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八十一章 欢迎酒会

    第八十一章欢迎酒会

    年人捂着迸出血口的额头有些浑噩不清地从车里痴痴傻傻地看着呼啸远去的车队,因为被撞的太过昏沉,他站在路面上双腿软,根本没明白先前那刻究竟生了什么。

    白色杜伦加长礼车,虽然比不上果壳机动不惜成本堆出来的强悍特制军车,但也是联邦内最顶尖的高端技术结晶,安全性能极为优异,所以车身虽被撞的严重变形,像s3的麻花一样扭曲起来,但这名中年人和那名司机很幸运地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只是被撞了个头破血流。

    也幸亏简水儿的车队一直将度压的极慢,撞击生时的相对度绝对没有过七十码。

    中年人是一位管家,这个管家却是在西林大区很有身份地位的人物。他没有去过都星圈,没有和七大家里其余的同行们打过交道,在他看来,自己的家族在西林这片星域中,绝对是神一般的存在。

    他习惯了自己依附于家族的的高高在上,先前被对方的军车异常野蛮地撞翻,直到狼狈钻出礼车,依然无法认清这个事实。

    过了很久之后,年人才浑身颤抖地醒过神来,望着早已经无踪无影的车队,神经质地跺了跺脚,掀起白色礼服的下摆,胡乱地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血水,带着哭声拨通了自家少爷的电话。

    “你这个蠢货……难道没有表身份?”电话那头传来一位年轻公子哥平静里透着无穷骄傲的声音,“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到。”

    “对方说是在行什么军事任务……但他们至少能看见礼车的车牌啊?”中年管家苦着脸说道,怎么也不想不通这件事情,白色加长杜伦礼车车牌上那个显眼的Z字,代表着在西林无比显赫的姓氏,为什么区区一个联邦明星的车队,就敢用那种野蛮血腥的方法把自己撞停。

    “是说,他们知道你代表了谁?”电话那头年轻公子哥的声音显得残忍而无礼起来,阴森说道:“明星来劳军,偏生都星圈那些家伙还弄的这么神秘。你给我滚回来,不要丢人现眼我在酒店里准备欢迎酒会……到时候自然会给你一个交待。”

    站破烂不堪,冒着青烟的白色加长杜伦礼车旁,中年管家的身体佝的都快要跪了下去比卑微说道:“少爷,我这种小人物哪里需要交待,只是不能让您受委屈。”

    话说如此说着。但想着先前那辆墨绿_军车悍猛无比地刹车转身相撞……中年人心头不禁寒意大作。那个明星车队地保镖们似乎强硬地有些过头。但转瞬间。他便平静下来。再强硬地人着自己所服务地对象。也只有跪在地上求饶。

    ……

    ……

    被那辆白色长礼车弄了一出。不用理会那个落款为子期地人是不是简水儿地倾慕者。但至少证实了一条。由国防部一手安排地简水儿行程。在众人刚刚踏足西林地那一刻。甚至更早一些时间。就生了严重地泄密。

    因为这个原因乐心生警惕。没有去听后方下属们地情报回报。而是直接命令整个车队加快了度。赶在中午之前。按照宪章地图过了落日州府地环城高。抵达了位于海边地金星大酒店。

    金星大酒店名字很俗酒店正门处极为显眼地标识——那一颗闪耀夺目地联邦军队将星。轻松无比地将所有地俗意驱除干净只剩下了一片肃然与权力地味道——因为这是联邦国防部驻西林办事处。

    金星大酒店在这几十年里除了负责接待前来参加轮战的无数高级军官之外,扮演更多的角色是联邦政府与西林大区本土政治势力之间的指导协调机构。

    车队驶入了金星大酒店后方开阔的停车场,不远处隔着棕树能见清晰的碧蓝海水,银白沙滩,正午阳光下嬉水的少女虽然不多,但泛着白浪的海面上,时不时还有气垫船在快呼啸而过。

    演唱会需要的专业音响灯光电脑设备不用卸车。军车上的专业安控设备,却全部被转运了下来,沿着酒店后方的防守薄弱处开始进行布控。这是军方的酒店,按道理讲应该无比安全,但具体负责安控措施的白玉兰却没有放松心神,七组拿着国防部下的安控权限,酒店的军事保安部门,也只有眼睁睁看着他们折腾自家昂贵的设施,无法阻止。

    简水儿依旧穿着那件带连衣帽的休闲运动服,阔大的帽沿将她那头醒目的紫遮住,宽松的衣服中,少女的身躯显得格外娇小。许乐戴着墨镜走在她的身旁,沉默地沿着一条事先标记好的道路,从后门走入了酒店,准备搭乘直行电梯,进入顶楼的豪华套房。

    嘀嘀嘀无数声清脆的电子鸣叫声中,众人依次通过了联邦电子监控网络第二级身份标记核准程序,身在西林,身份检查明显要比都星圈更加严格。七组成员中有七个人在顾惜风的指挥下,进行电子安控的

    此时围在简水儿身旁的人并不多,所以花的时间并不

    一切都很顺利,然而站在铺设着名贵地毯的廊间等候专用电梯时,却生了一件他们谁也没有想到的意外。

    走廊走头看上去异常平静的闻香木门,忽然向两边拉开,悦耳的乐曲声伴随着热烈的掌声,呼地一下涌了进来!

    ……

    ……

    忽如其来的乐曲响起,许乐脚下快地移动,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简水儿拦在了身后。

    他的左手方一直低着头的白玉兰也奇快地将右手揣进了裤袋中,随时可能掷出那柄**的秀气军刀。

    七组其余人的:应要慢一些,却依然只用了半秒钟不到的时候,纷纷握紧了藏在衣服里,旅行包中的武器。

    “欢迎简水儿小姐光临西大区。”

    门外传来了位司仪充满热情和兴奋的声音,紧接着乐曲声停止,走廊尽头的大厅里传来了雷鸣般的掌声,几十位衣着华贵的男男女女微笑着走到了大门的两旁乎在列队欢迎什么。

    姐脸色阴沉,盯着金星酒店的接待军官,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简儿本来就是暗中前来西林大区,胜利演唱会召开的地点远在前线的那颗恐怖星球之中应路线和行程都应该保密,结果今天刚出军事基地便被人现,而此刻……他们本来准备悄无声息地上楼休息然有人事先便知道了消息,提前准备了欢迎酒会!

    如果说不是金星酒店的接待军官泄,酒会的召集人,怎么可能把时间算的如此精准?也难怪桐姐此刻的眼神足以杀人。

    “简水儿小姐好,今天这场酒会,是西林的朋友专门为您举办的,希望您能赏脸。”

    就在此时,一位年轻人在几名长者的陪伴下入了大门,来到了众人面前。

    年轻人面容清俊,就是显得稍大的鼻子有些刺眼。

    他身上穿着一件从港都gu成衣店订制的名贵成衣,看上去十分清爽,当他看到众人包围中的简水儿时——明明简水儿戴着帽子,穿着运动服,一直低头不语,他根本无法看见什么——目光中那抹贪婪和惊艳的意味喷涌而出法遮掩。

    事实上,这位自静卫二赶来的公子,根本不在乎掩盖目光中的贪欲,因为在西林这个地方,他拥有这种特权。

    跟在这位公子哥身边的几位长者男士自报身份然其中有一位是落日州的州长,还有一位是西林大区管理委员会的副议长是了不起的大人物。

    ……

    ……

    年轻人微笑着走到众人面前,根本没有想过简水儿会拒绝自己的邀请因为此刻酒会已开,无数宾客正在等待而随自己一同前来的都是西林政界的大拿,无论是从颜面上来讲,还是从排场上来论,简水儿……就算是红遍宇宙的国民少女,在这种情况下也无法拂袖离去。

    所以他轻轻伸手,想表现地极有风度地去握简水儿的玉手,最好还行一个别有西林风味的吻手礼。

    然而他的手却被人毫不在意地轻轻推开了。

    许乐看了简水儿一眼,看到她不易察觉地轻轻摆了头后,根本没有理会走近身边那位年轻公子哥,直接对金星酒店的接待军官说道:“我想,你需要向国防部做一下解释。”

    然后他很自然地推开那个不知道从哪里来,却要伸向自己相亲对象的那只手。

    “很抱歉,简水儿小姐累了,酒会她就不参加了。”许乐望着面前的人们很有礼貌地说道。

    他说的理所当然,那些西林大人物的表情也变色得理所当然,尤其是那位年轻的公子哥,他的笑容变冷,望着许乐说道:“你是什么人,能替简水儿小姐做主?”

    “我是安全主管……另外,我执行的是军事任务。”

    年轻公子哥眉尖一翘,微微一笑,似乎听到了什么很有趣的事情。然后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阴冷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在西林,居然有人敢用军事任务来吓我?”

    他身后的落日州长和那位副议长面无表情,但眼眸里也流露出相同的嘲讽,心想在西林这块地方,谁不知道那位年轻人的家族便代表着联邦军队。

    “他是谁?”

    许乐怔了怔,回头问桐姐,他确实不知道这名年轻人的身份。

    桐姐摇了摇头。

    随行的所有人都摇了摇头,兰晓龙还耸了耸肩,表示惑。

    只有白玉兰凑到许乐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那位年轻公子哥的脸色变得铁青起来,想到先前这些人把自己的加长礼车撞成了废铁,这时候居然又用刻意的无视来羞辱自己的家族,心中的怒意再也无法抑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