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六十七章 不乱发

    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六十七章不乱

    在窗外远眺的军官军姿标准。一丝不苟。尤其是头戴的很是仔细。每一络头都被细细的抿进了帽沿中。听下属的感慨。他露在阴影外的薄唇微微一抿。表情有些淡薄阴沉。“两年前的新年。我们就曾经失败过。但事实证明。表面上的失败。依然有可能换来最,的成功。”

    军官低沉的声音在房间内响了起来。“两年前我有很多事情还不懂。但现在懂了。也不再自认为是个|人物。因为我个人虽然渺小。但却身处一个强大的集体。参与到联邦的大事之中。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是大人物。”

    他身后的下属站的笔直。此人虽无法接触到更具体的一些的上层信息但听着军官的这些话。依然感到热血沸腾。即便没有这些热血的感召。身为军人。他都将全力完成上级交付的任何使命。并且不会有任何疑问。

    军官挥了挥手。让|属离开房间去处理后续的事务。自己却依然站在窗前。隔着滤波光膜。怔怔的看着街对面的国防部大楼。和旁边的培训中心。依然是在这幢住满了军官寓中。虽然只是换了一个单元。但他并不担心被人查到自己。

    然后他想起了年的元月一号

    似乎只是复了一遍失败。然而这两次失败对于他来说。却有着绝大的不同。

    第一次失败。他所随的大人物与德林议员合作。共同提供情报。交由第二军区的青壮军官动对临海体育馆的突袭。在这个过程中。他只是一个旁观。失败对于他来说并没有太过痛楚的记忆。反而是麦德林议员那位习惯合成毛衫的中年人。听说最后死了麦德林议员也才因此露出了马脚。

    军官停住了本想掏烟来抽的手。此事而提醒自己。不可留下任何习惯性的痕迹不能给联邦内的那些调查以任何机会。

    而这一次失败。军官却是实实在参与。那名死在木谷庄园的顶尖枪手。是他少年便结识的同行。是一名极为优秀的职业军人。所以这次失败令他苦站在窗看暮色沉默良久。却只能强忍。

    “银川兄走好。”窗户玻璃上淡反射出军官面部的阴影。他盯着这片阴影。就像盯着那位死的脸。淡淡哀的默哀却没有摘下军帽

    如果那名枪手手里有一把重狙。许可以完成任务。然后逃往百慕大。然而联邦严格控制枪械。军官所处的那个圈子并没有施公子这样的人物。接触不到联邦底层那一片黑水。如果那名枪手动用长狙的话。联邦和西林钟家事后一定会查到很多事情。

    当然。军官清楚那名枪手不肯动狙的真实原因不仅仅是为了掩护他们这个拥有铁一般意志的集体更是因为作为一名优秀职业军人的他。不愿意动用狙击步枪去暗杀一个可爱的小儿。像这种卑劣的事情。他本来就不愿意做。更何况还要让小女孩儿死的如此残酷。

    军官静静的看着玻璃上的自己。他和那名死去的枪手一样都认为暗杀一个无辜的小女孩儿是很卑劣的事情但为了伟大的目标。他们必须坚持下去。为了宇宙光辉真正的灿烂可以允许背景上出现几个小黑点。

    事实上军官所属的势力集团。就像两年前那样。然从这次失败的暗杀行动中。将谋取一些好处。暗生在木谷庄园。那名枪手的身份是林家的安全人员。论事后做何释。西林那头本来就孤傲于七大家间的老虎。与其余家族的关系只怕会更加恶化。甚至还包括马上将要进驻西林前线的青龙山军。也许都会因为今天的事情。而与西林军区间产生某些问。

    军官用清醒的头脑像战术推演一般进行着推算。确认自己追随的大人物并没有漏算什么。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两年前如果家的太子爷真的死了。那该有多好?两年后。如果钟家的小公主死了。西林钟家继承权大乱。老虎的那些兄只怕都要急着把自己的儿女全部过他。这又该多好?

    只可惜两次的计划。都被那个叫做许乐的年轻人破坏了。当然。这次计划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有些不能允许许乐西林钟家走的太近。许乐是联邦刻意培养的将来。西林钟家是注定要从历史上抹灭的陈旧过去。二联系在一起。不符合联邦的利益。

    军官沉默的压低军帽。走出了办公室。离开时的情绪已经平静……

    有枪手试图行刺西林钟司令的千金。在-庄园当场身亡。联邦政府和议会山的大人物们。谁不知道这位小千金对于联邦政治局势的重要意义?无数的怒火顿洒向了所有的强力部门。

    联邦调查局和都察总署连夜展开调查。在宪章局的帮助下。只用了很短的时间。便将|名枪手的真实身份查的一清二楚。却也让追查幕后主使的线索然止。

    那名枪手姓陈名银川。第一军事学院肆业。如今林家的安全顾问部门副主管——但却拥有一个敏感而真实的身份。他是国防部的秘密在职军官——事实上。当年从一院肆业。到进入林家充当安全顾问。都是由联邦军方一手安排。

    除了必须向西林钟家做交待之外。联合调查出来的真实信息。只有许乐

    知道。国防部要求他保密。因为这涉及到了军机

    及到联邦政府一直在暗中渗七大家。这个理所当然。却依然令人感到震惊的事实。

    明明联邦七大家与政府高官和议员们的关系无比密切。然而私底下。联邦政府和议会山。却也在反制七大家。那名叫|银川的优秀潜伏军官。便是这种反制段中的一环。

    这些背景看上去似乎有些有趣。但落在许乐的眼帘中却显的格外寒冷。

    按照档案里的记载。和对联邦军方培训系统的了解。他相信这名枪手拥有十分优秀的能力对联邦的忠诚度绝无二话。可他为什么要杀小西瓜?

    没有人知道陈银川执行这一场暗杀的真实原因。更没有人能够查到他的幕后站着谁。联合调查小组只是到陈银川当年在第一军事学院就读时。曾经深受当时的院长杨劲松的赏识。二人关系亲密。

    而杨劲松。正是位因为临海州暗杀事件。在国防部大楼举尽的国防部副部长。

    因为这个,索调查认为这次暗是联邦军方某些青壮派在联邦大和解背景下一次垂死挣的反扑。是一次针对临海州体育馆事件的疯狂复仇就现在的情报看来。这只是一个独立单的事件。并不存在太多的阴谋。

    许乐并不认同。更不会接受这个调结论因为那名厉害的枪手。明显不是来杀自己。而是针对小西瓜

    “陈银川。”

    他沉默看着电子档案上那名枪的秘密资料和照片。想到悬崖边古松下的拍案三枪。想到人的厉害处。不由生出淡淡感慨。宇宙之大。果然隐藏着太多出色的人物。对于田子的生猛许心中早有预见。这位默默无名的军官。却给了他意外的震撼。

    将电子档案销毁。他站起身来。好了那件黑色的正装。走出了位于白水公司的办公室一出门便听见了白玉兰细声细气却格外阴冷的训斥声音。

    “你们不要真的自己当成雇佣兵。要知道现在七组里没有军籍的。只有我一个人。”

    “你们是真正的人执行国防部的命令。居然也能马虎到这种程度。就算你们是雇佣兵。难道也要受保护的对象一个人处于危险之中?更何况你要知道。是我们主管。我们的头儿。”

    “回军营里一年多时间。你们把那点儿杀人不眨眼的意思都忘的一干二净了。所以主管被人用枪指着的时候。你们也不觉的他会死。所以你们一个人都不在身边?”白玉兰微微一笑。却笑的无比讥:“我知道咱们这位主管很强。比你们谁都要强。但他再强也只是一个人。而你们。就是要做他的最后一件防弹最后一把匕。还是说将来在战场上。你们指望主管来保护你们?”

    “当时你们人在哪儿?保护那位小千金用的着你们所有人?你们就真指望我一个人跟着。不要忘记我是刚出院的废柴。”

    第七小组十八条汉老老实实的站在过道里。被微垂着头。任由黑色丝荡于额前的白玉兰嘲讽训斥——说来奇妙。白玉兰气质宁柔闺秀。但七组十几位暴烈的成员。在他面前却像是一排般老实。当然。此时正耸着肩的兰晓龙例外。

    因为许乐在木谷庄园被那名枪手打了一枪。白玉兰的情绪真的很阴怒。看着那些当初的下属。自然没有什么好言好语。虽然依旧轻声细语。却是说不出的冷漠。

    走出门来的许乐双眼微眯。看着白玉兰的后背沉默片刻。开口打断了他的训话:“准备车。去接收任务。”

    白玉兰身体微微一顿。然后缓缓抬起头。声细语说道:“是。”

    几分钟后。墨绿色的准军事车驶离了白水公司基的。沿着都特城环城高。来到了南郊一片清幽的群外。

    住在这片别墅里的们想来非富贵。并没有出第七小组成员们对那位国民偶像少女住所的预判。这位宇宙里最红的|像少女。已经远离联邦公众视线长达一年之久。一想到今后便要负责她的安全工作。即便是这些曾经常年在宇宙边缘杀人放火的狠人。也不禁有些期盼与好奇。

    然则这一群狠人。却被人在那幢独院别墅前拦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