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五十七章 于刀

    顾孕妇许乐很有心得,照顾孩子凭他细腻的心思倒,只是当年在飞船上,和小女生在狭小的舱房内共同生活,每天晚上讲几个童话故事便罢了,如今的小西瓜快满九岁,清秀眉眼间的少女气质还没有展现出来,但可以看出她对于那些童话应该不会再有太多兴趣。

    “真是很麻烦啊。”

    许乐觉得自己的休假,也有可能是人生最后一次休假,已经被很多事情弄的一塌糊涂。生活的恶趣味感在这几天里体现的淋漓尽致,从施公子开始,到李维,再到小西瓜,许久不见的人们一古脑地涌回了他的生活,虽然无限温暖,却也无限忙碌,望都公寓什么时候如此热闹过?

    最麻烦的还是小西瓜,他端着咖啡靠在厨房的门上,看着沙上眼帘已经快要抬不起来的小女孩儿,忍不住微微一笑,不清楚这个小女孩儿为什么一直对自己抱持着绝对的信任,明明三年前她才六岁不到,三年不见,她怎么还没忘了自己?

    这种信任和被记住的感觉很温暖,许乐忘了是哪位哲学家说过,被需要是一种很深沉的幸福感。但同时这种信任和被需要也是一种绝大的压力,再加上钟夫人无来由地放手里所代表的信任压力,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小刀横亘在他的脚底之下。

    他必须小心谨走每一步,既要让小西瓜开心地过完这几天假期还要保证她的绝对安全。

    被邹郁痛快干脆地赠了个滚字,他知道那位年轻妈妈正因为西林大院门口那条斑点狗而无比愤怒,自然不敢再打电话,想来想去既要让小西瓜玩的高兴,还必须安全清静,没什么危险和打扰,他实在不知道联邦上层社会里有什么去处,除了林园和流风坡,但那种地方怎么适合小女孩儿去?

    忽然想到昨到过利孝通的电话位外表阴寒,实际上却颇可结交的七大家二代人物,倒是一个不错的征询对象且他反正要在休假结束前和对方见一面。

    “玩的地方?没问题,三维电影水洗幕,游乐设施那里都有。”利七少爷淡淡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那挺好,干净吧?”

    “我们玩地地方怎么可不干净?”利七少有些恼怒地训斥道。

    许乐很认真地加了一句:“是给小女孩玩地。”

    电话头利孝通明显地停顿了一下回答道:“放心吧。没问题。”

    青藤园仿古勾檐之下。利孝通放下了电话。平静地眉眼中。往日地阴戾之色淡了许多。却多了几丝复杂情绪喃自言自语说道:“多小才算小女孩儿呢?”

    曾哥依旧如一包被布缚住地枪般站在门口。他很清楚少爷不是在问自己问题还是往前走了两步。准备安排明天地会面。

    “犯法地事情不做四岁以下不动。”利七少吩咐了一句。眉尖微皱疑说道:“总觉得不大对劲。许乐怎么忽然就如此禽兽了?”

    ……

    ……

    安排的地方是一间主题公园,至于是什么主题,许乐驾驶着黑车一路沿山崖直到半山腰,看着摩天轮与仿临海铁塔,也依然无法捉出来。倒是身旁的钟烟花揉着略有些涩的眼睛,对都南郊的这处风景颇感兴趣,毕竟是小女孩,看着主题公园外侧满山满野的秋葵花,便有些喜悦。

    李维在后座上打瞌睡,施公子却没有跟着来,在望都公寓里补觉,这位漂亮的花货昨个儿在西山大院前堵了一宵,本已极累,自不愿加入这个奇怪的队伍,凑成三个大男人带一个小女孩儿去游乐园。

    依照利七少给的雷达地图标识,许乐开着黑车绕过山腰公路,面前却是豁然开朗,热闹的游乐园暂时被抛在脑后,面前对面山腰间蒙着一层雾气,云雾之中隐约可见一个庄园,庄园后方的秋山之间竟是生生辟出了一大片微有起伏的青草甸将高尔夫球场修在了山谷之间,这处庄园的手笔真是大的令人吃惊。

    更令车内三人感到惊讶的是,庄园右侧方的悬崖处有一道闪着金属光泽的线条,认真望去,才现原来竟是一个长逾千米的露天下行电梯,看方向是直接通往前面的那处大型游乐场,这种设计气势,手笔不能称之为大,更应该说是豪奢无双了。

    在庄园门口核对了公民信息一层片段,穿着黑色礼服的工作人员极为恭敬地低头致意,上了前面的电动车,为后面的黑车及那辆墨绿色的军车带路,在微有雾意的山谷间行不多久,穿过两道刻意布置的石门,便到了目的地。

    下车之后,许乐牵着钟烟花的小手直向前,李维将衣领翻了起来,跟在二人身后,叼着烟卷神情复杂地看着庄园里的陈设,被此间的清贵之意震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工作人员将一行人领到一扇门前便自行离去,许乐看着面前的醉香木门,心想光这一扇门大抵

    自己一年薪酬,虽知道利孝通和身旁的小西瓜有足够用这种排场,他这几年前也进出过不少高级场所,可未免依然有些不适应。

    推开醉香木门的那一刹那,房间里忽然响起一阵噼噼啪啪的脆响声!

    许乐双眼一眯,眼瞳微缩然后散开,刹那之间便知道自己并不是中了埋伏,这些脆响也不是枪声,而是室内喷放的小礼花,因为无数的碎纸屑在灯光下闪耀成彩虹的色彩,如天女散花一般洒落。

    散落的纸烟花中,原本安静无比的房间内响起一道整齐的声音。

    八个明眸秀眉眉眼如画,招人疼爱的少女,对着推开醉香木门的许乐,深深鞠躬笑眯眯说道:“许乐哥哥好。”

    正是一水儿的葱,更令人们的眼睛感到如水洗般感觉是她们可爱而诱惑的打扮,鹅黄色的连身短裙贴身穿着,将已然挺拔却依然微显青涩的少女身躯线条,展现的淋漓尽致,贴身的连身黄裙短到不能再短偏在两侧还开了一道小岔,充满了青春弹性活力的双腿,白的有若柳树剥皮后的嫩芯……

    八位小姑娘都是正宗的邦文艺学院的一年级学生大的也才将将满十六岁,未经太多世俗尘埃沾染的她们,被无法抗拒的金钱和前途引来了此处,带着一丝清纯的堕落气息人难以抵挡。

    鹅黄、嫩葱,活,清纯,所有这一切全部集中在这八位女孩儿的身上,只不过都是为了突显一个嫩字,加上那句被刻意培训出来的许乐哥哥作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一幕,只怕都会感觉到那股扑面而来的青春之意摇晃难以自己。

    一身淡青色侧襟装的利家七少,正微笑坐在沙上看着门口想木谷这边的安排果然漂亮,许乐你的要求再古怪着这阵式,想必也会满意才是。

    李维很满意,他站在许身后张大了嘴,根本说不出话来,心想许乐现在混的未免也太好了些,居然开始玩起了寻找初恋的戏码?要知道咱们小时候没正经上过学,难道你小子当年暗恋过某人?

    许乐看着语笑嫣然,如同河里钻来的荷般的八位少女,心早就慌乱的一塌糊涂,隐约间明白是和利七少之间的信息沟通出了什么问题,震惊之余想到小西瓜还在身后,若是让这位小姑娘看到这一幕,就算再天真,大致也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一念及此,面前这八朵娇嫩欲滴的小荷化,顿时化身成为三千多把利刃的矮丛,戮在了他的**之下,让他痛不欲生……

    钟烟小朋友感受到身前的异样,好奇地从许乐背后探出头来。许乐的反应奇快,大叔教的十个姿式无比迅地施展出来,右手如劈山般向右一横,死死地遮住了小姑娘的脸。

    正准备给利孝通使眼色的时候,他的身旁却传来了小女孩儿吃惊而清脆的赞叹声。

    “酷……”

    钟烟花小姑娘踮起了脚尖,一双灵动的黑黑眼眸横在许乐的掌缘之上,瞪的极圆,看着身前不远处的那些荷花少女们。

    ……

    ……

    清场之后,许乐必须承认利孝通安排的会所确实干净好玩,并不是专门用来做那等勾当的地方,顺着悬崖上的露天电梯下去,有无数适合小女孩儿玩的东西。只是终究在小西瓜面前丢了一次大人,每每想到那八位嫩荷般的少女齐声一呼许乐哥哥,再想到小西瓜那声充满惊叹的酷字,他便觉得脸有些烧。

    “你就不能在电话里把话说清楚?”利七少阴沉着脸盯着他。

    许乐恼怒地反驳道:“我哪里没有说清楚?只是你们这些变态的世家子弟,总是心思这般复杂,看看你找的那些小女孩儿,只怕有几个才刚满十四岁。”

    利孝通剪去粗烟草的封口,递给他和他身边的李维两根,说道:“别提这个了,好在木谷这里确实干净,没有什么外人来,一般都是几个相熟的家族成员,携家带口来这儿度假。”

    他并不认识李维,从李维拿烟草的手法和一些细节中,可以看出这名年轻人应该是属于社会底层那一批人,但他更清楚许乐在联邦里没有什么朋友,这个叫李维的人能够被许乐认真地介绍为朋友,自然不能太过轻视。

    “木谷?进来之后,总觉得这里的风格有些眼熟。”许乐抬头看了一眼房间里的清贵陈设,眯着眼睛试图分清楚那些书画的真假。

    ……

    ……

    (苦笑,其实最近……写的是真挺嗨的,可惜难以为继了,月票榜的事儿也只有不管了。上午踏雪买票,只买到明天的车票,大概下周六或周日回来。后一周兄弟我更的少,或断更,或写的质量下降,请大家多多担待。回来后我自然会重开无敌状态,请拭目,筒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