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八十三章 春雷(上)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八十三章春雷(上)

    上章标题里居然错了。多了个子字。其实原上的名字是:子期不知音。后来一想。何必再酸。所以干脆就叫钟二郎。排行第二。还是读书评论里看到书友的意见来的想法。总觉的这人挺二的。)

    ……

    ……

    那位钟家小姐正坐在正门旁边的桌子上。她本想此地能够看着远处海景。又能晒一晒太阳。在这种不错的下午茶环境中。听简水儿唱两歌。再微带一丝矜与这位国民少女合个影将来便可以与友人风轻云淡地拿出来炫耀一番:瞧瞧。就连简水儿来西林了。也的先巴结本小姐一番。

    可惜她表现的太激进和没有风度了一些。而且她选择的餐桌实在是离正门太近了些。所以那道如春绽放的暴喝声。就直接响在她的耳畔。

    “拖你妈逼啊拖!”

    暴喝在金星大酒店仑美的大门口炸开。带着金石之气。凛冽之意。粗俗到了极点。却也雄浑到了极点。震的落地窗微微一震。那名钟家小姐面前的空玻璃杯。嗡的一声碎裂在雪白的桌布上!

    暴戾的喝声犹回一名年轻军官带着三名下属大踏步地走了进来。零落几人。竟是行走带风。宛若千军万马。无人敢拦。

    无数双目光被吸引了过去。会的名流们极为惊。的是怎样的胸膛气魄。才能喝出番能让桥断水倒的气势?那名年轻军官身材魅梧雄壮紧绷军服内似乎蕴藏着无穷的力量偏生那张脸上的五官却是冷郁之中着一丝未曾完全化开的青。面相与身材形成了极为明的对照。

    那是因为他今年未满八。纵使个打遍军中无敌手的凶名。终究还是一位少年。

    金星酒店里绝大分宾客。只不过是看了一眼。便认出了他的身份。只是浑噩间有些没白。这是简水儿的欢迎酒会。这个恐怖的疯子为什么会出现。

    ……

    ……

    名钟家小姐被这一声暴喝吓肝胆欲裂。脸色苍白。那颗脆弱而骄傲的千金心肝。早就随着面前碎开的玻璃杯片片碎去她眉恐惧。望着前方的钟子期。颤着声音寻找精神最后一丝支撑:“二哥哥……”

    “二个屁!”

    李疯子冷冷转头看这个乏味的女人一眼。煞气十足的双眉一拧。喝斥道:“你那哥哥确实够二的。”

    柔弱的钟家千金。看着面前这个高体壮去像个野人般的军官。看着他脸上毫不遮掩的那抹凛意与杀念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精神上的折磨。双眼一翻。干脆利落地晕了过去。倒在了自己的男友怀中。

    她的男友认出了李子的身份哪里敢站起来多说什么。一脸-白地抱着她急忙往后退去。

    “李疯子!把我堂妹吓晕过去显的有能耐?”钟子期此时心情正在烦燥之时。忽然被突如其来的李疯子闹场更是恼怒。质问道:“你来胡闹什么?”

    李封脸色一沉。向他走了过去。幅极大。只不过瞬间。便冲到了钟子期的身前。居高临下盯着这位钟家少爷的双眼。从牙齿缝里憋出寒声:“你说我来闹什么?”

    钟子期只感觉一阵烈风扑面而来。然后李疯子的身体便像一座高山遮住了自己的视线。感受着那股凶意。他的身体也不禁一阵僵。强行地挺住毫不示弱冷说道:“鬼道你来做什么。”

    许乐这时候还在等着电话联通。忽然现李封出现在现场。心中不禁感到极为意外。待钟子期似乎并不怎么惧怕李封时。心里的意外更加浓厚。要知道在都星圈。七大的二代子弟向是躲着李封走。

    “你也是为简水儿来的?”钟子期忽然间以为自己想明白了什么。微嘲冷笑说道:“难道你准备替她出头?这世道真的是很奇怪。堂堂军神传人。居然也想学大们争风吃醋?”

    李封听到这句话。眉毛渐渐地竖了起来。眼睛里生起一股冷漠的笑意似乎听到了什么特好笑的事情。

    ……

    ……

    李封。军神李匹夫的独孙。十二岁入伍。十六岁成为联邦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中校军官。没有人敢在背后论这种不可思议的晋级度。一方面是联邦对费城李家的无上尊敬。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的军功全部是实打实打出来的。军服肩章上的每一次变化。都是帝国特种机甲战士的鲜血凝结而成。

    部曾经做过统计。在与清剿帝国远征军的战斗中在晚蝎星云近百慕大方向矿星上与帝国特种机甲营的战斗中。第一军区特种

    李封。已经斩落了一百一十名帝国王牌机师。

    如此壮烈骁勇战功。谁人能比?

    此时金星酒店宴会厅。李疯子与钟子期对峙钟家的那些亲眷政客。军官们分紧张。没有人敢质问什么。

    钟家是西林的土皇。但所有人更清楚。这位年轻军官在西林军民心目中的地位。

    入伍近六年。除了最开始曾经在2环山四州呆两个月。李封大部分的军事生涯都是西林大大小的星球上度过。

    西林军民敬重。敬畏他。绝不仅因为他是李夫的孙子。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他是……李疯子。他是十二岁就上战场。将自己最珍贵的少年与青春期。全部投入在充满血腥死亡的战场。用血与汗为西林抵抗帝国入侵的李子。…………

    在西林的岁月里。西林钟家然要暗中照拂这位少年天才军官。李封钟家的年轻人们并不陌生。

    钟子期压抑着心头那丝令他非常快的紧张。冷冷地看着李封。他很清楚面前这个煞星并不是真的疯子。所以他确定方根本不敢对自己动手。

    “是不是被我说中?”钟期冷笑一声。看着近在咫尺的李封说道:你要喜欢简水儿你就明说。咱们公平竞争。别给我玩这一套。我明和你说了这个小明星是我的。就算将来我甩破鞋。也不会把她甩给你。”

    听到这句话。李封了起来。眼眸里的笑意却显的有些残忍。

    直在旁注意这一幕的许乐心头猛地一跳。从这抹笑意中品出了李封真正的愤怒。他不知道李疯子此时以控制的愤怒从何而来。然而看着钟家二少爷那张镇定的脸。依然止不住微微感慨这小子和林斗海有的一拼。堪称是联邦七大家里最不成器的两个败家玩意儿……

    李封渐渐敛了笑容。的五官全无情绪。举起手来。毫不犹豫。扇了钟子期一个耳光。

    耳光响亮。

    钟子期左脸迅变红。他捂着腮帮子。不可思议地瞪着面前的李封。不知道对方怎么就敢在这么多人面前动手。

    李封抬起手来。又是沉默地狠狠地扇了下去。这一记耳光却比先前那记更加响亮。更加沉重。

    钟子期闷哼一声唇角流血。倒在雪白的桌布上。准备挣扎着爬起时。却被李封冷冷地一把捏住咽喉。死死地摁住。变化陡生。坐在金星酒店宴会厅里的人们再也无法安坐。他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钟家二少爷。就这样被人痛揍。虽然揍人的那厮也大有来头但这毕竟是在西林。钟家的地盘!

    即便那些对李封心敬意的军官们。也往这边赶了过来。这些军官知道李疯子的厉害。紧张万分地去摸腰间的佩枪。他们当然不敢把军神老人家唯一的亲孙子当场击毙。可如果没有枪的话。他们很担心李封会一巴掌一巴掌地把钟二扇死!

    然而李封根本没有他们机会。潇洒自如腰畔掏出佩枪。喀嗒一声上膛。冷冷地对准钟子期的眉心。回头对着那些紧张的军官们说道:谁上前一步。我就崩了他。”

    “李中校。你不要瞎来。”

    落日州州长惊恐地躲在军人身后。恐地连连摆手。本来是想来捧钟二少的场。见一见国民少女偶像。谁知道却看着一幕惊心魂魄的画面。他虽然是西林政界的大人物。但夹在费城李家和西林钟家之间。根本没有勇气去做什么。

    李封理都不理此人。冷冷地看了一眼包围在四周的军官。说道:“都把枪扔了。我一个单挑你们一群。”

    军官们的脸色很难看。看着被生生按在桌上的二少爷。看着顶在他眉心的那把冰冷的军用枪。根本不敢拨出腰间的佩枪。却也不敢真的如李封说的那样把枪扔了。

    一个人单挑你们一群人。何等嚣张。打遍军中无敌手凶名之下。这些西林军官很清楚。如果真让李疯子单挑自己这一群人……最后被揍的吐血昏迷倒地不起的人。然只能是他们。

    此时钟子期却反而现了一丝西林钟家的底气。虽是骄横无良。却在骄横里学到了几丝亲叔叔的虎息。他狼狈地仰在餐桌上。眉心被李封的手枪按的生痛。依然强横地咆哮道:有种你开枪!看你怎么向你爷爷交待!”

    “要知道你今天说的这些话。他会亲自把你给毙了。”李封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