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四十二章 老东

    何电脑都会死机,使用大抵会趁着这段时间去泡~跷着腿休息片刻,等着重启,等着楚斯系统那个淡漠的欢迎语响起。没有人会把这当成多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

    但宪章局地底深处的中央电脑不会死机,无数多年来它也未曾重启过,所以当初秋里的那一天,地下那片大的二维光幕忽然变成了一片黑色,所有的分端处理工作台全部陷入了死寂时,整个宪章局都傻了。

    傻这个字其实并不足以形容当时的场面和情绪,从局长到最基层的数据分析师,所有人目瞪口呆地望着这片黑暗,聆听着这片安静,他们的感觉就像是永远照耀都星圈的恒星,忽然间熄灭,宇宙里的亿万星辰,忽然间消失无踪。

    联邦中央电脑停止工作!

    对于联邦和人类社会来说,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没有谁比宪章局的职员们更清楚。他们知道一旦失去了这台中央电脑,帝国人可以轻而易举地大举进攻,甚至根本不需要帝国侵略的进攻,联邦阔大的星域疆土,便会因为失去了最强有力的集心力量,而变的四分五裂,整个人类社会都将会分崩离析!

    失去了宪章的辉,人类究竟会变成什么样?没有人敢设想这个恐怖的问题,在突如其来的黑暗与安静面前,宪章局地上地下过一千名职员鸦雀无声,有的双手合什,有的女性职员甚至惊恐而无助地流下了的眼泪。

    这种极具震撼力的事故,所有人的心脏都快要承受不住,他们不知道联邦中央电脑……这个被他们亲切称为老东西的存在不是真的到了寿终正寝的这一天,还是说它只是打了个盹,马上就会醒过来。

    这不是如丧,这比失去家人更加悲伤,这不是春雷震荡,这比雷电的威力更加剧大。

    ……

    ……

    好在地底深处那台中电脑陷入停顿假死地状态并没有太久7132211秒之后。漆黑一片地宽幅二维光幕最中心地地方出现了一个极细小地亮点。

    然后个亮点猛然爆炸。放射出无数万道炽烈地白线。只不过瞬间。便照亮了地下阔大地空间。似乎有无数星云在其中弥漫生成凝聚幻灭这个时间段实在是太短。用肉眼无法分辩算是用最高地视频控制系统也无法现。

    光明后便是宁静平常。无数来自联邦各个角落地画面。重新出现在光幕之上。无数信息以复杂难懂地机械语语。快地依序闪过。只是那些语句行闪烁地度似乎比往常显得更快了一些。

    一个机械金属感十足地响了起来“升级完毕。”

    除此之外切如常。就像是什么也没有生过就像是这七秒钟不曾出现过。

    ……

    ……

    联邦中央电脑陷入黑暗中时,宪章局的人们认为整个世界都崩坏了当它回复正常后,他们忽然间觉得这个美好的世界重生了。在远古的浩劫前神话中乎有某位造物主创造这个光怪6离的世界花了七天的时间,而宪章局人们心中的神,让他们心中的世界重新建立起来,似乎只花了七秒钟的时间。

    七秒钟太短,以至于很多职员们脸上的震惊惶恐绝望情绪才刚刚开始荡漾,很多女职员眼中的泪水才刚刚淌出一cm的距离,这个过程便结束了,让他们的情绪顿时陷入某种难以言喻的空虚状态之中。

    宪章局地下的中央电脑,在宪章规则中确实会自我升级,但是现如今联邦活着的人们,从来没有亲眼见证过这一幕,而且按照留下来的手册记载,联邦中央电脑的升级需要极长的时间,平缓地进行硬件及相关配套软件的自我更迭,谁也不曾设想过,这个老东西会如此突然地打了个盹,吓傻了无数的人,然后重新睁开眼,便冷漠地宣告升级成功。

    这是什么样的升级?没有人知道。

    联邦中央电脑的这次意外死机或说是自主升级,被人工列入了第二序列事件,严格保密,除了宪章局内部核心职员之外,暂时只有帕布尔总统和拜伦副总统知晓,就连议会山那边都完全不了解,宪章局曾经度过了怎样惊心动魄的七秒钟。

    花了很长的时间,宪章局才从这种震惊复杂的情绪中摆脱出来,只是所有人的心底都留着某个问,某个不知道颜色的阴影在不停地飘啊飘啊……

    老局长与崔聚冬的目光微微一触,便自然分开,似乎不想对那七秒钟做进一步的回忆与分析。

    做为在宪章局工作时间最长,也是权限最高,对中央电脑了解最多的两位高级官员,其实在这一生的枯燥单调工作中,早已产生了某种确切的认知——地下中央电脑所代表的文明水平,其实一直都比联邦社会的平均文明水平要高,伟大的五人小组为人类社会留下来的智慧结晶,单从能够自主升级这一点上

    是现如今的科学体系无法做到的事情。

    浩劫之前的人类文明已经展到了某个令人惊叹的程度,虽然无数万年来,人类一直在不断进步,不断追赶,在某些方面甚至大概已经过了前人,但终究在某些核心方面依然没有能够回复往日的荣光。

    邰老局长伸手将光幕上关于许乐的一切档案,列入了绝密级别,坐在椅上沉默地坐了很久很久,想到宪章局下属的人计委,想到那些工厂,心中不禁生出某种慨然,过去了这么多年,其实宪章局依然只是那位老东西的服务人员罢了,他们知道能够知道的事情,却永远无法了解那些没有能力了解的事情。

    与一台浩翰若星辰的庞大机械文明结晶相伴终生,亲眼看着它的绝能力,在宪章局这样一个怪异的机构中|多职员其实都会潜移默化的受到某些影响,他们不是科学教派的教徒,但在内心最深层的某处,违背他们所应持有的科学精神,无比迷信。

    他们痴迷的相信并且崇拜那台中央电脑,将那个冰冷的机器看作联邦精神之所系看作伟大前代文明的最后遗存,他们作为看护这种遗存的服务人员为之感到无限荣光与骄傲。

    这种迷信来源人类对自身所能达到的智慧水平的崇拜,来源于无数万年间宪章光辉的夺目事迹,来源于机械永远不会失误的准则。宪章局的职员们迷信它,崇拜它,把它当作家人一般相信以他们叫它:老东西。

    老局长也不例外,他默然:看着光幕上那些快闪过的机械语句忽然间对于追查许乐身份失去了所有兴趣,既然老东西始终不肯判定这个家伙的身份,总是有他自己精密不可逆转的逻辑原因。

    宪章局内部一条不成文的潜规则,这条规则似乎并不符合宪章的精神,却在这无数年来深入此独立机构每个职员的内心深处,让他们无法抗拒更不想抗拒。

    这条规则便是:一东永远不会犯错。二,如果老东西犯错参看第一条。

    “从进局里的第一天,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老局长放弃了思考椅后重新拿起高尔夫球杆,感慨说道:“我不知道老东西究竟有没有生命。”

    崔聚听到这句话觉后背一阵寒冷,甚至冷的有些痛楚。实际上这大概是每个在宪章局工作很久的员工,都会产生的惑吧,因为地底深处那台中央电脑实在是显得太过万能,虽然一直没有什么人性化的情绪展现。

    “在第七研究所的时候,我士论文就是研究这个。”沉默了片刻之后,崔聚冬沉默开口说道:“依照老东西的核心逻辑程序,和五人小组设计的宪章法则,如果它真的产生某种类似于碳基生命的思维模式,它会直接自爆。”

    似乎觉得这样依然不足以安定自己一直在动摇的心,崔聚冬极快地加了一句:“而且从哲学角度看,这是说不通的事情。”

    “说的也是。”老局长轻轻咳嗽了两声,睁着那双有些无神的双眼,提着高尔夫球杆向办公室外面走去,说道:“而且……这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它将要生存数百万甚至上亿年,我们却终究是要死的。”

    “我从来不怀,就算整个联邦都毁灭了,老东西依然将一直存在下去,直至这个宇宙的尽头。”

    “既然如此,我们哪里有资格去议论它的事情。”

    ……

    ……

    大概也只有终生服务联邦中央电脑的宪章局职员,才能如此轻松地谈论这种事情,因为他们的生活乃至呼吸,都与地下那台冰冷的运算机器联系在一起,他们有先天的亲密感。但如果宪章局办公室里的这段谈话流传出去,不知道会引来多大的风波。

    事实上邰局长和崔聚冬助理也只是泛泛而谈,他们没有能力去查清楚那七秒钟的问题,更加不知道联邦中央电脑的忽然死机,只是因为它在调查许乐真实身份的时候,碰到了一个令它都感觉到困难的逻辑问题,同时接触到了一丝一缕让它机械程序有些不适应的感觉。

    七秒钟死机,联邦中央电脑重启,谁也没有注意到重启后无数行程序语句结束时的刹那,最后一句的末端……有一个代表笑脸的符号标记。

    (抱歉,我高估我自己了,难受着,写的感觉很不顺利,今天就这一章,我需要休息,把身体养好再说。

    很是希望大家投我几张月票,这个和更新无关,月票已经被,我却依然没什么精神,这和身体有关,但和精神也有关,写书需要积累杀气,积累气势,需要大家的激励,容我养神,然后冲刺,而这非常需要大家伙儿在精神上给予的支持,在此说声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