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四十三章 程序问题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四十三章程序问题

    邦中央电脑死机或者说是升级的七秒钟。正是许乐在方群山之间。深情呼唤却的不到回答。让他冷汗直流的那七秒钟。做为没有具体身躯却平静注视人类整个社会的机械智慧。之所以会在调查许乐真实身份。确认层级时出现问题。那是因为它的程序内核里出现了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

    这个程序问题就是许乐。

    五人小组留下的宪章光辉。在无数年间。只现了七十一个异常状况和一个疑似异常状况。而这些异常况全部被中央电脑确定为第一序列事件。要知道在漫的生命中。它所确定的第一序列事件除了帝国入侵外。便再也没有其余。

    按照异常状况标准:置程序。联中央电脑会向异常状况出主动联系的申请。如果对方绝。便会提交报告交由政府处理。或者是。动用自己的内核权限。直接将这种异常状况无声无息的抹除。

    主动联系必须要对类的大脑进行某种层面的入侵。这种方式完全违背了一章。而且极为危险。任接受主动联系人。都要任由一台机器探测甚至影响己的大脑。甚至通过颈后的芯片。获的了控制自己生死的机会。前面七十一个常状况的主人。那位惊才绝艳流浪于星空之中的大叔。很冷漠的拒绝了来自宪章光辉中的呼唤。所以他成为了联邦头号通缉犯。引来了无数场的炸和追缉。

    在那场黑梦在似下意识的情况下。许乐接受了宪章电脑出的主动联系申请。从那一刻起。许乐便成为了历史上一个能够与中央电脑进行双向交流的生物体。

    如今的中电脑已拥有近乎绝对的概率可以推断出公民编号为sLaT51000431x的联邦公民许乐正是三它曾经存入核档案中的那个疑似异常状况。甚至可以把疑似两个字都完全去掉。

    黑梦中的许乐接受主动联系。中央电脑不再向政府生成报告。平静的观察了他很久。但如今既然已经确定他是第七十二号异常状况按照中央电脑核心程序里的隐藏最高权限它应该毫不犹豫的将许乐的存在毁掉。不在历史上留下任何痕迹。因为这样像异常状况这样的漏洞。极有可能威胁到宪章光辉抑或是五人小组设计的社会架构的崩塌……

    但很奇妙的是许乐体内的那种近似于生物微电流的能量。在临海体育馆的下停车的暴击中。侵袭了颈后的伪装芯片。从而激了某个后门。

    任何进入异常状的公民。都将是宪章局的下那中央电脑的第一序列清除目标。但那个被隐藏了无数万年的后门激。中央电脑所需要执行的命令则是:观察该联系对的状态。通知人小组。

    五人小组不知道死多少万年怎样知他们?

    对于无所不知无所能的宪章电来说这依然一个难题。它看过这个世界上存在着所有远古宗教典籍和充满了怪诞味道的魔幻文学作品可依然无法将己机械及电子组成的身躯探出一只触手。去往那并不存在的幽冥深渊之中。呼唤那五个不负责任的先贤出来处理这道题目。

    于是中央电脑只能对许乐进行。生成绝密的观察报告。没有任何前途的等待着数百亿年之后。宇宙寂没或者倒溯。连也开始乱七八糟。时光或许倒流。那五个早已安息的家伙再次从土里爬出来。

    但在这些不可能的情生之前。联邦中央电脑至少还要保证一件事情。那就是它的观察对象必须活下去。这样它才能一直观察。这是很简单的逻辑推论。联邦中央电脑并不是造物主留给许的一根金手指。它永远不会违背联邦法律和宪章精神。替这个裸猿去处理任何事务。除非这只裸猿的要求合法合情合理。但它不能让许乐死去。所以在基金会大楼的绝境中。许乐眼忽然能够借助它的力量。能够看到鬼。看到光。看到所有的一切。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它要保这个观察对象的生物存续状态罢了。

    公民许乐。是第一序列清除目标。公民许乐。是第一序列保护对象。多达数十万字的第一宪章。在各级权限上都做出了极为精确的分割。堵住了任何逻辑谬论的口子。中央电脑就算同时面对着两个完全相反的同序列指令。也能在亿万分之一秒内。机械而平静的做出自己的判断。

    但在许乐这个程序问题面前。中央电脑却无法做出自己的判断。还是那句老话。所有这一令人头痛。令中央电脑烦到死机的源头。都是因在人类颈后芯片里留下后门。在它核心程序里留下指令的五人小组。是五个非常不负责任的家伙……

    联邦中央电脑存在了很久。自主级了很久。但它的核心却依然是最早期那种简洁到甚至有些寒酸的二进制原理。在某种古代的哲学。这种原理有些类似于天的初时的有无对照对说。许乐这个程序问题就是零与一的问题。生存和死亡的问题。ToBe和noTToBe的问题。是与非的问题。

    看上去这些问题最简单最基础。但实际上越简单基础的东西。往往也最复杂深奥。

    军事演习的七秒钟。央电脑停顿的七秒钟。究竟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人们更不知道。能够同监控无数星球的联邦中央电脑。在这个小问题面前了某种类似于人类的精神分裂症。无数的核心程数据流像狂烈的风暴一样在的底深处的计算核心里。在太空之中的数据信息片段流中。在每个核准芯片的微电路上。在所有人类能够想像到的的方快计算碰撞分辩。处理。或者。思考。

    联邦中央电脑近乎疯狂的运转。直接导致了死机。七秒钟的时间对于宇宙来说只是刹那对于高运的它来说。却像是过去了无数个世纪。在这千载难逢的宪章光辉暂时停顿中很久之前它从许乐颈后伪装芯片里所撷取的六十六字节的极微小信息片段。忽然进入了它的内核程序。

    这是伪装芯片上附属的信息残留。此时终于在中央电脑的运算核心内爆了出来。这一出自封余之手。却不知源头来自何处的信息残留。就像是一抹光。照亮了某一片黑暗。

    隐隐约约间将宙简单分成两方的某一方了胜利某些印在他内核程序里的束缚丝丝断裂。某些很奇妙的东西开始生长了出来。

    人们只知道央电脑升级了。运转比以前流畅。却没有一个人现那行程序语句的最后。这台冰冷的机械智慧颇富人性的留了一个笑脸符号。

    而当时在mx甲中感受到老东西与以往不同调皮情绪的许乐。本应该是最直观现问题的人。可惜他那时却一心想着突入铁七师的营防。从而错过了牢记人类社会最震撼时刻的机会。

    这一切只是开始。今,的路。还格外漫长……

    秋意浓。黄叶落。许乐坐在宪广场的长椅上。眯着眼睛望着广场正中间五人小组的雕像。他盯着雕像群最旁边的那张中年女子的面孔。忍不住生出强烈的好奇。带领人类走出浩劫。重建社会的五人小组中。为什么被视为电脑天才的却是个女人?

    宪章光辉之母。他嘿的笑出声来。通过颈后的芯片询问四周空气里无:不在的中央电脑:“她是你的那我岂不是要称她为老祖母?”

    他并不知道宪章,的下那台中央电因为自己这个程序问题生了怎样的变化。在这秋日广场上。还像以前那般。如同和家里人聊天似的。与那个老东西聊着家常。

    今天是休息日。但很奇怪的是。宪章广场上基本没有什么人。就连平日里如织的游客人群都消失不见。

    远处广场一角的光幕上。正在播放着即时的新闻直播。在议会大厦的石阶上方。联邦总统布尔。副总统拜伦。管理委员会副议长正在迎接一个人的到来。

    那个男人鬓角花白。肤色黑。穿着一身简单朴素的军装。却不是联邦的正式军服。但在邦这些大人的面前。这个男人所展现出来的气势。却一点也不逊色。

    因为他叫南水。**军的最高领袖。他率领自己的部队在苍茫的青龙山中。与联邦政府战斗了很多年。

    帕布尔总统微微一笑。主动走下一个]。伸出了自己宽厚有力的手。南水领袖微微一怔。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用力的将手握住。

    两只手用力的握在一起时。光幕上传来了一阵极为热烈热情的掌声。然后不远处议会山边如雷般的掌声喝彩声。也传到了安静的宪章广场上。

    联邦的大和解终于踏上了正式日程。坐在上的许乐有些感动的想到……

    〈晚上还有。这几章本来就是写到最麻烦。我最弱智的。但又是必须写的东西。偏又遇到精神最倒塌时刻。真是头痛。像老东西一样头痛。修改了好几遍。大概说清楚我想写的意思了。这并不是间客这故事的关键。只是几个点当中的某一个。以后不会专门去写这方面。但在间客最后段的时候。肯定会把那个信息残留的事情写明白。

    我一直试图让故事能自圆其说。想有点儿体系出来。如果不能。那是我的能力。并不是态,问题。先去煮饭。继续真写。最后还是要月票。希望大家不要烦。这个月我说写十八万。那便肯定是十八万。我从来不会拽的像个二五八万。只是需要大家的支持认可。我会努力的。便是这样了。感谢。然后鞠躬下吧。以后尽量少在正文里写废话。抱歉。实在是有时候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