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五十八章 觅小诗

    木谷是林家的产业。林半山破门之后,再也不肯理情,林家上代的老头儿们当然不会甘心,死乞白赖地派人进林园,恬不知耻地学着林园的范儿,才整了这么一个地方。”

    利孝通用两根手指搓着粗烟草,低头说道:“这片园子不止学了其形,也其神,加上特区政府在山那边修的大片娱乐场所,很适合全家来度假。据说席格总统前年来度暑的时候,都极为喜欢……只可惜这片山要比林园后面的白山差些,而且也没有机场,不怎么方便,好在山间多有云雾,也算是弥补了一部分。”

    许乐喝了一口红酒,抿了抿嘴唇,都星圈的高级场合,他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林园,时常坐在竹居流水畔。他对落地玻璃窗外那道夜幕下的白山,不时起降的私人飞机记忆极为深刻,那是联邦富贵对他心灵的第一次冲击,此时听着利孝通的话,想着进入庄园后的满眼清贵之气,心想难怪。

    李维不认识利孝通,只知道这个面相阴沉的年轻公子哥大概是什么大人物,却怎样也无法联想到此人竟是传说中的七大家继承人之一。

    他有些笨拙地拿着粗烟草,低头认真听着许乐和利七少说话。

    二人谈话中的统,私人机场之类陌生遥远的词汇,让他变得更加沉默,不想做出什么不合时宜的举动,说出一些可笑的话,以许乐朋友的身份才能进入这座庄园,他不想给许乐丢脸。

    狠狠一头撞进联邦最顶的这个圈子已经有些时日,许乐依然还没有弄明白粗烟草和红酒的牌子或所谓底蕴,至于什么年份,雨水,土壤酸碱度和口感之间的复杂关系,更是让他一头雾水。

    如果让他按图书馆里的艺术品鉴大辞典屋内的书画做一番背诵式的评价,或许反而更容易些,但这并不影响他一口烟草,一口红酒地吞咽享受,对于享受这种事情,也许知其所以然能够享受的更有层次,但只能知其然,至少也能满足感官上的生理感觉。

    将粗烟草搁在红色糙米石制成阔大烟缸上乐至少学会了不弹烟灰。他略一沉默后,对利孝通说道:“利林两家都恨不得我要死,因为你的关系,或许你们利家还能容忍一下我。林家……我打过林斗海,踩过林远湖在他家的产业里做客,感觉总是有些怪异。”

    “这是开门的生意。像我生长的这种家庭,永远不会把恩怨全部摆到面上解决。”利孝通淡淡说道:“大家都是要讲规矩的海虽然争勇斗狠,但也不可能拿自动步枪过来把你扫了……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和林半山这两个异类外,谁会做这种事情?”

    许乐听出这句话里隐着地意味。笑了笑。

    “有件巧事来了我才知道。林斗海那位在酒会上被你整治了一把地领袖公子也在。不过想来他们两个不敢来打扰你地兴致。”利孝通举起了手中地酒杯。微笑敬道:“现在联邦里还有多少人敢来惹你?”

    “这话说地我像纨绔似地。”

    “对了。没想到你带了个小朋友过来。今天本来准备介绍一些人给你认识认识。”

    利孝通放下酒杯道:“当然都是一些有所图之人。在s1地州里说话也有些力量除了里面偶尔几个人是瞧中我手头这点儿小闲钱。其他地人只是来做提前地投资。光这一点你也能明白是些真正强力地人士。顶多是二线。”

    许乐明白即便利七少一直是铁算利家名义上地第二顺位继承人。但只要那位漂亮地利修竹还好好活着。不再犯上次总统大选那种决定性地大错。他在竞争之中始终处于劣势。

    “你的钱可不是小闲钱。”

    大概是因为许乐的横空出世,铁算利家的老头子们第一次现了利家薄情老七的投资眼光,短短十几个月内,他手里能够控制的私人投资基金便涨到了九点七个亿。这笔钱放在联邦任何一个地方都能称为大富,但在利孝通这种人的眼中,和自家那浩若星辰的财富比较,自然只是点小闲钱。

    “我对那些投资没有太大兴趣,这些钱我准备全部给你留着。”利孝通脸色冷峻,衣领就像下雪天于树枝坚持的细叶那般,整齐而寒冷,“分散投资往往比较愚蠢,虽然你答应替我引见的那位太子爷还是没有见着,但我现在越来越相信,仅仅投资你,我将来就一定会获得无数倍的收益。”

    利孝通说的很认真,许乐听的也很清楚,七少爷如果真能获得他的私人友谊,将来在家族争夺继承权的战争中,那些老头子们总要掂量一下费城那位老爷子的态度,虽然这肯定不是决定性的,却也是极重的筹码。

    “我和那位老爷子只见过一面。”许乐提醒道。

    “无所

    少现在谁都认为你和费城李家有关系。”利孝通微眼间的冷意渐渐敛去,“甚至有人在猜,你是不是那位老爷子流落在外的私生子。”

    许乐没有把嘴里的红酒喷出去,缓缓地咽下,只觉一片苦涩,摇头叹息道:“这年龄明明也对不上啊。”

    “那又如何?总统和议会现在做的那些手脚,让家里那些老头子们苦恼的不行。”利孝通淡淡说道:“现在的联邦已经不是从前的联邦,除了那位夫人之外,谁还敢和政府正面对着干?也就只有西林那头老虎还敢在联席会议上痛骂国安委的官员,为什么?自然是因为他手里有人有枪。家里一直羡慕的要命,一直试图和军方建立某种亲密的关系,只是一直还没有进展,我这边的进展似乎更快一些,他们当然愿意乐见其成。”

    许乐知道利家现在面临的最大麻烦,便是由帕布尔总统提出、联邦管理委员会强行通过的金融合算法,只是不知道除了自己之外,利家想和军方建立亲密关系的另一条道路是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被侍女带去房间里的钟烟花,终于穿好了“衣服”,蹦蹦跳跳地走了出来,小女孩儿来到许乐的面前,将两只手托着下巴,眨着眼睛,笑眯眯地说道:“许乐哥哥,好不好看?”

    许乐看着面前可爱的小浣熊,没想到利七少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了让小女孩开心的方法,不由感到无比佩服。

    那八朵初荷般的少女早退去,只留下了两个负责此间的招待工作,许乐看着那名眉眼清秀的小姑娘,很诚恳地说了声谢谢。

    “那是你的圈,如果需要我见一下,我呆会儿回来。”许乐站起身业,牵着钟烟花毛茸茸的浣熊装小手,望着利孝通苦笑说道:“我今天的主要任务是陪她玩。”

    他很清楚,利孝通今天安排的聚,不见得是试图把他拖进某个圈子中,但想来也是存着一些借势的意思,毕竟他这个联邦最年轻中校的来历,已经在联邦上层社会里传的沸沸扬扬,他如果出现,对于利七少来说,肯定有所加分。

    利孝通无所谓地摊开手,示意请君自便。

    看着许乐和那个打扮成浣的小女孩消失的背影,他不禁觉得有些奇怪,这是谁家的孩子,居然让许乐如此宠溺,看那眉眼间的淡淡骄傲与在木谷庄园清贵豪奢环境下的从容,想必也不是一般人家的小孩。

    但他怎样也没有想到西林钟家,在他看来,许乐这个挖坑兵出身的家伙,和邰家太子爷相交莫逆,又被费城那位老爷子用心呵护培养,已然是命势冲天,如果那小女孩是钟家小公主,利七少只怕会痛苦地揪头,感叹这小子的运势已然逆天。

    ……

    ……

    许乐带着小女孩去山前的游乐场享受不再是一个人的生活,李维却不知道为什么留了下来。木谷二号院内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利孝通也没有时间再去照顾这位不知道底细的人物,吩咐了管家几声,便开始认真地与那些客人们交谈起来。

    这些客人穿着看上去都很朴素,但如果认真研究一下,一定会被上面用蚕丝绣着的手工符号所代表的金钱震慑一把。

    李维不懂这些,他只是安安静静地听着,小人物的钻营精神,让他只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便能清楚地判断出,够资格出现在这间大屋里的中年人、青年人,都不是一般人。除了明显有几个像自己一般紧张的家伙之外,其余的都是大人物。

    身处这样的环境之中,李维将自己的紧张掩饰的极好,感叹之余,将耳朵竖的极高,尤其是听到其中有两个胖子是做对百慕大贸易的大商人时,耳尖微微颤了颤。

    唯一留下来的那位初荷少女,安安静静,好奇而懵懂地听着自己在联邦文艺学院里绝对听不到的话题,忽然被李维招到了身边。

    李维压低声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诗。”少女有些紧张,又有些小可爱地回答道。

    李维低声说道:“能不能给我纸和笔?”

    小诗姑娘以为这个男人是要留自己的联系方式,清秀动人的眉眼里荡起一丝得意。虽然这位客人穿的是真朴素,而不是像那些人一样的假朴素,但她只知道能来这里的都不是小人物,说不定这位客人就是喜欢玩这个调调儿,

    一念及此,她眉眼间的那丝得意化为温柔,轻声说道:“等会儿。”

    然而令她深切失望的是,这位年轻的客人拿到纸笔之后,并没有再理会自己,而是低眉顺眼地凑到了那些宾客的身旁,开始与对方交换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