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七十章 后路

    修竹必须离开秋鸣山别墅,不是因为别墅里那位小不是因为他的人被狼狈驱赶出了院落,不是因为他面对着许乐便会觉眼帘前遮着一片阴影,而是因为像他这种层级的人物,确实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

    联邦通过金融合算法已经很久,那些习惯了在酒庄里一边品着陈年红酒,一边轻描淡写拟定幕后大交易的金融大鳄们,在财政部和审计署的强大攻势下,已经无法安坐。铁算利家的继承人,自然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出面,自有那些联邦公民眼中的大鳄们去议会山打官司,但他也必须在幕后拢总处理一下事务。

    但无论如何,在兰晓龙的眼中,这位传说中的七大家子弟对上了许乐,走的有些萧索落寞。

    许乐对利修竹的退去却没有什么感觉——无论是当年看门房的小子,还是如今一只脚已经踏上金光大道的当红军官,面对着这些所谓的大人物,他始终一以贯之,不曾卑怯,不曾愤怒,只是将对方当作寻常人。

    这与他逃离东林后的经历有关,比如那位太子爷,比如那位小公主,但更多的还是东林石头的心性作樂,虽说他清楚只有枪管里才能喷出轻风淡云,然则心志定若磐石,身是强悍第一机器,又岂会被外在的权力财富武力所震慑影响。

    “把烟掐了。”走入墅内部,一位年纪并不大的女生非常恼怒地盯着许乐,压低声音迅地说道。

    “噢。”许乐用两根手指拈着头,四处寻找烟缸,却遍寻不找那容污纳垢的冰冷小瓷坑禁显得有些狼狈。

    “真是对不住。”姐从楼上走了下来,看到这幕不由大皱眉头,赶紧把那名被小姐宽容养的有些傲骄之气的女服务员赶走,对着许乐苦笑说道:“别墅里都是跟着小姐许久的服务人员话未免有些不客气。”

    想清楚了许多事的桐利家大少爷的好意都直接抛诸脑后,此时此刻面对着许乐,自然格外礼貌,毕竟传闻中面前这位年轻中校,是那位老爷子着力培养的对象。

    许有些怔然地捏着烟卷想到两年前遇着地那位清爽干炼地女军官。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片刻后才笑着说道:“不用这么客气。我终究只是一个保镖。”

    他眼角余光看到了别墅大里地一缸花草。赶紧将烟头摁在红泥中掐熄。满意地轻吁一口气。对桐姐说道:“我需要日程表。”

    保?桐姐绝对不会做如此想法。两年前在临海州体育馆地下停车场地血水湿冷地面上。救起昏迷中地许乐时只是认为这是一个能力不错。运气不错勇气也不错地小伙子。然而两年过去。这个小家伙已经成了联邦里最年轻地中校mx机甲地关键设计者。帕布尔总统非常赏识地人物……

    最关键地是现在谁都知道老爷子与他之间地关系。这样一位人物。加上此时别墅外明显战斗力惊人地那些安全人员。都被派来给小姐当保镖。或许谈不上暴殄天物。但幕后地真相肯定也不会这般简单。

    桐姐看着许乐掐熄在花草缸里地烟头。神情有些古怪。想说些什么。却终究还是没有出口。

    嘀地一声轻响。一份经过专业人士设计地详细行程单。传到了许乐地手机中。起始处有一个极为显眼地密级标志。许乐低头静静看了很久。有些愕然地抬头问道:“在西林大区开劳军演唱会?”

    “是,后天专载飞船就要出,我希望您的人员能够做好准备。”桐姐低声回答道。

    “好吧。”许乐用手里的电话挠了挠头,昨夜刚洗过头,一片清爽,不曾痒,只是他的头脑里充满了不尽的惑。

    终究还是要去西林的,只不过换了一个名义,只是国防部为什么会让自己跟着那位国民偶像少女去西林?许乐下意识里抬头望向闻香木铺成的青色楼板,没有看到赤足的紫少女飘然而至,心里却涌起了如同桐姐般的大惑。

    ……

    ……

    当天晚上,七组的绝大部分作战人员都留在了秋鸣山别墅中。许乐不是专业人士,但亲眼目睹了别墅四周细腻隐秘到让人头皮麻的安控设置,在赞叹于下属们能力的同时,自然也不会有更多的担心。

    在毕业日的凌晨军演里,七组的汉子们面对着铁七师的近卫营,毫无意外的全军覆没,但那是在虚拟的铁血战场上,真正在社会里做这些细致处的缜密勾当,以七组展现出来的能力,如今的秋鸣山别墅,就算有一个加强连正面强攻,只怕也攻不进去。

    离开s1之后的保安计划,自然有白秘书和那些专业人士处理。他这个名义上的主管,竟显得有些无所事事,当夜轮班,便离开了秋鸣山别墅,回到了自己望都的公寓中,只是想着今天没有看到久违的那抹紫,心情不禁有些淡淡的异样。

    远赴西林,拱卫那位光彩夺目的国民少女,身后还有一座联邦最奇崛的山峰阴影,一切都在迷途间,看不到真实的前景,许乐并不轻松,甚至生起强烈的冲动去给费城打个电话,然而他却无奈地现,虽说联邦里将他与费城李家

    传的沸沸扬扬,无比离奇,甚至有人说他是军神李匹年的嫩儿子……可实际上,他连那位老爷子的电话都没有。

    西林前线,大战一触即,简水儿选择此刻去慰问前线战士,地点还是那个最危险的星球,许乐一方面佩服自己这位梦中偶像的勇气和坚持,另一方面也生出了无穷警惕,隐隐间,他那个隐晦的不祥念头,竟变得更加清晰了些。

    此番西去可还能再回来?

    正是因为这个忽然生出的不顺念头,许乐必须向他所在意的那些人告别,可惜当他回到望都公寓,不停拨打电话时现那廖廖可数的几个朋友提前向自己表达了告别的意思。

    施清海留了一张纸,便施施然地跟随青龙山**军一部——如今的联邦特一军,于昨天乘坐军方飞船前往了西林前线,担任青龙山方面提出,帕布尔总统亲自任命的联络官一职。

    邹郁留下了几电话录音带着孩子去了临海州,以一个未婚妈妈的身份入了被中断两年之久的学业。

    邰之源更是消失的彻底,他离开前隐隐提过,是要去缓和西林那头老虎与联邦中央政府之间的情绪,此人的消失也已经不是一次,可许乐依然有些担心。

    这些人的离,许乐已经有思想准备当他听到坐在沙上喝啤酒的李维,也说自己马上便要离开s1时终于忍不住苦恼地挠起了头,露着满口白牙无奈问道:“你又要去哪里?”

    李维没有马上回答他这个问题是握着啤酒瓶,微笑望着他陷入了沉默。

    这当年的孤儿领,看着与自己一道长大的友人,在心中默然想到,和在钟楼街的时候相比,许乐变得更沉默了,虽说眼睛还是笑眯眯的,但总觉得和以前不一样。

    时光能改变很多事情,也许连沙滩上的痕迹都掸动不得。

    李默然想着,自己被人捉到百慕大,那些人明显是用自己威胁许乐,然而需要隐藏身份的这小子,却并没有抛弃自己。东林底层江湖一少年,在狱中又一年,他不知见过多少背信弃义,尔虞我诈,黑暗污秽之事,自认站在许乐的立场上,他做不到这点,不把对方一刀捅了就算是好的。

    “东林那个小地方,天上总是遮着灰蒙蒙的红尘,星星看不清楚,自然也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李维打破了沉默,轻声说道:“这次我被那些大人物捉了,虽说好生折腾了一番……但我终究去过一遭百慕大。”

    “那可是百慕大。”

    李维嘿嘿自嘲一笑,带着几分寂寞,几分不平说道:“你也清楚,我们那条街上的小子,有谁出过河西州?就连当年最生猛的黑帮头目,又有谁出过东林?可我出来了……谁能相信,我这样一个小人物,居然也来过都,甚至出了联邦?”

    “那就留在s1,不是挺好?”许乐说道。

    “不,我要去百慕大。”李维低头看着啤酒瓶,说道:“我不想一辈子都只能看酒瓶口这么大的世界……不错,s1很大,都很繁华,但我还是更喜欢百慕大。”

    他抬起头来,压抑着心中的情绪快说道:“百慕大和联邦不一样……那里的江湖才是真正的江湖,那里的人什么事儿都敢做……谁他妈像钟楼街,掌着几个街区的几个黑市贩子,凭着捅了几个人的肚子,就觉得生猛的不行?”

    “那里没有宪章。”李维认真地盯着许乐的眼睛说道:“我承认看着你现如今的光彩,我并不平衡,我要做事,我不可能跟着你就这么混一辈子……生活这玩意儿,总是要有点儿挑战性的,我不像你可能是天生做大事的人,但我也想玩的精彩一些。”

    许乐沉默不语,用手拧开瓶盖咕咕灌了几大口啤酒,唇边的白沫与李维先前激动喷在他脸上的唾沫混在了一处。

    李维盯着啤酒瓶,声音渐低,说道:“我不可能回东林,因为我总是你的一个麻烦,所以我想去百慕大。不过你放心,我这次的目标,绝对不是去打下几条街……”

    许乐放下酒瓶,沉默地看着他,问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自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对彼此的性情心理摸的一清二楚。李维在他的目光下沉默很久,终于说出了真实的心意。

    “别看你现在在联邦混的风光,但我能看出来,你的麻烦也不少……把你现在的资源给我点儿,让我去百慕大打拼几年,混出点儿名堂。”

    “如果将来这个联邦要收拾你……我很想在联邦之外给你留条后路。”

    留条后路?许乐拿起啤酒瓶连喝数口,咳嗽声声,呛得鼻头微酸,心头微暖。

    ……

    ……

    (写映秀的时候曾经提过,那时候想写信任,这个理想一直不曾淡忘,间客里面我也是最想写这个,阴谋背叛那些东西,对许乐这种阳光少年来说,非常的不公平,俺要给他很大很大的温暖……却不见得是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