻轻地关上了房门。重新戴好了墨镜。了门外。只是握门锁戴墨镜时平素稳定无比的手指竟有些微微颤抖。

    ……

    ……

    国民少女坐在窗台上。长的睫在阳光泛着迷人的光泽。长久一动不动。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然而当李封在她身后站了几秒钟后少女却将手伸进旁边的零带里。拿出一蛋黄酥。送到唇间簌簌的嚼着。眉头微皱说道:我又不是军官。在我面前别来这套。”

    “这不是家里的规矩嘛……您是幼就飞了出去。偏生爷爷还欢喜的不行。我可没您那魄力。”

    李取下军帽。很矩地坐到了椅子上。看着窗的少女有些紧张地解释说道:“家里告诉我说您来的时候。我正在执行任务。前天才下的前线。所以来的晚了些。”

    费城湖畔那个家庭里的人并多。简水儿更是在十二岁不到的时候便离开了那里。开始自己在都的独立生活。但要有机会的候。李家的祖孙三代总会找机会聚一聚。尤其是当李封从前线回来时。令李封一生伤感的是。窗边的少女虽然比自己只大一岁零几个月却是自己的长辈。自己见她便必须恭恭敬敬地喊一声小姑。

    在湖畔那个家中最受老爷子宠爱的人。并不是他这个壮勇少年。而是这位紫少女。从小养成的习惯。让天不怕地不怕的李封——在小姑简水儿面前。便感觉到相当的不自在。

    李封说道:“小姑今的事情是我没处理好。你可千万不要怪我。”

    简水儿放下书转过头来。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将手中的合成蛋黄酥袋子递了过去。说道:“天就只知道打打杀杀。这种事情。直接给钟夫人打个电话不就解决了就算你我没这面子让老头儿打一通也成。”

    说来奇妙。这位刚过十九岁生日的少女。用这种长辈口吻训斥杀人如麻的李疯子。非但没有什么荒诞的感觉反而的无比自然亲切。

    “你没听见那位二爷说话难听的劲儿。幸亏来开劳军演唱会的。被他狂热追捧的人是您。如果换成别的什么明星。还不的落入他的毒手?”李封冷笑说道:他是没来的及做什么事儿不然的话。我看钟老虎都只好大义灭亲。”

    费城李与国民少偶像间的关系是个秘密。隐知道此点的联邦大人物们。只知道二者间的血缘关系。却不明白军神将这层关系强行封锁的真实用意。

    利修竹全力追求简水儿。一方面是爱慕使然。但相亲的最初。谁能说铁算利家那位戴小圆帽的老人。不是在试图与军方最强势的家庭建立亲密关系?夫人知道在道安排的那次相亲之后。专程前往费城面见老爷子。对利家的这种企图直接表示了不满。因为她是唯一知道费城李家封锁这层关系用意的。

    “你自己一个人在线。要注安全。”

    简水儿看着低头猛蛋黄酥的李封。关心说道:“你是老李家唯一的独孙这些年又是他的眼中钉。帝国人狡诈狠他们为了杀死你。会不惜代价……我当然知道你的能力。问题是不要太过勇敢。也不想想这些年。你受了多少次伤

    “我没问题。”在简水儿的面前李封更像一个还没有完全脱离青春期的大男孩儿。一边啃着蛋黄酥。一含混不清说道:“小姑。你这次开演唱会的地方才真是凶险。问题是我刚好执行任务。不在你身边。”

    许乐。可爱地偏着脑袋陷入了沉思。心想那个小眼睛男生知道自己的真实背景之后。心情会产生怎样的变化?“小眼睛男人的能没有问题。”李封抹掉唇边酥渣。思考片刻后。很认真地给予了许乐一个公允的评价。“但是先前就说了。军方最近有大动作。我总觉的小姑您这时候来西林。不是太合适。”

    联邦军方自有严苛纪律。虽然面对着自己的小姑。李封依然无法解释的更为详细一些。

    简水儿微微一笑。递了一张湿纸过去。却并不在意。李封想着最近联邦军方一直没有止过的兵力布署与战争准备。着小姑甜暖的笑容。心头闪过一丝影。

    ……

    ……

    在金星大酒店层的观景平台上。许乐眯眼望着落蓝天白沙。对身边的李疯子问道。后掏出怀中的三七牌香烟。点燃一根递过去一根。

    “我不抽”

    李封拒绝了这根代表某种平意味的香烟。微微一顿后。带着丝感慨说道:“我也不喜欢吃蛋黄酥。只是小姑喜欢吃这个配红酒。小时候我抢过一次。她就一直以为我喜欢吃……现在每次看见我都要分我几个。我不想吃也的吃。我可不敢不听她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许乐比李封只大三却总觉的自己的心态比对方要苍老很多。联邦没有任何人。会把位满手帝国侵鲜血的李疯子中校当成少年。他下意识里却有这种感觉。此刻听着对方话语里那丝感怀。觉的有些不适应。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后将淡青色的烟雾吐入深青色的西林澄净天空之中。眯眼问道:“好像从来没有人知道简水儿是李院长的幼妹。”

    “知道这件事情的。都不是人。”李封他嘲讽了一句都星圈的大人物们。他的父亲在道少将。如今担任着第一军事学院的副院长。

    紧着。他的脸上闪过古怪神情盯着许问道:“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

    “小姑是叔爷的亲生女儿。”李封拧着眉尖盯着。不可置信说道:“那小姑也不知道你是叔爷的学生?”

    第二记春雷在许乐的心中响起虽然先前听到简水儿身份后。他便已经有极强烈的预感。此时依然被这个消息炸的有些迷惘无措。麻木地摇了摇头。

    “真乱。”李封忽然间有些同情乐。“老家伙们把你们扔到一堆。居然还要你们玩猜谜的游戏。真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

    “谜底终究还是揭了。”许乐低头缓缓地在栏杆上熄烟头。

    李封沉默了片刻。头说道:“只是觉的很遗憾。如果再这么乱下去。我要杀你就越来越不可能了。”

    “那是。怎么嘀我现在也是你小叔。”许乐将熄灭的烟头拢回掌心。轻声回答道。

    李封转身离开。西的阳光照耀在这位少年中校青稚的面容上。却照出了几分十足的隐怒与难堪。

    军车向着长风基地驶去。车中三名下属军官常年跟在他的左右并不怎么畏惧他。看着他的脸色。问道:“中校。什么事情让你如此烦恼?”

    “要叫伙小叔。我便满腹牢骚。”李封皱着,头。寒声说道:“再想到以后可能叫他小姑父。更是恨不的马上宰了他。”

    ……

    ……

    许乐需要时间来消息今天知道的惊天隐秘。所以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开始坐在床边呆

    备受联邦民众爱戴的国民少女简水儿。是联邦军李匹夫的亲戚。这个新闻如果被人登载出来。绝对可以入选年度十大。甚至是最劲爆的那一条。

    对于许乐来说。这个真相确实令他震撼。而简水儿是大叔留在世间的亲生女儿这个事实则更令他感到乱迷惘无措。

    房门轻轻敲响。他用毛巾擦着湿漉。强自压下纷乱心绪说道:“请进。”

    白玉兰推门而入。敏锐地查觉到了许乐的状态有些问题。却没有问什么。轻声细语说道:“部调查已经结束。往部里的报告已经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