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四十八章 如昨

    第四十八章如昨

    上露台的是一名穿着对襟复古装的中年男人许乐先里注意过,此人是青龙山的人,大概是南明秀的随从,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此时来到了露台。

    张小萌此时静静地望着许乐的脸,没有注意到身后来了人。泪水从她的笑脸上淌过,脸上抹的淡妆经此一洗,更添两分清丽,她往前又走了一步,靠着许乐更近了一些,轻声地说道:“对不起。”

    毫无疑问,在这一段萌于一袋小狗饼干,起始于食堂里的饭菜,盛放梅园下的粥与花的青涩感情中,有过亏欠,有过执着,有过伤害,但也有过不容质的真诚。

    今夜没有黑框眼镜的遮掩,那双明丽眼眸里的朦胧泪花,显得那样的真挚。怔怔地看着,许乐不期然地回忆起很多过往,很多这一年里很少想起的事情,那颗坚强的大心脏没有变软,却回复了一丝鲜活,紧接着他又想起议会大厦前那千万人间的目光一触,诸多复杂情绪缠绕心间,怎样也品咂不出那等滋味。

    大厅的灯光透过侧门,在安静昏暗的露台上映出了一个半月的影子,许乐和张小萌就恰好站在这圆月般灯光的两侧,一条无形的线似乎将两人分开,但相隔其实不过两步。

    场间陷入了沉与安静之中,就像回到了三年前的食堂,操场,张小萌拭去了眼角的泪水,安静地望着他微笑不语,虽然已经不再是过往的情侣关系,但就这般相对而站,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对于她来说经是极大的慰籍,她知道他这几年过的如何辛苦虽然她在山中过的亦是如此,只是她已经不再有资格去诉说什么,而他似乎也没有诉说这些事情的**。

    那便这样安静地站着吧,于秋风露台之中,不需言语味过去。

    然而露台上有别的人。

    那位穿着对襟正装的中年男人,些吃惊地看着张小萌在流泪拭泪,脸色微变备走上前来对她说几句什么,想告诉她大厅里面有人在找她,同时想让她离石栏边地个透着冷冽危险味道的军官远一些,在他看来名军官肯定做了什么事情,才会让张小萌哭成这样。

    这一对年轻男女的气正在沉默回味之中,忽然却多了一个扰局之人,张小萌背对着侧门,还没有查觉,许乐却是冷冷地看了那名中年人一眼只不过一眼,便眼光中蕴藏着的冷意与狠色让那名中年人讷讷然停下了脚步,心头大寒头便向大厅走去。

    “南明秀是南水领地儿子。我今天做他地女伴是组织地要求你不要误会。只是最近联邦……”

    张小萌眼眸微红。望着他轻声解释。她与他之间地故事太长太复杂。本没必要解释什么。但不知为何。看着许乐往日阳光今日沉郁地面容。她地心便格外慌乱。总觉得应该说清楚。

    “不用解释什么。”许乐静静地看着她清丽地容颜。

    张小萌心头微黯。旋即强颜一笑。瞬间这笑容却变得格外地温柔。因为许乐把手放在了她地头上。轻轻地抚了一下。

    “去年知道你还活着地时候。我很生气。”许乐有些缓慢地收回手来。说道:“不过施公子提醒了我。如果我生气多于喜悦。那岂不是说明我盼着你去死。”

    “你应该生气。”张小萌走出半月形地灯光。走到他地身边。静静地依着他地手臂。说道:“隔着大街。看着你在人行道上。我才现自己地心会痛成那样。我一直想当面问你能不能原谅我。可后面才想明白。我有什么道理让你原谅?”

    她偏过头来,有些酸楚地望着许乐的侧脸,倔犟地微笑说道:“我知道你的性格,你最讨厌别人骗你。”

    许乐曾经在沈教授的墓前对林远湖说过,一个也不原谅,如今林远湖也变成了墓中冰冷的存在。对于张小萌,他不认为存在什么原谅不原谅的问题,只是世事造化以及彼此各有彼此的执念,然而感情之中本来就容不得对旁的事物的执念,哪怕是所谓信仰,更何况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再也回不来了。

    秋夜的寒风中,他感觉身体有些冷,低头望着身旁的女孩儿,声音微哑说道:“记得在铁塔上我们说过什么吗?我从小所盼望的爱情,是不能被任何东西所牺牲的,如果筹码同样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我会尝试着一同把握,毕竟现在没有几个人还会问母亲和妻子掉河这种愚笨的问题了。”

    他的语气渐渐认真起来,带着一丝痛楚的自嘲说道:“我要的感情,是绝对自私自利的那种……说来可笑,我还会给自己设定障碍题,来判断什么叫爱情。那时候在梨花大学我就想着,不管你是**军的间谍还是什么,我都会如以往那般,我也奢望,哪怕我是一名叛国贼,你也会一样地爱我,当时的我,总以为这样的感情才是真的。”

    没有多少年轻的男女经历了他们这样的故事之后,还可以在秋夜露台上,如此认真而诚恳地剖析自己的心理。或许许乐天真,或许张小萌幼稚,或许他们在机场大巴上的相逢本身就是一种错误,或许张小萌做了很多

    乐的事情,但归根结底,他们能在如同星辰般浩翰遇相爱,正是因为他们骨子里其实都是极相近的人。

    “从来都是我悄无声息地离开,从来都是我一次次地伤害你。”张小萌微带怅然,然后抬起头来伤感说道:“对不起。”

    许乐的眼睛眯了起来,说道:“这是今天的第二句了,我以前就对你说过,我最不喜欢听你说对不起。”

    “嗯。”张小萌俏皮地抿了抿嘴,只是配上那双红红的眼眶,看着有几分凄凉的心中没有什么如释重负的感觉,相反却因为许乐此时的平静藏着很多的辛酸与难受。

    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以免自己的情绪失控,抱住身旁的男孩儿大声哭泣,强行转了话题,轻声说道:“你要上西林?”

    许乐想到白水司那个古怪的安保任务了摇头说道:“终究是要去的,只是可能时间还没有定。”

    “你是联邦军方重点培养人才。”张小萌轻声说道:“虽然我不知道这两年间你的身上究竟生了什么,但在战场上总是万事小心一些两年我在青龙山见过不少战事,知道那不是一个人能够解决问题的地方。”

    说完这句话,微微一笑,没有告诉许乐自己可能明年也要会被调去西林她的心里认为自己没有什么资格再去奢求什么,所以沉默,然则想到能与自己喜爱的男人去共赴时艰,这大概也能算是某种幸福吧。

    许乐听出了这句平静话语里的切关心,心头微微一颤,只觉扑面夜凉秋风如昨天穹双月光晖如昨,如梨花梅园公寓的雪,忍不住用微沙的声音问道:“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的心里,我究竟……”

    ……

    ……

    露台的门被人用力地开个宾客快步地走了过来,当头一人正是那位南水领袖的公子南明秀。穿着一身怪异军装的他一脸震惊,快步走到张小萌的身边,看着女孩儿哭红的眼眶,伸手抓住张小萌的上臂,大声说道:“小萌,出什么事了?”

    就在南明秀的手触到张小萌上臂的那一瞬间,许乐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心脏上起了根根毛刺,十分恼怒,眼瞳急剧缩小,一掌抽了下去。

    啪的一声脆响,南明秀的手背上出一道红印,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他大感震惊,望着许乐愤怒喝斥道:“快放开她!”

    来到露台的人们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先前他们在大厅内得到那名中年人的报告,才知道被他们邀请前来谈话的张小萌,竟在露台上哭泣,似乎是受了某人的骚扰。

    他们很清楚南明秀对这位好事者称为青龙山之叶女孩儿的意图,自然要满足他的护花**,急忙来到了露台,但怎么也没有想到,站在阴影里的这名军官,竟是沉默着毫不客气地动了手。

    在这位领袖公子看来,这名军官一定是骚扰了张小萌,他站在道理之上,而且目前联邦政府都有求于自己的父亲,自己在都星圈内自然横行无阻,谁敢不让自己三分?

    “我警告你……”南明秀冷冷地望着许乐。

    “我警告你,以后不要再缠着张小萌,不然我会让南水领袖很后悔只生了两个儿子。”许乐望着南明秀说道。

    露台上众人大哗,不明白怎么台词好像说反了?而且这名军官究竟是谁,看样子明知道南明秀的父亲是谁,也敢在这种敏感时刻口出威胁。

    “放肆,竟敢对南公子如此不礼貌,这是什么场所,把军营里的那套混帐东西收起来!”

    露台后方传来一声恚怒的喝斥,说话的人是议会道德委员会主席,资深议员锡安,此时大厅里很多人都注意到了露台上的冲突,这位德高望重的议员先生刚好在附近,又看到了许乐动手的画面,不悦地教育道。

    许乐往前走了一步,将张小萌拦在自己身后,眯着眼睛看了这位真正权高位重的大人物一眼,说道:“怎么?想给我戴一顶破坏联邦和解的大帽子?”

    此时灯光照耀在他的身上,将那身笔挺的中校军服照的异常清晰,此时露台侧门处的众人,才看清楚了这名军官的容颜,也看清楚了他的肩章。

    众人皆惊沉默,联邦里这么年轻的中校只有两个,无论是其中哪一个人,似乎都有足够的背景和实力表现出如此强势——锡安议员压上再大的帽子,只怕都压不皱一丝他们的眉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