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六十五章 阁下

    林大区远在星海之外,虽然该大区与都星圈之间的不比东林大区更远,但因为千世钟家、那头老虎的存在,而一直显得与联邦政府若即若离,隐隐抗拒。遍布宇宙的宪章光辉,能够保证整个联邦永远处于团结之中,却无法抹除人心深处对事态最险恶的推测、联邦对西林人的暗中警惕和隐隐不悦。

    都星圈与西林之间有情有义、有恩有怨有故事,这种历史传统太久,久到谁都对谁不怎么放心。虽说西林那头老虎怎么也不可能背叛联邦,正面对抗宪章光辉,但联邦政府仍然对那片近乎独立的王国,近乎无人能制的“军阀头子”——这是席格总统几年前私下的评语——感到棘手头痛和愤怒。

    这是历史传统,联邦政府也在遵循一个并不怎么美好的历史传统:就像无比久远之前的皇朝时代一样,西林钟家的继承人,必须留在都星圈成长。

    政府领袖们可以美其名曰为,这种安排是让西林钟家的继承人自幼接受联邦教育,培养某种亲近都星圈的精神气质,政治家们可以自我道德安慰为,这是一种温和的潜移默化的陶,但往骨子里面看去,谁都清楚,这只不过是要求西林钟家放一个人质在都星圈罢了。

    在一个民主宪章的宇宙时代,联邦政府依然要采取这样封建而无趣的手段,不能不说是一种深沉的悲哀。所以关于这个问题,总统官邸会议没有记录,议会山闭关讨论里没有文字,媒体和网络上没有只言片语的报道,人们只是按照历史传统,尊重并且难堪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将一个小女孩儿带离了她的父亲到了遥远的他乡。

    三年前,许乐在号上碰见逃跑的小西瓜时,正是联邦现代社会中最重要的一次人质事件展。西林钟家面对着整个联邦的意志,在这种久远的历史传统之中,也只有默然接受。

    西林钟家小公主钟烟花,都星圈所扮演的角色是没有人知道的质子,当然,她的生活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麻烦,享受着同龄人绝对享受不到的安全措施和尊敬联邦为了安抚西林钟家那头老虎,议会甚至还专门通过了一份隐密的特别条例。

    特别条例的关内容便是极端严格控制枪械的今天,联邦政府依然允许西林军区特别派遣一支特战部队,合法携带重型枪械,充当这位小公主的安全部队。

    此刻从木谷庄园的树花下石畔走出的持枪军人们,正是这支小型安全部队里的一个分队。而那位满脸笑容身阴冷,三分狂妄的田胖子是这支安全部长的幕后最高长官,对于他们来说,钟烟花的安危,是绝对的重中之重,无论是谁试图伤害到她,都是不能允许的事情。

    ……

    ……

    联邦府给了青龙山代表团极高地礼遇许青龙山特卫营地战士携带枪械。然而在西林钟家获得隐密条款地安全部队面前那些冰冷地卡宴轻机枪管面前。他们地火力顿时显得有些寒酸。

    青龙山地士们紧张地将南明秀围在了人群之中手中地枪管微微抬起。没有与突然出现地这些武装分子对峙。他们是职业地军人只是紧惕地保持着随时端枪开火地姿式。却不愿意在敌众我寡地环境下。将场面拖入更加紧张地阶段。

    林斗海一脸阴沉。看着面这群闯进自家产业地军人。因为愤怒。而有些微地失去理智。竟没有判断出这些军人地身份。正准备飙地时候。他地衣袖却被人轻轻地拉了拉。

    拉衣袖是一个很隐秘且小心翼翼地动作。所以显得有些女人气。此时拉动林斗海衣袖地。却是一位孔武有力地男人——他叫孔武。是林家老太爷子地贴身保镖。

    这样一位人物做出如此女性化地动作。其间自有深意。林斗海虽然一直把这个矮壮地近战高手只当成了老仆人。但更清楚孔武地眼光。下意识里心头微寒。闭上了嘴。

    事情生之后,孔武一直沉默地站在林斗海的身后,做为林家屈一指的近身保镖,年逾四十的他,早已过了争勇斗狠的年龄,尤其是当他看到许乐和那名姓白的秀气男人时,孔武不自禁地便联想起港都那夜的七月流火,自己大腿上的骨裂痕迹。

    —在港都那个夜晚,许乐和白玉兰联手,只用了一招,便将他击倒在地,他当时凄惶地喊出许乐应该姓李,如今一年多的时间一晃即过,费城李家站到了许乐的身后,从某种意义上证明了他的判断,他愈的小心谨慎……甚至有些畏惧。

    当田胖子施施然,悄无声息,全无征兆地从林间走出来后,孔武心中警机迸,竟压过了对许乐和白玉兰的警惕,毫不犹豫地拉了拉林斗海的衣袖,阻止了他的说话。

    “阁下贵姓?”孔武盯着田

    张有些眼熟的面容,沙哑声音问道:“我们是不是见

    “孔武?”田胖子眯着眼睛走到人群之中,根本不曾在意青龙山特卫营那些战士对着地面,时刻可能抬起的枪管,他看着孔武微笑说道:“离开修身馆二十年了,没想到还能看到当年的老人。”

    孔武矮壮的身躯里忽然传过一丝冷意,从田胖子的回答中,他很自然地想起了当年在费城修身馆里看到的一名学徒,那个起始被所有人认为人畜无害,后来才现是个大祸害的学徒。

    证实了这个胖子和这些军人的身份,孔武再无二话,干净利落地说道:“你们查。”

    林斗海脸色顿变,准备训斥孔武几句的时候,却觉自己的手腕上传来一道火辣的感觉。孔武冷漠着一张脸,硬生生将自己家少爷拖到了一旁,让开了拦在田胖子身前的路,同时用冰冷的目光看了林斗海一眼,表达了强烈的警告。

    田胖子微微一即和蔼可亲地笑了笑,直走入了林家安全人员的队伍之中,一如先前出现时那般施施然,极轻松,如同回到家乡,见着许久不见的老人故人旧人。

    人群外的许乐一直安静:看着这一幕,明知道那名厉害的枪手就在田胖子的身边,但他却生不出太多担心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对于田胖子这名西林军区隐藏着的强总有无穷的信心。

    但为了给田子指路,他依然微微偏头了那名穿着灰色工作服,右手捂在耳机的上林家安全人员一眼。

    ……

    ……

    穿着灰色衣服的林家全人员,就是那名厉害至极的枪手,似乎感受到了许乐凝视的目光,忽然间身形猛地一动,度奇快地向着右侧方冲了过去那边有一个缺口,无论是许乐带着的人,还是田胖子手下那些身经百战的特种兵,都没有注意到那一方静泉所在的湿地。

    枪手反应度奇快,场间众人根本反应不过来,自然也无法生出混乱然而他却一头撞在了一堵棉花墙上。

    棉花墙是胖子厚实的胸腹。

    谁也不知道先前还在左:的田胖子,是怎样认出了这名枪手的身份是怎样在电光火石间的一刻,横移五米多的距离住了枪手的退路。

    枪手右手间寒光一现,一片锋利的刀片滑向田胖子的咽喉手掌心被灼合的伤口终于崩裂,迸出血来。

    田胖子左手抬起,干净利落地一掌拍在枪手的手腕上,刀片嗖的一声没入地面。

    枪手的左手上不知何时又多出了一把手枪,然而在他的手指根本来不及触摸到冰冷的扳机时,腕关处却被三根粗胖的手指轻轻拂过。

    三根粗胖的手指格外温柔,却又格外可怕,枪手手腕一麻,如遭电击,再也握不住他最厉害的枪。

    噗噗噗噗,场间一阵密集乱嘈的响起,就像是无数根棒子敲打在棉花墙上,然后安静。

    枪手脸色苍白,容貌普通,泛白的嘴唇内不停地流淌着鲜血,他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胖胖的可亲的脸,忍不住牵动唇角,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沙声说道:

    “厉害,请动手。”

    ……

    ……

    在先前几秒钟间,这名枪手将自己所有压箱底的搏命功夫全部施展了出来,但对面这个可恶而恐怖的胖子,却只是动了动手,便让他所有凶狠的进攻,变成了徒劳无功——就连枪也落到了对方的手中。

    田胖子的右手有些笨拙地握着那把夺过来的手枪,对准了这名枪手的咽喉,闻言后沉默地想了想,然后说道:“许乐。”

    许乐瞪大了眼睛,虽有些不可置信,却依然地向右跨了一步,用身体挡住了钟烟花小朋友好奇的目光。

    啪的一声脆响,声音并不大,枪手的咽喉处血花一飙,颈椎碎断,喀喇一声便倒了下去。

    田胖子低头看着身下这具尸体,宽厚的右掌笨拙地抓着手枪,似乎在研究什么。

    场间众人早已被这一幕震的无法言语,除了震惊于这个胖子真的就敢当场开枪杀人,更震惊于先前他拦截枪手时,所展现出来的恐怖以近于平淡的强实力。

    林斗海脸色苍白地看着田胖子,终于猜到了对方的身份,这才知道为什么先前孔叔甚至不顾尊卑之别,也要把自己拉开。

    利家七少爷望着走过身边的田胖子,微微低头行礼,十分礼貌地问道:“请问阁下可是田大棒上校?”

    ……

    ……

    (继续写着,看九点四十能涨多少月票哈,现在涨了五百多票了……另请大家不用担心质量,我肯定会注意的,不会下滑,只会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