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五十九章 山崖照壁愧见人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五十九章山崖照壁愧见人

    幼混迹底层江湖的李维。刚刚才被西林军人从百慕捞来。自然没有什么卡片在身。

    第进入都星圈的他。暂时还无法适应内心的那种震撼感。但每个保有野心和勇气的小人物。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接触新鲜世界的机会——他拿着一张张普的白纸。去交换那些纯植物纤维做成的名贵卡片——纸上写着他的名字和他的联系方式。

    那些各州的实力派人物并不知道这个低眉顺眼甚至让人有些不舒服的年轻人是谁。但能出现在七少爷的聚会中的人。想必即便现在还默默无闻。将来总有一飞冲天的机会。自然没有人拒绝他这有些狼狈的信息交换方式。只是这些人们的眉眼间偶尔会闪过几丝不易察觉的看轻之色。

    利孝通一直坐在沙上平静的看着这一幕。知道这些宾客们眼中的看轻绝不是因为李维的着打扮。而是他此时所展现出来的神态——毕竟李维能拿的出手的。就只有一些社会底层挣扎上升的智慧。如果他真能准确判断今天的局面。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姿态摆的如此之低。但饶是如此。看着维低眉顺眼轻声细语的谦卑模样。利七少还是对这个小人物生出了一丝欣赏九分疑惑。这九分疑惑在于他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的方。能让许乐和这个叫李维的年轻人天然就具有某种胆略。笨拙而坚持的破着某些规矩。闯入某些圈子……

    在游乐场里疯了一上午。被过=车折腾的脸色白的许乐牵着钟烟花的小手顺着悬崖边那道令赞叹的露天电向上行去。任由山间秋风吹在脸上。精神才稍微恢复了一些。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过山车居然能比机甲训练更为恐怖。

    钟烟花小姑还穿那身棕色的熊服装。只是熊脑袋早已经被取了下来。红通通的脸蛋满是被汗水湿在一处的丝。笑眯眯弯着的双眼里。还夹着先前的兴奋开心和一丝不舍。

    “夫人说过你必须午睡。下午我们再来玩过。”许乐扶着电梯的扶手。右手掏出手帕替小姑娘擦汗。有些担心她被山风吹感冒。偏生在这陡峭山崖悬空电梯上。小姑娘竟是没有什么害怕的神色。

    “”钟烟花重重的点了点。

    包括第七小组武人员在内。电梯里坐了八个人。一行人上到半山腰的木谷庄园侧门。与在电梯口留守的兰晓龙会合。兰晓龙凑在他到耳边说了一句话。许乐微微一怔向右侧方望去。

    一仿古影壁之后。两株古松探出头来。有一群人正站在照壁前的悬崖边指点江山。说出的豪气干。然而看着那群人正中间两张骄傲的脸。许乐只觉的这清妙山谷里的云雾散的太快了些怎么让自己又看见了他们。让他们污了这片山色。

    利七少说他们不会来打扰自己。但联有句古谚语说。不是真正的仇家不会时时因为命运聚汇在一起。似乎说的就是此时的场景。

    许乐不怕事儿。却也不想惹事儿。更何况是这两无趣的人。他看了一眼南水领袖的二子南明秀和林家继承人林斗海。摇了摇头。便牵着钟烟花的手踏上石径准备离开。

    然而他终究是低估了联邦语的高度总结性和魔。悬崖边指点江山。冒充王侯之气的群年青人恰在歇了兴致。准备去享受木谷最出名的盛宴。一转过身来。便看见他们。

    两群人同时愣住谁都没有说话场间的沉默持了三秒钟的间。忽然间林斗海微笑说道:“看来还真是巧没想到我家这个小的方。居然能请动您这样一位大人物。”

    林斗海本意是讽刺许乐几句。但如今第七小组的汉子们跟在许乐身边寸不离。倒衬许真的很像一位大人物。那群人里很多年轻人都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有几个有幸参加过那天晚上慈善酒会。观看过露台冲突的帮闲公子哥则是面露警惕之色。

    南明秀这些天一直联邦的公们好生招呼着。受着青龙山里怎样也享受不到的陈年好酒。新鲜美人儿。浑然觉的人生幸福如此。父亲早就应该和联邦和解。今天在木-庄园里。他被林斗海招呼的极好。正在兴致盎然的时候。却看见了一个他如今最痛恨的人。

    南明秀现在已经清楚许乐的背景。但一个蠢货怎样展成为骄傲的蠢货。自然是因为他自认为自己的背景更大。而且习惯了用背景和拳头说话。

    联邦严格管制枪械。却给了青龙山代表团极大的特权。允许他们带着一主的军事力

    都。青龙山中央委员会很清楚政府这种安排是善意。所以从2带来的并不多。只十几个人。责平日代表团的日常护卫。

    是这样一批骁善战的**军战士。结果却被南明秀这位领袖公子带走了十人。此时这十名战士全部站在他的身后。

    在酒会露台上。许明白了枪管喷出轻风淡云的道理。南明秀领袖公子毫无疑问也很明白这一点。所以今天比那天显更加不可一世。脸上的阴沉怒意毫不遮掩。直走到许乐众人身前。冷冷说道:“上次在酒会上。你警告过我一次。我今天想把这个警告还给你。”

    许乐看着面前这位领袖公子。心想青龙山是不是出来的人神经都有些问题。张小萌多好一姑娘。硬生生被祸害成那样。不过施公子那一帮子职业间谍好像没有这样愚蠢啊。噢。对了。那是因为仲才先生那一片深海根本都不在青龙=的缘故。“你和张小萌同志之间既然再也没有任何关系。我想你以后不要再打扰我与她之间的事情。”

    南明秀阴沉着。自以为很宽容很风度的说道。紧接着却异常阴沉的压低声音。对许乐说道:“你再有背景。可是有什么资格管我们内部的事情?我和张小萌之间的事情。轮不到你来多话。你毕竟只是。个前男友。放心。把她追到手的时候。会向你报备一声。”

    南明秀犯了个错识。他只打听了许乐和费城李家之间的关系。却不知道许乐让整个联邦上层社会都陷入两难情绪的那些暴烈事迹。他更不知道许乐最擅长的是言语攻击。而是拳头。

    年前的双月节舞上。孙议员家的公子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看来无论是联邦的特权阶层还是**军的特权阶层。在这方面有极为相似的无耻。他们知道怎样才能让一个男人愤怒。然而却忘了愤怒的代价是什么。

    孙议员公子付出了几颗牙和一脸鲜血。这位领袖公子呢?许乐却依然只是安静的眯眼看他。

    酒会露台事。早已在联邦里传开。七组的汉子更清楚自己的主管大人与那位青龙山叶间很复杂的情感纠葛。

    兰龙在他身后耸了耸肩。摇了摇头。幽幽说道:“哥哥。我可不是爱挑事儿的人。但这事儿如果您还能忍了。我可真看不下去。”

    话音落处。半山崖古松之下。照壁之前阵风起。许乐一抬手扼住了南明秀的咽喉。直接把他推到照之上。撞的出一声闷响。

    一直警惕保护着南明秀的**特卫战士。顿时紧张的取出了枪械。对准了许乐的后背。而紧接着。一片阴影便挡住了他们的枪口。

    第七小组的汉子们除了熊临泉拿着别持枪证。可以随身带枪之外。其他人的枪械都放军车之中。无法随身携带。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依然一脸冷漠。悍不死的挡在了乐的背后。枪管之前。似乎这些战士枪管里喷出花来。们也完全不在乎。

    “把枪放下。”林斗海看着这幕。一阵寒意涌上大脑。一边大声喊着。一边不顾自己的千金之躯拦在那些青龙山战士身前。那些战士知道此人与领袖公子交好。意识里把枪口垂了下去……

    林斗海这才松了一口气。虽然他无比痛恨许乐。但更清楚。如果任由这些军人开枪把许乐者把许乐的全员打死。哪怕是伤了。费城那位匹夫一怒。联里谁能承受爷子的怒火?

    许乐根本没有理会背后的那些枪管。这是林家的的盘。就算林斗海蠢到家了。也不会让这些**军的人开火。更何况南明秀的咽喉在自己的手中。那些可以说忠诚。可以说愚顽的**军战士。怎么敢轻举妄动。

    他盯着南明秀涨的通红的脸。渐惊恐的双眼。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你说的不错。张小萌现在不是我的女人。但。不管谁想要当她的男人都的我点头。”

    半山崖上听到这句的人很多。不由纷纷变色。心想这位小爷也太***蛮不讲理了吧。即便那位自称不爱挑事儿实际上处处挑事儿的兰晓龙。也不禁被这道无理的一句话震的无言。

    “…”

    抱着可爱熊头的钟烟花小姑娘。听到许乐的宣告后。睁着大大的眼睛。细声惊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