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六十六章 田大

    栖霞州别墅中,许乐曾经听钟夫人提过当年的那段往子因为将军方当时的明日之星杜少卿揍成了冰雪猪妖,从而军职被一掳到底,档案上留下了墨色极重的一笔记录。田胖子三十三岁便因战功晋升为上校,却因为档案的问题,此生无望在肩上缀一颗将星,才会黯然退伍。

    所以听到利孝通这句田大棒上校时,他便知道七少爷并没有认错人,只是心中生出些许怪异的感觉,田大棒上校?这个名字和军衔搭配起来,还真是有些让人不舒服。令他感到怪异的,还有利孝通此时恭敬的态度,以及不远处林斗海沉默的表现。

    以七大家在联邦中的影响及地位而言,一名已经退伍的上校,断然不能令利孝通如此尊敬;田胖子当场毙了那名枪手,虽说众人看着是那名枪手先掏的枪,但那枪手终究是林家安全人员的身份,向来愚蠢放肆骄傲的林斗海,居然也变的如此老实,难道也是因为……田胖子?

    “我就是田大棒子,七少爷有什么吩咐?”田胖子笑眯眯地望着利孝通说道,手里还笨拙地握着那把刚刚杀过人的枪,笑容里却充满了不知从哪里来的热情与亲切。

    利孝通却无法忘记此人刚刚毙了一名厉害枪手,心头一寒,苦笑说道:“田上校不要逗我,只是向您问个安罢了。”

    说完这句话,利通便赶紧让开了道路。田胖子也不以为意,笑眯眯地走了过去。便在此时,人群外围有一位中年女管家模样的人,温和对着田胖子致意说道:“田上校,家里长辈想请你过去坐坐。”

    今日木谷庄园里的第三,一直沉默安静到现在的南相家族,终于声,第一声却与庄园里隐隐流动的寒流无关而是请这位看上去太过寻常的田胖子过去一叙。

    七大家之一南相家,持家甚严,与邰家的隐于历史幕后不同,属于真正的低调,甚至比远在3的那两个家族还要沉默。但这样一个家族,却对田胖子出了亲切的邀请,这种表态,毫无问对于尚不知道田胖子所属势力的某些人或像许乐这种不了解田胖子当年生猛事迹的人来说,又是一种震撼教育。

    “您客气了。”田胖子笑眯地回答道:“只是今儿个还有事情要办不打扰了。”

    先前酷杀人,将自身的强悍展现的淋漓尽致,一转身却是笑脸迎人,亲切怡人,甚至还带着一丝谨小慎微的谦虚落在众人眼中,心底不知泛起多少复杂感受。

    那位女管只是代表南相家过来表示一下态度显已经预判到了此人地回答。也不意外。微笑着欠身说道:“田上校。今天地事情。如果有需要。家里愿意为您做个见证。”

    “那感好多谢南相夫人。”

    田胖子亲切地面容里夹着一丝复杂情绪。不知道他凭什么断定今天来木谷度初秋节地南相家……来地是夫人。

    ……

    ……

    准备转身离开地许乐默看着田胖子与南相家来人亲切交谈。终究没有忍住心中地问问了利孝通一句:“你们都认识田胖子?”

    “当年西林老虎手下第一大将,虽然早已不在舞台之上们这些后辈没有见过,但必须记住他的名字。”利孝通望着田胖子宽厚的后背说道:“但我们敬他畏他,与西林的关系却并不太大。”

    “田大棒是你和林半山的前辈,当年联邦里最没规矩的一个人。听家里长辈说,田大棒子少年的时候,曾经在费城里连续装过十四家修身馆的学徒,然后挑了十四家……”

    利孝通微涩一笑说道:“如果不是费城有李家坐镇,真不知道会闹出多大风波来。后来他从军入伍,也不知道在前线惹了多少乱子,幸亏西林那头老虎能镇得住他。”

    听到修身馆三个字,许乐很自然地想到三年前在古钟号飞船上,田胖子对自己的建议。但他此刻想的更多的是,在费城那位老爷子的眼皮子下面,还是个少年的田胖子居然也能癫狂如斯,真非常人也,只是不知道少年时的他会不会也是一个胖子……

    “关于田大棒的故事还有很多。只是既然你和西林钟家这么熟,连烟花小公主都喊你哥哥……这种事情你自己问就好。”

    说着说着,利七少的语气里多了一丝不悦,他直到前一刻,才确定许乐带来的小女孩儿,就是西林钟家那位碰不得的小公主。一想到许乐这家伙居然和西林钟家关系如此亲密,自己却是刚刚得知,便不禁生出些许不满,只是这种不满依然被局限在朋友范畴之内。

    他此刻心里更多的反而是对许乐运势的感慨,李家,邰家

    ……这等运势,在联邦之中也应该算是逆天了吧,如前幽林中,南相家千金的那番表白,只怕会更加无言。

    许乐心知肚明他在抱怨什么,挠着头解释道:“我认识小西瓜,也就是你说的什么钟家小公主……真的只是意外,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木谷今日有风波,不可能有时间去痛诉革命男保姆家史,只是开了个头便戛然而止。只是在说的时候,许乐不禁暗想,封余大叔给自己留下的逃离东林路线,才遇着小西瓜,进梨花大学遇着邰之源,如果这一切真是大叔安排的,那厮未免也太过近妖,而且他死之前做这种安排究竟是为什么?

    庄园已乱,人不能散。在幽林之畔,许乐向田胖子认真地开口问道:“你当时怎么知道那个灰衣人就是枪手?”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田胖子笑眯眯地望着许乐,反问道。

    许乐学兰晓龙模样耸耸肩,不得已回避了这个问题,因为他解释不了。

    田胖子沉默片刻,忽然笑嗅了嗅空气,淡淡说道:“那个人身上有二型火药的灼味儿。”

    许乐马上明了过来,那名枪手受伤之后强行止血,用的是子弹里的药粉,而也正是这种味道,被田胖子现了痕迹。

    “那你为什么要杀他?”许看着田胖子垂在腰侧那双软绵绵的馒头手,轻声问道。

    “因为很危险。”田胖子转过身来,望着许乐说道:“虽然被你和你手下伤了,但当时的他依然危险。事实上像这种危险的高手,就算抓住他,也不可能问出幕后的主使……既然如此,我宁愿当场杀了他,震慑一下某些人。”

    某些人是,为什么会选择在此时此刻,对西林钟家放在联邦的质子钟烟花小姑娘起暗杀?许乐沉默片刻,心头凉意渐生,喃喃说道:“但留个活口,也许总能问出一些什么来。”

    “问出了谁能信?哪怕帝国的崽子们一直盯着我们,来自联邦的敌意也从来没有减少过。”田胖子略带一丝嘲讽望着他,说道:“如果我说是铁七师做的,你信吗?”

    许乐认真地思考了很久,然后摇了摇头,任何一个逻辑思维正常的人,都不会认可田胖子疯狂的推论,杀死西林钟家的继承人,对于铁七师和杜少卿没有任何好处,更关键的是,杜少卿这种职业军人的典范,绝军人或许暴烈好胜记仇,却不是丧心病狂之辈。

    田胖子见他摇头,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中却骤然间生出一丝与他身形情态完全不符的沧桑坚狠意味。

    没有过多久,都警察总署和联邦调查局的探员们来到木谷庄园,痛苦而愤怒地开始了对此次事件的调查,无论是谁,想要伤害到西林钟家送到联邦来的小公主,都是政府绝对不会允许的事情。

    击毙了枪手的田胖子,留下一份简单的笔录和一个联系方式,便抱起了钟烟花,在手下那批强悍的西林特种兵保护下,无视庄园门口闪烁的警灯和脸色铁青的风衣探员,就此离去。

    此人施施然地来,施施然地走,留下一名厉害枪手的尸体,一个强横的背影和一园沉默震惊。

    “许乐哥哥再见。”

    许乐站在木谷清幽的暮色秋林之畔,看着远去的车队,想起小姑娘先前脆生生的告别,平凡的面容上不禁浮现出一丝真诚的笑容,马上便要结束假期了,也不知道将来还能不能再见这位小姑娘。

    想到钟烟花清嫩的小脸,心头那抹阴影很自然地淡了少许,他下意识回头望去,知道联邦调查局和警察总署的不可能为难到南相家,却止不住好奇,那位秀丽的女孩儿,如果知道此间生的故事后,会是怎样的表情呢?

    ……

    ……

    都特区国防部培训中心对街的一间公寓里,一位军官正隔着滤光薄膜,看着秋日下的街景,紧握着加密电话的右手,却泄露了他此时真实的情绪。

    这层滤光薄膜可以防止热成像系统的探视,所以他站在窗后并不怎么担心自己的真实面容被人看到,但他依然把军帽压的低低的,让阴影挡住了自己大部分的面容,就像今天死在庄园里的那名枪手一样。

    “任务又失败了。”他身旁一名下属脸色沉郁说道。

    (离九点四十还有半小时,你们已经砸了很多了,已经近七百,代表着三更七天……可是俺顶的住!还有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