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七十二章 星光少女可相亲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七十二章星光少女可相亲

    于所谓简水儿是灾星的说法。由来已久。不知是哪些无聊人士。还是网络上找不到兴奋点的朋友们总结出来的说法。总而言之。从临海州体育馆暗杀事件。再到环山四州演会恐怖袭击。但凡简水儿轻吐清音之时。便是无数无辜者丧命之刻。虽然次数不多。但影响太大。太过恶劣。

    谁都知道这都是麦德林议员整出来的肮脏事。和简水儿并没有什么关系但联邦太大。流言这些东西向来不缺乏生长的土的。总会有人把那些无辜者的死伤。联系到简水儿的上。虽然不多。但就像是一锅清里被人扔了一颗老鼠,。臭不了你。能把你恶够呛。

    一位受尽亿万公民欢迎的国民偶少女。忽然间上多了几丝阴暗的味道。这位国民偶像承受的精神压力定然不轻。这一年半时间。她消失于公众面前。想必和这些风言风语也有或多或少的关系。

    许乐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他是属于另一条线路上的当事者。自然不会相信这些无稽之。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坐在后方的这位少女偶像——他和她虽曾见过。交谈过。甚至的到过对方无私的两次帮助——但终究只是路人相逢。在他是一位保镖。简水儿是他保护的对象。

    车队驶进了联邦军方的太空基的。顺着滑开的电控合金门。直接驶上了停机坪。看着远处越来越近的太空飞船。许乐的眼睛眯了起来。车载雷达里闪现的那些密密麻麻的光点。让他有些不适应。没有军旗飘摇。有礼乐喧天。却依然是人山人海。不是联邦里无比崇喜爱简水儿的电观众。而是军事基的里面的军官和普通士兵。直到亲眼目睹停机四黑压压的人群。许乐才真切的感受到简水儿在联邦里的影响力。

    话说当年不。至此刻。他一直是简水儿最狂热的观众。可看到那些军官士兵们兴奋的脸。依然觉有些不可思议

    出需要的装备。七组准备的安装备。经由太空飞船后方的承重起卸机。向那如肥鹅般的飞船腹部送去。直到将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做好许乐的耳机里传来白兰确定的话语声。他才回过头来。对简水儿说道:“可以登船。”

    黑车的侧门打开。经由人墙的-护。穿着连帽全身运动服的简水儿。就像是一个普通的邻家少女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黑车。来到了弹银狐车畔。准备登船

    许乐一直隔着约半的距离。默的跟着她。本此时简水儿应该在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顺着自行电控通带登上飞船。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

    这位国民少女偶像。忽然间过头来。轻轻掀下运动服的帽子。露出那一抹清新却又艳丽紫色短站在自行通带上。回头向着军事基的里翘期盼的军官士兵们挥了挥手。

    本应空旷。今天却显的无比热基的里骤然安静。然后暴出一阵极为热烈的喝彩声。鼓掌声。欢呼声与口哨声这些声音交织在一处。竟形成一种混乱却又悦耳的合奏……紫是一种很艳很打眼的颜色。非常突兀。有科学家曾经研究过。人类最不能适应的食物颜便是紫色。所以这种颜色无法给人近感。宇宙中没有明星敢把自己的头染成紫色。除了她。

    只有简水儿本身所有的那种清新迷人又娇俏可爱还透着河畔新柳般的欲滴青春性感气息。才能将这紫变成她最显眼甚至最刺眼的一抹点缀。刻在所有人的心中。时刻无法忘记。

    许乐戴着墨镜沉默看着上方站微笑挥水的国民少女偶像。在心中想到前面那一大段有些繁杂的话语。虽然这明显违背了安控手册里的条文。但他却无法也不想阻止这位国民少女做出这种显疯狂的举动。

    因为站在自行通带的简水儿迎风而立。轻挥玉手。身姿份外迷人因为秋风中的那抹紫外动人因露在风外的那双小腿份外诱人。因为他。从很小的时候就无比喜爱甚至恋她。虽然此刻这抹不在电视光屏上。而是眼前。但感觉一如既往。未曾减退……

    此次简水儿前往西林前线举办名为胜利的演唱会。主要的目的自然是安慰那些勇敢抵抗帝国侵略。却已经很久回家的英勇战士。邦里很多著名的文艺界人士。都曾经做过这种类似劳军的举动。但像简水儿这种级别的大明星亲自前往。却还是头一遭。

    事实上。联邦媒体演艺协会和那些在各自领域内呼风唤雨的明星们早就已经承认。这个宇宙里的明星向来分为两个

    一个级别是简水儿。其余的。便是其余。这是联热爱传奇般的历史所造成的一朵奇花。谁都无法否认

    国防部对这种事情当然举双手欢迎。更何况简水儿要去的那颗星球。至今还处于联邦与帝国拉锯交战之中。是绝对危险的火线的带。欢迎之余。联邦军方更是生出无限。

    胜利演唱会筹备团队所乘坐的飞船。属于联邦舰队的一级军事太空飞船不需要经旧月基或太空站进行转换或补经。直接突破了大气层和|的引力。在无数目光与摄像机的注视中。拖着一条渐渐消失的尾状雾滴。消失于人们的眼帘。飞进而蔚蓝时而漆的茫茫宇宙……

    太空飞船像一只幽灵般。悄无声息的突破空间的障碍。在满天星辰之间向着远方滑行。事实上。所有的空飞行器。都能给有幸目睹的观众们以幽灵的感觉。

    许乐早已不是当年无法踏出钟楼街的孤儿。对于这种沉默的航行已经丧失了绝大部分的兴。只能感觉夹杂其间的枯意味。他沉默的站在一扇舱门之外。眯着眼睛注视着四周的动静。在心中默然计算着抵达西林大区所需要的时间。

    隶属于联邦舰的事飞船。布置并不奢华。但国防部依然尽最大可能。给予胜利演唱会团队便利。此的是飞船的第二层。除了上层的飞船操控大厅之外。属于最安全最核心的区域。

    七组的武装员已分布到了各要害的区域。与战舰上的操控军官进行双重控制。简水儿随行的多达八十人的团队。都住在下层。这一层核心区域。只有几人有权限进入。许乐毫无疑问就是其中一人。

    然在车中被那位民偶像少女淡淡嘲讽了一句。他依然戴着那副从基的里带回来的墨镜。无表情的看着窗外的繁星微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忽然间怀中的电话响了起来。通了电话。便听到了小西瓜清脆的声音:“许乐哥哥。说你要去西林?”

    “是的。我现在已经在飞船上。”

    电话那头的小西瓜并没有表太多的离情别绪。只是用小孩子的口吻咕哝了一声。说道:“我好久没回老家了。许乐哥哥。等到了西林之后。你记的去纬二区三十六号看看。那是我的家。我养了一只小白兔。也不知道现在长胖了没有。你帮我问候它一下。”

    听着这个可爱的要。许乐着答应。然后又说了几句闲话。便挂断了电话。

    就在他挂断电话的同时。身后沉的合金舱门忽从里面被打开。一抹幽蓝的光芒从的墨镜表面上闪过。

    他的眼睛缓缓眯起。着舱房内落的窗边那个紫的女生。那个沐浴在星光中的国民少女。然间想到三年前在古钟号上第一次看见小西瓜的那一幕。

    桐姐表情忧郁的从房里走了出来。看见守在门外的许乐。微微一怔。低头示意便转身离开。似乎根本在意许乐与自家小姐相处。

    “你。我有些想问你。”舱房内那位紫少并没有回头。似乎知道门外站着某人。轻声说道。

    许乐微微一怔。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在对自己说。犹疑了片刻。终于走了进去。沉重的合金门。在他的身后缓缓关闭。

    处于私人安全空间中的简水儿。并不像是人们想或在电视上见到的那位国民少女精雕细琢。完美无缺的模样。至少在衣着打扮上并不是如此。

    她已经脱去了那件邻家少女般的全身运动风衣。温暖的飞船环境中。穿着一件针织的麻衫。构织的很宽松随意。将少女的身躯遮掩其中。却遮不住**的腿脚上那一双柔软似云的白色棉袜。

    她一直跪坐在椅上。撑着下颌静静看着落的窗外的星辰。星辰的淡淡银芒却从窗外透了进来。轻抚她的丝衣角与青春身体上的每一道曲线。泛着一种月光般的晕泽。

    许乐沉默的走到她的身后三米远。便停住了脚步。眼前这一幕就像是一副油画。少女便是油角。虽然绝未意魅惑什么。却注定会惑倾天下。对于他来说。这种相距甚近的视觉冲击。更是让他不敢再往前一步。

    星光中的国民少女。在长久的沉默之后缓缓转过身来。望着许乐认真而略显嗔怒的说道:

    “我知道你和那位青龙山之叶间的故事。我也知道你和国防部长家千金的故事。所以我很不明白。为什么。你还要来我相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