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四十一章 老东

    章局从来没有和那个小眼睛的年轻军官打过交道,~日的总统就职大典那个时段,局里派出的那些调查分队与此人曾经遥遥相隔配合过一次,甚至都谈不上配合,只是双方基于不同的原因,拥有了同样的目的。

    但宪章局最顶层的某两个人,对于许乐并不陌生。尤其是邰老局长,甚至很喜欢这个眯着眼睛笑的年轻人,因为这位年轻人帮助宪章局度过了一次危机,在宪章局险些因为……因为官僚气息变慢的反应造成极大危害之前,拖住了麦德林,最后甚至抹去了麦德林。

    然而后续事情的展,以及此时老局长的感伤,警惕,其实都和这一丝喜欢有关。

    在总统官邸进行麦德林案件的报告时,宪章局便已经有了替许乐和施清海脱罪的意愿,当费城那位军神出山保人,帕布尔总统一力特赦许乐之后,邰局长很自然地产生了将这个小家伙吸纳进宪章局的念头。

    多达七十二万字的第一宪章,确保了宪章局不会参与到人类社会具体的事务管理和政治之中,就连军的事情,地下那台中央电脑都要保持中立,更何况是联邦政府的内部事务以及法院的审判——但许乐已经被特赦,宪章局吸纳许乐自然也没有更多的障碍。

    邰局长清楚那老爷子出山保人,肯定是联邦军方对此人有大用。

    整个联邦没有哪个部门和军队抢人,就算有,大概也不敢和费城那位老爷子抢人,但宪章局却偏偏拥有这种地位和底气。

    于是许乐第次全方位地进入了宪章局的视线之中。

    在与费城那位老爷子于林园见后夫人斟酌许久,终于还是没有把许乐的秘密告诉宪章局。但一旦宪章局开始全面调查某人,哪怕是基于一个极正面的念头开始调查中央电脑恐怖的信息搜集能力,依然现了无数的问题。

    令人震惊的问题。

    ……

    ……

    联邦里有两个人。一叫许乐一个也叫许乐。

    一个是研制出mx机甲地顶尖师。一个是东林地矿工孤儿;一个是联邦军方重点培养地对象。一个是联邦头号通缉犯地学徒;一个公民编号是dLas421x个公民编号是sLaT510200431xx。

    这样地两个人之间似乎没有丝毫地系。除了他们都叫许乐。而且他们长地很像。就像一对双胞胎兄弟。

    能够将这相隔无数万公里地两个人联系起来因为宪章局招募核心职员时地那一整套严苛地身份梳理程序。但最关键地。还是地下那台联邦中央电脑地云计算模型下地信息核算能力。

    ……

    ……

    “我再也没有心情去打高尔夫。”老局长半阖着眼帘,似乎不想去看光屏上许乐的照片,声音有些高远淡辽:“如果让这个小家伙一直流落在外的话。”

    崔聚冬当了七年的宪章局局长助理,最近三年多的时间一直在代表宪章局参予联邦内部的机要事宜筹划,所有人都知道当老局长退休后,他就将是联邦内人人羡慕却又人人避而远之的宪章局局长唯一人选。

    听到局长话音里的那分不尽之意聚冬平静的中年面容上闪过一丝无奈,说道:“没有证据。”

    第一宪章里隐藏着很多核心精神了关于公民的绝对保护之外,还有一条大致类似于:权力越大,能力越大,便越要讲规矩。所以说宪章局毫无疑问是整个联邦最遵守宪章及相关法律、也最讲规矩的地方,久远之前邰氏皇朝的皇宫大抵也是如此吧,或许后来那些帝王们渐渐淡忘了宪章的精神,所以才会在历史的长河中风吹雨打飘零去……

    宪章局现在深切怀疑这两个拥有不同公民编号的许乐是同一个人,这代表着某种极为可怕的推论,但问题在于,他们没有证据。不,对于办公室里的邰局长和崔聚冬助理来说,这甚至已经不是怀,而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因为宪章局已经通过某种暗中的渠道,拿到了这两个许乐的生物标记,东林许乐的生物标记是当年晶矿联合体破产前为矿工孤儿办理医疗福利时的档案,而上林许乐的生活标记,却是s2基金会大楼恐怖袭击之后,第二军区总医院抢救许乐时,所留下来的某些残存样本。

    只是这种通过非法定程序拿到的证据,在法律意义和宪章局内部条例中,根本算不上证据,甚至都无法拿出来。事实上如果不是此事的意义太过令人恐慌,邰局长根本不会采用这种手段。事实上就算找到了生物标记的证据,依然需要先行提供给中央电脑进行判断。

    所以总而言之,宪章局已经开始怀许乐,却没有任何办法,除非中央电脑做出判断,出警报。

    “我认为

    情应该向拜伦副总统报告。”崔聚冬的脸色无比沉向上司建议道。

    联邦法律规定,副总统兼任联邦管理委员会议长,属于总统与议会山之间的一座桥梁,也是联邦政治架构中唯一可以深入影响宪章局的大人物。但基于某种政治习惯,无数年来,联邦的副总统很少会问询宪章局的具体工作,甚至反而会刻意保持距离,众人都很明白这是为什么。

    老局长沉默了很久,才缓缓地摇了摇头,说道:“如果许乐真的进入了异常状况,那就将是第七十二个……按照第一个异常状况出现后的备案法则,能够接触到这个信息的,只有帕布尔总统,我……以及李元帅。”

    他咳了两声后望着崔聚冬说道:“事实上你都不应该知道这件事情,但我明年就要退休些事情总要转交给你,所以听听无妨。”

    “李元帅?我从来不知道军方可以干涉宪章局的运作,要知道总统都不能。”崔聚冬有些吃惊地说道对费城那位老爷子当然无比尊敬,可他更明白联邦中央电脑所确认的异常状况是多么的可怕,总觉得此事有些不妥。

    “我的前任转交:我时到异常状况时曾经说过……联邦第一个异常状况,就是李元帅亲自现,并且报告给宪章局的。”邰老局长面无表情说道:“我三天前已经给费城方面去了电话。”

    崔聚冬盼望着问道:“那位爷子在电话里怎么说的?”

    老局长没有答是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在那个电话中,他得到的回应是:许乐并没有进入异常状况,只是受到了前一次异常状况的波及,事情也并不像宪章局想像的那般严重布宇宙的宪章光辉并没有受到再一次的挑战……宪章局最担心的事情,已经随着那个人的死亡而永远消除了,宪章局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挖出帝国撒播过来的那些种子。

    宪章局是一个绝对独立的机构,然得到了联邦军神的亲自保证,老局长依然不会放心,因为这是可能打破宪章光辉的最重要的危险。

    他微眯着的双眼里着如同这幢大楼一般的沉稳与坚持破沉默缓声说道:“老东西还没有得出结论吗?”

    崔聚冬摇了摇头,旋即开始自己的额角得无比头痛。老局长的脸色也真正变得难看起来。

    依据宪章精神的规定,联邦中央电脑:不会进行犯罪预判终止因为从逻辑和法理学上来讲,这样会陷入难以解决的天大麻烦之中。即便是调查麦德林议员而现帝国的种子计划,中央电脑依然只会自动生成调查报告,提交宪章局的工作人员进行处理,甚至连调查之初,都需要宪章局进行权限下。

    唯一的例外便是第一序列事件,而在近千年的历史中,第一序列事件也不过是出现了廖廖数次。一次是帝国入侵,还有几次都与那名叫做余逢的叛国机师有关。

    宪章局的职员是权限审定人员,又是中央电脑的服务,他们开始怀疑许乐,但中央电脑始终没有判定这是异常状况,他们也没有办法向政府提交报告。

    办公室里的这两个人一直期待着中央电脑的反应,就像三年前那样,地下那个老东西直接判定第一序列事件,接管了相应权限,然后再从西林调艘战舰过去一炮打死对方算俅,何至于像现在这般怀而没有证据,调查而没有结果,眼睁睁看着带有强烈隐性危险的对方,却无法做出什么。

    “为什么老东西始终给不出一个结论?明明许乐的问题靠人类这种类似猴子的大脑都能判断出来。”

    老局长脸上的皱纹变的极深,充满了无数最深层的问与担忧。宪章局想召募许乐,在进行最后的审查程序时,就是地下那台联邦中央电脑,现了相关的点,但真正要进行安全等级和定序列的核心步骤时,联邦中央电脑却出现了一个大问题……

    邰老局长与崔聚冬互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眸里的深深不安和疑惑。他们同时想起了那天的七秒钟,将宪章局地上地下总计一千三百名核心职员雷的五雷轰顶,如丧父母般的七秒钟,有史以来宪章局最恐慌的七秒钟,宛如天地重生般沉默与痛苦的七秒钟。

    依附于地下运算核心和整个宇宙电子监控网络的联邦中央电脑,从它诞生之日,便一直平稳而沉默地运行着,已然数万年,或许还将数万年,从未有瞬间的停滞。

    然而在那一天,它却忽然有了七秒钟的死机经历。

    (好吧,疲弱的我熬到这时候还能写出第二章来,我承认自己确实很好很强大,就像老东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