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四十七章 酒会

    风坡会所内的宾客们,保持着近乎标准的笑容,望着仪,时不时迎合对方的话题,让脸上的笑容再盛一分,或是笑出声来,至于他们究竟有没有听进去那些话,没有人知道。

    施清海自然没有心思去听这些废话,他的目光从洁白桌布上的LFp三个古字母竹印抬起来,落在了许乐的脸上,确认他还在望着主席台前那一桌,微讽说道:“她又不是你的女人,有什么好不爽的?委员会让她做南明秀的女伴,并不是你想像的那般不堪。你前女友亮丽登场,主要是为了反击联邦关于绑架案的指控。”

    许乐看了他一眼。

    施清海玩转着杯脚,说道:“来之前我查了一下。去年秋天的听证会,再加上上个月的二次登场,张小萌很是受联邦民众的欢迎,甚至有点儿组织新闻言人的感觉……今天她的出场,自然是要让联邦的官员和媒体们看一看,信仰乔治卡林主义的年轻人……都是自愿的,并不是被山里洗了脑。”

    “你也应该信仰乔治卡林才对。”许乐说道。

    “信是信,但我可是为了什么主义才加入他们。还记得我留给你的那封信吗?”看着主席台上的金基范委员长和帕布尔总统,他的脸色忽然间平静下来,迷人的眉眼间多了一丝慨叹。

    “过去的联邦无情地伤害的人生,所以我想让这个联邦变的更好一些,人总是要做什么的……只是看着这些以往绝对想不到的场面,我忽然间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了。”

    “其实我一在想,被联邦无数人崇拜的乔治卡林,会不会……是我认识的某个家伙。”

    巨型水晶吊灯的光芒轻柔而瑰:,到他们这桌上时变得有些淡然,在许乐普通的面容上映下片片光影用极轻的声音怅然说道:“只是这种想法太荒谬了些,那家伙虽然一口牙全烂了,但看上去也没那么老啊。”

    在两个人完全不搭调的各自感慨中,慈善酒会继续着自己的程序,开始进入了拍卖程序。

    流风坡会所大里地位置是事先定好名序。只有最外围地那一圈最差地位置。要求才不会如此严格。坐在这种位置上地宾客自然也没有什么重量级人物。

    即便如。此时坐在许乐一桌地宾客依然是来自南科州、达西州、港都这些地方地著名人士。更奇妙地是拍卖地环节。真正举牌砸钱地人物。还都是出自这些偏僻地角落。大抵是因为这些人有钱有地位。却一直缺少一个亲近联邦权力核心地机会吧。

    这次慈善拍卖出最高价格地两件拍品。分别是帕布尔总统捐出来地一件风衣和南水领袖地随身佩枪。

    那件深色地风衣曾经陪着面色黝黑地总统先生。乘坐着那辆破烂地军用运机。在某个新年地夜晚。直飞青龙山机场。亲眼见证了联邦和解协议地诞生。在今天这样地场合中极具历史意义且也格外符合今天酒会地主题。至于南水领袖捐出来地随身佩枪。更是饱含着极丰富地象征含义。**军领袖连枪都交出来了。这代表着什么……

    大厅里响起了热情而真诚地掌声。

    紧接着却是一系列地颁奖仪式。法务部特别调查组都日报编辑部。获得了联邦特殊奖章。看着上台激动地于总统先生手中领奖地萧文静检查官脸平静地鲍勃主编和仍然有些行动不便地伍德记者。全场片刻安静后起了热烈地掌声。

    所有人都知道这些特殊的颁奖仪式代表着什么,上台领奖的这些人是麦德林专案的坚定推动者?*鞑檎撸涨的不懈努力,联邦才能在二十天前,最终将麦德林议员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br/>

    而在这样一个场合中进行表彰,毫无问说明联邦政府和青龙山**军已经对这件事情达成了全方面的共识,甚至有可能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双方的和平协议才会签署的如此顺利。

    许乐和施清海互视一眼,看着台上激动的萧文静和那两名值得敬重的媒体人,认真地鼓起掌来。其实比起台上这些人,他们两个人或许更应该上台领奖,沐浴在温暖而热情目光掌声之中,只是不可能有人喊他们的名字,因为他们做的那些事情永远见不得光,只能在黑暗中闪耀着自己的光彩。

    “我越来越喜欢我们的总统了。”施清海一边鼓着掌,一面微笑着说道。

    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许乐笑着回答道:“我也很喜欢他。”

    帕布尔总统从军的经历很苍白,只是随军的法务官员,在大选中他需要与**军的和解协议,能够成功出任总统,很大程度也是因为那次爆炸性的新闻事件。然而这位面色黝黑的总统,在事后依然坚持了当年的承诺,甚至不惜触犯联邦的即得利益阶层,也要将麦德林专案调查到底,给很多人……包括许乐施清海在内一个明确的交待,这种坚韧明朗的品德已经很久没有在政治家身上看到过了。

    酒会自然不能总是坐着,在前半段程序结束之后,流风坡会所的服务人员们极迅干净地转换了会场,中间的舞池空了出来,无数衣着华贵的大人物们开始彼此寒喧交谈,帕布尔总统已经提前离去,来自青龙山的金基范委员长和那位南水领袖的公子,自然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没有人知道联邦大和解之后,青龙山**军会以怎样一种方式进入联邦,会对现有的政治格局带来怎样的变化,甚至没有人敢确认这些山里的游击队们究竟能不能够成长为某种政治力量,但无论是政客还是商人,必须在这种混沌不明的情况下,提前展示自己的善意与亲切。

    施清海提着一瓶红酒,与许乐两个人靠着角落墙壁,一边喝着一边无味地观看着场间的一切,忽然间他看到不远处一位侍者垂在银盘下的手式,眼睛眯了起来对许乐说了一句什么,便离开了现场。

    有人找施公子,许乐靠着墙壁低着头,有些无聊地提着红酒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离开国防部为什么要自己来参加这个酒会,究竟是谁想见自己?

    他不是一个喜欢独饮的人,也没有兴趣蹲在墙角画圈圈,流风坡的墙纸图案虽然线条明丽动人,可也没有办法研究太长时间,尤其是看着酒会前方被众人包围的那处着那抹蓝色和那位领袖公子骄傲的脸,他的心情便有些燥郁,随手将红酒放在脚边,信步走出了大厅,来到了侧方的露台上。

    秋夜清爽有阵风来,竟感觉有些寒冽。许乐双手轻扶石栏,眯着眼睛看着前方的山林,林梢上方的繁星,林子对面的宪章广场,和那些无知无觉的五人小组雕像,本准备安静片刻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脚带着犹疑的脚步声。

    ……

    ……

    他转过身来,望着穿着那蓝色斜抹肩小礼服的张小萌,沉默片刻后说道:“好久不见。”

    “去年在议大厦门口。”

    张小萌带着一丝紧张不安望着,握着酒杯的手指关节有些白,她理了理额前飘荡的丝勇敢地向前踏了一步,距离许乐更近了一些。

    很多情况下种场面重逢的年轻男女一般都很难找到某个话题打破沉默,或许会说天气许会说月亮,但许乐不。

    他只是平静地着这张熟悉清丽的容颜着曾经有过的快乐,曾经有过的哀伤,曾经有过的欺骗,直接说道:“在钟楼上,你曾经对我说过,你坚持你的信仰,所以放弃和我之间的感情。如果乔治卡林现你们出现在七大家的家里,会不会愤怒地从坟里跳出来骂你们一顿?”

    他没有问她的欺骗,没有述说自己曾经为了替她报仇,而曾经做过些什么,只是如此平常地询问了这样一句,然而就是这样一句,却毫不遮掩地表露了他内心对某些事情的深刻于心。

    “深秋夜冷,你穿着一件单薄的礼服上了露台,却不用担心会冷……因为邰家的这间会所,极为奢侈地挥霍着暖风。”许乐伸手在暖风中轻挥,说道:“就连露台上都有暖风,想想青龙山的日子,是不是有很大的不一样?”

    张小萌微低着头掩饰眼睛里的湿润。她赶来露台,想对许乐说的并不是这些,但似乎许乐并不想给她开口的机会。她用力地握着裙边的拳头,并没有在联邦电视台镜头前的沉稳美丽,反而更像当年那个伪成熟,实际上很傻很天真的女孩儿。

    “你应该很清楚不是这样的,帝国入侵在即……”她轻声地辩解道,不知道是为**军辩解,还是为自己的选择辩解。

    “不对,是青龙山快支持不住了,才选择的和解。”许乐盯着她的眼睛,有些恼火地说道:“不要忘记,这件事情我从一开始知道,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又如何?”许乐望着自己曾经最爱的姑娘,微垂眼帘,带着一丝嘲讽沉声说道:“为了信仰可以放弃爱情,为了人类社会的大利益可以放弃信仰,那究竟有什么是不能放弃的?”

    “信仰要你去找邰之源,你便去找,信仰要你陪领袖的公子,你就去陪……”许乐抬起头来,继续冷声说道:“以前你的信仰是麦德林,现在的信仰是青龙山,你自己究竟有没有搞明白信仰究竟是什么?”

    字字诛心,句句刻厉,张小萌望着这张不曾或忘的男人面庞,怔怔地一言不,没有分辩,没有愤怒,嘴唇一抿笑了起来,两串晶莹透明的眼泪就这样在笑容里滑落于脸颊之上。

    她比谁都清楚他是一个怎样温暖亲切敦厚的男人,却说出了这样尖酸刻薄的话,自己让他受了多深的伤,带去了多少的苦?

    便在此时,露台的门再次被人推开。

    ……

    ……

    (嗯,想了想,想了又想,好吧,继续写,晚上还有一章,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出来,趁着这几天没事儿,多写点儿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