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十六章 破营

    是当年,不是老师长。

    迈尔斯上将霍然起身,感慨万分望着光幕上的黑色机甲,片刻后便醒过神来,距离那些在帝国星球原野上征战的日子,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在蓝池峰陡坡于漫天平射榴弹中不停颤抖,用妖异高身法避开伤害,带着股冷冽之间继续加前行的黑色机甲,比起当年那位姓李的师长操控,很明显还有极大的差距,他开的是mx,师长开的是m37,却依然没有达到师长当年那种一夫闯关,江河让路的境界。

    但相隔数十年的两台机甲,无论是操控手法还是运行痕迹,都有些形神相似之处,迈尔斯上将看着这幕,以为自己了解了老师长对许乐回护有加的真实原因,不禁感慨无语。

    十七个繁复精密而艰难的区域高趋避,实际上只花了很短的时间,观看军演的众人只觉得眼前花了几花,那台黑色机甲瞬间脱离了平射榴弹的火力覆盖范围,挣破了山谷间的烟尘,似一尊自天外来的幽冥杀神般,继续向着山下冲了过去!

    无论是最初被狙击,还是此后躲避榴弹射击线路的艰难过程中,黑色机甲始终没有做出丝毫减,哪怕每一次不定式回转滑步,也都是在高之中完成。

    眼看着黑色机甲向山谷坠落的度越来越快,快要变成一道流动的黑光,已经被这名机师绝操控技巧所震惊地观战众人,不由觉得有些胆寒心颤,如果突破了度上限,机载系统失控,这台黑色机甲会不会摔的四分五裂?

    明明应该猜到这名机师就像先前那般,肯定隐藏着许多惊喜,但亲眼目睹这种高近乎失控的疯狂冲击,众人依然无比担心。

    被疯狂的黑色mx机甲正面冲击,山谷里的铁七师指挥部依然一片平静,空中无形的电波在快地流转,所有地军人冷漠平静地继续自己手头的工作,就像没有看见这一幕。伴随着清晰的电机滋滋声,平射榴弹阵地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了第二次自动瞄准。

    随着军官一声令下,蓝池山陡坡前埋下的电控反步兵地雷纷纷炸开,震起无数土柱,就像无数的烟花般,堵在了黑色机甲的前方,这种对于单兵武装甚至装甲车杀伤力都极大的武器,对于坚固的mx机甲或许起不到太大的伤害作用,却可以成功地干扰场间地视境,为平射榴弹集射争取最好的时机与空间。

    漫天榴弹疾射再至。此时黑色机甲已经冲完了五分之三地陡坡。本身地度已经提升到了极恐怖地地步。在如此高惯性之下。再厉害地机师。都无法面对着这些漫天榴弹。做出那些匪夷所思地趋避动作。

    铁七师近卫营地阵地火控精密到了一种令人赞叹地地步。不因敌人地强大而慌乱。不因第一波射击失效而迟。以一种没有停顿地节奏快施展了第二波攻击。而且将细节计算地十分精密。

    此时此刻。就算大叔重生。老爷子出山。大概也无法在这般短地射距中躲开如此密集地攻击。许乐自然也不行。

    然而就在近卫营阵控火力全开之际。黑色机甲却忽然间生了奇异地变化。轰鸣弹鸣声中。清晰可闻地传来无数声脆响。那是金属与金属地碰撞脱离激飞地声音!

    ……

    ……

    黑色mx机甲右肩上被改造过的伽工主炮,瞬间喷出火苗,虽然没有携带真实的弹药,但这种气势依然令人一震,在高甚至快要失地坠落过程中,黑色机甲的主炮扫射,依然成功地对近卫营的近距阵控火力阵线,造成了极大地伤害。

    然而指挥大厅里的人们,根本来不及去判断近卫营地战损情况,便现黑色机甲的主炮在这一轮狂烈地扫射之后……飞了起来,就像是一块被震开地破铜烂铁,呼啸着向着面前的平射榴弹群中疾射而去!

    “伽工主炮自动脱落!”

    军演指挥大厅地参谋们再也无法保持那种冷静机械的声音,震惊地大声报告道。

    “远程武器系统自动脱落!”

    “板式覆带脱落!”

    “隐藏修理臂脱落!”

    1区固件脱落!”

    “辅助平衡仪弹出!”

    军事参谋的声音急促而震惊,但那莽莽群山的指挥部前方陡坡上,黑色机甲身上生的一切,却远远快于他的解说。

    伴随着清脆的金属碰撞或脱离声,无数沉重的构件从黑色机甲的机身上脱落弹出。在最初的设计中,这种脱离本来就带有一定的弹出初,以避免损伤机甲自身,而此时黑色机甲本就携着近乎失控的度在往山下冲,那些被剥离机身的沉重构件,也同时带上了恐怖的度,竟变成了不停地向外溅射!

    有的固件高弹射到空中,有的则是弹射到身前,随着黑色机甲的持续下冲,机身上不停有构件溅射而出,这一幕看上去极为怪异,就像是一块坚硬的黑色巨石,经不住千万年的时光冲洗,从峰顶坠落,一路碰撞,溅出无数碎砾!

    这些溅出的构件度极快,质量巨大,附有极强的杀伤力,击打的整个山坡狼狈一片,甚至还鬼使神差地替黑色机甲,挡住了好几枚袭向它坚硬身躯的平射榴弹!

    这究竟是运气还是什么?

    ……

    ……

    “机甲战损百分之二十三。”

    指挥大厅里的军事参谋目瞪口呆地看着光幕上的画面,调出了数据,确认黑色机甲在铁七师的第二轮平射中依然存活了下来,更恐怖的是,在这一番极剧视觉冲击地构件剥落溅射之后,本已度极快的黑色机甲,似乎瞬间又把度提升了几分,长达千米的蓝池山陡峰,竟是马上便要触底!

    “进入频状态!”他大声喊道。

    指挥大厅里有很多人曾经观摩过卡琪峰的战斗,当他们看到黑色机甲剥离构件时,便已经猜到黑色机甲准备进入频,令他们震惊的是黑色机甲进入频状态的方式!

    迈尔斯上将微眯着眼睛看着光幕,在如此高状态下强行进入频状态,却没有因为构件地高溅射而

    甲本身的平衡出现任何问题,许乐的机控水平,难道了这种水准?

    黑色机甲出现在峰顶时,杜少卿只是脸上偶现阴沉,马上回复自然。黑色机甲以那种壮勇无:的态势向营地冲去下时,他依然安坐沙,冷酷依然,墨镜放在手边动也未动。

    但此时看到黑色机甲用这种方式强行进入频状态,他放在沙扶手上的手指终于动了动。身旁那名少校看了他一眼,终究还是没有把墨镜递过去。

    指挥大厅震惊之后然后沉寂,众人看着光幕很是惑,就算进入了频状态,但黑色机甲眼看着便要化为一道流光砸向地面,那名机师准备怎么做?

    ……

    ……

    卡琪峰顶李疯子操控的紫海mx,连三分钟的频状态都没有支撑下来。以小白花为原型机的果壳标准mx,没有那种致命的缺陷,但频状态毕竟对机甲系统是一种过负荷的承载,无论是设计还是使用,都不会奢望能够永远保持在这种疯狂而又危险地状态之中。

    许乐是设计又是使用,自然比谁都清楚这一点。

    他不知道铁七师近卫营的阵控火力被布置的如何森严,但他绝对不会轻视杜少卿一手打造出来的铁血部队和那位西门瑾。所以他需要将频状态的时间区段,尽可能地保留到突营最关键的时刻。

    正是基于这个原因,黎明前黑中于山峰间的潜行靠近,他一直使用的是常规模式,甚至在起冲锋时,依然如此,直到最后被铁七师的防御火力逼到了绝境,才于狂奔中脱衣解带,抛去带着汗臭地丝缕,乳鸟投林,闺妇望归,沙滩奔向初恋那般……向着山谷间的营地扑了过去。

    剥离溅射的沉重构件,替他应付了一部分密集而来的榴弹,这可以说是运气,也可以说是许乐对瞬间战况的精细把握起了作用,当然这里面也夹杂着许多无耻的成分,毕竟是演习,榴弹击打在那些构件之上,只会轰然落地,而如果是真实的战斗,不知他的身前会生多少次爆炸,战损怎么可能还保持在百分之三十以内?

    接下来应该做什么?看着眼前光幕里高靠近的坚硬地面,感受着mx机甲在高下似要散体般的剧烈颤抖,许乐护目镜式光幕里面地双眼一眯,大放光亮,露在外面的双唇紧紧地抿了起来,刚刚生出一毫米的胡根都在绽放着某种叫做坚狠地色彩。

    于电光火石间他按下操作杆旁边的红色按钮,沉声一哼,体内地力量尽数传输到肌肉皮肤之中,经由拟真系统控制着机甲的中枢系统,在瞬间内将即将坠落地黑色机甲,生生拉了起来!

    ……

    ……

    没有人能够抵抗大自然的物理规律,所以指挥大厅里地众人们眼睁睁看着黑色机甲像眼盲的老虎般,狠狠撞向地面时,都认为黑色机甲再无幸理,为了穿越铁七师的层层火力防御,黑色机甲迫不得已进行冲击,然而最后似乎也要毁在之下。

    将领军官们没有闭上眼睛不忍去看,只是皱着眉头,很是担心那名机师的安危,先前只不过电闪雷鸣般的几幕画面,已经让他们对那位机师产生了强烈的敬佩感觉。

    场间唯一还对黑色机甲保有信心的,大概只有三个人。迈尔斯上将和邹部长平静地看着光幕,他们的信心来自于费城那位老爷子的态度和许乐先前的表现,而第三人却有些奇妙,因为是那是杜少卿。

    杜少卿冷冷地看着光幕,绝对不相信那台黑色机甲会傻到自杀。

    正如他地预料,就在下一刻,整个指挥大厅忽然间陷入了集体的沉默,众人看着光幕上那台黑色机甲,震惊无语,就像是变成了化石。

    光幕上的画面在这一瞬间似乎也被消了音,山谷营地的现场似乎也被消了音,只有一片死一般的安静。

    冒着火焰的密集平射榴炮群徒劳地试图抬起炮管,仍旧在不停炸开地反步兵地雷,爆轰的声音似乎也消失了,只有一朵朵的小蘑菇在陡坡上升起,然后消散成沙尘暴云。

    死寂般的安静中,就像机器零件一样冷静反击的铁七师官兵们也终于忍不住露出了震惊的神情,他们像指挥大厅里的观战军官们一样,抬起头来,看着这幅无声的画面,没有任何反应。

    青黄色的沙尘暴云之中,那台高冲下的黑色机甲腰间,银白色地流线附装飞翼已然展开,黑色的机甲已经脱离了地面,呼啸穿过沙尘与弹雨,向着营地里疾奔而去!

    在这一刻,它真的飞了起来。

    ……

    ……

    机甲并不能飞,mx也不行,但在高状态下,凭借着设计完美的附装飞翼,却可以在空中进行滑行,这本来是用于空中强行投放机甲的设计,然而却今天却被许乐操控的黑色机甲展现出来另一种用途!

    在卡琪峰的惊天一战中,因为处于旧月极地的真空环境,两台mx机甲的附装飞翼,只是起到了部分辅助平衡地作用。今天的冲锋,如果先前不是借着地势,强行将机甲的度提升到极致,又怎么可能于空中滑行出这般优美的一道曲线?

    出奇不意便要从奇险之中求来。无数人看着黑色机甲呼啸腾空而起,如一只巨型黑鸟般穿过近卫营的阵控火力群,不由震惊的无法言语,这一幕画面,必将长久的烙印在所有人的心中。

    黑色机甲在空中其实只停留了两秒钟的时间,却已经强行通过了近卫营最密集的火力线,落到了营地腹部!

    轰地一声沉闷巨响,黑色机甲的合金机械足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上,溅起的金属砾与土石击打开来,将四周厉声喝叫地铁七师官兵震的四处倒下!

    但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地是,黑色机甲穿过密集阵控火力群之后,并没有直插明显是指挥部的位置,而是在落地前强行一扭身,折向了西三十度方向,对准蓝池山下出口处一处普通营房攻了过去!

    ……

    ……

    直到此刻,死寂般地画面似乎才重新有了声音,枪炮

    子呼叫声,自行火炮系统的电机转动声,密集地响了而mx机甲已经穿进营地中腹,这些阵控火力又如何跟得上它鬼魅一般地脚步?

    常规状态下的黑色mx,已经能够避开远距离的攻击,更何况此时已经进入了频状态,那颤抖着的身躯,妖异的扭动,令人眼花缭乱的快趋避动作,让黑色mx成功地避开了大部分的拦截,向着自己的目标冲了过去。

    操控舱内的许乐脸色苍白,冷汗直流,体内的热流在快地流失,操控mx连续做出了这么多匪所思的动作,他的精力与体力也已经到了极限,最关键的是腹中那该死的饥饿又来打扰他。

    他没有丝毫犹豫,操控着mx以最快的度向着那个普通营房杀了过去,因为他知道西门瑾就在那个普通营房中,右侧那个看似指挥部的房间,实际上却是什么都没有!

    西门瑾果然很严谨,明明铁七师已经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势,他在营部方面依然做了如此多严密的部署,仅此还不足够,他甚至还把指挥部做了伪装!

    这样的指挥官,实在可怕……所以当机载雷达警报响起,现那个普通营房前方忽然出现了四台m52机甲时,许乐一点儿都没有意外。

    西门瑾只动用了三分之二的兵力,便能将军官生们强行压制在寂寞岭黄山岭一带,而其余的力量竟是全部放在了指挥部,而且这四台隐藏已久的m52机甲,更是从演习开始便做好了热启动,沉默无声地守在这处!

    这不是西门瑾布置地陷井,只是铁七师袭自杜少卿的缜密设计和严明的战术纪律,堂堂之师不打无准备之仗,准备便要准备到最极致,这样一旦情况有异变,铁七师任何一道后手,都有可能成为制敌人于死地的陷井!

    然而就算是陷井又如何?迎着掀开伪装布,卡林枪管正在极旋转的四台m52机甲,黑色mx沉重的机械腿快地在地表上点动起来,化作一片残影,以不可想象地度避开了那阵弹雨,欺近了两台m52机甲的身体之中!

    黑色mx右合金拳狠狠地砸中一台m52的中枢系统,轻而易举地破开坚固的合金装甲,同时左合金手闪电般探出,狠厉地控制住另一台m52喷射弹雨的右臂。

    输出功率的巨大差距,让军方向来引以为傲的m52机甲在黑色mx面前笨拙的像是喝醉酒的大汉,而且竟是完全无法摆脱黑色mx的控制。

    两台m52机甲地卡林枪管依然在尽职地高旋转,喷吐弹雨,却根本无法射中横身于其间的黑色mx,却对准了彼此的胸腹部……

    两道瑰丽的弹火,就像是电火花般喷溅于机甲之中,瞬间击垮彼此,而许乐操控的黑色mx则是双臂一撑,震开两台已然停机的m52嗖的一声钻了过去!

    必须承认,许乐的突营始终是占了许多军演的便宜,如果双方使用地是实弹,先前那幕令人震惊的画面中,两台m52凄惨的被迫对射,如此近距离内的破甲高溅射,肯定也会伤到mx机甲。

    联邦军演的战系统精准无比,但凡被中控电脑确认被击杀的机甲顿时停机,包括士兵也是如此。

    黑色mx剽悍无比地秒杀两台m5机甲之后,又向着那间普通营房冲了过去。黑色机甲在这种时刻就像是特种兵的近身格斗一般,凌厉至极地在剩下两台m5机甲上连续轰出十四拳,以许乐对机甲构造的了解,这些沉重的打击,绝对可以确保这两台机甲再也没有站起来的机会。

    忽然间,黑色机甲右机械臂一探,闪电般抓住一台已经停机地m52狠狠地向着右侧方扔了过去!

    黑色mx机甲和m系列机甲的重量相当,但剥离构件进入频状态后,相比之下,它的机身却要显得纤细许多,但凭着强悍地双引擎四倍功率输出,竟是轻而易举地将m52机甲捉了起来,扔了出去!

    这画面很怪异,就像是一个纤弱的女子一脸寒霜,将一个彪形大汉提了起来,当成沙包一样扔走。

    ……

    ……

    黑色机甲做这个动作当然不是为了泄,为了羞辱铁七师。被它扔出去地m52机甲准确地命中了右方五十米外的一台自行重炮!

    那台被改装过地自行重炮,根本没有来得及轰出机甲最畏惧的电磁束炸弹,便被这台扔过来地报废机甲砸的遍地开花,喷射而出的石墨状束线,磁性十足贴附在那台报废机甲身上,开始闪烁着蓝色的电弧,这台可怜的被充作沙包的机甲不停地抽搐……

    黑色机甲颤抖着,高游离着,将拦在面前的目标一一清除,于空中强行一扭身,用一个极漂亮的姿式化作一道幻影,妙到毫巅却又是险到极致地躲过了扑面而来的四枚火箭弹。

    度,需要的就是度。

    黑色机甲将自身的度挥到了极致,无论是那四台隐藏着的机甲,还是电磁束炸弹以及防不胜防的单兵火箭弹,都没有让黑色机甲的脚步停滞一瞬!

    在铁七师近卫营其余装甲兵力合围之前,黑色已然不可思议的秒突七十米,一脚踩翻一辆电子联动装甲车,机身一晃,冲到了那间普通营房之前,一拳轰开了营房的大门!

    营房中铁七师的军官参谋们,望着门外的黑色机甲,表情异常难看。黑色机甲一路杀来,就像是一个一击即中的绝妙刺客,竟没有给他们太多的反应时间!

    丝有些干枯的西门瑾回过头来,看了黑色机甲一眼,准备开口说些什么。

    黑色机甲里的机师却没有什么刺客的风度,在西门瑾开口说话之前,将沉重的机械臂抬了起来,通过操控系统完成了最后一个指定动作。

    在铁七师军官们喷火一般的目光中,黑色机甲的右合金手直指此地的最高指挥官西门瑾。

    机甲里传来许乐疲倦与兴奋交杂的声音:“你死了。”