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五十一章 后事

    嗯,这章是今天最好的。

    ……

    ……

    “你是不是在说笑话?”施清海不再嬉皮笑脸,漂亮的眉眼间多了一丝凝重与认真,说道:“她才多大年纪,进山几年,有什么资历?你以为委员会会同意你的推荐?我看那些老家伙肯定会认为你疯了。”

    “我又不是要让她进中委会。”

    这位在联邦里没有任何档案,就连青龙山内部都只以他相称的传奇人物,似乎可以凭借自己的心意易容成任何人物,他曾经自称山里人,然而邰家那位太子爷终究还是问出了他最靠近真实的某个代称:仲才先生。

    仲才先生微笑说道:“常委的位置空缺出来,谁来顶替我,这是需要中委会考虑的事情。内务委员会主席的位置,想必南水兄也有自己的想法,我所要做的,是让小萌出任四科科长。”

    施清海轻嘘了口气,听到这番解释心情安定了许多,不然要将组织里的情报网络交给那个蠢女人,他实在是不可能放心。

    “不过我花了几十年时间,联邦内部构下的网络,我打算交给她。当然,这是暗中进行的。”似乎猜到施清海心里在想些什么,仲才先生似笑非笑地加了一句。

    施清海正出烟盒准备点燃第二根烟,听到这句话,恼怒地将手中的烟盒重重扔到地上,压低声音说道:“你疯了?你是不是想让海里所有的鱼都死掉?”

    **军能够在青龙山坚持这多年。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这个男人一手营织地情报网络。谁都不知道联邦政府内部究竟有多少人在暗中帮助他。施清海和他地那位老师。应该算是这个网络里最成功地一个分支。但即便是他。也只知道这张情报网是一片沧海。自己只是其中地一片泡沫。结果这个男人居然说要把这片生死攸关地海交给那个女人!

    “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二。她很蠢。三。她是个女人!”

    施清海阴沉着。根本没有想到今天与组织接头。会听到这样一个坏消息话毫不客气。

    “不要以你把国防部长千金地肚子搞大了。就可以看不起天下所有女人。”仲才先生拾起毛巾擦了擦手。笑眯眯说道:“女人比男人更细腻。而且我手把手教了她两年。她比你想像地更能干。”

    施清海震惊地无以复加。他本以为自己和邹郁之间地事情只有彼此和许乐知晓。怎料到原来这一切早就已经被此人探知。问题是他究竟是如何知道地?

    仲才先生继续说道:“这一年多里。她已经熟悉了网络地操控方式。最关键是有信仰。不会背叛。而且……她地安全从某种程度上讲。在大和解地环境下。最有保障。”

    施清海从惊愕中平静下来,眉尖微皱,对这个说法表示不解。

    “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你那位朋友的性格。”仲才先生笑眯眯说道:“如果张小萌真的出了问题面临生死,就算许乐在西林……我想他也会千里杀回来救她吧?”

    施清海陷入了沉默,细细思忖之后,他知道这种判断非常正确——在他的眼中,如果说张小萌是个奇蠢如驴的女人许乐毫无问就是一个冷静聪慧到了极点,然而一旦冲动同样也会变成驴的骚人。

    他的眼神逐渐寒冷起来望着远方已经空无一人的露台,想到先前那一幕牙缝间透出寒声:“她知道你的安排,所以先前才会与许乐见面?”

    “不不不在侮辱老情人和初恋这两个美好的词汇。”仲才先生恼怒地瞪了施清海一眼。

    ……

    ……

    “选择张小萌,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因为我信任她。”老人的声音忽然清淡起来,望着施清海说道:“其实我也信任你,但你怎么可能安心于这些事务性的工作,所以我安排了别的事情给你……当然,如果你愿意接替我的位置,我毫不犹豫会改变最初的想法。”

    “你来干?”他问道。

    “狗才干。”施清海回答道。

    “你不干总得有人干吧?”他带着一丝沧桑之意说道,“以后多帮帮她。”

    施清海沉默不语,转而问道:“你究竟给我安排了什么活儿?要知道我现在刚被特赦,联邦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我。”

    “你去西林。”他缓缓说道:“山里与政府达成的协议一条条地在执行,虽然我也比较信任帕布尔总统,但他毕竟是位政客,他的背后还有那位夫人和很多权贵的影子。山里的部队调去西林抵抗帝国,联邦政府答应的装备能不能落到实处,答应我们不掺沙子能不能落到实处,这个需要你去查,去看,然后回报。”

    “听说以前皇朝时期有监军这种工作。”施清海抿了抿薄薄的嘴唇,自嘲说道:“虽说我祸害了不少良家,但也不至于让我受这种罪。

    仲才先生笑了笑,说道:“我想因为两年前的事情,帕布尔总统应该对你有印象,所以你出任联络官,容易被政府接受。再加上你和许乐的关系,你去西林有先天优势。”

    施清海沉默了很久,点了点头,并没有进行什么讨价还价,只是神情复杂地看了这位老人一眼,然后走下台阶,从地上那滩污水中拣起那个烟盒,极辛苦地找出两根没有被打湿的烟。

    他自己点燃了一根,很恭敬地为老人点燃了一根。

    仲才先生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十分满足,笑眯眯说道:“你只抽三七牌香烟,做为间谍来说,这也是一个漏洞。要做一名优秀的间谍,便不能有被任何人知道的爱好……我当年进入这个行当后,便戒了烟戒了酒,当然,同时我又能抽烟又能喝酒。”

    这句话有些难懂,但像施清海这种专业人士却很容易地听明白了。

    老人扭过头来,?*乜戳耸┣搴R谎鄣溃骸澳憷鲜k俏以诹邦里发展的第一批下线,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成长了起来,如今我们老了,将来的事情就看你们了。?br/>

    说完这句话,他将一个冰的小工具递了过去道:“这个东西很有用,使用方法嵌在光幕里,我已经做了信息脱离,你第一次开启时,把指纹印上去就行了。”

    施清海叼烟卷接过此物放入口袋中,看着此人瘦削的身躯知怎的,竟觉得和老师那个胖胖的身躯重叠起来,心头一阵酸楚,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问,淡声问道:“今天你像是在交待后事?山里面究竟出什么事了?难道那几个老不死的又开始搞清洗?但南水一直信任你么多年你都安坐风中,难道这次出了什么问题?”

    “你想多了,山里早已不是多年前山里,你唯一那次进山培训,就碰见了最后一次清洗,难怪心里一直有阴影。”

    才先生温和笑着解?*溃骸岸且就算内部有些错误的斗争,但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总要坚持做些正确的事情。?br/>

    “就像这次帝国侵,我们身为人类的一分子,当然要出力。但是怎样在残酷的战争中打击敌人,保存自己,这又是一道难题知道政府军会不会在我们的背后开枪?我们必须要为正义的事业留下火种,不能任由联邦把我们当成一盘菜?*降酃崽子们的手里……而这是你去西林的任务。?br/>

    “我是问怎么了。”施清海追问道。

    “我们这一行不能退休,既然我准备交班自然是我要死了。”他笑眯眯地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望着施清海认真说道:“肺癌度三期。”

    施清海的动作僵了僵,缓慢地取下唇边的香烟,想把身边这人嘴里的香烟也拿掉,却终究没有动作。

    “你这条老狗,终于要变死狗了。”施公子笑着说道,笑声却有些清淡悲凉。

    **军的情报网络是一片海,他总以为这个始终不知道名字的顶头上司,是一条银鲨,可能鲜血淋漓的死在锋利的鱼钩之上,却永远不会垂垂老死,安静沉默地沉于海底白沙之上。

    像这样传奇的人物,怎么可能死于这样一个庸俗的理由?他不想相信这一点,却不得不相信,沉默许久之后,他沙哑声音问道:“反正都要死了,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叫什么。”

    “噢,你可以叫我施清海。”老人认真地说道。

    片刻后,洗碗机旁,污水之畔的两个男人同时大笑了起来。

    ……

    ……

    离开露台之后,许乐被人悄无声息地引到了一处偏僻的房间,在房间里他看到站在油画前安静欣?*哪俏惶窬采俑荆心情也顿时平静起来?br/>

    能够影响国防部命令自己参加酒会,自然是有人想见自己,此时这个疑问不问而解,只是许乐不明白,为什么西林钟夫人会选择流风坡会所,而且做的这样隐秘。

    “我知道你的问。”钟夫人回过头来,微笑望着许乐,“去年那个电话,你给我出了一道难题,在莫愁后山的眼皮子下面抢人……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转瞬间,这位恬静少妇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骄傲:“当然,在百慕大和西林,我们钟家有这个能力。”

    “问题是整个联邦都在邰夫人的淡淡眼光之下,在百慕大和西林我们钟家可以一手遮天,但在都我却做不到。”

    “这几个月你一直在问我人在哪里,其实他一直在我手里,但我却没办法交给你,因为我不想让那位夫人现这件事情里有我的影子。”钟夫人神情凝重地望着许乐,说道:“即便她可能早已经猜到,但我不愿意让她拿到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