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五十六章 于刀

    下个不停,冷风儿吹,尤其是在都斗角机场的停:风秋雨更是愁煞死个人,从人们的外衣袖口往里灌着,瞬间便能冷却人们归家的热切心情和身体。

    坐在自行转运快线列车中的旅客们,看着停机坪上行走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心想这般寒冷的天气,难道他们想走回大楼?最开始的时候,旅客们以为这是一对父女,可是看着那名军官年轻的面孔,只好了这个结论,不禁觉得十分奇怪。

    凄冷的秋雨不停下着,寒风横横地刮了过来。

    风雨中,许乐左手撑着大黑伞,右手牵着钟家小千金的手,向停机坪的侧方走去。因为担心小女孩淋着雨,他把大部分的伞面都倾向了右方,左半边身子早已打湿,深青色的军装如被墨汁漆涂了一般。

    小女孩儿左手紧紧抓着他的手,右手环抱着那个旧娃娃,沉默不语跟着许乐快步向前碎碎走着,虽然辛苦,却没有开口说什么,漂亮的长睫毛轻眨,眼睛笑眯眯的有如弯月。

    她小蓝裙下的黑鞋在浅浅水泊中嗒嗒地快奔走,才来得及跟上许乐的度,随着她碎碎辛苦的脚步,从家里带过来的小书包一跳一跳,头顶微湿的整齐黑也一跳一跳,就像这孩子此时雀跃的心情。

    许乐终于反应了过来,放了脚步,同时把黑伞往那边再倾了倾,大小二人一路并未有太多的交谈,只是这样沉默安静地走着,别有一份默契与美妙的节奏感,就像三年前在太空飞船三十二区里那样。

    并没有走多,兰晓龙少校从那辆黑色的汽车上走了下来,将两个人迎到了车上,自己却坐上了后方那辆墨绿色的军车。

    黑车里十分温暖外界的冷雨风全部隔绝在外乐取出一条毛巾在暖风口前温了温,然后覆在钟烟花的小脑袋上胡乱地擦了擦,本想解释一下后面那辆军车和七组那些汉子的身份,但看着小家伙骨碌骨碌直转的眼眸乎对这些事情并不怎么感兴趣。

    也对,钟家小千金次:门的时候,只怕都会跟着一群特种兵像这种阵势在她看来,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书和旧娃娃安静地躺在后座上。许乐安静地替小西瓜把湿擦干。心里却想着别地事情角泛起一丝苦笑。也不知道是不是鬼迷心窍。还是被小女孩望着窗外雨点地神情击碎。他竟鬼使神差地向电话那头地钟夫人提出带她玩两天。而更莫名其妙地是。钟夫人竟是在一番沉忖之后应了这个荒唐而不负责任地请求。

    要知道林钟家这一代只有小西瓜一个继承人。她在都星圈一直接受着无以复加地严密看护钟夫人怎么可能答应让她跟着许乐离开?

    “这下你满足了吧?”许乐将白毛巾扔到后排。无可奈何地望着小女孩说道。

    钟烟花如同墨漆般地眼眸向上看了看乎在思考。然后用力地点了点头直可爱地小鼻子里憋出嗯这个单字。

    她用力地揉了揉头。格格笑着向四周甩了甩。就像一个刚从雨天回到家里地小狗狗般。无比可爱。

    ……

    ……

    在望都公寓楼下,许乐十分仔细地叮嘱军车里几个人,主要是交待兰晓龙。他并不适应七组这群汉子像保镖般天天跟着自己,但今天要带小西瓜回家,钟家小千金第一次远离父母的庇护出门游玩,如果身边没有这么安全方面的专家,他还真无法放心,哪怕钟夫人在电话里说,保护小女孩的安全力量也会跟着来都。

    “喊李叔。”推开公寓的门,许乐指着沙上的李维,对钟烟花说道。

    钟烟花看了沙上那个男人一眼,嗯了一声,唤道:“李叔。”

    这声叔叔并没有太多恭敬亲热的味道,小女孩清秀的脸蛋上挂着淡淡骄傲与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没有钟夫人隐在深处的那抹亲切,却将外在的表情学了个十足,年纪虽小,却已经有了那么点儿贵气逼人的意思。

    李维正坐在沙上百无聊赖地看电视,嘴里叼着烟卷,手里端着酒杯,一副江湖匪类或败类的模样,骤见许乐领了个冰雕玉琢的小女孩儿回家,唬了一跳,赶紧把身上的烟灰掸掉,问道:“谁家的孩子,长的还真够漂亮的。”

    许乐苦笑一声,总不能实话实说这是西林大区的小公主,摇头叹息道:“栖霞那边一朋友的小孩儿,想来都玩,所以我就带回来了。”

    “那感情好,我这也是乡巴佬第一次进都,正想让你陪我去逛逛,又怕你忙,刚好我和这小丫头搭……”李维忽然间收了声音,因为他看着这名小女孩儿脸上的淡淡冷漠,觉察出对方肯定不是一个乡下丫头。

    钟烟花并没像许乐以为的那样——好奇地在各个房间内奔跑,欣赏社会下层人民朴素而真切的小幸福,然后陶醉其中,大笑着扑到沙上拼命蹦跳——那是电视剧里面的小女生会做的事情,很明显这位小千金没有这种无聊的爱好,她只是安静地在客厅里转了一圈,目光里带着一丝审慎,一丝好奇。

    小女孩的目光落在了电视光幕下方一叠微型光盘上,她好奇地看着像硬币般的光盘,低下小脑袋认真地研究了半天,忽然抬起头来,望着许乐和李维两个人,无比认真严肃地说道:“

    是盗版。”

    许乐和李维互视一眼,感到无尽惭愧和尴尬,他们小时候在东林当孤儿,自然养成了购买便宜盗版的坏习惯,这时候被一个**岁的小女生严肃地批评,脸上实在是忍不住有些烧。

    谁知道紧接着钟烟花竟格格地笑出声来!

    小女孩兴奋地尖叫道:“太好了!总听他们说盗版,可我一次都没看过!”

    她怀抱着那一摞盗版光盘转过身来,说道:“许乐哥哥,我从来没有看过盗版,联邦电视台又不做我最喜欢的全金属狂潮光盘,所以我每次只能看重播那个台的广告太多了……”

    她天真望着许无比认真地疑惑问道:“听说盗版没有广告,是不是真的?”

    “呃……”许乐张大了嘴,半晌后小心翼翼地说道:“要不然……你看一下这个传说中的盗版?”

    ……

    ……

    钟烟花小朋倔犟悲伤说出的一连串的一个人,击打的许乐柔肠寸断爱丛生,毅然决然,稀里糊涂地把她带回了自己的家。

    他本以为离开那间别墅孩会兴奋的惊声尖叫,剪烂床单扮女巫吓人,连夜去游乐场玩心跳,去快餐店吃垃圾食物疯狂地玩游戏机,甚至他都做好了陪她去坐雪山飞龙的心理准备——雪山飞龙是宇宙里最长最惊险的过山车。

    然而他怎么都没有想,钟烟花小姑娘就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沙上,手里端着一盘新炸出来的土豆条,乖巧无比地看着光幕上的电视剧,不准确来说是盗版光盘。

    “这家的小孩儿,连盗版都没看过可怜了吧?”李维看着正在收拾厨房的许乐,感慨万分。

    许乐根不敢去看客厅里的小女孩事实上他早就已经傻了,心想七大家的家教未免也太正经严肃了些说当年邰之源没吃过葱油饼还能接受,没看过盗版……他生出给那位太子爷打电话的冲动,想询问一下他在被白琪姑娘破身之前,究竟有没有看过色情片。

    初秋节只有这么几天,许乐很想让小西瓜过的开心一些,自然不可能让她天天呆在家里看盗版,思来想去,竟想不出带小女孩去哪里玩,忽然间想到自己少的可怜的朋友当中,好像就是西山大院那个红衣女子已经当了妈,便直接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你趁早把那点斑点狗给我拖回去宰了,趁我还没有喊卫兵把他枪杀之前。”电话一通,邹郁姑娘寒冷到了极点,愤怒到了极点的声音便喷了出来,直接把许乐的耳朵震的有些麻。

    他愕然地拿着手机,花了两秒钟的时间才想明白,斑点狗……想必是说公子那个花货,这一天多时间没见到他的人影儿,难道他跑到了西山大院?

    西山大院?一个**军的间谍跑到联邦军队最森严的大院门口!虽说联邦在玩大和解,但施清海这等做法未免也太生猛了些吧?

    “他堵在大院门口算什么意思?居然还跟哨兵称兄道弟,勾肩搭背,吞云吐雾……许乐,我警告你,趁着那帮进出的将军们还没有猜出什么,趁着我那老爸还没回来,你趁早把他拖走埋掉,不然就算我不枪杀他,多的是人会把他毙了。”

    电话里邹郁的声音异常寒冷,就像是临海州夜店前的那个红衣少女,然而许乐拿着手机只能愁苦地皱着眉头,心想那位小爷想玩的把戏,自己去劝也没有什么用处,犹豫说道:“估计是想见你或孩子一面,你见见又怕什么?”

    电话那头沉默起来。许乐余光瞄到客厅里正在打呵欠,却依然紧盯着电视光幕的小女孩儿,赶紧把自己关于某千金的烦恼说了一遍,没料着邹家这位千金愣了愣后,干脆无比说道:

    “滚。”

    ……

    ……

    (以下不算字数:这章有趣多了。写上章的时候,一直在听杨乃文的一个人,结果写的依然不行,因为心情比较乱,时间太紧张,白天在忙着处理事务,然后买票之类的杂事。

    大家其实应该都能瞅出来,我最近这些天的状态真的不错,只是很抱歉地通知大家,这个状态维系不下去了,因为明天就要离开大庆,踏上奔波的路程。

    领导的父亲,也就是我最尊敬的长辈-_-……因病在内蒙古包头住院,我们两个人明天就要出门去看望,大概要下周六才能回来,不过得到的消息比较好,应该没有大碍,只是不知道要静养多久,希望老人家早日康复。

    其实一直在等她请假,然后好走,所以我前些天也在努力地多写一些。只是没想到她刚刚换新单位,假下来的又太突然,我手头一章存稿都没有。

    后几天在路上,在包头的时候,我尽量争取时间写,间客写到今儿,从我承诺不断更后便一直没有断过,我争取能够保持,但每天能更的顶多就是三千,说不定哪天就整个两千字,说不定……真就断更了,这个真没有办法,请大家多体谅一下。

    张小花在包头,但这次估计没时间代大家看他,最后闲着也是闲着,再认真地拉点儿月票吧,估计后面很多天都不可能拉了,双手合什,恳请大家的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