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四十章 事有反

    暮光中,杜少卿和他进行的那次谈话里,并没有太多势,但许乐不是天真的孩子,不会以为此人对自己的杀心真的就此泯灭。相反他显得更加警惕,一个有能力、有权力的大人物时刻盯着自己的后背,这种危险比当初直面基金会大楼的枪林弹雨,也不遑多让。

    关于军演获胜,似乎是出自作弊,许乐的大心脏也不会在铁七师的面前变得柔软起来—作弊已然做了,事后在道德上遣责自己,在情绪上倾向敌人,这是很虚伪的做法——更何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并不是作弊,这只是他独一份,无人知晓的秘密能力,而且为了这些能力,他在联邦里奔逃流浪黑梦昏迷终日惶恐不安不知多少时日。

    归根结底还是那句话,人生若只初见,不再相见,那便会或怀念或美好或抵触或仇恨一直至死。

    军神李匹夫和铁血师长杜少卿,均为职业军人的典范,属于一个流派同种气息的人物,而像许乐和封余大叔则属于截然相反的另一派,虽然李匹夫与杜少卿,机修师封余和机师修许乐之间还有某些极关键的差别,但以许乐的阅历及能力,暂时还无法解读出来——大抵就像封余当年和费城李匹夫之间的恩怨情仇一般,因理念流派的缘故,许乐心中对于杜少卿和他的铁七师有种先天的抵触。

    像杜少卿、铁七师官兵,这种永远生冷不忌情冷酷板着张脸就像家里十二个月月月办葬礼的人,本来应该成为联邦军方上下讨厌的人物,但奇妙的是,军人们对于杜少卿和铁七师却是敬畏多过于抵触。

    许乐偏偏生不:么敬畏或佩服的感觉,作为一个联邦逃犯,一头扎进都星圈这个极大的名利圈子,他的人或心就像左手手镯里的那些微小星辰般,习惯于在开阔的空间里自由闪耀,所以他看着杜少卿和铁七师便感觉肠胃不适,心烦意乱。

    看了会儿天上的星星用手中的麦酒瓶支撑着自己疲惫的身体,向下一弯,十分难受地吐了出来,恰好吐在了石阶处的一片空缺里处空缺还是前些天熊临泉神力爆,将石阶掀开的那处。

    不是酒喝多缘故在机甲破营之时,许乐身体里的灼热力量压榨干净,胃部空虚到极致,胃酸分泼过量之后,这一天一夜又吃的太多,喝的太多胃出了些问题。

    黑色mx机甲破营,看似简直接潇洒只有许乐自己知道,为此他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拟真系统去控制如此沉重的机甲,即便以他的能力身体也遭受了极大的损害。

    “看自己的身体依旧不是机器啊。”许乐抹了抹嘴唇,想到大叔当年的教导,喃喃自言自语了一声。

    ……

    ……

    临时一战许乐很尽兴。因为费城那位老爷子地缘故。他再也不用刻意隐藏自己地颤抖神功。即便有人会怀到某位头号通缉犯地身上。但自己往李家一推。谁还敢去查去?

    军演为许乐带来地好处很多。军地嘉奖暂且不论。施公子那边地特赦令也暂时不用考虑。至少他在基地里地日子变得好过了许多。

    受训地军官生是最骄傲地军人。第七小组地十七条汉子都是最不容易打磨地下属。然而经此一役。什么都改变了。许乐在演习中所展现出来地实力。最关键是这种集体荣誉感在战火中地凝结升华。让他在学员和第七小组成员地心中地位。有了一个质地提升。

    看到这一幕。最高兴地不是许乐。反而是兰晓龙或是军方某些最高层级地大人物们。

    白秘书还在医院里面养伤,那一刀虽然不致命但捅的也不浅,他不在这里,所有的压力都转移到了兰晓龙少校的身上。他的任务本来就是调和许乐与第七小组成员之间的关系,虽然不清楚国防部上层究竟做什么,但他知道将来第七小组一定会接受非常重要的任务,而在去执行这个任务之前,第七小组和军方拟定的核心许乐之间,必须成为一个牢不可破的集体。

    看着远处带尘狂奔的军用吉普,兰晓龙的脸上带上了一丝笑意。刘正拉着许乐和熊临泉进山打兔子改善伙食,这种明目张胆和hTdd局对着干的搞法,似乎说明……某个小集体正在逐渐成形了。

    三天之后,在略带萧瑟感觉的秋风中,基地的受训军官们强行将依依不舍的离情,转变成了某种钢铁意味十足的熊抱和敬礼,与最后留守的许乐及第七小组成员们告别,登上了回到各自部队的军机。

    看着离开跑道的飞机,听着呼啸的声音,嗅着淡淡的焦糊味道,许乐的眼睛习惯性地眯了起来,和这些军官们的关系到最后已经变得极为融洽,却又要分别,下一次再见大概便是在与帝国作战的战场上,或是……联

    墓前?一念及此,纵然是年轻的他,也不禁生出了言表的感慨。

    感慨一闪即过,因为许乐和他的第七小组也得到了国防部的休假命令,只是随着难得假期一同到来的,还有一个令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的秘密命令。

    兰晓龙看着有国防部相关部门和白水公司总裁双重签名的命令,表情变得难看起来。在国防部要求第七小组接受集训之后,再加上许乐的那些传闻,他一直做着上前线的心理准备,但怎么也想不到现在第七小组接受的任务居然是这个。

    “把老子们从部队里抽调过来,当然是要去前线杀敌,怎么又回白水了?”熊临泉眉头紧锁,并不愁苦而格外凛厉愤怒声说道:“我们是战士,不是那些狗屁富家小姐的保镖!”

    第七小组的电脑操作员叫顾惜风,眉眼清秀,他看着命令翘了翘眉尾,嘿嘿笑了两声,开口说道:“我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我们七组本来就是安全顾问部门的人,虽然以前没做过安全工作,这时候做做怕什么?”

    熊临泉愤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