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六十四章 阁下

    乐坐在半人高的平塌上,此时一抬头,先前沉默微佝:时挺直了起来,一睁眼,虽不是睡眼朦胧,却也没有太多的精气神,便如此直接地下了定论,偏生说话的平常语气,却让四周的人,生不出太多质疑的想法。

    在身旁的黑石烟缸上叩了叩烟灰,他用两根手指夹住微烫的烟卷,深深地吸了一口。

    利孝通款待他,自然抽的是极品粗烟草,可当思考问题的时候,他还是习惯性抽蓝盒的三七牌香烟,由俭入奢易,对他来说,由奢入俭也不难,归根结底,做为一个没有太多奢侈童年审美情趣经验的孤儿,许乐还是比较习惯三七牌香烟微显燥糙的口感,这或许和恋旧长情也有一定程度的关系。

    三七牌香烟不贵也不贱,价位适中,一个工程师夹在手里,吞云吐雾盯着工作台设计图纸,会让人觉得非常理所当然,非常相配,但如果是一名联邦最年轻的中校,拿着这种香烟作思考状,却容易让人觉得此人太过矫情——且不说国防部的津贴,军队的福利也会让任何一位中校军官都觉得抽这种烟很跌份。

    但许乐就这样滋滋地拨着,就像三年前在梨花大学铁门后,和施清海抽烟聊天,十分自然,就像他此时无来由地给出了自己的判断,盘腿坐于榻上像一个百慕大特产的神棍,却令人难生怀震惊之感。

    “他在六号院,准跟着里面的人一起混出去。”

    许乐眯着眼睛,于烟雾弥的室间,轻声一句身周的氛围更显古怪。只有他自己清楚这份信心来源于何处——联邦政府向宪章局申请定位,大概也不会比他现在更快——先前闭眼沉思的那些刹那时光里,他已经通过宪章局里那个老东西认了那名枪手的身份,并且开始即时跟踪那人的方位。

    神目如电,此说的不是费城那位老爷子而是许乐,在联邦中央电脑的全面配合下,再厉害的人物不要奢望能够从他的眼前溜走。

    “那个院子里是林斗海和青龙山那些人。”利孝通面色有些阴沉,提醒道。

    许乐将烟头用力地熄在冰凉的石质烟缸中,点了点头,起身向着院外走去白玉兰低着头紧随其后,再之后则是第七小组那些脸色沉郁的汉子。

    无奈中断了游玩之旅地钟小千金。很明显拥有出一般小女孩儿地思维成熟度。她并没有不依不饶地大叫大闹。而是仔细地感受着许乐和那些大人们异样地表情。安安静静地抱着略显陈旧地小娃娃在众人地身后。

    因为担心将她留在一号院里。反而会:某些人可趁之机以许乐干脆带上了她。给七组地汉子们下了死命令并不怎么担她小姑娘地安全。反而在下午略显淡漠地光影幽林间走过时想到了今天也在木谷庄园里度假地南相一家。和那位秀丽微羞地女孩儿。

    ……

    ……

    “你地意思是说。那名枪手就在我身后这些人当中?”

    穿着一身淡褐色柔麻礼服地林斗海。眉头皱地极为深刻。想要表现出一丝与他城府不相符地深度。看着拦在身前地许乐嘲笑说道:“这是一个多么愚蠢地判断。木谷是我林家地产业。我承认自己很讨厌你。南公子想必对你也没有好地印象。但我总不至于在这间园子里做出那种事情来。”

    林斗海下颌微抬,不屑说道:“我们中午才刚刚冲突过,难道我会蠢到马上找人来杀你?很明显这是有人想借机挑事儿,麻烦你这个工程师能不能多用用脑子?除了机械方面的事情,你也学一点儿人情世故。”

    林斗海的解释很合理,七大家子弟虽然有傲娇,愚蠢,但自幼所接受的教育,还是让他们无法做出如此白目,只会给家族带来不尽麻烦的蠢事。

    许乐低头安静听着这些,没有出言反驳,甚至没有去看林斗海和南明秀身后那些保镖一眼,因为他已经确定,那名厉害枪手就在那处,就在林家的安全人员队伍之中。

    同样是为了安全,他没有去望那名枪手一眼,眼角余光里轻不易察觉地扫过,心中生出无限震叹,被自己一靠断了肋骨,被白玉兰偷袭戮了两刀,此人还能硬撑到此时,身上看不到一丝血迹,行走如常,居然还试图通过林家溜出庄园……这等心志手段,要不就是狂妄到了极点,要不就是疯狂到了极点。

    因为不知道对方手里还有没有枪,所以许乐目光低垂,不去冒一丝危险,却也不愿意这样一个立意暗杀小西瓜的危险人物,就这般从自己的眼皮子下跑掉。

    “你的人并不能代表你的意思。”一

    的利孝通忽然插了一句话:“斗海,你的分析很有有些人正是像我们惯常那般想的,所以专门想抓这个空子。”

    关于思维定势这种东西,在局势显得紧张的庄园角落里,并不需要进行太过深入的讨论,倒是利家七少爷的忽然插话,更值得场间众人好生品尝琢磨。联邦七大家中,利林二家向来交好,此时利孝通却毫不犹豫地站在了许乐的一边,说穿了这位一直谋求利家继承权的优秀人物,也是在进行一场大赌博,只是看最后落袋能有几何。

    利七少爷拦道话,林斗海微微一怔后,脸色变得极其难看,用一种幽冷的眼神看着他,旋即望向许乐,冷笑说道:“我这边有这么多人,难道你要一个一个地查?按你说的,他大腿根被你的人捅了一刀,难道要我们这些全部脱光了裤子给你看?”

    “**!你是不是还要我脱裤子给你看?”林斗海大怒骂道。

    “我没说过要脱裤子。”许乐低着头,看着自己不停踩碎土坷的军靴尖,说道:“只是你总得给我时间查一下。”

    白玉兰在他身,拦在钟烟花小姑娘的身前,额头黑色的丝遮着他大部分阴冷的目光,他在这些保镖里面认真查看了很久,依然没有找出那个人是谁,不清楚许乐的信心究竟来自何处。

    因为心中早有成算,所以乐并没有说出那名枪手掌心受伤的事实,眼角余光注意着林斗海身后那名穿着灰色工作服的安全人员,一手摁着耳朵里的收音器械……

    “让路吧,我和公子没时间陪你玩这种游戏。”林斗海轻轻挥动了一下手指,林家的安全人员和青龙山的特卫营战士,便准备开道。

    许乐抬起头来,看着面前这些武人员,眉毛若飞刀般渐渐竖起,认真说道:“我知道你在里面,如果现在强行收拾你,这里人多,也许会有误伤……如果你只是想杀我,我也许这时候就让你跟着众人一起走了,然后千山万水,我贴着你的影子追杀你。”

    木谷庄园幽静林畔,路上的众人闻言顿时一寒,有知道许乐暴烈事迹的人,比如林斗海,比如南明秀,都感到心脏上面结上了一层冰斑,而其余的人却是听出了这句话里的肯定与坚持。

    “除非你抢先杀死我,在现在联邦,我要追死一个人太容易了。”许乐望着路上的众人,说道:“但我今天不能放你走,因为你要杀的是一个小女孩儿,还是我很珍视的小朋友……你也是位高手,明显是军队的人,居然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计划。”

    “我,不能让你走。”

    ……

    ……

    “许乐,你拦我的路,你指认我的人要杀,或杀什么人……我都不管,你这是在扇我的脸,在我保证了的情况下,你还在扇我的脸。”

    林斗海盯着许乐后方那个隐隐可见蓝色学生装一角的小女孩儿,阴沉说道:“谁家的小女孩儿,她又没有事。难道比我林家和青龙山加起来的脸还要更要紧?”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双方都不可能让步退场,那一方的安全人员开始准备强行开道。联邦严格管制枪械,就连林家的安全人员都不敢明目张胆地携带枪枝,许乐这边也只有熊临泉身上带着枪,所以面对着青龙山特卫战士们渐渐抬起的枪口,七组的汉子们虽然没有退让一步,但眼瞳也渐渐缩了起来,现了事情确实很棘手。

    谁的枪多,谁的声音就大,在宇宙大势间,在联邦政场上,以及在无数次的小风波所在地,这条准则一直被冷酷地执行着。

    “林斗海,我向你保证,这个小女孩儿的安危,绝对比你家和青龙山这群泥腿子们的脸加起来更重要。”

    说出这句话的并不是许乐,虽然他应该是场间唯一知道钟烟花真实身份的人。

    说出这句话的是一个胖子,一个从林间走出来,笑眯眯有若一个滑稽演员,两条缝的眼睛里却闪耀着林虎狰厉光芒的胖子。

    田胖子。

    西林军区隐秘级强人田胖子施施然自林间走了出来,就像他从来没有一刻离开过钟家小公主。随着他的出现,二十几名像幽灵一样的西林特种军人,也自林间、石后、花下散出,举起黑洞洞、冰冷无比的卡宴枪管,将林家安全人员和青龙山的特卫战士们围了起来。

    (往下翻,有点儿事情和大家交待一下,关于重开无敌状态的事……是的,我回家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