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十九章 星辰在上

    你的战友全部死光了。”杜少卿一脸平静地望着远~|,狭小地平带上的红色云彩,戴着手套的手负在身后,问道:“如果你面对的是一个整编机械团,你能突进团部吗?”

    这位联邦最年轻的少将师长,并没有因为昨天的冲突飙而刻意在许乐面前不戴手套,军营磨砺多年的心脏,早已可以不因为这些小事情而改变跳动的度。

    许乐沉默了很久后说道:“现在不能,但不代表将来不能。”

    他很明白杜少卿与自己这番谈话的意义之所在,所以他决定不做丝毫让步。

    杜少卿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就算你能,别人也不能。”

    针对此次军演,是一个直触要害的判断。如果没有宪章光辉帮助作弊,如果没有大叔传授下来的那些霸道手段,许乐如何能够做到这一切?他能做到,但联邦军方其余的王牌机师却无法做到——这是不可重复的事迹,所以无法成为联邦军方的模板。

    “你不是一个合格的指挥。”杜少卿冷漠地望着他,寒声说道:“而且你将来永远也不可能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指挥官。”

    许乐沉默可这种判断,但感受着此人话语里的冷意与淡淡轻蔑,又想着昨天那一丝杀意,他的心脏骤然变得坚硬起来,抬头说道:“报告师长,你们那个合格的指挥官刚刚被我干掉了。”

    杜少卿并没有像昨天那样愤怒,已经将对这个年轻人的反感情绪全部沉淀进了骨头里,他望着许乐说道:“联邦有现代军事制度,指挥官死了还有替补,这也正是为什么你破营成功,狙杀西门瑾,但军演指挥大厅依然判断蓝方取胜。”

    “邦有现代军事制度,但……帝国没有。”许乐望着他说道:“李元帅击杀帝国皇帝帝国便被迫撤兵。联邦总统死了,还有副总统,还有副议长,但他们不行……我们练兵打的是帝国,又不是铁七师。”

    这是一种近乎狡辩地言辞偏生却从大面上挑不出来问题。杜少卿如重剑般地浓眉一颤。沉默无语。负在身后地拳头却紧了紧。

    许乐安地站在他地侧方。看着暮光下此人线条坚毅地面庞。在心里默然想着以此人在铁七师中地崇高地位和受到地狂热支持果你真地死了。只怕铁七师也就毁了。

    似乎猜到许乐在想什么。杜少卿目视远方。淡漠说道:“如果是我亲自指挥军演部队。你以为你那台mx可以杀到我地面前?”

    这句话很平静里面却挟杂着无穷地信心以及强势地威慑力。让人生不出太多质疑地情绪。甚至包括许乐在内也是如此。他抿了抿有些干地嘴唇。重复了一遍先前说过地话语:“现在不能。不代表将来也不能。”

    “你不是元帅。赢了一次李疯子。破了一次近卫营代表这个宇宙任何一处都任你去得。”杜少卿淡淡看了他一眼。并没有隐藏自己心中地厌恶情绪。

    两日军演之后。许乐其实已经逐渐捕捉到了这位杜师长看自己不顺眼地复杂原因。这份居高临下。极具压迫感地敌意从朴志镐而来。从那两名被他打杀地军官而来费城那位老爷子地看重而来。更多地却是从理念而来某种不可捉摸地军队将来而来。

    其实从某种角度来看,就连许乐都承认少卿师长和他的第七师,走的才是治军的正途。许乐只不过沿循着姓李的那对兄弟的老路走一条无法复制,无法推广的老路——不是寻常路,偏生他现在确实有能力不走寻常路。

    封余大叔曾经赞叹过许乐拥有一种看透人心的能力,这种能力甚至在他的机修天赋之上。之所以拥有这种能力,大概是许乐能在高的思维运转之下,依然保持着绝对冷静干净的心,所以目光的穿透力极强。

    相处数年,他依然能感受到大叔内心深处的那份淡薄,人生若只初见,他便抓住了施清海邰之源隐藏极深的某种相同波段,相识冷酷,相交荒唐,他却老神在在地陪着邹郁走了一段关键旅程,与这三人成为莫逆好友,均是因为他能看出对方最真实的那些念头。

    如果说起走眼,大抵也只是白玉兰这个人罢了。拥有这等眼光,许乐看透雪松般的杜少卿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师长您想做第二个李匹夫,第二个联邦军神。”许乐微眯着眼睛,望着天边的暮色,说道:“但我不,我清楚自己只是一块经得起锻炼的材料,却很难组装到军队这个大机器里,更没有什么带动

    进的能力。所以我并不想做第二个李匹夫,我只想个许乐。”

    杜少卿沉默了片刻,昨日怒极而笑之后,他又回复了这副冰冷面容,听着许乐的话,不知道他心里会不会有所触动,但至少表面上,他依然是……冷酷无双的铁血师长。

    “我在一院读书的时候,李在道是我们系的教员,他现在已经是一院的副院长。”杜少卿沉声说道:“星辰代有人物出现,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西林见。”

    说完这句话,这位联邦军方少壮派的代表人物,干脆至极地走下了山丘,只留给许乐一个颇具凛意的背影。

    李在道是费城那位老爷子的儿子,李疯子的父亲,杜少卿为什么会忽然说这句话,难道仅仅是为了感慨军队里突然多了许乐这样一个异类?

    看着走下山丘,铁七师官兵簇拥着离开的杜少卿,许乐心头泛起复杂的情绪,令他感到无穷警惕的是,杜少卿与他最后这番谈话时的语气,竟是那样的平和,将昨天的那些冷冽与杀意全都掩灭的干干净净……

    这世上有一类人具有某天生的气质,记仇护短会被看成快意恩仇,冷酷好杀被人视作铁血无双。他就算站在黑灰的矿石堆中,依然像钻石一样夺目,即便身处沉瘴毒雾之间,依然呼吸如冰,让人感受一下什么叫遗世独立的风范。繁华浮世之中,千万人群之中,你一抬头一回眸,便能看见他的存在。

    杜少卿毫疑问就是这一类人,他平静地离开了库房,军姿依然标准精确,那身笔挺的军装和这个人,依然从容自信优雅里透着血腥铁锈味儿。

    虽然铁七师今天的胜利显得有狼狈,目送他离开的军人们依然不敢对这位师长有丝毫轻视,两场军演若由此人亲自指挥,那会是怎样的结果?

    乐眯着眼睛看着那边,目光从杜少卿的背影移到他身后西门瑾那头枯干的黑上,又回到杜少卿笔挺的身躯上,眉尖渐渐皱起,这样的人物对自己起了杀念,却又紧接着抹的一干二净,只怕愈危险。

    ……

    ……

    第二天基地召了军方高将领的研讨会。会议结束之后,杜少卿连会餐都没有参加,便直接乘坐飞船前往旧月基地,再转乘太空战舰踏上了返回s3的旅程。

    联邦军早已经习惯了这位师长的作派,倒不会小肚鸡肠地认为他是因为军演不顺而心生闺妇之怨。

    幽蓝近墨的宇宙之中,一艘充满了机械金属美感的太空战舰正在看似缓慢,实则无比迅地前行。

    在豪华的座舱之中,侍卫官西门瑾接到一个电话,递到了杜少卿的面前。杜少卿微微一怔,接过电话后立即站起身来,沉声说了几句什么,态度异常严肃端正。

    舱内只有杜少卿和西门瑾两人,自然没有人看到这一幕,不然一定会惊讶于电话那边究竟是谁,能够让向来冷酷静默的杜师长,隔着无数万公里还要站起来立正。

    放下电话之后,杜少卿端正地坐在椅上,缓缓摘下墨镜,深若雕像般的眼眸里满是隐怒与阴沉。

    他的情绪与这个电话无关,事实上从很早以前开始,他就无比尊敬并且信服对方,只是也正因为对方的诚恳请托,他才一直在基地里强行压抑着对许乐的怒意。

    想到那个小眼睛的年轻男人,想到对方在自己耳畔轻声说的那些关于飙的话语,杜少卿脸色阴郁之色大作,在心中幽幽想道:“职业军人,从不在战场上向自己同袍背后开枪,但如果你将来触犯军纪……许乐,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西门瑾在一旁沉默不语,军帽压的极低,将线全部遮住。

    杜少卿手中的墨镜已经被捏碎了,露出了一些极精密的电路元件碎片,军演之中他并没有进行远程指挥,这是他的骄傲使然。然而他的骄傲,却被一个小人物肆意挑战,实在令他难以释怀。

    杜少卿在心中默默告诉自己:你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刹那间他的心情平静下来,缓缓转头看着窗外壮阔的太空景象,久久沉默不语。

    ……

    ……

    与此同时,许乐正坐在基地操场的石阶上,手里提着一瓶麦酒,向头顶仰望星空。

    他眯着眼睛,看着那些眨眼睛的万古存在,忽然间想到左手手镯上的那句话语,又想到了一些很复杂的事情。

    铁七师与杜少卿依旧不败,自己却大放光彩,联邦军方除了提升mx机甲地位之外,弄这两场演习,是不是还含有别的什么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