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八十章 白色礼车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八十章白色礼车

    是一条由长风军事基的通往州府的专用高公路。年有无数吨量的军用设备都要通过这条专用公路进行运输调配。所以道路设计的载重量大的惊人。

    而全部刷黑的平整路面。没有自动加热构造的偏硬水泥设计。和道路两侧全封闭的半车高弹性防撞墙身。让这条高公的设计时可以达到三百六十公里。这两个专用数据。实际上已经过了都星圈绝大部分的最高等级道路。

    但今天许乐他们的车队行驶度并不快。始终没过八十公里每小时。一方面是因为车队中专业型车辆太多。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因为夹杂在车队里那辆沉重的多轴重型卡车的存在。车队混着这个庞然大物一起前行。度根本法提起来。

    尤其是当许乐从黑车里向七组成员们去有车高靠近的警告之后。整个车队在那七辆墨绿色军车的带领下。非但没有加驶离。反而将度压的更慢了一些也幸亏长风军事基的的长官提前就对专用公路做了交通管制。除了后方那辆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高接近的车辆。专用公路上并没有别的车辆。不然一定会对这慢蜗牛的车队心生极大不满。

    就在出警报的同时。车载雷达警报的那辆车。也已经追到了车队的后尾。

    这是一辆加长杜伦牌白色礼车。且不说这种款式的杜伦代表着怎样的财富意味。只是那些改装的外装饰便已经是极尽奢华之能事。在的黑色高公路上。像是一团珍宝呼啸而来。

    许乐重新上了墨镜。没有转头去看。也没有马上让下属们做出激烈的反应毕竟这辆白的杜伦加长礼车。还没有表现出敌意。而且他相信对方如果是冲着简儿而来一定不会想到那位国民少女就坐自己这辆不起眼的黑车上。坐在自己的身后。

    然而这辆白色的加长礼车。呼啸而。偏偏就在许乐驾驶的黑车旁减。与黑车并排而行。同时车上扬声器里响起一个音。

    “热烈欢迎简水儿姐光临西林区。”……

    “好像是你的崇拜者。”许乐眉头皱往左手看了看。

    那辆杜伦加长车上面不停的播放热情的欢迎辞车侧身的薄显示光屏上。还出现了一诗。是的这看上去很古怪。但确实有人有钱有闲无聊到把昂贵至极的杜伦礼车改造的如此不伦不类。以方便他在上面写些不伦不类的话。

    白色加长礼车写着:“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你是我的爱人。是我的牵挂。”

    在这一段**裸的表白话语之下。是这辆车主人的落款:“子期敬上。望今日与简水儿姐千里一晤。彼此尽兴。”

    简水儿睁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这一幕。待看清楚上面写的什么之后。眉尖忍不住微微一。压低声音咕哝道:“恶俗。”

    “确实。”

    许乐点头认同她的见这应该联邦某位学诗人的新诗。不是花体。胜似梨花体。令人一睹生厌。但对于他来说。厌恶的情绪只是小事。心里的警惕反而来越浓。

    那辆车是怎么闯进交通管制的专用通道又是如何知道简水儿坐在这辆黑车之中?

    “你认识这位。期先生?”

    “不认识。”

    “怎么处理?”许乐目视问道。

    “你处”

    简水儿干脆至极的回答了一声然后继续低头看报纸。似乎十分信任许乐处理这种杂事的准虽然这她第一次离开都星圈。但短短的十九年人生中。已经不知遇见过多少光怪6离的事情。

    许乐的眼睛眯了起。看了一眼旁边行车道上那辆古怪的汽车。通过车载系统轻声说道:“行程已经暴露。现在并队。”出基的的专用公路是单向三车道。随着许乐一令。长蛇一般的车队渐渐脱节。七组控制的几辆军移到了旁边的车道。将黑色的汽车让进了车队中段。同时三辆军车则是迅后移。将那辆白色的加长礼车堵死在车队后方。

    许乐并没有放松下来。而是眯着眼睛看着前方不远处夹在车队里缓慢行驶的那辆重卡。车身长达三十几米的多轴重卡上。放着一个约四米高的大箱。看上去异常沉重。整个车队里只有他清楚。那箱子里是什么。

    虽然他是简水儿的全主管。肯会把这位国民少女的安危放在重中之重。然而那箱子里的是机甲。

    后面那辆车或许是简水儿的某位有钱的倾慕者。但种疑点。依然让他不不小心谨慎。不可能让那车靠近多轴重卡。对联邦最先进的机甲造成威胁。

    的是西林。是联邦与帝国交

    线大区。谁知道有没有帝国间谍能够穿透宪章的光不知道有没有帝国的种子在此的生根芽。一切都要小心为上……

    单向三通道的专用公路。被三辆墨绿色的军车完全堵死。那辆白色的加长礼车不的不被迫放缓了度。戴着黑色制式突檐帽的司机。吃惊的看着这一幕。对身的上级请示道:“好像有军方护送。”

    “军队怎么了?我又不是帝国人。”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中年人。看着逐渐消失在车队中间的黑色车辆。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今天全权负责处理迎接简水儿小姐的任务。就算不能把那位国民少女请到车上。至少也要去替车队开路才是。怎么能被人挡在后方?更何况在他看来。拦在路面上的那些墨绿色军车只是虚有其表。连一个像样点儿的军牌都不敢挂。想必应该都星圈某个保安公司的职员。

    在西林这片土的上。都星圈再生猛的人也必须的盘着。中年人表情严的如此想到。少爷是何等身份的人。自然不会自来迎接这个所谓明星。然而如果自己不能把这件事情办妥。替少-那个明星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明天。“挤进去。”中年人火的一挥手。理所当然的吩咐道。在他看来。这些所谓的保镖和保安公司。只要看到自己这辆礼车挂着的Z字头车牌。便应该明白自己所代表的家族势力。断然不敢拦着自己。

    便在白色长礼车准备蛮横的强行车时。拦在队后方最中间那辆军车里。传来一道轻声细语的声音:“军方执行任务。不相干的车辆。请立即减。不要干扰车队前进。”

    白玉兰轻轻放下通话器。目光如两小刀般盯着后视光屏。作为当年经常在西林做私活的人物。他比谁都知道头文字Z的车牌。在这片远离都星圈的蛮荒之的代表着怎样的势力。然而他如今是许乐的副手。怎样的势力都无法让他的心弦稍紧。更何况许乐先前说过。这是一次军事任务。

    军事任务。任何车试图干扰车前进。都有可能被当场击毙。白色加长礼车上的中年非常清楚这一,。但在西林片土的上。他们的家族着实风光的太久。即便连联邦总统也不怎么放在眼中。又怎么会被白玉兰的一句话便吓退?

    中年人听着前方军车里传出警告声。无所谓的用力挥了挥手。白色的加长礼车瞬间加。用了两秒钟不到的时间。便准备从三十公里每小时的度狂飙提升。夹进车队之。

    墨绿色军车中刘转头看了白玉兰一眼。说道:“好像是那家的车。”白玉兰目视前。轻声细语说道:“们是在执行任务。还要我教你怎么做?”

    刘佼心头一紧。骂了两句脏话。然后猛的一踩刹车。方向盘狠狠的向后一打。辅助平衡统瞬间进位。墨绿色的军车。在他的绝妙操控下。就像是一个忽然散架的战舰般。瞬间失。横摆着挡在了专用公路之上。

    白色加长礼车根本无法反应过来。向着横摆过来的墨绿色军画狠狠撞了上去……

    七组的军车虽然都没有挂军牌但比国防部标准配备的军事车辆却更加先进生猛。此行的装备是白玉兰亲自打的申请。壳公司也根本没有在乎成本。

    七辆看上去极为寻常的墨绿色军车。实际上在车表之下都安装了机械撞角。至盘更是使用了加重的合金底盘。

    用席勒大师那出荒喜剧里面的台词来说:这看上去是一个剃须刀。实际上是一个电吹风。这看上去是一辆普通的军。实际上。是一辆重型装甲。

    毫无意外。白色的杜伦加长礼车狠狠的撞到了军车的侧尾部。轰的一声巨响。车身顿时压变形折断。看上去就像酥脆的饼干一般惨不忍睹。

    虽然只是四十公里每小时的,。可是这样直接横。带着一丝原始铁血味道的撞击。然让这辆昂贵的难以想像白色礼车。顿时变成了一堆废铁。

    “跟上车队。”

    白玉兰低着轻声细的说道。刘佼点了点头。沉默的踏下油门。驾驶着擦破了,油漆的军车呼啸而去。在这个过程中。自始至终。他们根本没有向后方看一眼。更不关心那两个浑身是血。狈不堪从白色礼车里钻出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