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四十四章 啊,朋友再见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四十四章朋友再见

    联邦政府与青龙山之间的政治谈判大体已经结束。双方了广泛的共识。议会山门前的这次握手才可能出现。

    关押在监狱里的政犯全部释放。七年来累积的战俘交换早已完成。只有一部分涉及乔治卡林青年军的问题还处于争论之中。

    联邦政府在过去数年中。一直指责青龙山方面通过绑架和洗脑的方式动年轻人。并且将三百宗失踪案件的苗头对准了对方。在谈判中。政府要求青龙山**军马上交出这些青年。让他们回到自己温暖的家中。而青龙山方面则是坚称这些年都是自愿进山。他们受到了乔治卡林主义和**军的理想感召。才毅然离开了己的家庭。

    因为涉及到很多愤怒的父母。所以联邦政府在谈判中没有做出明确的让步。但这些小分歧终究无法阻挡整个联邦呼唤团结。共抗帝国的汹涌大势。相关的谈判在继续。别方面则早已经开始向好的方向展。

    在这次历史性的握手之前。**军已经接受了政府方面提出的和平计划。南水领袖拒绝了进入联邦管委员会担任名誉议长的提议。甚至就连拜伦先生极为慷而富远见让来的副总统位置也予以冷淡的拒绝。他选择在谈判结束之后归于青山隐居。却同意了**军相当一部分兵力改编为政府军。

    这一部分**军将入第一军区。在极短的将来内。投入到西林大区的浴火前线。南水领袖和**军-委员会坚定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向整个联邦出足够明确的信息。青龙山愿与政府和解。不是因为任何政治和利益上的考虑。只是为了抵抗帝国人的血腥侵略。这并不仅仅是口头上的亮说辞也他们马上将会做的事情。

    ……

    ……

    和去年的总统大选不同。许对于这些联邦上层的政治变幻一无所知。那些时间内。他一直被关在黑狱之中。或者是在基的里训练军官。今天他之所以坐在宪章广场上。是因为他在等待一个经等了很久的好消息。

    通过基的里的受训演习许向联邦政府上层证明了自己存在的价值。有关部门在他执着的申请面前。终于软化了态度。当然。更关键的是因为当前联邦政治的大气候就在今天清晨。总统官邸终于出了帕布尔总统司法部长国防部长三方联合签名赦文件。

    会山前人山人海。宪章广场上却有些安静寂寞。许乐眯着眼睛看着光幕上的即时画面听着远:来的雷鸣般掌声和帕布尔总统坚定有力的话语刹那间竟有恍惚。

    一辆墨绿色的军车从西方的大上驶了过来。距离许乐所在长椅约二十米的位置。便无法再往前行驶一步因为不知何时宪章广场这一角落处。忽然多了几名沉稳有力的男人他们拦在许乐的身前。将那辆军车拦了下来。

    离开基的开始休假。第七小组却然留了六个人在许乐的身边做为安全力量。虽然许乐是七小组的最高主管。但国防部的这种安排依然让人有些吃惊。此时拦住那辆军车几条汉子。正是以熊临泉为的第七小组武装成员。

    兰晓龙少现在许乐椅后。看了一眼熊临泉那出来的手势。点了点头。附在许乐耳边说道:“没有问题。”

    许乐摇了摇头。起车那边走去。说道:“特赦令已经下来。政府总不可能出尔反尔。再说了。就他们想反悔。何必调戏我。”

    “这是国防部的命。你的安全是我们工作的重心。”兰晓龙耸耸肩。跟在他的身后说:“再说。你这位朋友可不是一般人。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小心一点没错。”

    便在此时。墨绿色军车侧门打开。一个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他的脸颊苍白。丝凌于秋风之中。有那双桃花眼和那张漂亮英俊的面容。似乎没有被长达近一年的囚房生涯所磨去神采。

    英俊憔悴的男人下车后。抬头望了一眼天。根本没有理会身后光幕上那番热闹的新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眯着眼睛显的极为陶醉。

    看着这一幕。许乐沉默的加快了脚步。向他走了过去。心里却想着西山大院那边传过来的息。据说政与**军的谈判中。本没有这方面的安排。是那位传奇的**军情报领袖。亲自向政府联邦调查局长提出了条件。若不是如此。大概这伙还会被继续关下去吧。

    上次两人坐在麦德议员的血泊中抽烟听钟声。这一晃便是快一年了。

    联邦政府在两个月前重新启动了麦德林专案。这位帝国的种子。老辣的议员。在身亡之后依然不的安宁。渐渐被联邦剥下了外面那件光鲜的外衣。

    麦德林死。麦德林臭。帕

    当了总统。南水来到了都。联邦大和解。听说前些天邦科学院院长林远湖悄无声息的死去。这世界的变化总是如此迅。迅的让身处其中的人们竟是来不及感慨沧海与桑田间的关系。便现自己所站立的位置早已不是当初之的。墨绿色的军车悄无声息的驶离。邦政府的特赦远是这样的悄无声息。谁都不愿意这种政治交易被坦露在所有公众的面前。

    许乐走到他的身前。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从军服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三七牌香烟。赛了一根到方枯干薄细的双唇中。小心翼翼的用手挡着风。认真点燃。

    嘶的一声。烟头上的火芒大放明亮。如原野上火烧的暮色般迅即后退。

    施清海深深的吸了一口。眯着眼。皱着眉头。似乎痛苦。似乎享受。却是久久沉默无语。片刻后他将烟头从自己唇间摘了下来。递到许乐的面前。

    许乐接过来。也狠狠的了一口。被呛的咳嗽了好几声。用微显沙哑的声音说道:“瘦了,儿。除此之外倒没有什么变化。”

    “那是自然。”施清海微笑看着前的许乐说道:“小爷我是怎样的人物。你应该比都清楚。”

    “五个月的黑牢。你是怎么熬去的?”许乐将烟递了过去。从烟盒里给自己了一根这是他这几个里最担心的问题。他在狐狸堡垒的时候。有老东西陪他聊天。为他播放爱情动作片但施清海一个人怎么熬过那段冰冷沉默的岁月?

    “爷我是专业人士。”施清海了笑只是笑有些狠厉。大概便是他也不怎么愿意回忆那段黑暗的辰光。顿了顿后他继续说道:“这几个月没怎么吃苦大概就是你特赦之后……实上。小爷我在狐狸堡垒的黑狱里还展了几个熟人。”

    “你果然比我生猛些。”许乐认真的道。

    秋风渐起。安静的章广场上只光幕里帕布尔统演讲的声音。和这两个男人低声的。

    兰晓龙熊临泉等六个人站在不远处的四周。警惕的注视着周边的环境。许乐和施清海的对话清清楚楚的听进了耳里。

    此时他们大概了解。乐在课堂上小爷的自称。应该是从这个男人身上学来的。不过在他们看来。以第一名的成绩从一毕业。穿行于政府与**军之间的秀间谍。刺杀麦德林的牛人。自称一声小爷。非常的有资格。

    “被关的日子里。我一直想着如果能够出来。一定要见一个人。你猜是谁?”施清海此已经点燃了第二根烟。蹲在街边说道。

    许乐也蹲了下来。应道:“想不是我。”

    “你又不好看。”施清海微微一笑。那双迷死众生的桃花眼于秋风之中渐渐绽开花瓣。着丝令人心醉的思念与向往。

    “我已了安排。”许乐低道:“晚上她流火过来见你。”

    ……

    ……

    西山大院前亦是的秋风萧瑟。门口站岗的军人和这座大院透出的铁血气息。让这种萧瑟之意变的更加浓郁几分。

    邹郁今天穿着一袭黑色的风衣。怀里抱着包裹的实实在在的流火。她眉宇间的那抹冷冽之色。因为衣服颜色的改变。而显的格外清晰刺人。

    这位部长千金的五官总是透着一股叫做明妍的感觉。要说到漂亮。实在是漂亮到了极点。然而无论人前后。无论是当初的红衣少女。还是如今的漂亮妈妈。大多数时刻。她那双清直的眉毛间总是透着股酷意。在许乐面前她其实已经不再刻意扮演某种人物。只是在今天这种场合。她重新戴起了这张面具。

    许乐走下了黑色的汽车。向着她微微一笑。目光从她黑色风衣的领口看见一抹红色。鲜艳到有些刺目的那种红。

    汽车开动了起来。邹郁坐在副驾驶位上。于意想不到处打破沉默。声音极为清冷:“家里为我是跟你出去吃饭。呆会儿你接我回来时。不要说漏嘴了。”

    “只是去见见故人。何必像是去打仗?”许乐目视前方说道。

    黑色汽车停在了都南城一处高级公寓楼下。许乐抱着孩子与邹郁走进了电梯。电梯到了顶楼才打开。许乐看着向房间走去的邹郁。心里生起一丝温暖的感觉。对一直守在这里的熊临泉轻声吩咐了几句安全方面的事宜。

    他正准备离开的时。邹郁忽然转过身来。用不容置疑的语句淡漠说道:“一个小时后来我。”

    许乐微微一怔后点点头。

    (嗯。稍后还有一章。今天不急着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