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三十五章 逃难的小西瓜

    (关于六翼朋友提出的芯片问题,做一下解释。宪章局的中央电脑并不会无时无刻地追踪所有芯片的位置,必须经过申请或是电脑自主判断才会进行不间断定位。前文有提,封余和许乐是目标一和二,所以才会被一直追踪定位。许乐颈后的新芯片只需要进行再次联网,便能获得身份确认,这个关键在于伪装芯片的手段了。感谢大家认真看这故事,但有句话必须说在前面啊,兄弟姐妹们,我这人经常犯错的,大家也知道,汗颜,这确实是能力问题,所以这故事不是科幻,而是玄幻……分类是异世大6,诸君明鉴啊!)

    ……

    ……

    “保护我”。

    前面没有加上一个请字,显得有些娇蛮的无理,然而用小女孩儿的声音说出来,却显得充满了无比的信任与孩子般天真的直接。小女孩儿身上的白色睡衣在星光下显得无比娇弱,许乐动容地看着这一幕,不知为何,心头无缘无故地软了一下,紧了紧拳头,缓慢地靠近了金属舱壁,他的动作很慢,似乎怕自己动作太大,便会给这个像小鸟儿一样可怜的小女生带去惊恐。

    小女孩儿低下了头,似乎不敢直视许乐的脸,两滴泪珠从长长的睫毛下滑落,无比可怜,丁香花一般淡嫩的嘴唇紧张地开合,声音低至不可闻:“请您保护我。”

    许乐小心翼翼地蹲了下来,看着小姑娘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那双眼帘微垂却依然掩不住的如墨双瞳,两瓣小小巧巧的嘴唇,一时间觉得有些失神,总觉得小姑娘给自己一种很亲近的感觉,以至于他没有注意到小姑娘第二句话里加了两个字。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许乐下意识里眨了眨眼睛,抿了抿嘴唇,不想让自己失神的模样让小姑娘产生某种不好的联想,他的目光终于脱离了这个小姑娘的脸蛋儿,注意到小姑娘的头很有特点,纯黑的头直直地披散在脸颊的两边,中间的部分非常整齐地剪成一道直线,将将在眉毛之上,遮住了额头,看上去就像是……一块西瓜皮?

    “我……我叫钟……烟花。”小姑娘依然紧紧抱着怀里的洋娃娃,勇敢地抬起头来看了许乐一眼,也许是因为许乐那张忠厚老实的脸给了她勇气,也许是许乐那双直如刀的眉毛给了小姑娘信心,她嗫嚅着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这名字……也太难听了。”许乐的心里咕哝了一声,不知道这小姑娘的父母是做什么的,居然会取个容易产生歧义的名字,挠了挠头说道:“干脆,我叫你小西瓜好了。”

    叫做钟烟花的小姑娘睁着大大的眼睛,感到无穷疑惑,可爱地偏着脑袋问道:“叔叔,为什么叫小西瓜?”

    许乐伸出食指在小姑娘额头上的线上挑过,笑着说道:“因为你的头像块漂亮的……西瓜皮?”

    ……

    ……

    许乐虽然不知道这艘商务飞船属于古钟公司,而古钟公司的背后隐藏着西林第四军区的影子,但他可以依据逻辑得出判断,在这样一艘戒备森严的飞船上,在第一宪章的光辉下,在远离帝国边境线的宇宙边缘,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会威胁到如此可爱的一个小姑娘,他更不认为这个叫做钟烟花或者是小西瓜的小姑娘有被保护的需要,在太空飞船上,这个小姑娘总应该有陪同的家人才对。

    只是无论他怎么问,小西瓜总是不肯告诉他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也不肯说出她的家人在哪里。许乐苦恼地思考了一会儿,决定去找飞船上的工作人员,毕竟小姑娘是个活生生的人儿,他可不敢负这个责任。

    许乐的房间在32区,是整个飞船最偏僻,设施最落后,也是最安静的一个区域,除了墙后的管道时不时响起垃圾运输的噪音外,在一大一小两个人儿谈话的过程中,根本没有人来过这里。许乐牵着小姑娘的手往外面走去,一面安慰道:“小西瓜,找到你的家人,你就不用害怕了。”

    “叔叔,我怕。”小西瓜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大概也清楚自己给这个陌生的叔叔带来了很大的苦恼,当许乐牵着她的手往外走时,她并没有胡闹地挣扎,只是一手抱着洋娃娃,低着头说道:“有坏人……想把小西瓜拐走,拐到别的地方去,让小西瓜再也看不到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

    许乐的脚步停住了,他转过身体,认真地看着小姑娘的侧脸,似乎是想分辩这个很可怕的故事究竟是小孩子胡闹的说辞,还是真的隐藏在光明后面的某个黑幕。就是这一眼,他看到了小姑娘雪白睡裙后方的灰尘污垢,也注意到了洋娃娃上面的污迹……

    32清洁区一直没有人来,如此阔大的飞船,这个小姑娘是怎么一个人跑到了这里?那些看管着他的人呢?难道小姑娘是从那些管线通道里爬出来的?不然她身上怎么会这么脏?该是怎样的惊恐,才让仅仅五六岁大的小女孩钻进了那些黑暗的管道?

    许乐认真地看了一会儿,封大叔都很欣赏他的看人能力,可他依然看不出小女生有丝毫撒谎的迹像。并没有思考太久,许乐转身牵着小姑娘的手往回走去,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再思考一下,这样盲目地将小姑娘交到飞船工作人员的手中,他确实有些不放心,至少……跟着自己是安全的,他去打探一下消息再做决定也好。

    小姑娘微微一愣,旋即明白了这一转身的含义,碎步快走着,以求能跟上许乐的步伐,动作显得格外可爱,小小的脸蛋上泪水未干,便笑了起来,笑的格外开心,大大的黑眸眯在了一起,就像是一弯西林星夜空里的弯月。

    “谢谢叔叔。”

    “以后叫哥哥……小西瓜。”许乐一向是个干脆利落的人,决定了某件事情便会做到底,牵着可爱小女生的手,他的心情也异常美好,那双令人信任的眼睛也眯了起来,像极了东林自然保护绿地里那一洼洼半湖。

    ……

    ……

    古钟号太空飞船还在进行最后一次的后勤能源补给,离开东林大区星域的时间大约定在了明日标准时间六点。在这段时间里,许乐一直和小西瓜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也许因为国防部的预算实在是太过抠门,他这个名义上的退伍士兵居住的地方真是被人遗忘的角落,房间里似乎也没有什么监控设备。

    但即便如此,许乐依然小心翼翼地注意着房门外的动静。通过这段时间的聊天,逐步得到小姑娘完全信任的他终于知道了一些事情,小姑娘是西林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离开了家,被人带到了古钟号飞船上,在回程的时候,将被送到都星。她再过两个月就要满六岁了,最擅长的是钢琴绘画,最讨厌的也是钢琴绘画,最喜欢的是玩泥巴,玩的最少的恰好也是泥巴。

    也许是因为很少能够这样放松聊天的机会,六岁的小姑娘像只小鸟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时常因为语太快而呛着,小脸憋地通红,额头上直直的黑在空中一甩一甩。

    许乐一面听着一面苦笑,因为小姑娘说的内容太过琐碎,根本没有他想知道的信息,而且他越听越觉得有些奇怪,心想莫不是小姑娘误会了什么,从而导致自己也误会了什么……只是他既然已经答应了小西瓜,自然便要继续下去,人总是要讲诚信的,哪怕是对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儿,许乐决定在打探到确实消息之前,暂时让小姑娘躲在自己的房间里。

    到了就餐的时候,许乐叮嘱了小姑娘不要乱跑,跑到了飞船的餐厅,打了一份饭,没有与飞船上的工作人员进行太多对话,可他依然留意了一下,现没有人听到飞船上哪位访问团的官员丢失了小孩儿,只是令他警惕的是,餐厅周围那些负责安全工作的士兵表情明显比几个小时前严肃许多,一股有些压抑的气氛围绕在四周。

    难道就是因为小西瓜?许乐悄无声息地从餐厅离开,他本身就是一个极不易引人注目的角色,端着一份饭离开也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甚至飞船上大部分人都不知道,32清洁区的休息间里安排进了一个东林区搭顺风船的退役士兵。

    ……

    ……

    小西瓜低头叉了一块牛肉,放进嘴里努力地咀嚼着,只是脸上的表情透出这个小姑娘实在是很不喜欢牛肉焖饭的味道,只是她似乎不想让许乐为难,只是一味认真地吃着。许乐看着小脸蛋儿上的表情,忍不住笑出声来,说道:“不喜欢吃就别吃了,下一顿的菜色听说不错。”

    “吃了一个半月的牛肉了。”小西瓜像个大人一样哀声叹气说道:“许乐哥哥,下一顿恐怕还是牛肉。”

    许乐特意在这份饭里加了勺白饭,这时候正拿着筷子刨着小西瓜剩下的饭,听到这句话,不由僵住了身体。被老板薰陶了这么多年,他对食物的要求也变得格外挑剔,苦着脸说道:“合成牛肉就一个味儿,你居然能吃一个半月?真是厉害。”

    叹息完后,许乐再次低头吃饭,他没有浪费粮食的习惯,嘴里塞满了牛肉,含糊不清说道:“将来有机会,哥哥杀头野牛,让你吃吃真正的牛肉。”

    小姑娘额上的黑垂直,笑眯眯地看着许乐,认真地点了点头。虽然在西林的时候,她跟着父亲大人吃过很多从帝国抢回来的野生菜肴,可是依然对许乐哥哥的话感觉到感激,心想哥哥真是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