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天才与白痴

    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儿,可以记住太空飞船夹层里如此复杂的管道线路,可以不畏惧黑暗,抱着一个洋娃娃跑来跑去,这本身是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然而许乐又想到自己六岁的时候,也已经开始带着李维在黑暗的矿道蛛网里跑来跑去,兴趣来时,还要捉几只野猫回去玩,也便释然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许乐和小西瓜在吃完饭后,便会偷偷地从32清洁区钻进空气调节管道,带着满身的灰尘来到那个废弃物品存贮舱。许乐专心致志地学习说明书,准备材料,研究怎样把这个大块头儿的破机甲尽可能修复一些,而小西瓜则是抱着洋娃娃,很感兴趣地蹲在旁边,乖巧安静地注视着许乐的一举一动。

    幸亏许乐那间简陋的休息室内有洗浴和洗衣设备,不然这一大一小两个孩子的身上该脏成什么模样,可即便是夜夜勤于洗,小西瓜身上那件洁白的睡衣,颜色还是渐渐地变深了。

    许乐对那个破旧机甲极感兴趣,所以他可以长时间呆在那里。而小西瓜之所以天天会跟着他一起来,明显是对于许乐专注的神情很感兴趣,而且令许乐感到惊讶的是,每当他陷入某种困境之中,图纸的绘制出现问题时,小西瓜总能给出一些看上去孩子气,实际上却极能开拓思路的意见。

    许乐修复机甲的问题主要出现在他对于机甲本身构造的陌生,虽然对于一些单独部分的芯片及联动装置,他能通过说明书了解原理和工作目标,可是一旦涉及大范围内的生物模拟框架,他便有些摸不着头脑,尤其是这台笨重的老机甲,他以前连图片都没有看过。而小西瓜则是根本不懂电子修理方面的知识,她只是好像这短短的六岁人生中已经看到了无数的机甲,从直观上,稚声稚气地告诉许乐,这里好像是什么样子,这里应该是什么样子,这里可能是什么样子。

    有了大概的外甲直观,可以帮助进行内部的修复工作,许乐惊喜之余,也对小西瓜的家庭产生了更大的疑问。如今的联邦社会,一般性能源仍然极为丰沛,用于星际航行的晶矿却已经不多了,机甲虽然使用的是静农高能电池,可是造价极为昂贵,耗能极大,整个联邦军方现在的机甲大概也不会过四百台,小西瓜的家里究竟是做什么的?一个六岁的小女生,竟然能亲眼看过那么多机甲?

    这些疑问一闪而逝,许乐没有进行太深入的思考,因为此时他的全部精神都已经被面前这台破旧的机甲吸引住了,他全身心地投入了修复的工作之中,虽然谈不上废寝忘食,但也可以称得上是心无外物。

    于是,这台报废已久,被扔在太空船的废品舱内,早已被人遗忘的m02老机甲,再次挥了它的作用,成为了许乐和小西瓜这两个人的玩具,只是这个玩具个头太大了一些。

    ……

    ……

    三节式金属指,现在被一根合金线连了起来,这根合金线是许乐从一台自动行走清扫机的感应柄里拆下来的。机甲正面的护甲破了个大洞,这时候勉强用了一块许乐都不知道是什么的厚重金属片遮住了。其实机甲外表的修复并不困难,毕竟许乐也没想过要将这台破旧机甲修补成能够抵抗炮火的强大武器,关键是机甲内部的那些芯片组,传动装置,以及信息传递感应装置,要修复起来格外困难。

    好在古钟号太空飞船的废弃物品存贮舱不止一个,许乐惊喜地从旁边的三间存贮舱内,找到了无数的废物,然而将这些废弃金属构件全部变成了他所需要的宝贝,芯片组被他用合金串丝隔绝成了三个部分,在没有精密仪器的情况下,他只希望芯片组之间不要互相干扰,至于那些已经毁坏的芯片,根本不可能修复。而传动装置,许乐则是将修复的希望寄托在废弃物品存贮B舱里的那几台矿星行走车上,虽然这两种传动装置完全不是一个模式,可是里面的一些零件还是可以互换。

    最麻烦的便是机甲的信息传递感应装置,许乐亢奋地忙碌了好几天,才从无数件破损的生活电器当中折下了足够的零件,又用了更多的时间,才将这些零件组合在了一起。

    浑身灰尘和机油的许乐,怔怔地看着面前高大的机甲,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究竟花了多长时间,他已经有些记不清楚了,但是他依然没有想到自己原来真的可以在这样简陋的情况下,将那些乱七八糟的零件组合在一起。

    脸上灰一道黑一道的小西瓜抱着洋娃娃,靠着许乐的大腿,眯着眼睛向上看着,半天后奶声奶气说道:“好丑啊。”

    确实很丑,甚至此时被许乐修复了一遍的机甲比最开始的时候还要丑陋一些。机甲身体表面的那些漆层被破坏的不堪入目,本来还比较完整的外甲更是被许乐拆成了一块一块,因为那些零件根本不可能完美地设计进机甲系统之中,体积大小也完全不对,所以要把传动装置放进去,必须将外壳折掉一部分。这时候的m02身上全是机油的残迹和东一片西一片零落着的电路板线,看上去异常狼狈,再也没有最开始时隐藏在历史尘埃下的厚重感,也不可能像个古董,只像一个穿着破烂碎布衣裳的肮脏胖乞丐。

    “哎呀,还真是蛮丑的。”许乐下意识里摸了摸脑袋,仰头看着面前的机甲惭愧说道:“也不知道能不能动。”

    许乐对于修复机甲确实是一点自信也没有,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接触这种事物,而且他完全用的是老板封余教给他修理家电的方法在处理,这听上去就有些荒谬,完全匪夷所思,所以他也不敢奢望这台破烂的机甲真的能够动起来。

    “哪怕就是那个三节式合金手指能动一下,也就满足了吧。”许乐乐滋滋地看着面前的机甲,在心里想着,他的要求确实很低,但实际上也很高,这样胡乱的修复,胡吃海塞式地乱凑,如果真能把这台机甲修的能够动起来,这老天爷真是没长眼睛。

    “试一下吧。”小西瓜额前的头一甩一甩,显得格外认真,看着许乐点点头鼓励道:“哥哥,说不定真的能动哩。”

    ……

    ……

    废弃物品存贮舱内有稳定电流输出接口,这是许乐在第一天的时候就确认了的。他听到小西瓜的话后,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乞丐机甲的身后,将电缆连接到了墙壁上的电流输出口,然后认真地盯着机甲腰后的那块光屏显示仪,直到那块光屏渐渐变红,他才松了一口气,心想这第一代的静农片高能蓄电池果然不愧是传说中的完美品,过了六十几年居然还能用。

    红柱上升到三分之一高度时,许乐便停止了充能,这是为了呆会儿的安全起见,毕竟这台破机甲放了这么多年,又被自己折腾了这么久,如果以满额能量启动,谁知道会生什么?爆炸虽然不可能,但是万一散架怎么办?他这些年在矿坑操作间里遇到的事故不少,可是今天身边还有小西瓜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儿,当然要小心一些。

    “舱盖开关在哪里?”虽然这台m02机甲的操作舱盖早就已经破损了,可是许乐依然问了一声,因为按照说明书上的说明,只有将舱盖打开之后,才能启动机甲程序载入按钮。

    小西瓜眨了眨眼睛,似乎是在回忆某个场景,有些苦恼地挠了挠头,指着机甲的头部护甲下方突起说道:“好像是那里。”

    许乐已经很相信小西瓜的指导了,依言很顺利地将已经不存在的舱盖打开,然后按动了程序载入按钮,便开始了沉默紧张兴奋不安的等待。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破烂机甲的操作舱内忽然亮了起来,嘀的一记长声,自检信号表示通过,淡淡柔和的光芒笼罩了机体全身!

    许乐目瞪口呆地站在机甲胸口处的装甲上,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居然连中控系统也是好的?自己完全没有抱任何希望的修复工作,居然真的修好了这台机甲?虽然这只是修复了机甲最基本的部件和功能,谈不上修好,可是他依然感到了无比的兴奋和幸福感。

    “哥哥,你是个天才。”小西瓜在地面上兴奋地拍着小手掌,对着他叫嚷道。

    “那当然,我本来就是天才。”

    许乐有些惊魂未定,抹掉额头的冷汗,下意识里笑着说了一句,却忽然心头如被一件重物撞击了一下,愣在了高高的机甲之上。李维曾经说过自己是天才,老板也说过,老板……他低下头,看着脚下机甲身上那些破破烂烂的零件,那些看上去异常怪异的组件,那些因为功率问题已经开始表现出不稳迹像的芯片监控显示,现有些眼熟,这才明白为什么在这些天修复机甲的过程中,自己的手法一点儿也不觉得生涩,一点儿也没有觉得陌生和困难。

    封大叔教自己修了四年的家电,自己还曾经有怨言,原来在修理那些寻常电器的过程中,老板已经将修理机甲甚至可能是更精密的技巧和更宽广的思路都教给了自己!许乐站在笼罩着柔和光芒的机甲上,整个人都傻了,心想自己是个狗屁的天才,自己其实就是个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