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六十章 院落里

    斗海摆出林家继承人的谱,还着实有几分说服力,龙山**军来说,七大家的历史委实悠久的不止一倍两倍,而更令人怎样也品琢不清味道的是,以推翻七大家为代表的万恶权贵为主张的青龙山一脉,似乎从来都不缺少像南明秀这种内心深处无比羡慕甚至有些隐隐敬畏七大家的狗屎角色。

    “我要毙了他!”

    南明秀听从了林斗海的劝告,十分辛苦地压下了怒意,揉着生痛的脖子,盯着消失在石径上的那群人背影,眼眸里闪过一丝阴沉,揉着喉咙哑声狠狠说道。

    大概在青龙山里他经常说这种没有营养的威胁话语,所以那些**军特卫营的战士脸上并没有露出异样的表情。问题在于,如果这是青龙山,或许这位领袖公子真能枪毙某人,但在都特区,哪怕是郊区,他也没有这种能力。

    山里的鹰到了这种地方也得缩着,老虎也得趴着,巨蟒也得盘着,繁华达的s1就拥有这种弥漫在空气里的能力,大抵正是如此,那位南水领袖坚持不肯在联邦政府或议会里任职,而是继续呆在鸟不拉屎的青龙山里。

    南明秀确实很怒,但一想到先前那个年轻军官眯着的眼睛里透着的寒意,还有咽喉上那只像铁铸般的手,他的心头便生出无穷恐惧,连腿变的都有些软。

    “你毙不了他。”林斗海微微地望着南明秀,一时间忘了扮演对这位领袖公子的尊重,大概是因为难得现了一个比他更没用的家伙。

    “你现在名上是金基范委员长的秘书,那你应该很清楚,金委员长之前的二号人物是谁。”林斗海耐心地教诲道:“你想毙的那人,曾经直接闯到环山四州,把你们那位二号人物给毙了……你把这种狠人逼急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南明秀身体剧震,不可思议地看着,沉默了很久之后颤声说道:“你先前不是还说,联邦是法治社会,不是青龙山,不能动不动就喊打喊杀。”

    “和你说了。”林斗海没好气说道,心想已经告诉过你,那小子现在攀上了费城李家这座大山,联邦法律这种东西,他怎么会在意。

    这大抵便是如今地七家和大部分联邦上层权贵。对于许乐这位年轻中校军官地真实看法。隐忍之中带着无限警惕和畏惧。

    ……

    ……

    阴沉也罢隐惧也罢。许乐都会去理会。别人对自己持有怎样地看法和情绪。无法影响到他。被人在背后诅咒也不会让他头痛。只要保证对方无法伤害到自己以及自己关心地人便好。

    和那位领袖公子地冲突看似是林斗海地讽刺、兰晓龙地“不挑事儿”和此人地愚蠢骄纵所造成。只有许乐自己清楚只是看着南明秀便想到酒会上那个女孩儿挽着他地臂。想到此人曾经流露出**裸地占有**。想替某位女孩提前清除一些麻烦。

    许乐并没有费城那位老爷子神目如电地本事。自然也不指望就此便真地能把骄纵惯了地南明秀吓地不敢动作。但他相信在自己离开后。林斗海为了掩饰自己在自家地盘上地无能。肯定会向青龙山那些人讲述自己地光辉事迹。如果那些光辉事迹还不能让南明秀清醒过来。那就只能说明这人蠢到了难以理解地程度那般蠢地人……应该早就死了吧。

    麦德林死在他手中如今似乎还是个秘密,然而这个秘密终究无法持太久,尤其是在联邦社会某个层面中。

    木谷一号院中,自有利七少派去服侍许乐一行的下属,向他回报了途中生的一切。一脸冷的利孝通,看着许乐的脸色似乎一如平常,才放下了提起来的心了几句,便不再提起。

    按照钟夫人的吩咐,钟烟花满怀着余兴未消的兴奋去午睡,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睡得着—在这位小姑娘看来,上午那些疯狂的游玩项目给她带来的乐趣远比不上许乐哥哥在半山崖松下露了一小手,说了那句特生猛的话。

    在极宽敞的正院里场样式简单的午餐会正在进行,食物自然精美至极场间的宾客们都没有太多兴趣放在此处,他们今天最主要的目的是要接近一下铁算利家的七少爷。

    宾客的人数并不多,午餐之后,六七名中年人、青年人便有意无意地围在利孝通身边,看着木谷一号院里的真迹书画低声讨论。这些人的来历背景虽然远远不及七大家这种千世门第,但也是自幼在金钱构筑的文化环境中长大,眼力都不会太差,说出来的话也每有精妙之处。

    利孝通淡漠与宾客们聊着,眼角余光却时不时瞥向角落里的许乐,现那家伙还在认真地吃鱼子酱贴黄饼,不由唇角微翘笑了笑。

    午餐会上他

    有介绍许乐的身份,甚至在这些宾客面前甚至都没有乐专门交谈,就是想看一看这些来看自己的宾客们,在不知道许乐来历之前,会表现出怎样的态度。从某些方面来说,利家七少爷的素质要比他终生的竞争者利修竹更加优秀。

    许乐知道自己今天要扮演的角色是一面旗,旗上写着一个大大的李字,虽然他自问与费城李家的关系并不像联邦里传扬的那般夸张,但既然利孝通想借旗震人,也只好由他去,想必那位老爷子也不会关心这种小事。

    他今天穿的是军装,刻意没有戴肩章。虽然有些不合军方条例,但如果不想总被人震惊地看着自己,似乎也没有其余的办法。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院里的客人们没有人认出他来,只是带着距离感地礼貌点头之后,便会抬步走开。

    他一面等利七少什么时候把自己这面旗迎风展开,一面快地进食——想着下午还要陪小西瓜再去接受游乐场里的折磨,他便拿定主意得先吃饱,不然万一真的脸色苍白晕在了小姑娘的身边,今天已经丢了很多次的脸,只怕真的要全部丢完。

    现在他舌头上的味蕾已经渐渐习惯了鱼子酱饱含浓厚油脂味的口感,再也不会像当年在1区里那样吃的直皱眉头。

    李维一直沉默地在利七少那个圈子的外围认真听着,一句话不说,却也不会漏过任何一句。许乐注意到了这一点,但从小就知道他的性格,倒也不以为异,也不想去打扰他。

    阳光透过院子上方的古洒了下来,份外清幽,许乐清静地吃着自己的食物,却没有想到,忽然间有一个微胖的中年人紧张地找到了自己。

    这位中年自报家门,姓程名丰实,是达西州立机械学院的研究员。此人做了一个自我很得意的工艺设计,却找不到赞助把研究继续下去。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他竟鬼使神差地找到了一个进入木谷一号院的机会……

    然而在一号院里呆了几个小时,程实现自己好像找不到任何机会推销自己的研究,有些垂头丧气。他并不知道那位一脸阴沉的年轻人是铁算利家的二号继承人,只知道今天的宾客很有些大人物,像自己这样的人实在是没有开口的机会。

    番折腾,程丰实终是不甘心,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心思,将目光瞄准了许乐,在他看来,这名无人理睬的年轻军官大概和自己一样,也是不明不白地来到了一号院,就算对方没钱,但能交流一下,展示一下自己的得意作品总是好的。

    “微型涡轮增压系统?氢为基础的增压系统?”许乐一手拿着带桂花香的手巾擦着唇边残留的鱼子酱,一手拿着那几张纸在看,声音里透着吃惊。

    做为一名优秀的机修工程,他很快便看出这几页纸的价值,更关键的是,这位程丰实研究员所研究的方向,看上去确实有可行性。

    “不错,但你的氧化剂准备用什么?”许乐放下了手巾,惑问道:“而且我不明白,现在联邦所采用的标准输出模式,已经抛弃涡轮增压很多年了,尤其是你要做微型化处理,材料这一关怎么过?还有这设计中的叶片吸入干扰会不会太大了些?”

    程丰实微微一怔之后大喜过望,没想到胡乱找的一个人,居然如此懂行,提的问题虽然浅显,却是命中了要害,虽然依然不对项目融资抱什么希望,但他却有找到了同道中人的喜悦,用汗湿的手翻着那几页纸,含糊不清地迅解释了几句。

    许乐挠了挠头,暗想这人的思路还真是无比犀利,只是解说的太差了些,越听越是认真,半晌后望着程丰实说道:“机械学院没有拨资金?”

    程丰实用衣袖擦了擦头急出来的汗,苦笑着说道:“涡轮增压的微型化,对于某些小型设备的瞬间功率输出加成确实不错,但性价比确实太差,没有什么商业前景。别说学院了,我在社会上找了两年的投资,也没有找到愿意投钱的人。”

    许乐的眼睛微眯,然后渐渐明亮,与程丰实的担心不同,他很快便想到这世界上有一个区域是从来不讲究性价比的,那就是……用来杀人的尖端武器,比如机甲。

    此时利孝通和那些实力派宾客正在对着书画轻松闲适地谈论着,谁也没有注意到院落一角里,许乐和这个中年人正在认真地讨论着机械方面的东西。

    “需要钱?”许乐看了一下时间,小家伙的午睡应该快结束了,向程丰实问道。

    程丰实老实而无奈地点了点头:“是笔大钱。”

    许乐在院落里大声喊道:“利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