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八十二章子 钟二郎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八十二章子钟二郎

    玉兰当年带着七替政府做黑活。私底下也做过不。他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百慕大星域边缘活动。对于势力覆盖极广的西林大人物们当然并不陌生。

    他种游走在生死法律边缘的人物。如果不能将这片星域真正主事的势力摸清楚。会有很多的麻烦。所以先前在专用高公路上。刘佼只是瞥了一眼白长礼车的车牌。便知道来闹事的人代表那个实力恐怖的家族。

    如果放在以前。哪是执行政府务。白玉兰也不愿意在西林的罪这群土皇帝。但如今不。他的头儿是许乐。他比谁都清楚许乐的背景与性情。所以只是小提醒了几句。毕竟许乐和那个家族的关系在他看来也有些复杂。

    至此。许乐才知道了面前年轻华男子的身份。也明白了对方为什么如此强势。因为此人名叫钟子期。西林钟家的嫡系子弟。在这一代中排行第二。人称钟二郎。

    钟子期的父亲是西林钟司令的长兄。在他三岁的时候。那位钟家前代长子便阖然长逝。寡母独存。唯一的兄长又常年缠病塌。对于这位身世可怜的亲儿。西林钟司令虽是联邦大人物眼中一头不驯的老虎。却表现的格外疼爱和重视。

    西林钟家的现一直很微妙。作为继的钟烟花。一直在联邦生长学习。隐隐带着质子身份。最关的是。她毕竟位女生。看到钟老虎对这个儿的宠爱。很多西林土势力一直在猜测。将来西林钟家会不会落到这个年轻人手中。

    因为这个能言明的猜测西林钟家无数分支都格外亲近尊敬这位年轻人。在这片星,中。钟家手掌经济军事大权甚至连联邦政府也不怎么在乎。如同一割据的军阀世家一般。在这家族里备受尊敬。钟子期自然无往而不利。这一生都没有任何人违逆他的意思。养成了目空一切的霸道冷酷性情……

    想到白色加车上的落款许乐摇了摇头。知道了面前这位年轻人的身份之后。来到西后的很多疑迎刃而解。

    钟家世代驻守西林。数年来这个家族早已将这片大区绝大部分的军事经济置于控制之中。无论是长风军事基的。还是金星大酒店名义上由国防部直管。但里面工作的军官们。却不知道有多少是钟家的人。

    在这片星域中没钟家上层知道的机密。哪是联邦军方的机密任务。所以对方能够简水儿的行程摸的一清二楚。

    在过往这几年中许乐与七大家接触太多。这些恐怖的家族在他的面前并没有太多的神感。也无法像联邦一般公民那般。感受七大家的雷霆雨露之威。通今天的遭遇。他再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千世七大家的真实实力。随意一个公子哥追求明星的戏码居然能够从军事基的和驻西办某些有力人士的配合还能随便让一位州长和一位副议长前来作陪。

    电梯长廊前的气氛有些异。名贵的的毯似乎都到了西林钟家被侮辱后的怒意惊的起毛来。

    许乐低头听着耳机里的回报声。确认顾惜风已经控制了金星酒店的安控系统和电梯。七组遣人员也已经对顶层清理完毕。抬起头来。向身后的简水儿请示道:“您先上去。这里交给我处理?”

    全身被裹在连帽运动衣国民少女微微。白玉兰的贴身护卫下。走进了电梯。名七组成员色沉峻。手中握紧了腰畔的系带佩枪。虽然没有拿枪口对准敞开的大门。但生人勿近的感觉。表现的一览无遗……

    钟子期狂热的痴迷水儿。不然也不会在今天闹出如此大的阵仗。但他的痴迷不是观众对民少女的疼爱。而是世家子弟对宇宙间美好事物的强烈占有**。然而今天由始至。哪怕明明知了自身份后。简水儿依然没有掀下帽子正眼看他。一句话都没有说。便这样沉默安静的走入电梯。准备离去。

    浓郁的失望与难以抑止的愤怒涌上心头。他望着电梯沉声道:

    “很好。简水儿小累了。上去洗漱打扮。换件礼服。略事休息。宾客在楼下等您十五分钟。希望简小不要让大家失望。不要。让我失望。”

    在他心中。国民少女是他志在必的的目标。至于什么大明星的身份。却根本不在他的眼里。阴沉的话语里透着一股不容讨价还价的强势。如果十五分钟后。简水儿没出现在欢迎酒会之上。将会生什么?

    钟家二少爷。带着一群权贵的脸。在西林金星大酒店做出这种威胁。但凡有些思维能力的人。想必都应该感到惊惧。然而西林众人吃惊愤怒的是。不止面前那些端着枪的保镖们脸色如常

    那位看上去娇柔不堪的少女偶像也像是没有听到。常。

    最个走入电梯的桐姐面无表情的按下楼层按钮。隔着渐渐关门的电梯门。看着那位表情有些扭曲难看的钟家二少爷。心想钟家这些旁系果然不愧是传闻中的混蛋土皇帝。离圈太。过于自负。竟连小姐的真实身份都没有打听清楚。敢来搞三捻四……

    在门口欢迎简水儿名流男女们早已现了事情的异常。酒店司仪急的解释了几句。意是简水儿小姐先行上楼整理一番。总算是糊弄了过去。然而绝大多数人依然嗅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味道。

    “简水儿小姐是前来开劳军演唱会。我钟二郎自然不敢怠慢唐突。”钟子期望着许乐冷冷说道:“但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拦在我的面前?我不管你是黑鹰是白水的人。在西林。我让你不是人。你就当不**。”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确。简水儿红遍宇宙。加上此次又是为军方做事。无论是从影响力还是别的方面讲。钟子期再如何嚣张。也不可能真正伤害简水儿。而如果后他不能感到满意。简水儿的下属们。却会成为他的泄对象。

    许乐低头捂着朵。听着通话系统里传来的情况回报声。确认简水儿已经平安进入房间。抬起头来看着袖向大厅里走去的钟家二少爷和那几名政界的大人物。感到事情有些棘手。

    他当然不畏惧这纨绔子弟。即便对方是那虎最宠爱的侄儿。他是简水儿的安全主管。但在那场红酒夜话之后。二人间的关系已经有了些微妙的变化。简水儿肯定不会参加这场酒会。钟子期难道敢当众上楼抢人?如果这无耻荒唐的一幕真的生了。乐不介意给这些的的土皇帝些深刻的教训。

    感到棘手的因。是因为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处理这位钟家二少爷。要说到打仗杀人。他一点儿不会手软。可他与西林钟家的关系向来亲密。

    不说小西瓜和那位人。只说钟司令几个月前坚定的要求总统特赦自己。他便欠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情份。难道说呆会儿要当场把钟司令最宠爱的亲侄子揍成半身不遂?

    “我打个电话。”他取下墨镜。站在厅的门口。听着那些钟家亲眷政客军官。语带嘲弄的放肆议论。心情渐沉。从兰晓龙的手中接过军用加密卫星电话。

    西林距离都星圈过于遥远。电通的时间格外长。要等到通话双方同步。需要的时间还更久一些……

    欢迎酒会上出现的人都钟家亲密的关系。于各方出任要职的成年男士自重未至。那些女眷小姐和她们的友人倒是来了不少。一直等到十五分钟之后。众人依然没有等到那位国民少女的出现。渐渐的脸色便变难看起来。觉的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不尊重。

    总而言之还是那句话。在这些西林的权贵眼中。简水儿。只不过是个明星罢了。他们只本着好奇和给钟二少面子。才来捧个场。谁知道那个明星居然敢不给自己面子。

    “二哥哥。简水儿还下不下来了?这排场也未免太大了些吧?”一位钟家旁系小姐气鼓的站起来。柳眉倒竖。尖声说道。

    坐在酒会最前桌的钟子期面色阴沉的看了看手表。确认时间已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着许乐尽可能平静说道:“让她下来唱五歌。然后你代她斟茶认错。我便原谅她的不礼貌。”在钟子期看区区一个明星将西林钟家无数亲眷军官晾在楼下。不让她亲自茶认错。经足够体现自己的爱幕和宽容。

    “就是。我们钟家替联邦世代驻边陲。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大家都是在前线流过血的她凭什么敢把我们晾在这里?难道给我们唱歌就不是劳军?”有一名军官沉声说道。

    许乐安看着酒会现场。心想就算水儿迫不的已答应。自己也不可她在这种堂会般的的歌。

    看到简水儿的安全人员们像是没有听到自己说话。钟子期的脸色更加难看。先前那位钟家小姐更是生的尖声骂道:“不就是个小破明星。瑟个什么劲儿?们钟家给你脸。你还自个不要。把本小姐逼急了。直接喊队兵上楼把拖下来。”

    许乐双眉一挑。准备飙之际。却骤闻金星酒店宴会大厅正门处。传来一声春雷般的暴怒声。

    “拖你妈逼啊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