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五十章 枪口里才能喷出轻风淡云

    第五十章枪口里才能喷出轻风淡云

    关你什么事不是关你屁事整句话平常说出,一个脏字都没有。明明话里隐着的是年轻雄性动物看着窥视自己曾有过的温柔时本能生出的尖刻小心思,甚至还有那么一层下作的意味,却偏生带着股黄葱般生辣的凛冽劲儿,一气呵成,淋漓尽致,一丝小家子气都研磨不出来。

    前女友,老情人,总之我与她是亲近的,露台上的其余是多余的,你们来我的地盘打扰我,我又何须隐忍着不放肆,让自己不爽。在作训基地里,许乐敢逼着杜少卿不敢飙,那一番长谈之后,他竟难以言喻的染了几丝军营里的大气,与那位从未谋面的西林老虎多了几分共通的感觉。

    此番露台之上多是帮闲公子,冷眼旁观的成功人士,比杜少卿这种铁血师长差着数万光年的距离。许乐这句话铿锵着迸了出来,看热闹的人哪里还有脸看,认出他身份背景想亲近的也必须另谋时间,瞬时间,众人便被吹的雨打风消四处散去,只剩下廖廖数人,就连那几位帮闲的公子哥都有些不甘不愿却不敢留下地离开了露台。

    南明秀一脸阴沉站在露台正中,先前那瞬张小萌的话等于是扇了他一记耳光,许乐的后一句话更是直接将他扇到了地下,身为青龙山领袖最疼爱的儿子,他何时何地受过此等羞辱?

    虽然明知道面这位中校军官肯定大有来头,但南明秀毕竟是在青龙山野惯了的人物,绝不甘心就这样然丢脸离开——在那片大山之中,并没有什么宪章法律,只有中央委员会的章程和某些叔叔伯伯的声音大小作为办事的依据——说起来南明秀虽然嚣张骄横,是施清海和张小萌共同认为的蠢货,但也不是一点头脑也没有以他决定找寻一个合适的方法离开这里以后再想办法亲切教育革命意志有些不坚定的张小萌同志,严厉收拾这个联邦无耻当权者的狗腿军官许乐。

    心意定,退意起,南明秀气而笑,准备说几句什么便离开知道许乐看着他的笑容加了一句:“你也知道自己可笑?”

    一应领袖公的风度作派还没有来得及摆出来,便被许乐这看似平和实则辛辣的一句话堵了回来南明秀只觉心口一闷,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愤怒地抬起头,指着许乐的鼻子说道:“联邦的军官难道都……”

    许乐依然没有让他说整句话。说道:“上一个用手指我鼻子地人。他地手指像脆箩卜一样地断了。”

    这地是真事儿港都某间咖啡屋内。邰家安排地某位果壳主管就曾经轻蔑地用手指指着许乐地鼻尖果被白秘书像轻轻一握。狠狠一掰。

    有一种说法是杀人多了身上有杀种说法大抵是不确实地。只不过是见多了生死多了大场面地人自然能做到视白骨为枕。视活人为尸。气吞万里如饿虎。心念不动若明月大江。将什么事情都看地淡了。自然无所畏惧。自然令人畏惧。

    逃出东林三年后地许乐。经了这么多地故事。虽然还远远达不到这种境界。但骨子里总多了几丝这等味道。更何况他说地是真地。所以这并不是纨绔子弟用来斗狠争胜地口头威胁。充满了一种确定感和真实感——说断你手指。下一刻你地手指便真地可能断了。

    南明秀在青龙山长大。却没有机会见过枪林弹雨。真正地契阔战场。怔怔地看着许乐。听着这句不咸不淡地话。感受着对方身上那种令人心悸地微冷平静意。竟是下意识里心头微缩。身子一颤。将手臂放了下来。

    被一句话吓地把手放了下来。领袖公子地脸上一阵火辣。似乎是被对方扇了第三记耳光。五官甚至愤怒地都有些扭曲。

    这张脸有些不大好看,所以许乐没有看,眼角余光在窗后看到了利修绣与林斗海的身影,对他说道:“你以为那些世家子弟真的愿意亲近你?不,他们从来不会真正地瞧得起你。在过去那些年中,他们的家族无比希望你的父亲暴死……结果现在却成为了你的朋友,你不觉得这是件很荒唐的事?”

    他眼睛微眯,深深地吸了一口秋夜的空气,凉沁沁的很是舒服,除了心中一闪而过对白秘书的回忆外,因为与张小萌的重逢而生出的诸般复杂心绪,在这一刻终于因为泄而变得清明了许多。

    羞辱厌憎的人,也许就是获得美好心情的最佳途径,许乐这时候想到先前在酒会上施清海说的风轻云淡,才隐约明白,心有底气不惧人,自然便能风轻云淡。

    这和人们在社会关系中的地位有关,与实力有关,与心性的关系却最为密

    不再理会露台上其余的人,许乐望着张小萌平静说道:“今后如果有麻烦……你知道怎么找我。”

    张小萌从鼻子里嗯了一声,轻轻袅袅的声音在夜风中变得有些微酸。她从石栏上取过他的军帽。

    许乐微微一怔,低下了头。

    她细心地整理了一下他的鬓角,保证每一道丝都被夹在帽檐之中,不会凌乱,这才满意地放下了双手。这个姿式两个人站的极近,能够嗅到彼此身上的气息,并不陌生,却也谈不上熟悉,然而格外亲近。

    许乐安静沉默:由她动作,然后微微张开了双臂。张小萌往前踏了一步,抱住了他轻地靠在他的胸上,没有说什么。他小心翼翼地亲了下姑娘光滑的额头,然后转身离开了露台。

    露台上有人,但先前许乐张小萌的眼中没有旁人,他们很自然地拥抱致礼告别。张小萌甚至都没有去看南明秀那张阴沉的快要闪出风暴的脸,只是像某个年轻男人那样微眯着眼睛,看着他远离的背影,唇角泛起一丝微涩的笑容。

    她在心底轻回答先前许乐没有机会问完的问题,在我的心里,你当然是最重要的……一部分。

    ……

    ……

    “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在却可以让钟夫人出面相护以让锡安议员都不愿意太过凌厉。”利修绣看着消失在楼道口的许乐,静静地说道:“从邰家到李家,他凭什么能够得到这么多人的欣赏?自然不是运气这么简单。”

    林海准备反驳几句,然而注意到利大少爷似乎是在反省分析什么,并不是在征询自己的意见。

    “联邦里的所谓大人物们的是他背景,畏的却是他的手段手段不是说杀人的手段,而是别的东西,包括他的狠劲儿,这种不讲规矩的人物,就像你哥那样,只会让无数人头疼……问题是你哥毕竟姓林以长辈们都必须表现出容忍宽良,而他呢?”

    林斗海的脸色变了变。

    利修竹继续说道:“听说总统:下也很欣赏他说回来,能把m弄出来的天才机修师生又有如此恐怖的战斗力,谁不想拥有这样一个下属?”

    “可去年你在这里说过只要许乐这样的人物进入联邦的体制,便再也不会是任何威胁,因为他要按照规矩做事。”林斗海有些不赞同利修绣的看法。

    “可问题是把他引入联邦体制的那位老爷子,本身就是联邦最大的规矩。”

    利修绣敛去眼眸里那丝嘲讽的神情,利林两家世代交好,他也不想太过羞辱林斗海,只是觉得林家出了林半山这样的人物,怎么却又有林斗海这样的蠢货?难道林家除了远房林远湖之外的所有底蕴风华,全部被那个破门子夺走了?

    “有枪的人,说话声音才够大,西林那头老虎如此,那位老爷子更是如此,他能控制的枪最多,他在联邦里说话的声音就最大,只要他一天不死,他仍然看好许乐,这个联邦,包括我们的家族在内……便都只有眼睁睁看着这个小眼睛男人一步步向上爬。”

    利修竹有些感慨和遗憾地说道。

    ……

    ……

    流风坡会所山林间偏僻的一个角落里,自动运行的洗碗机正在着低沉的嗡鸣声,此间的肮脏污秽,四处横溢的泡沫水,和相隔并不远的煌煌大厅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当然那些大有身份的宾客们自然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一位头花白,面容里充满了生活苦难痕迹的老年洗碗工,收回了望向露台的目光,与他本人的气息完全相悖,似一位诗人般摇头感慨道:“人都说情人总是老的好,最是初恋忘不掉,你这位朋友和我这个学生之间的故事,真是让我这个铁石心肠的老东西,也感到心酸难忍。”

    施清海百无聊赖地叼着一根烟,蹲在他的身旁,含糊不清地骂了几句脏话。对于这位**军的情报领袖,并不出现在酒会而是出现在这种破烂地方,他一点都不会感到吃惊,即便青龙山与政府全面和解,但**军终究还是要留下自保的力量。

    “我在s2那间夜总会里见过你的初恋,老情人,那位可姐。”他嘲讽说道:“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警告你,可不要想着把张小萌重新推回许乐身边,虽然她现在是你最喜爱的女学生,但在我眼中,她还是那个愚笨不堪,坏事有余,成事不足的天真女学生。”

    这位传奇的情报领袖微笑望着施清海说道:“小萌跟了我两年,进步很多,我准备推荐她接替我的位置。”

    施清海的手一僵,没有夹住香烟,火红的烟头落入了泡沫污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