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十七章 最耻辱的胜利(上)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三十七章最耻辱的胜利(上)

    色mx机甲已经剥离了所有的远程火力系统。此时从营着营房内那些表情阴郁的铁七师军官。想要完成自己的战术目标。便只剩下凭借机身动作这一条路。

    换句话说。西门瑾能是被黑色甲生生踩死死虐死的。

    许乐并没有想过去羞辱对方。但这是他此时唯一能够使用的作战方式。当然。他也不可能真的破门而入。沉重的机械腿将西门瑾踩成肉泥。他只是向军演指挥里的战损系统。输入下一步动作。

    指挥系统通过精确的计算。直接定他的动作生效。

    就在下一刻。基的军演指挥厅和铁七师近卫营的官兵们。都收到了战损系统来的通报:蓝方指挥官死亡。

    指挥大厅里的将领军们。难掩震惊的看着光幕上的画面。黑色机甲从蓝池峰顶冲了下。峭烟炮火大作。只不过是电光火石间的几个飞驰画面之后。这台mx便已经成功的冲破了营房。完成了这个事先看来怎样也无法完成的任务。

    迈尔斯上将花白的,毛根绽放。老怀安慰的轻轻叹息了一声。国防部长邹应星则是平静的端起身边的茶水喝了一口。明明这茶已经冰凉。他却毫无反应。看来这位军方大佬表面平静之下。也隐藏着很多情绪。紧接着。所有人的目光都向了指挥大厅右侧。邦军队的将领们都很好奇。往日里冷酷骄傲的杜少师长。亲眼见证了自己部队的失败。会是怎样的表情?

    令他们有些吃惊和少许失望的是。杜卿师长此时虽然已经长身而起但依然是一脸冷酷。姿庄严。形挺拔。根本感受不到受了如此沉重的打击。当然。有些人还是注意到杜师长负在身后的那两双手握的极紧。指关节隐隐白

    军演指演指挥大厅里的军人震于黑色机甲的现。惊叹那名机师所表现出来的乎想像的机控水杜少卿也同如此他的中除了愤怒阴沉之外。更是生起了强烈的不理解。

    作为事全才的杜少卿师长。操控机甲的水准也相当优秀。可是亲眼看到许乐操控的黑色mx他无法用一种合符逻辑的推断说服自己这是一个正常人能做出来的事情。

    杜少卿一脸冷漠。看着光幕里的黑色机甲和自己那些表情难看至极的下属。眉头皱了起来双一直如出鞘双剑般的直眉在此刻就像是被重新收入鞘中变的沉默哑然了少许。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事情的生。片刻后军演指挥大厅里又一次起了惊呼。那名今天完全丧失了冷静的军事参谋从工作后站起身来。大声报告道:“机甲战损百分之六十一!”

    “百分之-十八!”

    “百分之百。黑色mx爆机!”

    军演指挥大厅里顿时了忙碌的计算与震惊的议论。参谋军官们无法理解。明明黑色mx已经突营功。为什么忽然间又被打到爆机。铁七师近卫营的装甲小还未靠近。那个指挥部里究竟什么?

    坐在沙上的迈尔上将怔了怔。眉头一皱。旋即想到了此次临时军演中。铁七师一直没有调用的那部分战斗力。沉默片刻后。脸上流露出来欣赏的意味。

    杜少卿面无表情看光幕。那双眉毛重新挑了起。虽不如先前那般不可一世。势不可。但终究是回复了几分光彩。

    从军演开始到现在。西门瑾指挥的近卫营始终没有调动那支定非巡航导弹部队。他相信自己的兵不会让自己失望到极点。

    ……

    ……

    变故生的太快。

    指挥系统才通报蓝指挥官身亡的消息。紧接着机甲的中控系统里便传来了尖锐的警报。看着全视角雷达光屏上铺天盖的而来的道道红色能量线条。虽然明知道这是虚拟的。可在沉闷操控舱内的许乐。依然忍不住汗如浆下。打湿了后背。

    和先前的平射榴炮不同。不知从何处基的飞来的密集导弹。覆盖了营房四周的所有区域不分敌分的进了强势攻击。设定中导弹的爆炸威力。在虚拟的光屏中将这一整片营房变成了火海。

    几乎和指挥大厅同时。黑色机甲连结的战损系统冷漠而机械的报出了战损情况。只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在突营之中战损还不到百分之三十的黑色mx。代表机甲状况的红柱就像急剧失血般连续跌下。直至最后被系统判定为爆机!

    在这个过程中。黑色机甲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面对着铺天盖的而来的高导弹。它即便能够做出反应。却也无法完成趋避动作。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葬身于火海之中。

    一片死一般的沉

    许

    睛认真的看着光屏上的数据回馈。听着系统冰冷的报沉默的思考了很久。才想明了这一切事情的源头。

    定非巡航导弹部队!

    军演指挥系统为演习双方各自增加了一批虚拟兵力。而给铁七师近卫营增加的便是这支只有两个基数的导弹部队。从黎明前开始的演习中。铁七师一直没有动过这支部队。竟是一直生生压抑着。直到最后才瞄准了自己的指挥部。不分敌我的了一遍狂轰!

    这支虚拟部队配备是锐刺二型导弹。拥有近乎恐怖的绝对度。却也有极大的致命缺陷。直喷式涡流动机。让这种快导弹无法进行精密导航。所以用这种轻型导弹去远程攻击机动力强悍的mx机甲。很难取什么战果。

    然而西门瑾却将射基的放在了蓝池山后侧方的谷的里。瞄准了自己的指挥部!

    这位优秀而严谨的官。在整个演习的过程中。一直以一种绝对的自制和冷静。将这支力量留在了最后。哪怕许乐操控的黑色机甲从山峰上冲下来时。依然因为锐刺二型导弹的缺陷。而不随意射。

    一直等到黑色机甲入营。处导弹群的绝对覆盖范围之中。西门瑾才做出了玉石俱焚的恐怖一击。

    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如此密度的连续射。锐刺二型导弹根本不需要巡航系统。便能将袭的任何敌轰成无数碎片。

    如果黑色机甲此时是在山谷之中。大能够凭借着奔逸的机动性能。狼狈但却安全的避过这波攻击但此时黑色机甲大功告成。警惕渐去。最关键是这波导攻势一直冷的瞄准着这里。如何能逃?

    泛着红光的操控舱内。许乐沉着思考了很久很久。才将所有这些事情理清楚了一个脉络用锐刺二型导弹对付机甲。概也只有西门瑾这种方法可以达到战术效果。但更令他感到寒冷的是。铁七师居然将整个指挥部都陪葬了进。也要让自己葬身此的。这种设计未免也太狠了些。

    他揉揉有些僵。摇了摇头。按下了开舱阀门。……

    ……

    伴随着液压系统和电机的声音。铁七师近卫营指挥部门黑色机甲操舱。缓缓的打开。

    此时军演指挥系经判定指挥部附近所有人员全部死亡。所以那些铁七师的官兵只是脸色难看的看着打开的。而没有端起武器去瞄准对方。

    虽然最后这台黑色机甲爆机而亡。但先前对方突营而入。秒杀己方四台机甲。最后生生杀死了己方最高指挥官。这就等同于在他们的脸上狠狠扇了一光。

    脸色苍白的许乐从控舱里钻了出来。并没有爬下的面。而是站在合金隔栏上。看着下方些神情愤怒铁七师军官。了眯眼睛。虽然最后他被判定死亡。但他能做的事情已经全部做完。突营成功。杀了对方的指挥官。所以他的心情平静里夹着一丝年轻人的兴奋。并没有什么遗憾和难受。

    “你真的很狠。”许乐感觉身体常疲惫。用手指抹去额上的汗水。就在微微烫的机上坐了下来。靠着坚硬的合金护甲。望着下方营房里那位表情沉郁的指挥官。认真说道:“我承认你们铁七师有骄傲的资格。”

    这是真心话。

    今天的临时军演中。周玉那批军官生在寂寞岭与黄山岭一带。已经挥了他们最坚硬的实力。不然也不可能把近卫营的大批兵力拖了这么久。为许乐找到一个营的机会。然而在铁七师训练有素和异常冷静的攻势之中。红方依然只有失败一条道路。

    更令人敬惧的是。许乐作了弊。又拥有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了解的那种操控机甲的能力。将黑色mx的性能挥到极致。出其不意突营而入。结果竟是连续遇上了铁七师的三重后手。虽然他最后成功的击杀对方的指挥官。可自己也来了死亡的下场。

    西门瑾一脸平静的坐在营房中。手边的咖啡杯再没有端起来过。他的心情并不像他的表情那般平。早已沸腾沉怒到了极点。指挥着铁七师战斗力最强大近卫营。居还被对方一mx就突了进来。指挥官被杀?这是何等样的耻辱。

    他没有抬起头来与黑色机甲上的许乐说话。因为那样总会让人觉的许乐是在居高临下。以一胜利者的姿说些什么。

    ……

    ……

    (明天就考。现老了。看不进去那些题目……昨天晚上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最近几天写的会少些。大家多担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