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历史的尘埃

    ……

    ……

    滋的微弱电机声音中,房间舷窗上的固定窗帘缓缓拉开,太空飞船外的星光清清扬扬地洒了进来。正在埋头嚼着合成牛肉的许乐愕然抬起头来,现剪着西瓜头的小女孩儿正安静地望着窗外,唇角微微翘着,甜甜地笑着,稚嫩的面容上布满了羡慕的眼光。

    直到此时,许乐才注意到小西瓜的眼睛其实并不大,只是格外明亮,此时微微笑着,眼睛就眯了起来,格外可爱。少年在心中暗自一笑,想着先前刚见面时的亲切感,大概便是从这双眼睛而来吧?他顺着小西瓜的眼光往窗外望去,目光也定在了远处,手里的筷子缓缓放下,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窗外远处就是他的故乡东林星,想到此一去,换了身份,也不知道这一辈子还有没有可能再回来,许乐再如何乐观开朗,心情也有些低落。也许是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小女孩儿,他牵强一笑,指着那颗星球说道:“我可从来没有想过从这个角度看它,以前在学校里看的画册,可比真实的画面要漂亮许多。”

    安静的星球悬浮在太空之中,蓝色的海水,绿色的原野清晰可见,甚至在太空船上都能看见那些大的出奇的白色的矿坑,就像是一个个伤疤在陈述这个星球的古远历史。只是在星球大气层的最边缘,却有一层灰蒙蒙,泛着淡红色的尘埃,让这些景致像披了层纱一般,落在此时心情的许乐眼中,不免有些不舒服。

    “那是星球开拓初期的遗产。”小西瓜可爱地挠了挠头,一眼就知道许乐指的是什么,稚声稚气解释道:“联邦三大星系都处于银核边缘,空间里恒星密度太大,虽然造物主很神奇地安排了三个星系给人类,没有被那些引力的撕扯变成碎片,可是光污染还是很严重。尤其是东林星距离系内恒星距离太近,如果没有这一层红土微粒带遮蔽射线,上面的人类很难健康地生存下去。”

    “哥哥,虽然这些尘埃很难看,可是真的很有用噢。”小西瓜望着许乐点点头,很认真地说道。

    “啊?你是说这些尘埃是人造的?”

    “是啊,好像是进行了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群爆炸,同时经过五人小组精密计算,才达成了后来的效果。”

    许乐愣了半晌,他直到今天才知道为什么自己无论是在钟楼街畔,还是在矿坑上,还是在自然保护区的绿色原野上,看到的天总是那般的灰蒙蒙,夜晚能看到的星星总是少的可怜,原来这一切都是被这些尘埃遮住了。一想到多少万年前,人类第一次从联邦中心地带来到东林区,极其艰辛地开拓荒星,以极大的魄力改造自然环境,他的心中对于那些先民充满了敬意。

    他看着小西瓜轻轻摆动的黑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他感到震惊的另外一个原因便是,连一个六岁小女孩儿都知道的历史,他却不知道,虽然说自己的义务教育没有读完,可是这未免也太丢脸了些。

    小西瓜接过他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小嘴巴,极其聪明地感觉到了许乐的不自在,甜甜一笑,说道:“这可是历史课本上没有的事情,只是听父亲大人说,我们家祖辈就是第一批来东林开荒的人,为了记住祖先们的丰功伟绩,我从小就开始看这些东西了。”

    听到解释,许乐的心情稍微好过了一些,然而他又注意到了另外一个奇怪的地方,如果是负责开拓东林的古老家族,为什么小西瓜的家庭现在会在西林?不过这不是他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他没有追问下去。

    “飞出了大气层,才知道浩翰的宇宙里星光是如此的明亮。”许乐低下头,想起了可能化作飞灰洒在东林星上的老板,想起了被联邦关进监狱里的李维,自嘲地笑了笑,说道:“我以前的人生理想是成为联邦的一名战舰辅官,如今看来,天天呆在战舰上,只怕会被这些星光照成矿坑里的野猫。”

    “许乐哥哥,野猫怎么了?”

    “矿坑里的野猫啊,只要被大灯一照,便会傻乎乎地站在轨道上,再也不会动一下,大概是因为它们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亮的光线的原因。”许乐低下头说道,在心里却响起了另一个声音,一个新的人生在等着他,然而就算他不去替老板报仇、洗去冤屈,可是怎么也不可能去替联邦卖命。

    ……

    ……

    第二天标准时间六点,正躺在地板上合衣沉睡的许乐被巨大的轰鸣声惊醒,他披着外衣掀起窗帘一角看去,现蒙着一层历史尘埃的东林星正在离自己逐渐远去,他知道飞船终于踏上了去往都星的旅程,一时间百感交集,竟是找不到适合的词汇来形容此时的心情。

    在一个月前,他只是一个在东林地面平安生活的郭,他的人生理想只是参加国防部机修士官考试,然后进入军队,或者进入都星圈深造,从而获得大公司里一份体面的工作。那时候的他只坐过电车,连飞机都没有坐过,除了河西州府的十七个街区外,别的任何地方都没有去过,是个地地道道的乡巴佬。然而一个月后,他离开了河西州,坐上了飞机,到了另外一个遥远的福吉州,他甚至坐上了联邦最高级的商务飞船,在太空里飞行,将要前往真正遥远的都星圈!

    人生的遭逢总是这样的光怪6离,令人难以预料,许乐有些恼火地抓了抓有些凌乱的头,回头看到了床上正甜甜睡着的小姑娘,心里又是一紧,这里还有一个很戏剧的问题在等待着他,他相信小姑娘没有撒谎,但他更不理解为什么这些古怪的事情总会落到自己的头上来。

    他不认为小姑娘是个麻烦,是个包袱,因为他就是一个这样性格的人,只要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来到他的身边,他总愿意尽自己的力量去做些什么,更何况对方是一个可怜的小孩子。

    半个小时之后,轰鸣声结束,就在令人心悸的久久沉寂之中,古钟号商务飞船离开了东林星,像个漂浮瓶一样幽静地向着宇宙深处进,度越来越快,然而飞船上的人们却没有丝毫感觉,在大体系的世界中,肉眼的度对照已经失去了作用,只有那种惘然若失的感觉,笼罩在个巨大的合金飞船之上。

    在之后的几天里,许乐在飞船上保持着绝对的低调,除了去餐厅领取食物之外,和船上的人们没有什么太多的接触,也没有多少人留意到这个可怜的、居住在清洁区的退役士兵。虽然低调,但是许乐依然在努力地寻找着小姑娘的家人或者说是蹊跷,可是没有任何效果,几番打听下来,根本就没有听到类似的风声。

    许乐没有办法,他实在是没有违背小女生意愿的想法,而且隐隐中,他也习惯了房间里有这个小女孩儿的存在,这种存在或许可以让他伪装逃亡之旅变得不那么冰冷,不那么估。更令许乐感到惊讶的是,未满六岁的小女生懂的东西真的很多,看来她的家庭拥有优渥的环境,自小就对她进行书本知识方面的培养。许乐这几年里虽然没有上学,但是依照封大叔的吩咐,还是在努力地在州立大学的图书馆里泡着,见闻不可谓不广,知识不可谓不渊博,可即便如此,有时候竟也会被这个小女生问倒。

    说话聊天游戏相伴,是人与人之间拉近距离,获得信任的最好方法。在漫漫的太空旅行中,没有过太久的时间,渐渐熟悉的大小两个孩子,因为这种彼此心理上的需要,以乎时间的程度快互相信任起来,互相依赖起来。

    “小西瓜,你是自己从房间里溜出来的,那你还记得房间在哪里吗?”许乐有一天下意识问道,并没有抱多大指望,因为古钟号太空船太大,一个六岁的小女生哪里能够记得清楚方位?

    没有料到小西瓜眨了眨眼睛,然后将手指头举了起来,指向了房间的天花板。许乐愣在了原地,半晌后才反应了过来,这些天的打听让他清楚了古钟号上的一些事情,飞船居住区一共分成两层,上面那一层居住的除了飞船上层工作人员之外,便是那些根本没有人看到过的……大人物。

    “你确定?”许乐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小西瓜点了点头,接着颤声说道:“可是我不想回去。”

    “你告诉我地方,我去查一下。”

    小西瓜低下头抱着洋娃娃,低声说道:“许乐哥哥,我只敢带你去我爬出来的地方。”

    ……

    ……

    浑身灰尘的许乐目瞪口呆地看着手里牵着的小西瓜,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小家伙是怎么能够准确地通过飞船上复杂的空气调节系统管道,直接将自己从32区带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小心翼翼地推开面前沉重的舱门,然后看到了一块军绿色的油布,许乐好奇地将油布掀开,然后愕然现了一个正对着自己的机械臂。机械臂的主人是一个很破烂的老式机甲,不知道被扔在这里多少年了,上面布满了历史的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