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七十三章 国民

    邦时尚皇帝、港都那条充满了香水味道大街的绝对德先生,曾经在一次酒后愤愤不平地向媒体表示,简水儿幸亏在电视上永远只会穿学生制服或者是深蓝色的联邦舰队女校官制服,依她平时的衣着品味,绝对应该被扔进宇宙垃圾处理舱中,永远不要被人看见。

    但就在表这番讲话的当天,兰弗德先生便亲自给那几名记者打去电话,送去红酒,诚恳请求这一番讲话不要见报,因为他醒后便开始后悔,除了某些不可言说的压力之外,这位时尚皇帝必须承认,他自己也无比欣赏简水儿在荧幕上所展现出来的率真性格和无限魅力。

    最关键的是,国民少女偶像哪怕穿着大红灯笼裤配绿色重帘紧身裙,只要那张完美无暇的美丽面容和那一头微蓬的紫不被遮住,便足以吸引任何人的目光。天生出水清芙面,何须所谓时尚品味去雕琢?

    许乐从来不会看时尚杂志,不知道联邦时尚圈对这位国民少女恨其不争的愤怒,叹其天然宝石般灿烂的无奈,外加五体投地的感慨,但当他看到星光中的少女回眸时,却骤然生出相同的感觉。

    少女的鼻梁俏直,双唇柔润,眼睛明亮汪然,眼睫毛细长,忽闪忽闪眨着的时候,就像要把所有人的心都夹的柔软起来。

    虽然已经双十华,不再是当年初登二十三频道的那个纯净无辜令万千大叔疯狂的小女孩,但却恰恰步入青春少女最迷人的阶段,被粗织麻衣包裹住的身躯,露在下摆外的嫩白圆润的双腿,渗着令人心悸的美丽。

    美丽无处不在并不罕有,而每一处细节形容一种赞美的感慨,都可以在一位少女的身上,便近乎奇迹……更何况她那头紫该柔顺时柔顺,该蓬勃时蓬勃,动人面容上的神情该无辜时便无辜嗔怒的时候嗔怒,皱出的每一道小曲线都是那样的惊心动魄。

    所谓宜嗔宜,宜淡抹宜浓妆抵说的便是她。

    这是一位占有了所有的造物精,令人心动心怜心生亲近之意的人儿,本应只出现在人类的想像中,或者是出现在凭想像绘制的动画片中在十二岁时出现在荧幕之上,引来联邦无数风潮。

    在东林大区枯燥生活,简水儿是所有失业矿工和孤儿们最大的精神寄托,他们的感触要比一般的联邦公民更深刻几分。许乐明明一年多前就曾经与她接触过,可此时看着这一幕,看着星光中的少女淡然回眸一丝嗔怒之意望向自己,眉尖皱起一圈极可爱的细纹……

    他地心脏里嗡地声某种**地感觉击地粉碎。似要停止跳动全无法反应过来。再粗壮地神经在这幅油画少女面前。也会出现短路地现象强悍地第一序列机器。在如斯幽幽眼神面前。也会停止运转。

    沉默地七秒钟后。许乐地脑海里才然响起先前简水儿说地那句话。本来已经快要回复有力平稳跳动地心脏。再一次爆炸开来。

    “相亲?”

    许乐遇着危急关头时。总习惯性地眯着眼睛。任由眼眸光。然后说出脏话。今天骤遇绝大刺激。却是大异平日之趣。甚至声音都尖锐地有些变调。

    ……

    ……

    他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望着三米外椅中的少女,舌头就像是被电击了一般的僵硬,含糊不清下意识里喊道:“操!相相相……相什么?”

    简水儿明显没有把自己当成所谓冰清玉洁的玉女派掌门人,双手紧紧地着旋转椅背,毫不示弱地瞪着许乐,生气地鼓着粉嫩的双腮,蹙着眉尖重复说道:“相亲。”

    许乐用最快的度取下鼻梁上的墨镜,用力地揉了揉眉心,确认自己不是在老东西营织的美妙黑梦之中,面前这位大明星也不可能无聊到用这种事情来调戏自己,站在原地,只觉头皮一阵麻,浑然不知今夕何夕,这是一场什么戏。

    “你不知道?”

    简水儿微低着头看着他,试图用两道狠毒的目光把许乐钉到墙上……然而她的眼睫毛太长,眼眸太过明亮柔润,这一低头虽无娇羞,却更显可爱。

    “我不知道。”许乐感受嘴唇有些干,怔怔然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椅中少女,舔了舔嘴唇,无辜说道:“我甚至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太空飞船主舱内一片安静,四周墙壁上挂着的油画里,全部是联邦舰队的历任司令,他们和她们温和地笑着,安静地看着舱内这一对沉默的年轻男女。

    ……

    ……

    长久的沉默之后,简水儿忽然莞尔一笑,蓬松紫下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狡黠之意,说道:“逗你玩的……你这人真有意思,现在都已经是中校了,居然还会上这种当。”

    “啊?”

    许乐愣愣地看着她,半晌才反应过来,脑中却依然余波难消,自己唯一的偶像,也会开这种无聊,还有些伤人自尊的玩笑?认真地看着简水儿很久很久,没有在少女的眉眼间现一丝勉强和遮掩,他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再挠了挠头,把墨镜重新戴上,转身走出了舱门。

    ……

    ……

    看着那个小眼睛男生走出了房间,简水儿眼眸里的狡黠取笑之意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尴尬。

    她就像个少女石膏像般安静地蹲坐在椅上,然后毫无预兆地跳到了地上,苦恼无比地拼命揉着蓬松

    ,绕着那张柔软的大床快行走,嘴里咕哝个不停:了,丢人了……这下把脸都丢干净了。”

    她越想越觉得丢脸,漂亮的面容上满是羞愧的微红晕色,跳到床上把自己的脸埋进了枕头里,呜呜不清地说了些什么了很久才回过头来,理了理颊畔凌乱的丝认真地盯着天花板上的镜子,看着镜中那个可爱而羞怒的少女,用力地攥着并不大的拳头,无比认真说道:

    “简水儿,你是一个最优秀的职业演员他一定会被你骗过去的。”

    ……

    ……

    “小姐,你要骗谁?”

    桐姐在室外现许乐离开时的表情很奇怪,有些不明白房间内两个人生了些什么奇地走了进来,刚好听到简水儿替自己加油打气的一句话。

    简水儿现走房间的人是她,再次将脸埋在了枕头下,含混不清说道:“都怪你什么相亲相亲……明明那个家伙什么都不知道,如果让他以为我是个疯子,我还怎么见人?”

    “他不知道?”桐姐不可置信:看着床上的少女,捂住了嘴巴。

    “我就说这是可能的事情。”简水儿恼怒地坐直了身子,看了她一眼说道:“也不知道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我自己都不知道偏说他是来和我相亲的。”

    桐姐走到床边坐下,说道:“小姐是上次回家,花了很大力气才让院长开的口……应该不会出错啊?”

    “老道兄什么时候说过话?”简水儿垂头丧气地拨拉着紫色的碎头说道:“本来就没有的事情,结果我却要强扮什么独立少女实在可笑。”

    大抵只有在桐姐面前,这位万千民众爱怜的国民少女,才会露出如此娇憨的一面,桐姐纵然看这副神态多了,也忍不住心生笑意,揽着她肩膀说道:

    “许乐在卡琪峰上能把那个小疯子了,又是mx机甲的关键人物,更可怕的是,上次军演中,听说杜少卿都吃了他一个闷亏……像这种人,国防部不把他派到西林前线去打仗,却偏偏调来给小姐你当保镖,你说是为什么?”

    简水儿揉了揉鼻尖,咬着下嘴唇恨恨说道:“也有可能因为大家认为我是灾星,可以诱出一些人来,然后让他干掉得军功。”

    “胡说八道。”桐姐无可奈何说道:“上次利家大少爷和你相完亲后,你口里那位老道兄倒是很喜欢,可那位夫人不知道为什么偏又要横生事端,家里才没有加快步伐……”

    说到那位夫人时,桐姐的眼神里明显出现不赞同甚至是恼火的神色。简水儿扯了扯衣摆,低头说道:“你喜欢那根外嫩中空的绣子,就自己嫁去。”

    “利大少爷哪有你说的如此不堪。”桐姐无奈说道。

    “既然那根竹子好,你为什么对那位小眼睛中校还挺客气?”简水儿睁着大眼睛问道。

    桐姐望了一眼落地窗外的幽深星空,轻声笑道:“这位可是那位亲自挑中的,自然不会差。”

    “不都说他是老头儿的私生子?”简水儿叹息道:“那我和他在一起,岂不是席勒写的那幕雷雨?”

    桐姐没好气地啐了一口,说道:“你我当然知道那都是瞎传……话说回来,许乐不知道这一趟是相亲也正常,自从那次在第一军区生活区吃了那顿饭后,家里都清楚你反感相亲这种事情,这次肯定要另走一条道路,也许是想让你们试着多接触一下。”

    “不要说了。”简水儿一翻眼白,手掌横着比了个暂停的手势,嘟着嘴说道:“不管你打听到的消息是不是真的,既然那家伙自己不知道,咱们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少女拍了拍弹嫩的胸脯,睁着大眼睛后怕说道:“幸亏我在文艺圈里混了这么多年,至少混了一点儿好演技。”

    桐姐无可奈何,怜惜地望着简水儿,心想只怕许中校也不会相信这件有些荒唐的事情而这一对年轻男女也不仔细想想,以军方对许乐的看重,却让他来给国民少女当保镖,这究竟为什么。

    此去西林漫漫旅途,孤男寡女朝夕相处,飞船外金风微作,落地窗上玉露偶凝。

    ……不是相亲,胜似相亲,可以相亲。

    (今儿是冬至,结果家里停气,一直到现在,头痛的,大庆居然也会停气,这世道真是太怪了,等到六点才踏雪出去找吃的,回来便晚了,所以这两章也都稍晚……滞后祝大家羊肉汤圆吃的开心。

    这章写的最满意,虽是常态,但今天说的更认真。我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最不会写女人外在和神情的,这章非常认真努力地做一下尝试,写一下我所喜的简水儿,虽是无数人写过类似的,但我还真是头一次用这种笔法写,效果至少达到了我的想像。

    ps:仔细一算,这两天三章都写了一万字啊,挠头,不说吃亏,只是忽然在周推荐榜上看到间客的名字,震的我虎躯三震……我写故事六年,似乎都只有新书期或封推期间,你们才肯给我推荐票来着……这究竟是咋了?

    天地变色,天地变色,那我干脆再拉推荐票,大家手头有推荐票的,都投给我!反正那玩意儿不要钱,就是辛苦你们的手指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