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五十三章 于无声处

    风吹着街上的落叶缓缓滚动,此时夜已经深了,望都常安静,微显寒冷。年糕摊子用蓄电池维系的微弱灯光,在这样的氛围中显得格外温暖。摊子老板低头将电动摆摊车下方的肉串藏在了塑料纸下,警惕地望了望四周,希望Td局在这么冷且静的深夜里,不要来找自己麻烦。

    人行道上摆着三张桌子,却只有两个客人,不远处还有两辆墨绿色的军车停着。年糕摊的老板自然认不出来那两辆军车的牌照有多么生猛,但也能猜到这两名年轻的客人想必有些来头。

    如今这年月,吃惯了山珍海味的有钱人们,总是喜欢来街头品尝一下不一样的滋味,中年老板并不觉得稀奇,更不会觉得紧张。即便那两名年轻的客人没有点他最得意珍惜,也是最昂贵的黑市羊肉串,他也没有暗中腹诽有钱人小气,因为他看得出来,这两个年轻人是那种真正的朋友。

    “我可不觉得自己有多牛逼,大概……只是运气比较不错,从东林逃出来之后,莫名其妙地遇到一些大人物。对了,我现在在军队做事,不过档案应该还是挂在果壳那边。”许乐低头啃着辣乎乎的年糕,轻声解释了几句,他的人生太过光怪6离,有很多事情无法向李维解释,而且这三年的故事太长,即便要讲,也不知道从何讲起。

    “来瓶酒吧?”许乐征询李维的意见,三年时光似乎需要烈酒入喉才能将那些少年们本不应有的愁全部钓出来。

    李维点了点头,筷子夹了几根烤芹菜放进嘴里,噗哧噗哧地嚼着,似乎心里有一个很沉重的事情知道怎样开口。

    许乐将自己和他面前的杯满上,却没有动面前的筷子,微低着头盯着盘子里的芹菜段和涂满酱色的豆卷,似乎也在考虑某个话题的开端,同样微显沉重。

    很久不见的时好友终于重逢,而且似乎联邦里也没有什么危险在身旁环峙应该呼三喝四或相拥而涕的场面,却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如此怪异。

    沉默很久之后李维端酒杯吞了下去,辣的狠狠地抿着嘴,问道:“出狱之后,我去香兰大道看过,那间修理铺被改成了蛋白肉配送站我本来以为你死了,结果去年被那些人从百慕大带回来才知道你还活着,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修理铺老板是不是死了?”

    “嗯。”许缓缓地喝完杯子里的酒,现这透明的液体比自己往常喝的那些琥珀色烈酒辛辣的多,刺的他的鼻子有些不通畅。

    他对拓荡。内心冷漠。最后生死离别之际却感动地自己眼泪哗哗地大叔……本存着极大地信心竟大叔是联邦头号通缉犯。化身三千地星际浪客里是这么好死地。但是三年过去了叔竟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再加上他曾经亲眼目睹那一记战舰主炮地白丽光柱只能在内心深处渐渐承认某人已经永远离去。

    李维地神情显得更加沉了几分。他和许乐不同。一直无奈地生活在社会底气。从来没有机会看一眼上层社会地风光。品味一下大人物们地世界。所以虽然有几分江湖智慧与毅力。但终究还没有学会喜怒不形于色。

    “我有件事情想对你说。”

    几乎同时。许乐和李维放下酒杯。说出了同样地一句话。两个人互视一眼。怔了怔之后。终究还是许乐先开了口。他望着李维地脸。认真而歉疚地说道:“因为那根电击棍地关系。你坐了一年牢。然后又被人绑架去了百慕大……”

    这句话没有说完。因为李维正用一种怪异地目光瞪着他。挠了挠头。然后难以自抑地苦笑了起来。

    “怎么了?”许乐问道。

    李维有些苦涩地笑了笑,说道:“你知道我想说的事情是什么吗?我想请求你的原谅,毕竟那根电击棍是从我手里流走的,政府会对付修理铺老板,会通缉你,都是我的错。”

    “出狱之后那一百万是你给我打过来的,对吧?”李维看着许乐的脸,感慨万千说道:“我被那些大人物绑架去了百慕大,终究还是你把我救回来的,对吧?”

    “我一直觉得我对不起你。”许乐喃喃说道。

    李维喃喃应道:“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重逢后的沉重沉默,其实只是这两位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之间,对彼此都有浓重的歉疚之意,这丝歉疚之意横亘在二人之间,此时一旦说穿,却在这寒冷的秋夜街摊上吹拂起一股浓浓的温暖之意。

    两个人互视许久,然后同时大笑了起来,就像很多年前在钟楼街的人行道上,隔着酒馆的玻璃看着里面的电视光幕,两个孤儿为了那个家庭喜剧里并不好笑的情节而捧腹大笑。他们还曾经为了那个出演孤女的可爱小女孩儿而两眼放光,只不过当时的他们不够年限也没有余钱买酒,现在就不一样了。

    “老板,

    酒。”

    “要不要喊车上那些人下来一起喝?那些人真是你的下属?”

    “谁知道呢?别说,我现在在军队里还假假有那么一点儿小地位。”

    “两年前你给我寄了一百万,你知道我用来做什么了?老子把二局的鲍龙涛买通了!召集人马,只花了六个月的时间,就占了三个街区……三个啊!”

    ……

    ……

    都特区三千公里外,栖霞州府的秋意并不太浓。凭着中校军官证,许乐乘坐着免费的音飞机,抵达了这座以秋日红叶风景闻名的大州,他拿着钟夫人留下的地址,坐上了出租车,看着窗外那些刚刚开始转变颜色,却没有来得及红到通透,反而显得有些杂乱的街畔秋树起了很多当年的往事。

    联邦除秋节由已久,究竟是用热闹游行除去秋日的苍凉感,还是给家庭主妇们一个秋日大扫除的机会,已经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今天许乐要去的地方在州府的郊区,所以出租车并没有被那些游行的队伍拦住。

    之所以会在时间极少的假期间,专门挑一天来赴钟夫人的邀请是因为他欠了对方一个天大的人情,另外他真的有些想念那个小女孩儿亡生涯的最初那段,他与那个小女孩儿真可以说的是上相依为命,那种情绪只怕一辈子都难以忘记。

    以前的许乐对不会与西林钟家有任何接触,那张卡片放在袋中那般久也没有动用过,一是因为西林那头老虎手下的特种机战小队比如那位莱克上校曾经见过自己的面容,与对方接触有可能暴露自己联邦通缉犯的真面目,二是因为……虽然是执行军令,但封余大叔终究是死在西林人的战舰主炮之下,身为学生即便不为他报仇,也不可能与对方如何亲密。

    然而如今因为那位老子的关系,因为他与宪章光辉之间的古怪关系乐不再需要担心联邦逃犯的身份。至于大叔的死,在与李维的一夜醉谈之后知不觉间也变得淡然了很多。所以他将李维的安全交给了七组的那帮汉子,自己却悄无声息摆脱了他们到了栖霞。

    这是间郊区的大房子,古钟公司做为联邦里的巨型公司它的董事长和千金住的地方,七大家的居所,不是一座庄园,已经令许乐感到了些许诧异。

    被一~恭敬的女管家迎进了别墅一楼,看着站在门后迎接自己的钟夫人,许乐还来不及说些什么,便听到了一个浑厚惫懒甚至有些无耻的声音。

    “三有青年来了?”

    声音都能让人听出无耻,这得要到什么样的境界?许乐愕然转头,便看见了一张胖胖的圆脸,这张脸上两眼微微眯着,看上去人畜无害,但只是偶尔间狭细眼缝里透过的一抹冷光,让人能够感觉到他的极端危险。

    许乐曾经被这人踢过一脚,一直牢记于心,刻意效仿学习,将那凌厉一腿变成了自己的杀手技,自然对此人的危险不曾或忘,苦着脸致意道:“田船长你好。”

    “不好。”田胖子无比痛苦地看着他,说道:“你骗了人家……当年在船上,你不肯拿真本事和人家打,让我以为你不是修身的天才……不然人家肯定是联邦第一个知道你和老李家关系的人。”

    许乐只感觉浑身麻,无法接话,好在钟夫人一声断喝:“死胖子!少做出这副模样恶心人,烟花下来了。”

    田胖子浑身一颤,马上挺胸抬头,一脸肃穆,竟生生摆出了杜少卿那种人的风范出来。

    许乐来不及欣赏这位生猛人物的变脸本事,抬起头来向着楼梯处望去,一眼便看见了那个蹦蹦跳跳下来的小女孩。

    小女孩穿着一件白色蓬裙,红色可爱的小鞋子在楼梯上脆脆响着,及膝的淡色袜子和头顶别着的一朵淡花相映而美,尤其是那蓬乌黑的头,一如当年被剪裁的极为整齐,如画出来的刘海儿随着她的动作,而调皮地荡起落下。

    真的很像一块西瓜皮,当然,是很可爱的那种。

    ……

    ……

    别墅的除秋节只有他们四个人进餐。许乐看见小西瓜后的温润情绪,随着餐桌上的沉默,而渐渐变得有些莫名。

    从开始到现在,八岁的钟烟花小姑娘竟是都没有正眼望过他一眼,任凭钟夫人微笑着诉说当年古钟号上的事情,小女孩儿依然一脸淡漠,淡淡骄傲,只肯把餐桌上的许乐当成一个陌生的客人。

    毕竟只是个孩子,怎么可能像大人一样牢记当年那段旅程?他自我安慰了一句,但心里总还是觉得有些隐隐失落——许乐哥哥与小西瓜的重逢,怎能如此无声?

    ……

    ……

    (第三章正在写,今天会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