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八十四章 春雷(下)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八十四章春雷(下)

    上一章其实九点钟就写完了。果传上去后忘记真傻真的这是第三章。)

    ……

    ……

    正如许乐先前的疑。都星圈世家子弟。政客后代无论是在林园还是别的地方。遇着从前线归来的李疯子时。都要绕着道走。因为李封浑身透着军人铁血野蛮的味道向来不讲规矩。只论拳头。

    但西林与都星不同。这里是联邦与帝国交战的最前线。这里习惯比较拳头的大小。西林钟家也与别的世家有本质的不同。钟家世代掌控联邦第四军区。家族男丁基本上都上过战场。钟子期虽然一直没有机会。但也曾经就读于军校。并不像别的世家子弟那般。看到带着强硬军人作风的李子。便会吓的像小白兔。四处逃窜。

    钟子期此时被冰冷管抵住眉。依然敢对李疯子咆哮。除了家族的勇武猛虎之气遗泽外。更重要的是。整个西林钟家都很清楚。他们替联邦镇守边陲。付出了多少。数年间。西林军人抛头颅洒热血。与帝国远征军苦战连连才为联邦核心的都星圈带来和平与繁华。真可以说的上劳苦功高……

    最关键的就是。钟家手里有枪。所以有底气。

    李封是军神大的独孙。可如果他真敢一枪崩了钟家老虎最疼爱的子。在这种大气氛下。怕也要赔上一条性命。甚至那位身在费城湖畔。心在联邦宇宙的老爷子。为了安抚西林方面的情绪。说不定会亲自将李封交到西林人中。

    “凭什么毙我?”钟子期已经感到李疯子毫不遮掩的杀意。强自压抑着情绪。抓着枪管咆哮道:“你今天给我说不出个道理这官司打到费城去也是我赢!”

    在场的所有人看来。今天西林钟家二少爷举办了一场欢迎国民少女的酒会。虽然稍嫌霸了一些(其他们并不觉的这是霸道)。但这和你李封又有什么关系?如果真是如众人猜测的那般。李疯子是在争风吃醋。结果一声喝吓晕了钟家千金。打了钟二郎两耳光。此时竟敢掏枪威胁要杀人……这也没道理了。

    李封的眉尖拧了拧。望钟子期问道:“你要一个道理?”

    钟子期仰着头躺餐桌上。眼睛着天花板。冷一声。许乐此时的电话终于通了他低声说了几句么。眯眼看着会厅里的冲突担心李疯子不好收场。准备往那边走去解决问题。现桐姐不知何时走到了自己身边

    “很热闹啊。”桐无奈说道:“姐让我下来看况不过看来应该不用了。”

    李封悬握枪。再次用力下沉。用枪口把钟子期的脑袋狠狠地按在餐桌上。正准备讲出自己的道理时眼角余光却看到了桐姐。看到了桐姐微微皱眉摇了摇

    钟家那头老虎一向对李封照顾有加。他不可能真地把钟子期毙了。然而此时要讲出一个道理来。桐姐却摇头表示了某人的态度。李封眉梢一拧。忽然想到先前在酒店外听到的那句话。

    有些通红的脸不屑说。

    “你能说出道理来。把我打成废。”钟子期挣扎了一下。觉眉心一阵剧痛。狠声说道。

    “好。”李封面无表情问道:“才我在门外听着你好像要谁给你茶认错?”

    …………

    金星酒店宴会厅里的人们紧张地看着这一幕。没有人报警也没有去找宪兵队。因为他们知道根本没有人能解决。敢解决此时生的问题。整个西林大区唯一有资格胆量解决这个问题的那夫妇。男方正在前线督战。女方正在都星圈当妈妈。

    钟子期愣了愣。旋即冷笑了起来。骂道:“你是不是疯了?找飙的理由能不能找个像样,儿的?我让那个保镖斟茶认错。很过份?这种小人物只不过是条狗。你要说为他出头便是你的道理……你是在侮辱所有人的智商!”

    李封虽然疯壮猛。脑子其格外好使。不然也不可能成为联邦屈一指的天才机师。他本来还想着这个理由不是太过充分。此时听到钟子期那个狗字。眼睛却不由亮了起来。

    “很好。你再骂他句。”李封笑着说道。旋即笑容一沉。低头附在钟子期的耳边嘲弄说道:“没去过都星圈的土包子。做事之前。也不知道打听打听。你的保镖是什么人。”

    这句话。他冷地收回。

    钟子期困难地直起体。捂着红肿的额头阴怒看着他。问道:“道理呢?”

    “你要道理。我就给你道理。”封指着正向自己走来的许乐。很认真地说

    你要他斟茶认错你说他是一:-狗……”

    “他叫许乐。我家老爷子让我喊小叔。你说他和我家是什么关系?”李封面无表情地看着钟子期。说道:“我小叔是狗。我岂不也是狗。我爸也是狗。你的意思是说。你认为我家那位老子也是一条老狗?”

    ……

    ……

    此言一出。全场哗。

    西林远离都星圈。有很多在联邦上层生的事件。他们知道的要晚很多。许多细节也不甚明了。但历六十八年。邦军队出现了一名李封,最年轻的中校军官。这种很轰动的新闻。自然很多人都知道。

    不用关心机甲。和铁七师之间的争斗。西林军民们最关心那个沸沸扬扬的传闻。军方内部一直传说。那名许乐校有可能是军神李匹夫的……私生子。

    今天李封当着人之面说出那安全主管是许乐。并且承认军神老人家让李封喊此人小叔。岂不是从个层面证实了那个传言。

    无数双目光投向了许乐。这惊天流言。难道今天便要水落石出?然而紧接着。众人又将目光望向了钟子期。因为他们现二少爷的脸色异常难看。

    李着他冷冷问:“打你。这个理充不充分?”

    花了很长时间。钟期震惊中醒过神来。心中怒不已。他哪里想到自己随便骂了一安全主管。便能和费城李家扯上关系?说天地良心话。就算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军神李匹夫是……条老狗。

    他倒也光棍。狠狠看了许乐一。啐了一口唾沫。说道:“今天算被你们叔侄阴了一遭。李疯子。你要真把我打成残废。你就动手。”

    李封先前的怒当然与许乐没有何关系。他心中那股火还没有泄出去。想到破鞋小明星这两个词。的笑容里多了一丝冷酷说道:“怎么敢让你残废。让昏几天应该没问题。”说完这话。少年中校沉默着一翻铁肘。呼啸而起。击打在钟子期的眉角。

    一声闷响。血花飙起。钟家二少爷哼都没哼一声。直接倒地昏迷不醒。

    ……

    ……

    铁肘一翻场面再次大乱。钟家长辈女眷们尖叫着。隔远远地痛骂李疯子。她们知道李疯了名的不打女人。虽然依然害怕。嘴里却是不肯停歇。

    西林军官们有些麻木地将昏迷中钟子期抬走。一查看便知道二少爷没事儿。心想今儿算是见了新鲜事儿了。二少爷居然被人挤兑的只有挨打的份儿。而自居然能亲眼看到军神老人家的私生…

    场面一片混乱。许乐眯着眼睛望着这一幕。不由感慨李疯子果然是个娃娃。明明事情已经解决。他还非要把人再打一肘只是他心中好生不解。李疯子绝对不会替自己出头。他的怒火来自何处?

    他走到舞台上方。从目瞪口呆的司仪手中礼貌拿过话筒。然后将自己的手机附在了话筒上。电话里钟夫淡漠而充满威严感的声音被扬声器播放了出去。顿让场间的乱像为之一净。

    “所有的事情我都听到了。从今起。二郎不用静卫二。就在老宅禁足。一直等到司令从前线回来。”

    钟夫人人在都星圈。隔着无数万公里。沉声对家族里的亲眷们说道:“你们是不是太闲了些?居然跟着他胡闹。都给我滚回去!”

    许乐挂断了电话对着台下呆若鸡的钟家亲眷们点点头。然后下台。

    ……

    ……

    许乐算是见识了那位温柔钟夫人在家族内部的权只不过是一个越星电话。宴会厅里骄傲和愤怒的钟家人们。顿时满脸惊惧。再也不敢生事。作鸟兽散。散的格外彻底。终于让金星酒店清静了起来。

    “不要自作多情。我是为你出头。”李封目视前冷漠说道:“我只是找一个飙的头。”

    “嗯。不过你这次我还没有喊小叔。”许乐认真说道。

    姐在一旁微微一笑。李封的脸色有些难看。却再也不肯开口。

    到了顶层。桐姐很然地将李封进了简水儿所在的套房。许乐微微皱眉。本不想跟着进去却无法压抑心中的那丝疑惑跟在了后面。

    李封看着窗边阳光中的那位紫少女。大步走上前去。啪的一声立正行了一个规规矩地军礼。大声道:

    “中校李封。见过”

    刚走进门口的许乐表情一凝。双眼缓缓眯起。看似平静。心中却若有一道春雷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