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六十一章 林间有佳人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六十一章林间有佳人

    商道上走的如此沉稳成功。可以接触到七大家这种层在。房间内的宾客谁不是修练成精的角色?骤听着院落里来一声利孝通。众人纷纷回头望去。脸上的表情诸多不同。有人愕。有人皱眉。有人暗自思琢。

    所有不同表情下都着共同的一可惜心思——敢直呼七少爷名字的人有几个?众人明白自己先前对院落中那名年轻军官走了眼。

    利孝通眉头微微一怔。走出房间。到阳光清漫。影点斑驳的院落中。他看着许乐身边那个微胖的中年偏了偏头。心想自己好像并不认识这个人。

    一名下属凑到他耳边说了两句。他才露出了悟神色——因为担心许乐这石头很难适应今天聚会的气氛。他让下属随意挑选了两名在寻找投资的研究人员。他想许乐是一名天的工程师。自然和这种人比较有共同语言——利七少在金钱投资方面有大才。却委实没有想到。机械工程其实也分很多类。

    看着许乐站在中年身边正在翻看几张纸。利孝通也不禁感到了一丝兴趣。难道这个中年人成功的说服了他?

    “我觉这个项目有意思。的,钱。”许望着他说道:“你先看看他的材料。只不过写的有点乱。”

    “这方面怎么敢不信你的光。”利孝通说道:“给我看我也看不懂。你既然说有意思。那就真的意思。要投多少?”

    许笑了笑。对程丰实问道:“你做的研究预算是多少?”

    程丰实有些紧张看了利孝通一眼。十分紧张和歉疚的伸出了两根手指小声说道:“前……两个亿。”

    利孝通微微一怔。没有想这个投资居然一开始便要这么多要知道他现在手头能够完自主动用的基金也还不到十亿。不由将征询的眼神投向许乐。

    看着利孝通探询的眼光。程丰实刚刚生出的一些自以为无道理的信心……顿时完全丧失。几年的时间内。总有投资者能够看出这个项目的前景。但同时也能看商业上的无从入手纷纷冷漠的表示拒绝。难道今天又将如此?

    出乎他的意料。在他十分困难报出两个亿的预算后。许乐在旁边低头想了想头说道:“两个亿不够至少要过三个亿。”

    在果壳研究所里跟沈老教授学了不少东西。数据索引树里关于材料学的方面。他也有所涉猎再加上去年在港都工业园区的经历许乐对于一个研项目的流程和大致预算有所了解。像这种微型化涡轮增压的项目看似很不起。但要攻克间的那些关卡。钱是断然不可能少花的。

    两亿到三亿。本有所犹豫的利孝通却反而没有再犹豫。至少他的脸上根本没有流露出来。只不过零点二秒钟的时间。便微微一笑说道:“好。”这个单字很简单。在院落石阶下沉默注视这一幕的六位宾客内心却很复杂。他们平静而稳的看着。并没有抢在这时候做什么。说什么。暗中为稍后的事情做着打算。比如怎样弥补先前的忽视。怎样语笑晏然。怎样不着痕迹的结识对方。

    直七少爷的姓名。随口一句话便能让七少爷扔三个亿出来……对于他们来说。三个亿真的不多。更谈不上可怕。可怕的是七少爷通过此事表现出来的态度。

    三个人轻声说了几句什么。程丰实一脸兴奋与激动。至于后续究竟是以私人基金的名义达西机械学院进行定向投资。还是成立一个独立的研室。自然有专业的人士与他商议。

    “技术方面如果有什么问题。我绍一个人给你。信她在这方面的实经验对您也会所启。”

    许乐想了想。把商秋的联系方式写到了纸上。递了过去。正准备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军装内的手机却震动起来。

    取出手机一看。他的表情顿时变的有些怪异。按下通话键的手指有些僵硬。听着电话里传出的声音。更是连连点头。

    利孝通眉尖微皱。他非常清楚许这个人虽然纯。但绝不温顺。电话那头不知是谁。竟能把他变成一只点头虫。

    看着许乐拿着电话往院外走去。院内的宾客们都在猜测这名军官的身份。偶尔有人联想到最近联邦军方刻意培养的某位人物。但因为从来没有那人与利家亲近的风声。所以绝不敢确认。

    唯有程丰实的注意力。全部放在那一张纸上。根本没有注意到许乐的离去。他怔怔的看着面商秋两个字和极为具体的私人联系方法。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商秋?果壳工程部一级技术主管。设计机甲的天才?那这名军难道是另外人?一念及引。被震惊的不及起敬。却已肃然。

    院落里的空气里弥着猜测与震惊的暗流。利家七少爷微微一笑。身上阴暗的气息略淡了一些。望着宾客们说道:“不用好奇我为什么如此看重他的意见。机甲的标准他都能定。联邦当中。大概没有几个人不相信他的眼光。”

    “不信你们可以问问李维。他们可是一对好友。”利孝通最后淡淡加了一句。

    他的话证实了程丰实的震惊。众人不敢相信的猜测。一直沉默站在圈子外面的李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望了利孝通一眼。知道对方是在帮助自己。只是直到此时。他也没有适应许乐居然也成了某种可以被借用的势之所在。

    ……

    ……。

    “某些事情总是需要做的更加专业一些。你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要把诺执行下去。更要细心谨慎和……坚持。”话那头传来联邦国防部长邹应星淡然声音。声音里并没有刻意的所谓威势。只像一位学者般舒缓而谈。

    许低头应是虽然他和邹家的关系已经变极为亲密。却很难接到邹部长的电话。邹部长在电话中说的事情很淡隐晦他却明白所谓专心细心谨慎。的是……与背锅有关的一切。

    因为银河公墓雨中定下的某种默契。西山大院这位大佬私底下已经为许乐背不少锅。

    环山四州和平重建慈善酒会上的那一幕。在露台上相见的虽是前情侣。但许乐既然背上已经有了一块黑锅。那般出场让国防部长家失了许多颜面。毕竟

    上是邹流火的父亲……

    此时日头正向西移。却远不是暮时。邹应星的电话谈不上兴师问罪对许乐却是某种很严的提醒在种情况下。他只有点头应是的份儿。

    通完电话。许乐轻吁了口气忽然间想到先前在院落里那声喊顿时沉默于林间。那声下意识里的喊固然是要帮利孝通把大旗扯起来但何尝不是自己有些陶醉于最后靠着李家当大人物的情绪?在酒会上如此。今日在木谷也是如此。而这似乎是非常不好的一种倾向……

    便在沉默之中。在阳光下燃烧的秋林里。却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位女孩儿。这位女孩儿一头茂密的黑。将将过耳畔的尾微微卷起。衬着那双宁静温柔的眼。十分秀丽。

    许乐微微一怔。向对方低头致意向来神秘的七大家子弟。似乎经常如此轻易的出现在他面前。转念一想。南相家与林家的关系匪浅。而木谷庄园本身就是这世家的交际场所。便感释然。

    南相美望着许乐温婉笑。掩去先前眼眸里那丝喜与羞涩。走到他身前。安安静静说:“你好。我应该称呼你许工。还是许中校?”

    许乐笑着:“叫许乐好。”在去往港都的高铁上偶一逢。在某场酒会上相谈数句。他对这位秀丽的女孩依然陌生。但内心深处却有一丝极醇正的好感。甚至他的梦里都隐约飘过秀丽的一丝……

    许正准备问她是是和林斗海一起来的。忽然后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声。似乎是一位中年妇女。许微微一怔。南相美抱歉说道:“家里的在喊。可能是长辈们打牌嫌无聊。又要拉我去陪着说话。”

    七大家千金对着个并不熟悉的异性。说出这样的话来。显的过于亲切了些。许乐微微一怔。说道:“不打扰你。”

    南相美准备离开的时候。忽间攥紧了深蓝色工装裤边的双手。低头颤声问道:“听说军在往西林增兵。你是不是也要去?”

    “也许吧。但我还不能确定。看里究竟是什么意思。”许乐没有详细解释。因为有些外。这位小姐为什么会关心自己的事情。

    南相美恬静的双眸里生出一丝慌乱和一丝复杂的情绪。忽然间她压低声音说道:“西林很危险。你要……保重。”

    “谢谢。”许乐依然不解。但心也觉着一片温。认真回答道

    南相美深深的吸了一气。忽然抬起头来。勇敢的望着他。尽可能平静的微笑说道:“也许你会觉的荒唐。但我必须告诉你一句话。”

    什么?”

    干净利落的说完这句话。双颊微红的南相美低头像只受惊的小鹿般夺路而走。徒留许乐于林间震惊到不知如何言语。

    ……

    ……

    不止荒唐。不止荒。简直是晴天一道霹雳。虽不曾真的劈死许乐。却也震的他无言以对。大脑里充满了与哲学无关的“我是谁”的问题——因为他的逻辑思能力让他坚的不肯相信。那四个字是对自己说的。

    他这一生经历过很多惊心动魄的事件。大喜大悲。大悲复大喜中夹着沧桑意。那些事情比他今天在木谷秋林间听到的这句话更加恐怖震。但却极难像今天这般令他动容。因为他不明白仅相见两次。这位宁静秀丽的世家千金…为什么会缘无故。无头无脑。用如此简洁却极有杀伤力的四个字劈自己。

    ,喜欢你?

    就像是去分配站买白肉。宪章局外序列官员却告诉你今天野牛肉敞开供应。他身后的黑肉贩子眉开笑。与另一旁的T局干探勾肩搭背。就像是联邦中央电脑忽然化为一个不着寸缕的美女。在你面前跳着3风格的扭舞……

    对于经常和老东西天的许乐来说。现在就算后一事情真的生。他或许都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而南相美的忽告白。却无比轻松的把他雷到外焦里嫩。惘然震惊的头根根竖起。将军帽都快要顶了起来。

    他并不知道从港都后。脱离了婚约的南相美。少女初始萌……而天真从而的有些没有道理的一缕情系在了那个车厢中偶尔相遇。港都里意外重逢的平凡工程师身上。

    他不知道南相美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一直小意悄悄的打探着他的消息。默然紧张的关注着他从一名果壳工程师。变成了震惊联邦很多人的家伙……

    那位秀丽的世家小姐甚至还通过利孝通方面拿到了他的联系方法。只是她没有勇气联系他。却趁着知道利孝通请客的时机。鼓动家里人来木谷庄园度除秋节。

    然而就算知道这些。乐依然会变身为冰雕。僵硬的看着消失于林间女孩儿的背影。说不出一个字来。

    一见钟情?他自认自己没有施公子和利修竹那种少皆少的绝世容颜。没有周玉那等温如玉的亲切性情。甚至连白玉兰那种闺秀宁静的怪异气质都没有。他是何等样寻常平常的一个人。何德何能会让一个女孩儿喜欢自己。而且那女孩儿还是……南相家的小姐!

    我是谁?我是许乐。其貌不扬。性格里有趣的那部分早已被无趣的石头外表藏了起来。自仰望没有星星的星空馆里的电视。喜欢高高在上的那个紫女孩儿。两人间却隔着不知道多少光年的距离。后来喜欢一个戴黑框眼镜的孩儿。结局却并不美丽。

    男女的事情里。这东头只会仰望。沉默。付出。牺牲。被放弃。难以顺意。似乎将永远这样下去。结果这林间的一幕。却让他想起沈老教授的一句话。那是:

    宇宙间根本没有什么道理。

    (最后怎么这么压?明天只有千字。在包头要忙疯了。大家别急。还是那句老话。办完事后。我会重新开无敌……急着上。被逼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