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四十六章 旧衣

    邦大和解,青龙山**军中央委员会在都特区~会,用的名目是环山四州和平重建慈善晚会。帕布尔总统与南水领袖的历史性握手,让青龙山方面前来参加谈判的人们,在都特区得到了前所未有,甚至显得有些夸张的尊重,前来参加这场酒会的重量级宾客极多。

    举办酒会的地点也很重量级。从某种意义上讲一力促成了联邦和解的邰家,将宪章广场旁的流风坡会所腾了出来,迎接来自四面八方的宾客。两年前还只是一名议员的帕布尔先生乘坐军机前往青龙山,奠定了今日大和解的基础,全部都是邰家在暗中施加着影响力,无论是现任政府还是青龙山的人们,对于那位夫人想必都有极诚挚的感激之意。

    许乐和施清海走下黑色汽车,看着流风坡会所不起眼的正门和极高的夜空上,由光束凝成的那排大字:“环山四州和平重建慈善晚会”,忍不住在心里同时叹息了一声。

    看到这个名字,他们很难不去联想到那幢充满了弹雨与血水的环山四州和平基金会大楼,那幢大楼的主人曾经在青龙山与政府两边都爬到了极高的地位,现如今却早已经被扔进了历史的垃圾箱,被人渐渐遗忘。

    大抵只有他们兄弟二人,才会永远难以忘记这个死在他们手中的议员先生。

    对于联邦大和,许乐自然没有什么反对意见,但他对这种酒会却着实没有太大的兴趣,他更不可能为了再次遇见那位戴黑框眼镜的女孩儿,便专程前来让自己苦涩一把,自虐一把,文艺一把。

    只是他接到了国防部的接命令知道是谁想在酒会上见到他,军令如山,他自然无法拒绝。施清海的状况也是如此,他要寻找自己的组织,而那位情报领袖很莫名其妙地将联系地点也放在了酒会中。

    在电子登记上找到自己的名字,许乐带着施清海走进了流风坡会所,他曾经来过这片充满了清幽贵丽气氛的高级场所,但今天一直走到尽头,才知道流风坡会所在后山还有一大片建筑会便是在半山腰的一处大厅中举行。

    在大厅里寻找了一个暗的座位坐下,施清海从侍者微感诧异的目光中取过一瓶红酒自己和许乐的杯中斟满,二人互视一眼,自嘲一笑,一口饮尽。

    时光到两年前的那场舞会,从青龙山来的那位传奇情报领袖正是通过许乐才联系到了邰家的太子爷,从而促成了后面那一系列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乐和施清海两个人是联邦和解里的关键人物,然而在这场酒会之上,却没有人会意识到这点,甚至都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们的存在。

    便是这种绪。让他们两个人处于繁华大厅。水晶吊灯之下地阴暗处觉有些莫名。

    “还记得两年前地双月节会吧?”施清海又倒了两杯红酒。慢条斯理地咽了下去由那些澄净地酒香在口鼻中回荡。幽幽说道:“今天晚上她肯定会来会不会再和她去跳一支舞?”

    许乐眯着眼睛笑了。摇头说道:“都过去地事儿了什么好提地?”

    便在此时。沉重地大门拉开。一位年龄约在六十岁左右地老人。在几名联邦议员地陪伴下走了进来。大厅里七十几桌宾客集体站立了起来。响起了礼貌而热情地掌声。够资格进入流风坡会所参加这场慈善晚宴地人。放在各自地阶层圈子里毫无问都是极顶尖地人物。但此时他们站起来鼓掌地动作显得十分自然。

    许乐收回了望向主席台下方地目光。先前他就注意到利修竹和林斗海等几个七大家地二代人物。都坐在一桌上。只是没有看到利孝通。看来七少爷曾经说过他和利修竹从来不同时出场。并不是假话。

    “不是南水领袖?”

    “青龙山中央委员会委员长金基范。”施清海看着杯中荡漾的红酒,心里想着不知道那个猥琐的大叔什么时候来找自己,带着一丝无谓说道:“南水领袖向来喜欢保持神秘感,这种场合就算帕布尔总统出席,他也不会出席。”

    “联邦上层社会最看重的是面子功夫,既然已经签了和平协议,自然要表现出来对青龙山的尊重。”施清海加了一句,话语里有些淡淡地嘲弄。

    “你是青龙山的人,但看模样,你对那个什么中央委员会似乎没太大好感。”许乐好奇问道。

    “我们是情报系统,相对独立一些,而且长年在s11活动……在中央委员会这些人的眼中,我们天生就有当叛徒的嫌。”施清海眼眸里的

    色越来越浓,“就说今天要我来酒会的那个家伙,中央委员会的三号人物,实际上在山里的日子过的并不怎么舒服。”

    “可你还是要找组织。”许乐笑着说了一句,摇头道:“不要讲这些,我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要知道我现在可是实打实的联邦现役军官。”

    金基范和那几名联邦重量级议员温和笑着,在众人的目光相送中,坐到了主席台前的桌子上。正当大厅里的宾客们以为稍后帕布尔总统一到,慈善酒会便将正式开始时,谁都没有想到,大门口又出现了一对来宾。

    “我本来以为那位夫人今天是想把太子爷推上前台。”施清海望着门口出现的那对年轻来宾,眉宇间闪过一丝厌恶,说道:“哪知道来的居然是这个蠢货。”

    任何正式酒会的出场顺序总是有讲究的,出现在酒会大门口的那对年轻男女有什么资格排在金基范和几名议员之后?

    “那个年轻男人谁?”许乐的眼睛眯了起来,望着门口那个微弯着手肘的男人,那个男人穿着一件没有任何标记的军装,身形高挺,一脸刻意摆出来的平静矜持和怎样也掩不住的骄纵意味。

    “我说过,那是一个蠢货。”施海察觉到许乐的声音先前微微沉了一下,淡淡嘲讽一笑说道:“南水领袖的二儿子南明秀。”

    “这位革命家好儿子,在青龙山真是嚣张到了极点,仗着自己有个好爹,居然敢在金基范之后出场,摆出这副排场来……难道他以为都和那片大荒山一样?”

    施清海知道许乐此时绪,所以说话也毫不客气,直接将**军内部给予此人的评价抛了出来。

    慈善会现场绝大多数宾客也不知道这位年轻男人是什么身份,居然敢在金基范和议员之后出场。场间响起了一阵议论,此人的身份渐渐传开,众人才轻轻点头,流露出明悟之色。场间的宾客们,反而对于这名年轻男人的女伴要熟悉一些,因为这位穿着淡蓝色小礼的漂亮女孩儿,曾经出现在议会山听证会的现场直播画面中,整个联邦都曾经倾听过她平静而坚定的声音……

    不夸张地,这个女孩儿在联邦里拥有很多欣赏者,人们欣赏她的平静坚定,在无数议员面前的沉着美丽,尤其是当上个月,联邦重新启动麦德林专案,她再次回到s11议会山,面对着无数媒体记者展现自己稳重平静的那一面后,这种欣赏得到了再一步的强化。

    南明秀?许乐的眼睫毛微:眨了眨,看着这位**领袖的公子,看着他微屈的臂弯,看着他臂弯里那只洁白的小手,看着那件淡蓝色的小礼服,这件小礼服式样似乎有些旧了,而且似乎许久没穿了,出现在流风坡会所这种豪奢风流场合里,显得过于朴素了些。

    许乐觉得这件蓝色小礼服有些眼熟,只是刹那便想了起来,两年前的双月节舞,她也穿着这件小礼服。

    “看来在游击队里的生活确实很辛苦。”他静静望着门口那个女孩儿,有些微怅又有些慰籍地现她今天没有戴着黑框的眼镜,轻声说道:“领袖公子的女伴,居然也只能穿旧衣服。”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旧衣穿着却最是舒服,新人未尝不是更好的选择。施清海盯着杯中的红酒,微微一笑说道:“你的表现比我想像中好一些,居然还能表现的如此风轻云淡。”

    “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许乐稳定的手端起了红酒杯,他不是在伪装什么,不论是不是真能将那段前尘往事看透,但经历了这么多次生死绝境,惊涛骇浪,这些事情似乎已经很难撼动他的大心脏。

    他平静地看着南明秀和张小萌两个人挽着手,在全场宾客的目光中向着主席台走去,看着他们坐入了利修竹所在的那一桌。练了这么多年的功,他的机修师眼光更加锐利,在南明秀与张小萌坐下的那霎那,很清晰地看出了此人眼眸里不加掩饰的那抹贪恋与占有欲。

    瞬间,许乐的眼睛眯了起来,端起红酒喝了一大口。

    “风轻云淡,风轻云淡……”施清海嘲讽地望着他,笑了起来,说道:“你不是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许乐放下酒杯,眯着眼睛看着那一桌,久久沉默语,忽然说道:“但我……还是不爽。”

    便在此时,伴随着礼宾员的声音,帕布尔总统到场,全场起立,酒会正式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