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七十一章 上路

    乡见老乡,有可能两眼泪汪汪,也有可能背后打一枪维不曾抱头痛哭,也没有背后一刀捅过去抹了前世尘缘的阴暗念头,只是听着关于后路之类斩钉截铁、铿锵有力的话,彼此都被自己感动的一塌糊涂。(.netbsp;“别掉尿。”李维拿过啤酒瓶灌了一口,唏嘘道。

    许乐低头说道:“我是很难被煽情的人。”

    虽然感动,许乐却不可能答应让李维就此离开,远赴百慕大去打那片可能永远无法打下来的大大黑道江山。如今西林前线紧张,他不可能要求钟家那位夫人再帮助自己做什么,在百慕大星域中,他根本找不出来任何资源,那位百慕大的地下皇帝林半山与他只是在高铁之上擦肩而过,也没有任何瓜葛。

    最关键的是,许乐认为自己有谁都想不到的后路,即便这个联邦将来无情地抛弃他,收拾他,他还有宪章光辉里的那个老东西可以帮助自己——即便那个老东西都忽然翻脸,他还有左手的手镯——不拘遭逢如何郁郁,处境如何艰难,他自信自己都能硬生生杀出一条满是血污的道路。

    让李维为了给:己谋求一条联邦外的后路而去冒险,这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虽说那是李维自幼的梦想。

    拒绝李维离开,许乐不怎担心,他认为李维在都星圈只认识自己一个人,没钱没门路,绝无可能一个人偷偷跨越星河,偷渡去遥远的百慕大星域。

    所以第二天晨在茶几上看到被啤酒瓶压着的那张纸条时,他恼怒的无以复加,生出将啤酒瓶扔出窗外的冲动,但最终因为不愿意砸到公寓楼下的小朋友或花花草草而黯然住手。

    ……

    ……

    “你给他资助。你让他结识百慕大走私商人……你有没有想过。他是我地朋友?你至少应该先经过我地同意!”

    在都特区南郊高公口地一片空地中。许乐踩着几片粉碎地秋叶。表情愤怒盯着车前地利孝通。恨不得把一惯阴寒冷幽扮梅花地七少爷揍成满天飞舞地红梅碎片。

    李维无声息地离开都。踏上前往百慕大地未知旅程。是因为利七少爷提供了赞助。就连那几位百慕大地走私商人是因为木谷庄园里地午餐会。而让李维觅到了攀附地机会。

    “他要走地急。我也不知你不知道这件事情。昨天半夜。我也不方便给你打电话。”

    利孝通能感受到许乐此时心头地愤怒。不敢大意|认真地解释道:“不过你也放心。那几个走私商人我都打了招呼。无论是在旅途上是到了百慕大之后。都会好生照顾李维……其实要我说。既然你那位朋友有如此大地野心。你便由他去吧实在不行。你和林半山说一声。在百慕大谁还敢去惹他?”

    利七少爷地话语里其实打有伏笔。他赞助李维去百慕大打江山。一方面是想进一步投资许乐和许乐地圈子。另一方面未尝不是想在那处埋一记伏笔因为他很欣赏像李维这种小人物——在木谷庄园内。他旁敲侧击从此人嘴里听到一些关于许乐地过去。却没有丝毫进展一点让他更加欣赏李维。

    “我不认识林半山。”许乐看着利孝通,真地很想把这个朋友扑到地上揍一顿虽然他是唯一一个来替自己送行的朋友。然而看了一眼冷冰冰站在七少爷身后,依旧像一把布缚住的铁枪的曾哥,最终只是叹了一口气。

    按道理来说,许乐联邦逃犯的身份已经被那位老爷子强行压下,邰夫人应该不会再对李维动手,因为这不符合利益。然而万一那位老爷子死了呢?莫愁后山再次出手,李维便是许乐身份的一个缺口,这次邰家会再让西林钟家横伸一手,把事情揽过去吗?

    有了去年的那一次经历,如果再出现这种最恶劣的情况,许乐心知肚明,以李维的江湖子弟悍气,只怕不会再让这种情况生,如果他现自己不能保住自己,那么在落入对方手中之前,这位孤儿领应该便会异常冷漠强悍地了结自己的生命。

    朋友远离,生死相寄,情何以堪?然则无论此时感动的哗哗的,恼怒的蹭蹭的,已然于事无补。许乐站在高路口的秋风中,沉默片刻,便已回复平静,只是心头依然无限落寞。

    “至少我应该谢谢你专程来送我。”他望着面前的利孝通说道。

    利孝通将黑金相夹的衣领竖了起来,挡住了秋风的灌入,似笑非笑阴沉说道:“我并不担心你能不能从西林前线活着回来,只是希望你能满足我一个卑微的念头。”

    “嗯?”许乐皱着眉头望着他,不知道自己

    水儿前往西林,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你想你应该知道,我那位大哥正在追求那位国民偶像少女,虽然还没有完全成功,但一直在缓慢进展。家里的长辈都很看好此事。”利孝通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淡淡说道:“如果让他得手,我这继承权的位置,便没有什么希望了。”

    许乐眉尖微皱,虽然昨天在秋鸣山别墅内曾经见到了利修竹的身影,也能够猜到他与简水儿之间似乎有什么关系,可他依然不明白,堂堂铁算利家,且不说会不会嫌弃简水儿仅仅是位明星,怎么可能把继承权这么重要的大事,放在这种事情身上。

    “不要在我面前假装你什么都不知道。”

    利孝通看着许乐那张怔然的面容,想到自己花了极大的价钱才打听出来的那个风声,沉声说道:“此去西林长路漫漫,长夜也当漫漫……只要能破了这门亲事,我感谢你一辈子。”

    许乐的眉尖皱愈厉害,心想何其莫名其妙,自己只是一个保镖……摇头应道:“不明白你想说什么。难不成你指望我抢走你大哥的心上人?美男计我是没办法使的,对着你大哥这种俊朗成功男士,施清海出手或许还有些可能性。”

    “这世道,花样美男已经不行了,最流行沉默阳光的性格小生。”利孝通望着他笑了笑,转身挥手告别,带着曾哥钻进了豪华汽车。

    在高路口的秋风中,许乐望着远去的那辆汽车,有些惘然地摊开双手,现自己的西林之行似乎隐藏着什么很奇妙的因素,问题在于似乎身边很多人都知道,但自己却偏生不知道,而偏偏那些知道的人都以为自己已经知道……

    不再去想这像绕口令般的烦心,他钻进黑车,沉默地向着南郊秋鸣山别墅群驶去。一路见都秋景,清淡高天,便要离开这颗星球,不知何时才能回来,邰之源走了,施公子走了,李维走了,邹郁也走了。自己和这些友人的相聚总是短暂,分别却极为长久。

    一念及此,他不禁心生淡黯然。

    望着外于寒风间瑟瑟抖,一晃即过变成白线的野棉花,许乐暗想如果自己真的有事,这些人肯定会马上回到自己身边,人生于世,能够有这样几位既能吃肉喝酒,谈人生谈不谈价钱不谈生死的朋友,实在应该满足。

    ……

    ……

    二十七辆各色车辆组的车队驶出了秋鸣山别墅群。车队中有负责装载专业设备的重装卡车,有名贵的防弹银狐车,有几辆负责转运演艺专职工作人员的小巴,还有七辆是漆成墨绿色的军车,这个车队行驶在都南郊的公路上,显得浩浩荡荡,气势逼人,还有一辆毫不起眼,光泽黯淡的黑色汽车,却夹在车队的后方。

    许乐轻轻摁动车载雷达系统,确认四周的动静,静静看着前方不远处那辆名贵的防弹银狐,对于此行的阵势,也不禁感到些许吃惊。

    他们这是在前往军方太空基地的路上。消失在联邦公众面前已经长达一年半的简水儿,并没有被人们遗忘,这次复出演唱会选择在西林劳军,得到了军方上下的一致赞赏和大力支持,国防部竟是不惜财力物力,为这位国民少女的演出队伍,安排了一艘专用飞船。

    按道理来说,身为七组的安全主管,许乐这时候应该坐在前方那辆银色汽车内,贴身保护简水儿。但他并没有这样选择,因为经历了体育馆的暗杀之后,他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比邰家特制的黑车更坚固的保垒。

    “听说你现在在军队做事,难怪会染上戴墨镜的不良习惯。”

    黑车后排座位上,一位年轻的少女望着前方许乐的背影,淡声说道。她穿着一件带帽的运动风衣,包裹的极为严实,俏直可爱的鼻尖上加着一副大大的墨镜,并不显得夸张,反而将露在墨镜外的肌肤衬的更加细腻迷人。

    整个宇宙里最迷人的国民少女简水儿,并没有坐在自己的汽车中,而是单独落寞地坐在许乐的身后,望着那个一年多不见的小眼睛男生,问道:“为什么坚持让我坐这辆车?”

    “因为这辆车很强。”听到身后女孩儿的声音,许乐略感紧张,强自镇定回答道。

    “就像你一样强?”简水儿隔着墨镜,神情复杂地看着前方,说道:“要保护我这个灾星,必须要你这个军方最强大的人,是不是这个道理?”

    ……

    ……

    (今天下午写的些微不顺,度特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