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七十五章 红酒饮一杯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七十五章红酒饮一杯

    的眼睛眯了起来。着黑色的高强度挡板。似目透过去。一直望向神秘而不知的扭率空中。虽然明明知道如果没有这些挡板。自己的眼睛此时应该就瞎了。整个战舰都将支离破碎。可他还是无法控制心头那丝强的好奇。

    沈老教授在与他的1聊中。曾经提到过。科学的皇冠上有三颗明珠。左边那颗明珠藏着转的星云。代表着最大尺度的天文物理。右边那颗明珠藏着如麻花般的复杂湍流射线。代表着最小尺度下的量子物理。中间那颗明珠里什都没有。代表着空间物理。然而空间物理却能把最大尺度的宇宙和最小尺度的量子联系在一起。

    十分令人遗憾的是。在这三枚科皇冠的明珠中。联邦对空间物理的了解最少。他们只是继承了某些前贤的研究片段。运气极好的在茫茫宇宙中寻找到扭率空洞存在。然后加以利用。如今的联邦已经能够精确的计算出扭率空洞激与使用的所数值。却依然无法观测到和推断出这种空间通道的起始背景和内部情况。联邦对空间物理的认知。始终处于一种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的初级阶段。这一点与已经成熟的氢能源及的热能源提取技术。还时代的静农式能量传输命。无法相提论。

    对此。沈老教授曾经有过极精妙的评价:宇宙不可问。量子不可测。空间不可知……

    不知道过了多时间。太空战舰舰体高频颤抖的震动然结束。轻柔的电子合成女音解警报。站立式安全带自动缩入墙体之内。军人们三两成群一边继续着前关于电影的话题一边走回了自己的工作岗位。细致的监控着战舰三大系统过八万个关键数据的变动。

    许乐眯着眼睛渐渐松开。对面的窗外黑色的聚合挡板已经消失不见。寂廖几颗星辰悬在黑色的宇宙背景之中。虽然他对于星图没有任何研究。但从这片星域的恒星密度来看。战舰穿过B|2扭率空洞之后。应该还没有进入西林大区的范畴只是已靠近了那片星域的边缘。尚在半途。

    许乐收回目光看着第三控制室内情肃然的军们。忽然间觉的自己一个外人站在这里。些不合适。一股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的情绪让他难的感到了一疲惫。他低头准备在电子册上记下自己先前的感想。却又默默停住了手指。

    在战舰上忙碌的参观研究。除了身的职业本能外。许乐本指望让思考计算把所有的时间与精力都占去。不要去想那个极为荒唐的问题。然而此时此刻。他才现一切都是徒然。无论他在做什么的过程中。其实一直都在潜意识里思考那件事情会不会是真的。

    更令他感到无措的是以一名程师的精密逻辑真分析了这么多天。他不承认。这事情真的不再真。

    话说当年在河州府郊外的山丘上。他望着随身电视光屏上紫的少女。曾经流着眼泪说要娶她当老婆。然而那只不过是少年孤儿放肆的无聊呐喊流出的眼也不过是因为大叔压榨童工他在矿坑作间内忙了太久的后果…

    应该有五六年?谁知道那一声无聊的呐喊。现在竟似乎有变成现实的可能。许乐靠在墙壁上点燃一三七牌香烟眯着眼睛想着这不可思议的人生。面部情虽然依然平静。心里面却早已经泪流满面……

    联邦战舰的平静生活。随着舰外宇宙苍穹内的恒星密度渐渐升高。被一次突事件打破。

    这一天标准时下午三点钟。第七小组成员顾惜泉和刘佼。正在生活区兴致勃勃的讲述。先前他们在楼上值勤时。隐隐听到房间里似乎传出了激烈的争吵声。身为安控人员。讲述雇主的流言。是很没有职业道德的事情。然而第七小组毕竟是战斗。没有太多的职业操守自觉。再加上那位少女雇主是整个宇宙都想窥视的目标。所以白玉兰晓龙都保持了沉默。

    许乐今天没有去下层引擎舱里参观。而是没有什么精神的坐在沙上。他听了半天。也不知道楼上简水儿究竟在和谁吵架。又是为什么吵架。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的梯处传了一阵脚步自从简水儿登舰之后。那处的梯除了少数几个人外。便从来没有人下来过。生活区里的人们下意识里抬头望去。心想大概是桐姐来取咖啡。然而这一望。所有人都呆住了。

    那些正准备重新低头落棋子的们更是不顾自己脖子可能折断的危险。强行再次抬头。目口呆的望着梯处。怔怔的盯着那位迷人的紫少女明星。

    生活区这时候的人别多。上百目光盯着那处。纵使水儿也被了一跳。但旋即她向着楼下的工作人员们微微一笑。弯弯眯着的眼睛的无比可爱。

    “许乐。你到我房间来一趟。”

    水儿看着远处靠沙上脸色苍白的许乐。清声喊,吐了吐舌头。快的沿着梯子上行。消失于人们的视线中。

    仍然飘浮在生活区舱房内的声音。本就因为她忽然出现而惊讶的众人更是吃惊。简水儿的直属团队听到这句话。更是的说不出话来。他们跟随这位国民少女已经有些年头。却从来没有见过她让任何一位异性进入自己的房。更遑论是着这么多人的出邀请。

    兰晓龙捧着下巴。痴的望着梯子那边。向身边的白玉兰问道:“主管和她。很熟?”

    白玉兰摇头道:“不知道。”

    许乐有些疑惑的站了起来。挠了挠头。戴上了墨镜。在简水儿手下们震惊的目光和下属们不怀好意的目光中。向着梯走去走到半截。他回过头来瞪了正在做脸的兰晓眼。说道:“我是安全主管有些重要事情。当然要去通一下。”

    这句解释。就连临泉这种老实人都不会相信。如果有安全方面的问题。自然有桐姐来处理。怎么可能那位大明星亲自跑下来相请?

    许乐走上梯。下方生活区里七组汉子们和战舰军官中却不知道是谁吹起了口哨。然后便是哄堂大笑……

    “没有别的意思是为上次开你玩笑程道歉。你也知道。一个人太无聊的时候。总是会犯些很愚蠢的错误。”简水儿盘腿坐在椅上。看着三米之外戴着墨镜扮冷酷的许乐笑着说道。

    她的两颊并没有酒窝。但每次微的时候。总是惯性把嘴唇抿的很紧。从而在唇角处生成两个迷人的小窝。在灯光照耀下略有阴影。显十分可爱。“呃。”许乐揉揉鼻尖。就像楼下些粗鲁的军人不相信他的无辜。他自然也不会相信简水儿请自己进屋是因为这个原因。相比之下他宁肯相信对方是把自己关在房间太久。的太过无聊。才会喊自己过来聊天。

    简水儿确实是为那一天的尴尬。从而一直不敢下楼。然而她更清楚这样彼此躲着总不是一事儿。在西林的时候。两个人必然需要朝夕相处不可能像战舰上还有这么大的间可以玩躲猫猫所以她不顾桐姐忧心忡忡的劝说。决定请许乐前来看看对方究竟有没有查觉什么。

    这位少女偶像为彼此不见。尴尬永存。一见之后。也许尴尬便能被摆脱。最关键的是。在今天这样一日子里。再自我封闭在阁楼之上。她自问自己不是等待勇士的公主。无聊的昏迷过去。而整艘战舰中。能够说话聊天的人。似乎并不太多。

    “坐吧。我们毕不是这次才第一次见面。说起在第一军区总医院的时候。我也帮过你一次。为什么还这么拘谨。”

    简水儿望着他甜甜一。心里却想到当年把面前这个年轻男人送到医院。还在他的病房里了好几天清静。微微低头。少女将脑中那些记忆挥去。很礼貌的请坐下。然后像一个魔术师般。从身后摸出了一瓶桐红酒。

    “我只是一镖。”

    许乐当然记简水说的那些事。直到今天他还一直认为自己欠面前这位大明星一条性命。不过很多情他都不愿意说出口。尤其是当着自己从小就很喜欢的少女面前。

    跟着利孝通。许乐也享用过一些奢侈品。知道这瓶戛桐单价要过两万联邦币。但更令他吃惊的是。简水儿开瓶的动作十分娴熟。明显不是第一次。难道联邦著的国民少女私底下是个酒鬼?

    “我从十二岁就开始喝红酒了。”似乎猜到许乐心里在想什么。简水儿半靠在椅上。右手玉腕微垂。捏着那杯酒。清眉微挑。笑着说道:“你知道你不是保。喝了这杯。我们就算朋友?”

    少女偶像的话里也有隐意。但许乐听不懂。他只是老实而略显不安的在她对面坐了下来。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看的红色酒水。犹豫片刻后认真问道:“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

    “请讲。”简水儿好奇的看着

    “你家。和军方底有什么关系?”许乐抬起头来。毫不遮掩自己的疑惑与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