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六十八章 秋鸣

    有Bug,第二卷第一百一十二章,李将军提到那侄女……我写错了,认错。鸣谢依遗,野人和,其实肯定还有别的同学现这个Bug,然而我一直没有反应过来,在此一并致谢。今天的第二章在十点后,今儿有点儿家务事要做。)

    ……

    ……

    秋鸣山别墅群其实并没有成群,在一片海拨不过两百米的金黄秋山之间,十余幢风格各异的独门别墅散落谷间——这种散落的设计,充分地为别墅的主人们保留了各自的私隐,即便住了三四年,或许别墅间的主人彼此都不曾照过面。

    别墅四周的矮矮山丛虽然不高,却恰好满足了联邦上层名流们出门愿见山,却又不愿爬高山出臭汗的小心思,加此这片山谷出门有红叶遮眼前清空,转身便有泛着白黄色的作旧木栈在公路旁的草间似隐似现,说出的清贵幽静。

    白水公司第七小组的十八条汉子看着四周的美景,眼前的独院别墅,脸上虽然依然是一脸冷酷,万分从容,心中却早已生出无穷好奇,那位联邦偶像少女今年好像将将二十年华,居然就能住进这种清贵所在。

    奉白水保安公司总部直接命令,许乐带领的七组从今天起,便要正式接手简水儿的安全顾问工作,也就是所谓保镖。然而当他们来到秋鸣山别墅群时被一群同行很干净利落地拦在了外面。

    第七小组的人有被愚弄后的愤怒,他们只是冷漠地看着别墅内外隐隐可见的黑衣同行们,等着上级与门口那位保安主管交涉。虽然这些汉子们对简水儿很好奇,很喜爱,但终究是一群经常替联邦做见不得光的污秽事的狠人,被公司……或是国防部直接压来做保镖,他们的心头总有些抵触情绪。

    秋鸣山别墅大门口,一位四十岁的保安主管,平静地看着门口这一列车队,眉梢微微颤动一丝回复了平常。七辆被漆成墨绿色的军车组成的车队,却偏偏没有军方牌照,这事情里透着一份古怪。

    “我们现在负护秋鸣山别墅。”保安主管微笑着说道:“我并不知道简水儿小姐还另有安排。”

    负责交涉地龙耸耸肩。有些不适应白水公司紧绷地工作正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会出现在这里。但我们与别墅里地人签有合同。今天是正式上岗地第一天。不管这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想你总应该让我们进去。”

    “对不起。职责所在。没有过别墅主人地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保安主管地语气很礼貌。但却透着一股不容质地肯定。他看着别墅门口地七辆墨绿色地军车。想到少爷曾经隐隐提到过地某件事情。开口问道:“请问你们是不是一军区地?”

    兰晓龙微:一怔。心想自己以前倒是一军区8384部队。问题是现在却变成了白水公司地保镖了扯衣袖。低头耸肩说道:“不是。我们是白水公司地人。”

    保安主管听到们承认不是一军区地人。心情愈平静。微笑说道:“原来是白水地同行。抱歉。我还是不能让你们进去。我也没有看见过你们地合同。不过从昨天开始。秋鸣山地安全顾问工作。就已经由我们接手……至于白水公司那边。我地上级会向贵公司总裁先生打招呼。”

    这句话里地硬气油然透了出来知道别墅外地人属于白水公司。这位不知来历地保安主管。却依然如此强硬。很明显已经进驻秋鸣山别墅地保安部门背景。并不比白水身后地果壳更小。

    主管地这句话不是挑衅带着一丝居高临下地味道。然而令他感到意外地是门口这些白水公司地保镖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抽烟地抽烟闭目养神地继续闭着目……

    “我想你还是应该先请示一下。”一直沉默站在车旁抽烟的许乐,忽然开口说道。

    那名保安主管看了许乐一眼条斯理说道:“我不认为有这个必要。”

    这句话说的便有些风轻云淡了,许乐骤然间想到流风坡会所酒会露台上的那一幕,笑了笑,他不在乎这些拦在门口的人是谁,也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些小冲突上,直接取出电话摁下了一串号码,对着电话说道:“我们到了,但被人拦住,你看是不是出来接我们一下?”

    ……

    ……

    “我知道她在午睡,只是我还是想劝她,不要远赴西林。

    那边战事将启,尤其是她又执拗地将劳军演唱会的放在46o那个地方……要知道那颗小星球还属于双方交织火力的危险地带,谁也不清楚联邦什么时候动反攻,会不会动反攻。”

    秋鸣山别墅内部,铁算利家的第一序列继承人,三林联合银行副总裁利修竹,英俊至极的脸上闪过一丝微涩的笑容:“我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可是这终究没有必要。”

    桐姐看着面前这位沉稳温和的利家大少爷,不由微感歉然,她对这位利家大少爷的印象极好,为难回答道:“您也知道,小姐下的决定,

    里都拦不住,我再劝她也没有什么用处。”

    利修绣微微沉默。他知道简水儿的隐秘身世,所以从来没有把她当成一名明星对待。在七大家的眼中,任何光彩夺目的明星和予取予求,召之即来,呼之则走的装饰品,都没有什么两样,但简水儿不是这种人。

    在这两年多时间的淡淡相处中,利修绣承认自己已经被这位小自己许多的女孩儿所深深吸引以当他知道对方决意远赴西林时,一向淡薄寡情的心中,竟多了许多担忧与愁怀。

    “如果她坚持,那就请把外面的保安人员带上。”利修竹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望着桐姐说道:“不是对您不敬,然而星辰遥远,她又向来不愿意借助家中的力量,身边总要多些安全力量,才能放心。”

    对着简水儿的助理兼保镖外表温和实则骄傲到极点的利修竹,也能说出一个您字,只能说明他对那位女子是志在必得,不可或忘。

    利修竹微微一,伸手阻止桐姐的拒绝,说道:“都是家里的精干力量部出自各大军区的特战营,又经受了很长时间的培训。如果从战斗力和专业素质上讲,我相信要比三大保安公司更值得信任一些。”

    “白水公司那边的合同,我去推了。”利修绣淡淡说道,然而就在此时,桐姐手中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桐姐抱歉一,便急匆匆地向着别墅外走去。利修竹静静看着桐姐的背影,没有去想那个电话的内容,只是想着此时楼上正在午睡的那名女孩儿,直到今天为止只知道那位让整个联邦痴迷的国民少女……应该是那家的人,而且是很亲密的那种,但具体是什么关系,却始终无法知道。

    ……

    ……

    桐姐走出了墅大门,便看到了铁算利家的安全人员与七组汉子们的对峙。她对那名保安主管点头示意,直走到了许乐的身前,抱歉说道:“实在不好意思,他们是小姐一位朋友派来的安全人员,两边没有沟通好。”

    许乐将烟卷放到脚底熄,然后直起身体笑望着桐姐说道:“没什么,只是我想问,我的人什么时候能接手。”

    “这个可能通一下。”桐姐看着面前的许乐,轻声说道:“如果双方联合负责安全工作,你觉得怎么样?”

    许乐微微一怔有说话,任由沉默在别墅门口酵了很久才开口说道:“看来简水儿小姐那位朋友对您的影响力不小。”

    桐姐微微蹙眉些不适应这句话的口气。她很清楚面前这位年轻人,在这两年时间里做过多少大事而今日再次重遇,才怔然现乐的心性似乎与以往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然而她听着许乐这句话里隐藏着的指责意味和淡淡警告,仍然止不住微感羞怒。

    “我知道以你现在的身份地位,再来做小姐的保镖,确实很屈材,但你总应该记住,我们才是雇主。”她蹙着眉尖说道。

    “我想您才大概忘了真正的雇主是谁。”许乐摇头说道:“我执行的是国防部的军令。”

    他说话的语气很平静,并没有什么赌气的意味在内,然而落在桐姐的耳中,却并不轻松。她作为简水儿的贴身助理,当然清楚许乐和第七小组前来,真正的雇主是国防部……甚至应该是那位老爷子,她的表情顿时一僵。

    “如果您不放心第七组的战斗力,我们可以马上离开,但部里面,我需要您帮助做一个情况说明。”许乐说道:“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合作。”

    许乐猜测的没有错,桐姐正是因为欣赏楼内的利修竹,所以才会尝试着让双方一同负责安全工作,作为一名助理,这种尝试毫无问属于有些昏头。幸亏这种尝试被许乐直接拒绝,而直到此时,桐姐才想起面前这位年轻人身上另外一个传闻。

    很奇妙,就因为那个传言,桐姐马上将利修竹对自己的影响力完全抛诸脑后,微感难堪地歉说道:“你批评的是,这是我的错误。”

    ……

    ……

    利家保安主管吃惊地看着这一幕,不知道白水公司这个七组主管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能让一向冷若冰霜的桐姐竟马上变了主意。

    许乐站回了军车边,点燃了另外一根烟,眯着眼睛,看着院内远处的秋鸣山别墅出神。另一边,七组的武装成员们已经在桐姐的带领下,走进了别墅的大门。

    他们根本无视院内警惕敌视的目光,一脸冷酷,虽谈不上雄赳赳气昂昂,但那种顾盼肃然,眼中无余子的气派,依然让利家的安全人员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挑衅与羞辱。

    真正的羞辱还在后面,七组武装人员进入秋鸣山别墅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清场。他们在白玉兰的带领下,按照别墅方提供的内部人员名单,毫不客气地把利家派来的所有安全人员,全部赶出了别墅院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